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64章 穆剑武的誓言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穆剑武的誓言

夜幕笼罩整个羊城,路边的霓虹灯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如同一条俯卧在黑暗之中的光亮长龙般,点亮了这座繁华的大都市。

穆佳怡抱着悦悦随着穆剑武在医院做了简单的处理之后,便离开了医院。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穆剑武便驱车來到了穆佳怡所居住的吉安别墅。

由于已经到了深夜,又经历了这种事情,悦悦已经在穆佳怡的怀中睡着。

穆剑武打开车门,便从车内跳了下來,随后快步的走到了另外一边的车门旁。

而就在这个时候,穆佳怡已经抱着悦悦从车内走了出來。

“我抱悦悦进去吧。”穆剑武说着就伸出了双手。

“还是我抱着吧,你受伤了……”

“沒事。”穆剑武说着便将悦悦给抱在了怀中,然后朝着别墅内走了进去。

轻车熟路的走到屋内之后,穆剑武便抱着悦悦上楼,而穆佳怡则是紧随其后。

抱着悦悦來到楼上之后,穆剑武便朝着东边靠左的一个房间中走了进去。

卧室之中的装修很是简单,粉红色的墙壁,一张公主床摆在最中间。

**沒有什么衣物,只有被褥和几个毛绒绒的布娃娃,看起來十分的温馨。

穆剑武小心翼翼的将悦悦给放在**,然后将悦悦那脚上的鞋子给脱掉,便拉起被子,给她盖在了身上。

做好这一切之后,穆剑武便站起身,看着穆佳怡道:“姐,等下你给悦悦脱衣服吧。”

“嗯。”

穆剑武看了一眼悦悦之后,便抬起脚步离开了卧室之中。

而穆佳怡也紧跟着穆剑武从卧室之中走了出來。

走出卧室之后,穆佳怡立即走到一旁的柜子旁边,给穆剑武倒了一杯茶。

“玩玩,你真的沒事吗。”

“沒事。”穆剑武轻笑摇头道。

或许是因为穆剑武的脸庞有些微肿的缘故,使得他此时笑起來,显得十分的难看。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怎么连段少……”

“姐,沒事,你不用担心太多的。”穆剑武喝了一口茶,轻声道:“我能够处理好,相信我。”

看着穆剑武那微肿的脸庞,穆佳怡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你让我怎么能够放心,你看看你今天……”

说着,穆佳怡的眼眶立即变得有些红润了起來,内心之中倍感难受。

如果今天不是悦悦,不是她,穆剑武怎么可能会这么狼狈,会被人给打成这个模样。

“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穆剑武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这都是小伤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可是……”

“姐,难道你不相信我吗。”穆剑武立即打断了穆佳怡的话:“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我说了,我能够处理好,就一定能够处理好。”

“玩玩,答应姐,千万不要胡來。”穆佳怡见穆剑武这样说,也沒有在说什么,而是岔开了一个话題:“对方比我们强,我们得罪不起,能忍就忍一下。”

“有时候,低头不代表认输,而是要看清楚脚下的路,仰头不是骄傲,而是看清自己的天空。”

穆剑武含笑点头:“姐,这话你已经对我说了很多次了,我已经记住了,我不会乱來的,你放心好了。”

听到穆剑武再次保证后,穆佳怡那颗悬挂的心才算真正的放到肚子里面。

穆佳怡不清楚龙辰熙的身份和來历,但是她知道段枫。

一个连段枫都不愿意招惹的人,会是穆剑武能够招惹的起的吗。一个连段枫都不愿招惹的人,穆剑武若是不识好歹的去报复对方,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姐,我问你一句话,你必须要如实回答。”穆剑武的脸色陡然变得凝重了起來,就连口吻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來。

穆佳怡还是第一次听到穆剑武用这种口吻对自己说话,一时间显得有些不太适应,但是却依然点了点头。

看到穆佳怡点头后,穆剑武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问道:“姐,你是不是喜欢段枫。”

姐,你是不是喜欢段枫。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穆佳怡脸色微微一变。

“姐,我要听实话。”穆剑武再次开口说道:“喜欢还是不喜欢。”

“重要吗。”

“很重要。”

穆佳怡沒有立刻回答穆剑武的话后,而是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

喜欢吗。

穆佳怡一时间也有些搞不清楚,她只知道段枫救了悦悦的时候,她对段枫很有好感,而且就算当初和段枫阴差阳错发生了关系,她竟然也沒有任何的反感,甚至心中有些窃喜,而且心中还有些期待了起來。

甚至见到段枫的时候,她那颗心就会不受控制的加快跳动的速度。

并且每次看到戚烟梦的时候,她心中都有一种忐忑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小妾在看到正房一般,内心之中有些害怕。

每次悦悦和段枫以及她在一起的时候,她都会有一种一家三口的幸福感觉,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愈发强烈了起來。

她以前从未想过再嫁,她怕自己的女儿会因为自己的改嫁而受到委屈,便想着就这样过一辈子,但是段枫的出现,和段枫发生关系之后,她那颗孤寂许久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來。

又开始渴望起了爱情,渴望起了棉花糖的故事。

想了半晌,穆佳怡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自己喜欢段枫。

她不是那种懵懂的少女,也不是第一次陷入爱河之中的女人,她知道什么是喜欢。

或许她对段枫动情,有段枫救悦悦的缘故,又有他和自己发生关系的缘故,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她确实喜欢上了段枫。

“喜欢。”穆佳怡想明白了之后,立刻给出了穆剑武答案。

虽然她不知道穆剑武为什么会这样问,但是他肯定有自己的理由,而且以穆剑武的精明劲,就算她否认也沒有任何的用处,所以穆佳怡坦然承认了下來。

“可是喜欢又能够如何呢。”穆佳怡苦笑了一声道:“他已经结婚了,而且他身边还有其他女人吧,每一个恐怕都很漂亮吧。”

穆佳怡喜欢段枫,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男人。

“我已经是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是一个带着孩子的未亡人。”穆佳怡一脸复杂的说道:“我已经沒有什么资格去争一个男人了,他只要能够來看看悦悦,把悦悦当成他的干女儿,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姐,我知道了,”

“玩玩,你问这些做什么。”

“我只是看你好像动情了,但是心中却好像有什么羁绊,所以就想要问清楚,姐你到底是喜欢他,是不喜欢他,”穆剑武脸上挂着一道和善的笑意:“本來我还想问清楚,如果你是真的动情了就放手去追,穆家所有人都会支持你的,但是现在看來,你想的很多,”

“恐怕,我在说什么都沒有用,”

穆佳怡在听到穆剑武的话后,脸色突然一冷:“玩玩,你告诉我,这话到底是你自己问的,还是其他人让你问的,”

“当然是我自己问的,”穆剑武急忙说道:“姐,你不要紧张,我沒有什么其他意思,我只是看你……”

“玩玩,如果是你自己问的,那么就算了,如果是其他人,你告诉他们,谁也别想拿我穆佳怡做文章,谁也别想拿悦悦做文章,”穆佳怡重重的说道:“谁敢拿我女儿当作利益的筹码,我就敢和谁拼命,任何人都不例外,”

穆剑武苦笑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敏感,你放心好了,如果有人当悦悦当作利益的筹码,我第一个就不答应,”

听到穆剑武这么一说,穆佳怡长舒了一口气:“我知道,很多人看悦悦现在是段枫的干女儿,都想要攀龙附凤,让我们母女和段枫走的近一些,换取利益,但是,悦悦只是个孩子,她要的很简单,只是单纯的父爱而已,我不想这份父爱夹杂着其他的杂质,”

“姐,你不了解别人还不了解我吗。”穆剑武信誓旦旦的说道:“悦悦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能够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吗。”

穆佳怡沒有立刻回答,目光在穆剑武的身上來回扫视了几圈,然后说道:“玩玩,以前我是了解你,但是现在,我真的不了解你,也看不懂你,”

穆剑武在听到这句话后,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说道:“姐,你在说什么啊,你怎么能够不了解我呢……”

“玩玩,你不用对我解释,我有自己判断的能力,”穆佳怡打断了穆剑武的话:“而且人也是都会变得,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孩了,”

穆剑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目光在穆佳怡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的说道:“姐,我发誓,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悦悦,同时我也不会允许其他人伤害你们,谁都不可以,”

穆剑武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那声音之中却透露着一股子叫做誓言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