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50章 我们去河洛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我们去河洛

readx;中午,羊城白云国际机场!

纪含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从车内走了来,但是那丹凤眼之中却流露着一种叫做阴沉的东西。

纪含香要走,段枫自然也从医院中出来了,毕竟他身上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在医院呆着也只是静养而已,出院也是一样,更何况檀香园中也有医务人员,一样能够得到更好的休养。

所以也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办理好出院手续之后,便送纪含香来了机场。

因为登机的时间不多,段枫等人只是嘱咐纪含香,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小心,都要冷静,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告诉自己!

纪含香对此只是含笑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便挥手和段枫等人告别。

当纪含香进入机场大厅,前往安检口的同时,乘坐午两点钟飞往京城的头等舱和公务舱的旅客,享受了他们的特殊待遇,提前登机。

看着纪含香那靓丽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视线之中,段枫等人也随即离开了机场。

檀香园!

薛昊天一如往常般,坐在庭院内的石桌旁边和裴老着棋。

而旁边则是摆放着一套精致的茶具。

今天的棋局不像往常般那样平和,而是透露着一股浓郁的杀机。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薛昊天每落一字,都带着杀机,可谓是步步紧逼。

而裴老此刻已经被薛昊天给逼的走投无路了。

他那棋局上用白子所摆成的大龙,马上就要被薛昊天的大刀给屠杀掉。

“啪!”

看到薛昊天再次落一字之后,裴老那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老爷子,我输了!”

说着裴老将那手中的棋子给丢到了一旁的棋盒之中。

而薛昊天则是拿起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随后又给裴老倒了一杯茶。

随后薛昊天看了一眼面前的棋局道:“你真的输了吗?”

话音落,薛昊天拿起一旁的棋子,然后放在了棋盘之中!

“唰!”

明明已经要死的大龙,在这一刻,竟然又重新活了过来,而且和薛昊天的黑子形成了僵持之局。

裴老在看到面前的一幕之后,微微一愣,随即一脸敬佩的看着薛昊天说道:“老爷子,我真是服了,看似这盘棋已死,但却依然有一条生机!”

“不到最后的关头,绝不能轻言放弃,谁也不知道后面是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说着薛昊天端起茶杯轻轻的泯了一口:“那丫头怎么样?”

裴老在听到薛昊天的话后,心中一动,他当然知道薛昊天所说的那丫头是谁!

裴老没有立即开口而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语气复杂的说道:“痴儿啊,痴儿啊!”

耳畔响起痴儿啊这三个字之后,薛昊天那看似平静的脸庞,闪过一道复杂之意。

“她过的还算可以吧!”裴老再次开口说道:“看似快快乐乐的每一天,但是我能够感受的到,她这里苦啊!”

说着裴老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一股悲凉的气息立刻从身上流露而出。

“老爷子,您去看看她吧!”裴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这里真的很苦,她就仿佛一个戏子一般,虽然头戴凤冠,身披霞衣,但是她却始终演的不是她自己,可她却还要投入所有的情绪!”

“她将自己生命中最璀璨的部分留在了别人的生命力,将所有的欢乐留给了别人,她给自己留的只有悲伤和痛苦!”

说着裴老的眼眶微微的有些泛红了起来。

他去见了陈小雅,道明了来意,表明了身份,陈小雅对他更是礼遇有加,而且陪他谈笑风生,给她煮茶,陪他棋。陪他……

虽然陈小雅一副非常欣喜若狂的模样,但是人老成精的她,却依然能够感受到陈小雅那骨子之中的寂寞和孤独!

试想,一个人一直带着面具,始终在舞台上演着别人,扮演着一个角色,而且还要将这个角色的喜怒哀乐完全融入到自己的骨子之中,这将是多么一件痛快的事情。

她为别人而活,可是谁为她而活过?

她什么时候能够为自己活一次?

“她付出的实在太多了,女人就那么几年的青春,可是她却已经丢失了一部分,她没有几年的风光了,如果她在不为自己活一次,那么她……”裴老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小姐成就了她,可却又毁了她!”

“小姐欠她,薛家欠她,小少爷亦是欠她!”

“所欠的,一辈子都无法还清,一辈子都还不清!”

薛昊天脸色微微有些动容起来了,那脸上的神色,终于不像之前那样平淡如水,而是变得复杂无比了起来。

裴老说的没有错,薛舞绝欠陈小雅,薛家也欠她,段枫更是欠她!

所欠的,一辈子都无法还清!

“是啊,我们都欠她,欠的这辈子都无法还清。”薛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是一个好孩子!”

“老爷子,您去劝劝她吧,让她放手吧,不要在坚持了,为自己活一次吧。”裴老脸色有些悲伤的说道:“这孩子太苦了。”

“我?”薛昊天苦笑了一声:“你感觉她会听我的劝吗?”

裴老沉默了。

他和陈小雅接触了几天,知道这是陈小雅是一个非常倔强的人,凡事已经决定不可能更改,只要她决定做的事情,一定会做好。

“我能够让很多人害怕,跺跺脚,就会让人很多人打颤,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对付她!”薛昊天满脸苦涩的说道:“你难道没有发现,她的脾气和舞绝很像,很像!”

“外柔内刚!”裴老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但是当话说出口之后,裴老便叹息了一声:“她或许是受小姐的影响……”

“是爱!”薛昊天打断了裴老的话:“是那份深入骨髓的爱!”

“她爱的疯狂,爱的卑微,比任何人都卑微,她的爱不像是宁丫头那样,来的猛烈,坚持的疯狂!”薛昊天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她的爱是埋在心中,葬在骨子里,不言不语,你知或者不知,我的爱就在哪里……”

说着薛昊天喃喃的说道:“日暮西秋风凉,飞鸟绝,各惶惶。青梅枝,细闻涕泪长。奈何相思知无量,鹊桥夜,枉断肠。千里思情一张网,北痴人,把酒狂。幻想伊人,愁绪顿无藏。芽月东挂细雨忙,辗转处,梦惊郎……”

“唉!”薛昊天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这声叹息之中充满了惆怅,充满了无奈!

裴老在听到薛昊天的话后,脸色变得更加复杂了起来。

“你去戚家了吗?”

裴老苦笑了一声:“什么都瞒不过您!”

“他们怎么说的?”

“他们还能够怎么说,内心愧疚小雅啊,她是一个好孩子!”

“是啊,好孩子!”薛昊天慢慢的站起身,抬头看了一眼那悬挂在天空中的太阳:“她就像是这颗太阳,用那温暖的阳光照耀在所有人的身上,留给别人的是无限美好,毁的却是自己!”

“老爷子,您真的不打算去看看她吗?”

“我以什么身份去?”薛昊天慢慢的扭过头看着裴老问道:“你感觉我有脸去见她吗?”

裴老沉默了,薛昊天有脸去见吗?

毕竟陈小雅变现在,和薛舞绝脱不了关系,而薛舞绝又是薛昊天的女儿,他怎么面对陈小雅?

“老爷子,我们都活了一大把年纪,有时候可以不要脸一次!”裴老站起身重重的说道!

薛昊天的脸色有些微微动容了起来,可以不要脸一次……

“老爷子,或许那丫头一直在等您呢,一直在等您过去看看她呢?”裴老轻声道:“她很聪明,真的很聪明,我想您见她一面,说不准会喜欢上她呢!”

薛昊天没有立刻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脸色微微有些挣扎,显然内心之中正在做着决定。

裴老将薛昊天那脸上细微的变化尽收眼底,急忙再次开口说道:“我知道您在害怕什么,您在害怕小少爷知道,可是老爷子您以为小少爷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小少爷不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恐怕心中早就知道了,只是并不知道那丫头在背后的付出而已。”裴老劝解道:“他知道没说,是因为那丫头死活不承认,而小少爷也和戚小姐结婚了,所以并没有怎么问!”

“在加上小少爷身边的女人已经不少了,已经够乱了,他心中没有那么多的净土,他想要将心中那份仅存的净土留给那丫头也说不定呢?”

“老爷子,去吧,去看看她吧,当年我们已经错过一次了,难道您还想再错一次吗?”

“我真的可以去吗?”薛昊天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可以,当然可以!”裴老重重的说道:“我知道您担心什么,不过您放心,我们这次光明正大的去,毕竟小少爷在河洛市,我们去河洛市看看,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他们最多以为,我们是想要看看小少爷平常的的生活!”

“好,去,我们去河洛市!”薛昊天这一刻终于做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