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31章 老**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老**

其他人在听到这道声音后,全部为之一愣,

随即只见一道蓝色的人影飞速扑來,紧接着,那人身后还有几道身影快如闪电般向这边赶了过來,

而此刻段枫已经拉着纪含香拔腿就跑了,

他不是傻子,他心中清楚这个时候动手的人才是正主,才是最危险的存在,他若是还不跑,那么等下就等着继续被围攻到死吧,

这些人正是以阿波罗为主的诸神,

阿波罗落在地面上之后,在看到段枫和纪含香两人那飞速逃窜而出的身影,嘴角立刻露出了一道笑意,笑的很轻蔑,笑的很蔑视,

“追,”阿波罗立刻对着身后的人说道,

听到阿波罗的话后,这人作势就要朝着段枫和纪含香追击而去,

可是他们刚刚动,就被其他人给拦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捡便宜是吗,”一个长着一张马脸的人不善的看着阿波罗问道,

要知道之前可是一直都是他们在对付段枫,而且死伤无数,虽然段枫如今突围了出去,但是只要他们追击,绝对能够将段枫给留下,可是阿波罗他们这个时候突然杀了出來,

这让不少的人心头充满了怒火,之前你们不出现,现在出现什么意思,

阿波罗扫了一眼这个马脸的男人,不屑的说道:“滚,”

话音刚刚落下,只见阿波罗的右手便爪,宛如钢爪般,迅速的抓住了这个马脸男人,然后犹如丢垃圾般,将他给扔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其他人完全怔住了,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追,绝对不能给让火狐给跑了,”阿波罗将这个马脸男人给扔出去之后,再次说道:“要是你们在拦我,我不介意将你们全部杀了,”

“而且火狐因此也会逃跑,到时候你们就等着他血洗你们吧,”

听到阿波罗的话后,所有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仿佛一阵阴风吹过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阿波罗已经一马当先朝着段枫急速追了过去,

在阿波罗看來,此刻的段枫已经是强弩之弓,绝对不能给让他就此离去,

虽然阿波罗也很想将这些人给杀掉,但是现在他沒有这个功夫,不过他不介意等下杀了段枫之后,在來杀他们,

反正在阿波罗的心中,这次來印度的这些势力,都别想活,都要死,能够活着走出去的只有他们诸神,

并且如果这些人都死了,而他们却杀了段枫,那么无形之中他们在其他人其他势力的心中变得更加强大了起來,

所以等除了段枫,阿波罗便会立刻转身,将这些人也给除掉,

阿波罗这一走,他身后的人也跟着急速而去,宛如一阵风,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阿波罗等人消失之后,这些人才慢慢的回过神來,

不知道是谁爆喝了一声:“我们也去追,绝对不能够让他们捡这个大便宜,”

一时间立即不少人为之随声附和了起來,

段枫能够支持多久,沒有人知道,但是他们知道只要耗下去,段枫必死无疑,

“你们不用去追了,都留在这里吧,”

就在这时,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陡然在四周响起,

接着一道恐怖的杀意,立刻席卷而來,

众人心头猛然一惊,

下一刻只见一道青色的身影缓缓的从不远处的路灯下走了出來,

只见來人穿着一件青色的长袍,一头银发,那脸庞也显得十分干瘪,唯独那双眸子射出一道道让人心悸的寒芒,

而且这个老人身上还流露出一种恐怖的气势,让人忍不住的从心底升起一股顶礼膜拜的怪异感觉,

这个老人出现之后,身影一闪,只见一道青色的身影闪过,随即一道寒光陡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唰,”

长剑挥出,立刻传來一道道的破空声,

“噗嗤,”

“噗嗤,”

还沒有等众人回过神來,这个老人那手中泛着寒光的长剑已经斩杀了三人,

而且全部都是一剑封喉,

快,

他的剑可以说快到了极限,快的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嗖,”

只见这个老人的右手一抖,那手中的长剑,顿时弯曲在了一起,那剑尖犹如蛇出洞般,朝着其中一人的胸口陡然刺去,

软剑,

这个老人手中的剑竟然是软剑,和当初布兰妮所用的软剑一个性质,

都是剑身柔软如绢,力道不易掌握运用,习练时又须精、气、神高度集中才可以,可以说软剑是最难掌握的一种冷兵器,

晋代诗人刘琨曾说过:“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沈括在《梦溪笔谈》里面也提过:“用力屈之如钩,纵之铿然有声,复直如弦,”

由此可见软剑的力道根本不是那么好掌握的,

但是此刻这个老人却将软剑运用的如火纯青,时而弯曲,时而紧绷,时而……

他比布兰妮更加精通软剑,比布兰妮掌握的更加熟练,更为准确的说,布兰妮和这个老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面,

老人挥舞着手中的软剑就像是在挥舞着鞭子一样,速度极快,即使一击不中,他只要稍微一抖就可以迅速施展出下一击,让人防不胜防,

这一刻老人就犹如那些拥有一甲子的武林高手般,手中的软剑被挥舞的栩栩如生,而且所过之中最起码要划破敌人的动脉,让其鲜血狂流不止,

完全是一剑杀一人,

他就犹如一头残忍的凶兽般,根本无人能够挡住他,那手中的软剑实在太诡异了,时而直,时而弯曲,让人防不胜防,

如果布兰妮在这,看到面前的这一幕,一定会忍不住的想要向这个老人讨教一番,他完全将软剑的运用到了极致,

如果段枫在的话,一定会震惊不已,这个老人实在是太凶残了,实在是太猛了,

可谓是老**,

老人手持软剑,如入无人之境,凡是他所过之处,就必定会有人被杀掉,要么被割断动脉,

他的速度无人可挡,他那诡异的软剑招式,更是沒有办法让人防备,

快,这个老人只能够用快字來形容,

他完全将天下武学唯快不破的快字发挥到了极致,

一时间,这些人就被这个老人给杀的人仰马翻,一个个倒在地上捂着那被老人软剑割断的大动脉哀嚎不止,

而这个老人仿佛吃了兴奋剂般,越杀越勇,

那些还活着能够有一战之力的人,看着面前的老人双腿不停的打颤,这个老人完全犹如死神降临般,完全视生命如草芥,那漠视的目光让人感到害怕,

“唰,”

这个老人的右手再次一抖,那手中的软剑微微颤抖了一下,竟然犹如一道道波浪线一样,朝着前方的人袭去,

“噗嗤,”

软剑顺着这个人的手臂划下,顿时一道猩红的伤口随之出现,

剧烈的疼痛让这个人忍不住的哀嚎了起來,

就在这个时候,老人的身影一闪,那手中的软剑一抖,只见软剑猛然一弯,竟然朝着这个人的脖子勾了过去,同时那软剑的剑尖朝着这个男人的脖子之上刺下,

“噗嗤,”

剑尖直接刺进了这个人的脖子,随后软剑立刻被这个老人抽出,

老人刚刚抽出软剑,那身体立刻一转,手中的软剑也跟着挥舞而出,

“噗嗤,”

“噗嗤,”

一道道闷响声立刻为之传出,

接着只听一道道砰砰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老人沒有再动手,而是手持软剑傲然而立,任由那剑身上的鲜血顺着剑身之上流下,

“还有你们三个人,自尽吧,”老人缓缓的说道:“不要在逼我出手,我今天已经杀的人够多了,”

只见这四周那尸体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当然也有不少的人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声,整个现场完全就是一个人间炼狱,显得十分恐怖,

如果胆小的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绝对会被吓傻,

这三个人在听到老人的话后,身体犹如抖筛糠般,不停的抖动了起來,

那眼角的肌肉以及那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着,由此可见他们内心之中的恐惧到了何种地步,

而这个老人从出手到现在,那身上沒有被染上一滴鲜血,一滴都沒有,

他就和之前出现的时候一样,

“你……你到底是谁,”

“你无需知道,”老人缓缓的说道:“给你们三秒钟,自己了断,”

“你做……”

还沒有等这个男人说完,老人身影一晃就到了这个老人男人的面前,那手中的软件立刻割断了对方的喉咙,

随后老人手中的软剑再次闪电般挥舞而出,他身旁的两个人也跟着被软剑割断了喉咙,鲜血流了满地,

老人做完这些之后,微微的叹息一声:“真是不知死活,”

话音落下,老人从身上取出一块白色的手绢,将那软剑之上的鲜血给擦掉了,那看着软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自己心仪的女人一般,充满了无限的柔情,

和之前一身杀气凛然的他完全截然不同,

老人将剑上的鲜血给擦掉之后,立刻将软剑给收了起來:“段枫,你的潜力到底有多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