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67章 我看不懂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我看不懂

段枫和戚烟梦两人随意买了一些东西便朝着穆家而去。

无论怎么说,穆剑武也算是一个病号,哪有看望病人不带礼物的呢?

更何况还有穆易云!

由于段枫已经来过穆家了一次了,这次来可谓是轻车熟路。

和戚烟梦来到穆家门口之后,两人踏上那白玉台阶来到了门口,段枫在那大门之上毫不客气的拍了几下。

顷刻间大门由内打开,依然是上次给段枫开门的那个鹰钩鼻中年男人。

这个鹰钩鼻的中年男人在看到段枫之后,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恭敬之色:“段少!”

“我来看看玩爷!”段枫直接说出了来意。

“段少请!”鹰钩鼻男人立即对着段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走进穆家院内之后,戚烟梦的目光便不停的在四周扫视,虽然穆家无法和檀香园相比,但是却不可否认,初次进来,会让人眼前一亮。

奇花异草,穆家也有不少。

难道羊城的老人都喜欢养花草?

戚烟梦不知道!

戚烟梦的目光是在四周不停的扫视,而段枫则是对着鹰钩鼻男人问道:“玩爷怎么样,没事吧?”

听到段枫的问话后,鹰钩鼻男人先是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少爷回来之后,就被穆老给骂了一顿,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看靠的太近,具体情况不知道!”

“不过今天早晨少爷的脸色很难看,并且现在好像还在接受穆老的训斥呢!”

“那玩爷的父亲呢,就没说什么?”

鹰钩鼻男人摇了摇头道:“能说什么,整个穆家都是穆老说的算,而且少爷的父亲忙于生意,也没怎么说他,不过脸色有些不好看,甚至还想要报仇,可是在听说是京城的龙少之后,也就没有在提了!”

段枫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的说道:“换成谁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揍成这样,都会想要报仇的,人之常情,能够理解!”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我替少爷谢谢您,如果不是您的话,少爷恐怕就丢脸丢大了,而且穆家也会名誉扫地!”鹰钩鼻男人一脸感激的看着段枫说道:“听说段枫还受伤了,没什么事吗?”

“没什么!”段枫摇头道。

说话间的时候,在这个鹰钩鼻男人的带领下,三人就来到了穆家的后院。

随即一道苍老而又浑厚的声音传了出来:“我以前是怎么教导你的,凡事要忍,要忍,你把我的话都当成耳旁风了是不是?”

“龙辰熙能够是我们穆家得罪的起的吗?”

“如果不是段枫,你说你昨天会怎么样。”

“你穆剑武不是段枫,你和龙辰熙玩不起,龙辰熙随便动动手,就能够摧毁我们穆家……”

“老爷子脾气不小啊,还在训斥呢!”段枫在听到这声音之后,眉头一挑道。

鹰钩鼻男人苦笑了一声:“昨天晚上比这还凶呢,段少,您去看看吧,我就不去了!”

段枫点了点头,对着戚烟梦轻笑一声,两人便朝着声音来源处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段枫和戚烟梦便看到了穆剑武!

只不过此刻的穆剑武是跪在地上的,并且手中还举着一块石头,而穆易云则是坐在穆剑武的面前,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训斥着。

戚烟梦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段枫。

“哈哈,穆老,您都一大把年纪了,这脾气怎么还这么大啊!”段枫爽朗的笑道:“大老远,我就听到了您那愤怒的声音!”

穆易云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当看到段枫和戚烟梦之后,满脸羞愧的说道:“原来是段少来了啊!”

“真是让你见笑了,这小子实在是太不给我争气了,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他还真以为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了!”

“穆老,玩爷当时也是护姐和护外甥女心切,也怪不得他,这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吗?”段枫淡淡的说道:“而且我听说您昨天已经训斥了他半夜,差不多就行了吧!”

“您这又是体罚又是教训的,当心玩爷对你心声恨意!”

“他恨也好,不恨也罢,今天我非让他长长记性,段少您也别劝我!”穆易云冷哼一声:“不然他又要翻天了!”

说着穆易云看了一眼穆剑武,不看还好,这一看,穆易云顿时暴跳如雷。

只见穆剑武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而且还将那手中原本拖着的石头给放到了一旁。

“谁让你个小王八蛋,站起来的,给老子跪下!”

“穆老,您息怒,别冲动,再说您老骂人也得看对象呀,玩爷可是您孙子,您说他是小王八,别人怎么看您呢?对吧?”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脸上立刻泛起了一道笑意,不过她却强忍着没有笑出声。

而穆易云的老脸则是陡然黑了下来,那嘴角也随之抽搐了一下。

看到穆易云的脸色后,段枫急忙开口说道:“穆老,别生气啊,我只是看气氛太沉闷了,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

穆易云冷哼了一声。

小老头脾气不小。

不过换成谁被别人给骂成老王八,心中恐怕都不会舒服。

对此段枫也没有在意,而是看着穆剑武说道:“玩爷,没什么事情吧?”

“没事!”穆剑武一脸感激的看着段枫说道:“倒是段少您……”

还没有等穆剑武把话说完,就被穆易云给打断道:“段少,听说你昨天为了玩玩受伤了,没什么事情吗?”

“没事,穆老不必担心,我要是有事的话,今天还能够来你这里吗?”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穆易云的脸色慢慢有些好转了起来,但是依旧狠狠的瞪了一眼穆剑武:“都是你小子惹的,给老子跪那,没有我的话,不能给起来!”

“爷爷……”

“怎么,翅膀硬了,能够飞了,是吗?”

穆剑武顿时不敢吭声了。

一直沉默的戚烟梦忽然开口说道:“穆老算了吧,玩爷心中已经够憋屈了,您叫别罚他了。”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穆易云的眼神在戚烟梦身上,上下扫了一下道:“这位应该就是戚烟梦,戚小姐吧?”

戚烟梦脸上挂着笑意,对着穆易云微微一鞠躬:“穆老,晚辈不请自来,还希望您不要见怪!”

穆易云仔细瞧了一番戚烟梦,然后打手一挥道:“有什么好见外的,你能来我求之不得呢!”

“坐!”

穆易云指了一下面前的石凳。

段枫和戚烟梦也没有客气,便坐了下去。

“额宽,鼻直,眉淡而不散,目正而不邪,段少好福气,薛老摊上了一个好外孙媳妇,真是让人羡慕!”

“穆老说笑了!”戚烟梦谦逊的说道:“穆老,玩爷这……”

“你和段少都替他开口了,就先饶了他,等下我在慢慢教训他!”穆易云狠狠的瞪了一眼穆剑武道:“不争气的东西!”

“还不去泡茶!”

穆剑武依旧没敢吭声,转身走向了屋内。

看着穆剑武离去,穆易云轻笑一声:“让段少和戚小姐见笑了!”

“这有什么,穆老生气我们能够理解!”戚烟梦淡淡的说道:“而且穆老生气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吧?”

“哦,那戚小姐说说看,我为什么这么生气!”

“你想要找回场子,可奈何对方势力太大,你必须忍,而这口气你憋在心中又闷得慌,只能够在玩爷身上撒出来!”戚烟梦含笑说道:“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而段枫则是犹如局外人似的,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戚小姐说的不错,我确实闷的慌,只感觉这里很不舒服!”说着穆易云指了一下自己的心脏:“可是我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

“龙辰熙的来头太大了,我惹不起,我们穆家也不敢招惹他!”穆易云说着叹息一声:“我想报仇,可就像戚小姐你说的那样,我不能,所以我必须要忍下去,可是我心中又憋的慌,只能够将火撒在玩玩的身上!”

“顺便告诉他一下,以后做事,多学会忍耐,不然惹出了乱子,就真的要遭殃了!”穆易云一脸无奈的说道:“而且,你们不感觉这件事情很是蹊跷吗?”

愕然听到穆易云的这句话后,段枫和戚烟梦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看到两人点头,穆易云随即自嘲了一声:“也对,你们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有薛老在,就算你们发现不了,告诉他,他也能够发现!”

“穆老,你难道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穆易云再次叹息了一声:“太高了,这招棋走的太高了,我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对方既想毁了玩玩,又想让段少和龙辰熙拼个你死我活,完全是一石三鸟之计,可是却又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看不懂,完全看不懂对方要做什么,这个人的城府让我感到害怕!”穆易云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个人可以说算无疑计,什么都被他给算计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