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41章 赫斯提亚的阴谋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赫斯提亚的阴谋

面对赫连千叶这完美的一刺,赫斯提亚瞳孔瞬间瞪得滚圆,一抹來自灵魂深处的震惊瞬间占据了她的身子。

“呼呼……”

剑还未到,那凌厉的剑风已经呼啸而來,恐怖的剑风吹打在她的脸上,犹如刀割一般。

赫斯提亚几乎是本能的左脚一滑,整个人立刻朝一旁躲闪而去。

“嗖。”

长剑斩破空气,直接在赫斯提亚的右肩之上留下了一道一道清晰可见的伤口,同时那剑刃在滑过赫斯提亚肩膀的时候,赫连千叶手腕陡然一动,那锋利的剑刃又在赫斯提亚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细微的伤口,鲜血从中溢出。

一时间,赫斯提亚顿时一阵头皮发麻,内心之中完全被恐惧所包裹,如果刚刚赫连千叶在抖动手腕的时候,让长剑朝着脖颈划去,那么自己……

只要是这样一向赫斯提亚就是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打起了冷颤。

赫连千叶那一剑看似是想要将赫斯提亚给斩杀,但实则只是为了击溃赫斯提亚的内心,让她心生恐惧,不敢一战。

而赫连千叶这一剑完全做到了这一点,这一剑出,使得赫斯提亚内心之中战意瞬间为之四分五裂,那内心之中完全被恐惧所包裹。

这一刻,她就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猫咪一般。

而赫连千叶则是一脸冷傲的看着赫斯提亚,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屑之色,他若想杀赫斯提亚,她绝对活不了。

只是屈玲珑说了要活的,那么他这个做师傅的就要满足屈玲珑的愿望,给她活的。

段枫将赫连千叶这一剑尽收眼底,但是脸上却沒有丝毫的震惊之色,如果他沒有受伤,之前沒有消耗过多的体力,这样的一剑,他也能够刺出。

江流风对于这样的快剑仿佛早已经司空见惯了一般,一脸的风轻云淡。

“她就交给赫连叔叔了,其他人我们两个分了。”江流风看着赫斯提亚带來的其他人说道:“你受伤了,我让着你点,我杀两个,你要解决一个半。”

段枫轻笑一声:“那就要看你能不能在我杀一个半的时候,你杀两个。”

两人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将赫斯提亚带來的人给完全瓜分了下來。

“动手。”

下一刻,江流风一个箭步,前进一步,一手张开,对着其中一人的喉咙就抓了过去。

不动则已,动如闪电。

江流风一出手便是如奔雷一般的杀招。

被江流风锁定的人,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杀机袭來,身形急忙爆退。

“唰。”

对方这一退,江流风这一抓直接落空,但是江流风对此并沒有气馁,也沒有生气,脸上已经如同往常一样,一副冷傲之色。

“嗖。”

只见江流风的右手陡然一变,化作一道利剑,急速戳向了一旁另外一个男人的心脏。

此时江流风整个人仿佛变成了古代战场上纵马冲锋的将军,挥出了手中的长枪。

这个人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之意的袭來,后背仿佛一阵阴风吹过一般,浑身上下冷汗直冒,几乎是本能的伸出了右手格挡在了胸口。

“噗嗤。”

江流风的那犹如锋利的利剑般的右手立刻狠狠的戳在了对方的手掌中心,可怕的力量陡然爆发而出。

随后,江流风的身影一转,一记强劲而又有力的侧踹直接踢了过去。

“砰。”

一脚重重的踢在了对方的胸口,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对方给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身体立刻弯曲成了虾状,浑身上下抽搐不止不说,那嘴角之上还挂着丝丝的血迹。

显然这个男人被江流风这一记侧踹踢在腿上之后,直接失去了战斗力。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砰”一声闷响传出。

随即只见一颗子弹划破了空气的阻力,朝着这个倒在地上的男人飞速的袭來。

“砰。”

子弹直接打在了对方的后脑勺之上,顿时这个男人再也沒有了任何动静。

开枪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屈玲珑。

此时屈玲珑看着手中的枪,嘴角挂着一道奇异的色彩,嘴角弥漫的笑容更加的残忍了起來。

江流风见状,迅速转身对着屈玲珑伸出了一个大拇指,然后便转身再次朝着另外一人攻击而去。

相比江流风而言,段枫丝毫不弱,那手中的鱼肠剑被他给挥舞的行云流水,一道道剑气犹如一张渔网般,让被他锁定的人心头犹如压了一座大山一般,呼吸异常的困难。

“死。”

忽然鱼肠剑化作一道寒光朝着其中一人的斩了过去。

“噗嗤。”

仿佛切豆腐一般,锋利的剑刃直接切断了对方的胳膊,鲜血立即从肩膀之处喷出,随即段枫右腿猛然抡起,一脚将对方给踢飞了出去。

“哐当。”

这个男人刚刚砸在地面上之后,屈玲珑再次扣动了手中手枪的扳机,子弹带着划破空气的阻力,再次朝着对方呼啸而去。

随即段枫不错停留,身体一晃就到了另外一人的面前,那手中的鱼肠剑仿佛他的第三只手一般,陡然以横扫千军之势斩出。

一剑斩出,,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斩开了一般,声音刺耳。

面对段枫这锋利的一剑,对方自然不敢以血肉之躯硬碰硬,而是猛然向后一退。

“唰。”

锋利的鱼肠剑从对方的的身前划过,凌厉的剑风直接将对方身上的衣服给撕烂,对方身前传來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寒毛瞬间乍起。

段枫一道落空之后,不做停留,右脚陡然弹起,朝着对方的喉结之处狠狠的踢了过去。

“砰。”

还沒有等对方反应过來,段枫的一脚已经到了对方的面前,带着无可匹敌之势重重的踢在了对方的喉结之上。

“咔嚓。”

清脆的响声传出,这个男人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朝后倒去。

“哐当。”

这个男人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而此时江流风也已经杀了两个人,面前的第三个已经将要被他给逼入到了死角之中。

忽然江流风五指陡然弯曲下來,飞速的朝着对方的心脏之处狠狠的抓了过去。

“噗嗤。”

刹那间,血水化作一道直线,这个人的身体猛然一震,动作也随之戛然而止,整个人就像是被施用了定身术似的,一动不动。

随后只见江流风那陡然抽出的右手,化作一道手影,飞速的拍打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

“啪。”

一掌抽打在对方的脸上,使得对方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可以说,此时段枫和江流风两人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这些人根本无法杀掉他们,而且两人的身影完全犹如鬼魅,杀了一人之后,立刻改变方位,让对方想要联手击杀东都不可能。

而且段枫和江流风两人还时不时的联手一下,可以说,这场屠杀沒有任何的悬念,完全是单方面的虐杀。

赫斯提亚看着自己带來的人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那心头的恐惧之意不停的增加,她想要出手帮他们对付段枫和江流风,可是赫连千叶将她给缠的死死的。

他完全是用剑法之中的刺字决和缠字决,让赫斯提亚根本无法去管其他人,而且想跑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赫斯提亚是越打越心惊。

而且赫斯提亚心中也非常清楚,等段枫和江流风将其他人给解决掉,那么等下三人将会以联手之势,将自己给困死在这里。

到时候,必定会将自己给活捉。

想到活捉之后,赫斯提亚心头怒火就陡然攀升,这一切都是因为屈玲珑,如果不是屈玲珑的话,赫连千叶怎么可能会将剑法之中的缠字诀发挥的淋漓尽致呢。

随着怒火的攀升,赫斯提亚心头的恐惧竟然开始慢慢的减少了起來。

这细微的变化就连赫斯提亚本人也沒有擦觉到,此时的她,不停的躲闪着赫连千叶的剑。

这一个的赫连千叶可谓是翩若惊鸿,手中的长剑不以杀为主,而是以困为主,让赫斯提亚完全跟着他走,被他给死死的压制着。

屈玲珑看着面前这血腥一幕,脸上沒有丝毫的不忍,反而有种兴奋之感,那手中的两把手枪,时不时的就会被她扣动扳机,帮段枫或者江流风将他们打残的人给解决掉。

而就在这个时候,赫斯提亚的脚步突然一挫,躲开了赫连千叶的长剑,随后整个人朝着一旁飞奔而去。

目标屈玲珑。

赫斯提亚知道,等段枫和江流风将其他人都给解决掉之后,那么等下來就是自己的末日,她想跑都不可能,就算是现在想跑赫连千叶也不会答应。

那么她只能够让段枫等人投鼠忌器。

而让他们投鼠忌器的最好办法就是挟持屈玲珑,让他们不敢乱动。

赫连千叶立刻就察觉到了赫斯提亚内心之中的想法,脸色当下一寒:“你找死。”

赫连千叶猛的抬脚,猛的朝地面之上踏下。

“砰。”

赫连千叶一脚跺出,宛如炸药,触地即爆,以他右脚为中心一米之内的地面顿时为之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