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62章 一场局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一场局

两人的脸上虽然都挂着一道看似人畜无害的笑意,但是谁都能够感受到的,这两人那笑意之下所带來的压迫感,

尤其是龙辰熙那脸上的笑意,更是给人一种愤怒的感觉,

龙辰熙沒有立即开口,而是面带笑意的看着段枫,

段枫也沒有在开口,静静的等待着龙辰熙给出一个答案,

说实话,段枫是真的不想趟这趟浑水,不然之前他也不会说这么多虚伪的话,來给自己找理由告诉龙辰熙自己为什么要插手其中,

而且段枫和龙辰熙打过几次交道,这个人还算可以,至少沒有打算算计过他,而且纪含香在京城,他也沒有算计过纪含香,

所以段枫对龙辰熙的印象还不错,就算不能给成为真正的朋友,但是也不想成为敌人,

可是有时候,狗娘养的命运总喜欢和你开玩笑,逼着你去做你不想去做的事情,

“段少,看來你是铁了心的要插手,”

“我知道这样让你很为难,”段枫一脸认真的说道:“可是我也很为难,现在众所周知穆剑武的外甥女是我干女儿,如今我干女儿來求我,换成你是我,你怎么办,”

“而且龙少让人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气也出了不少了,就算了吧,”

“你说的很有道理,换成我是你,我也无法坐视不理,”龙辰熙点了点头,表示非常赞同段枫之前所说的话,

但是赞同归赞同,不代表他会妥协:“可是段少你也说了,这让我也很为难,”

“龙少,你不会真的不给我这点面子吧,”段枫脸色闪过了一道不悦之色,

“段少,我很想给你面子,但是我不能给,”龙辰熙咬着牙说道,

如果之前他沒有放那句让穆剑武滚下去的话,他会给段枫面子,但是现在他不能给,

“好,龙少既然不给,那就算了,”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穆佳怡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心头猛然一凸,难道他不问了,

于是急忙开口说道:“段少……”

段枫摆了摆手阻止了穆佳怡继续说下去,

“今天我段枫把话放着,李建斌你若是在敢动穆剑武一下,我会让你从这里继续爬下去,然后在给我爬上來,”段枫淡淡的说道:“你若是不信,可以试试,试试龙少能不能在我面前保住你,”

当虚伪的面具被撕掉之后,便是那狰狞的血口浮现,

段枫不想得罪龙辰熙,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得不得罪,

“我段枫的女儿,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惹的,惹了就要付出代价,”段枫重重的说道:“就算我女儿有错,可以來找我,我自然会教训,但别人若想越俎代庖,就别怪我段枫不讲任何情面,”

李建斌的脸色立刻难看到了极点,整个人犹如施展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也不敢动,

而龙辰熙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段少,你真要如此,”

“龙少,我说了,悦悦是我干女儿,谁也不能欺负她,”段枫冷声说道:“当然龙少身为长辈,身为叔叔,若是有时间帮我教育一下,我还是很高兴的,”

龙辰熙立即笑了起來,笑的很诡异,笑的很阴森,

“如果,我一定要让他滚着出去呢,”

“那就让他滚吧,”段枫不咸不淡的说道:“但是我也会让李建斌从这里继续爬下去的,”

“看來你今天是真的要和我死磕,”

安琪儿看着事情愈演愈烈,那美眸之中不停的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不,我沒有打算和龙少死磕,甚至我很想和龙少成为朋友,”段枫正色道:“但是,这次真的对不起了,改天我段枫去京城登门拜访,去给龙少赔罪,”

龙辰熙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显然内心之中在做着重大的决定,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已经抱着悦悦走到了穆剑武的身边,看了一眼鼻青脸肿的穆剑武,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沒事吧,”

“沒事,”

“跟我走吧,”段枫苦笑着摇头说道,

穆剑武点了点头,便跟在段枫的身后朝着楼下走去,

穆佳怡见状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只要段枫带着穆剑武从这里走下去,那么一切就沒事了,就结束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龙辰熙忽然开口说道:“站住,”

段枫在听到龙辰熙的话后,立即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龙辰熙道:“龙少,怎么,不让走,”

“段少,你说走就走,说扫我面子,就扫我面子,日后你让我处于何地,”

段枫一想也是,

“龙少,我受你三拳,今日这事作罢,”段枫慢慢的将悦悦放在了地上,重新朝着龙辰熙走了过去,

“可以,”龙辰熙和段枫一样,也不想真的撕破脸皮,那样对谁都沒有好处,如今段枫这样说,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段枫走到龙辰熙的面前,淡淡的说道:“龙少,动手吧,”

“段少,得罪了,”

话音落下,龙辰熙的右拳立刻紧握在一起,犹如出膛的炮弹般,重重的砸在了段枫的胸口,

那恐怖的力量使得段枫的身体立即倒退了数步,而那脚下的地板砖也随之破裂开來,

一拳出,段枫只感觉自己那五脏六腑之中顿时一阵翻江倒海,

而就在这个时候,龙辰熙就地一弹,整个人脚下仿佛装了弹簧一般,直接到了段枫的面前,那铁拳再次对着段枫轰砸而下,

“砰,”

沒有丝毫防备的段枫,直接被龙辰熙这一拳给轰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那嘴角还溢出了一丝的鲜血,

悦悦见状,立刻哇哇的大哭了起來,想要跑过去,但却被穆佳怡给死死的拽住了,

段枫从地上站起身,擦了一下嘴角上的鲜血道:“龙少,两拳了,”

“段少,你带着人走吧,最后一拳,看在我们那浅薄的交情份上就算了,”

段枫洒脱一笑:“多谢龙少今日手下留情,”

龙辰熙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所以并不打算再次给段枫一拳,

段枫也心知肚明,所以沒有在多说什么,便带着穆剑武等人离开了汉庭酒店,

今日谁是赢家,

所有人都不知道,或者说,今日沒有任何的赢家,龙辰熙虽然打了段枫两拳,但是他却丢了面子,虽然段枫被他打了两拳,但是却博了一个美名,

这场争斗,可以说沒有人输,也沒有人赢,

段枫等人走下楼之后,段枫立即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两口,然后看着穆剑武说道:“快去处理你身上的伤吧,”

“段少……”

“走吧,我只能帮你这一次,日后龙辰熙若是要报复你,你小心一点,”段枫摆了摆手说道,

“今日之恩,玩玩记下了,段少日后若有差遣,我定当义不容辞,”

段枫轻轻一笑,沒有多说什么,

随即段枫看了一眼穆佳怡和悦悦道:“跟着他一起走吧,我就不送你们了,”

“你……”

“我沒事,走吧,别留在这里了,”

“爸爸,你沒事吧,我……”

“悦悦乖,爸爸有事要去办,改天在陪你,”段枫伸出手轻轻的摸了一下悦悦的小脑袋瓜说道,

悦悦点了点头,

穆佳怡虽然也有些不放心段枫,但是在看到他身边的安琪儿之后,穆佳怡也就释然,抱着悦悦跟着穆剑武离开了汉庭酒店,

看到穆剑武离去,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妈的,吃顿饭,被人给揍了一顿,这代价真不小,”

“亲爱的,以你的脾气,这不是你的作风啊,你应该是感觉到这里面有猫腻了,才这样的吧,”安琪儿忽然开口说道,

段枫从口中慢慢的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是的,今天这事透着一种诡异,不然我岂会让龙辰熙打我两拳,”

段枫确实感觉到了,他感觉今天这顿饭像是有人布的一个局,而且针对的就是他和龙辰熙,让他们两人撕破脸皮,

“我想龙辰熙也感觉到了……”

安琪儿的话音还沒有说完,段枫那口袋之中的手机立刻响了起來,

安琪儿也将那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

段枫在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忍不住的抬头看向了汉庭酒店的顶楼,

随后,段枫便接通了电话:“喂,”

“段少,你沒事吧,”

段枫在听到声音后,立即轻笑懂啊:“沒什么,多谢龙少手下留情,”

“段少,今天这事对不起了,”

“沒什么,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段少,我怎么感觉这事有些蹊跷,怎么我不來的时候,沒有这样的事情,我这一來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呢,”

段枫能够感觉到这其中有猫腻,龙辰熙自然也能够察觉到,

“我怎么感觉是有人针对我们两个而布了一个局呢,”

面对龙辰熙如此的坦白,段枫也沒有隐瞒,而是重重的说道:“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感觉有人算计好了一切,让你我撕破脸皮,”

让段枫不解的是,这场局,是谁设的,

是穆剑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