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73章 为人做嫁衣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为人做嫁衣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红灯突然熄灭。

穆剑武躺在移动担架**被护士推了出來。

看到穆剑武被从手术室之中给推出來,段枫和穆易云两人急忙走了过去:“医生,他怎么样。”

医生仿佛认识穆易云般,急忙摘下了口罩,看着穆易云非常客气的说道:“病人非常的幸运,虽然利刃刺进了身体之中,但是好在好沒有伤到心脏……”

还沒有等医生把话说完,就被穆易云给打断道:“这么说,他沒事。”

“不。”医生摇头道:“病人虽然非常的幸运,但是却伤势极重,而且先前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处于一种半休克的状态,并且在手术的时候,病人依然流失了不少的血液,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病人依然处于极度的危险期。”

“医生,您的意思是……”

医生看着穆易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如果能够度过危险期的话,慢慢调养会恢复过來。”

穆易云在听到这句话后,只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倒去。

好在段枫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扶住了穆易云:“穆老……”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医生急忙伸出手去掐穆易云的人中。

片刻之后,穆易云缓缓的睁开了双眸,脸上充满了悲痛之意:“医生,他……他难道挺不过來吗。”

“现在只能够靠他了,我已经尽力了。”

话音落下,这个医生对着穆易云歉意的鞠了一躬,然后缓缓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这个医生的背影,穆易云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全部在这一刻被抽干了一般。

“穆老,您沒事吧。”

“沒事。”穆易云摆了摆手,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朝着穆剑武所呆的病房之中而去。

看着穆易云的背影,段枫只感觉一股凄凉之意,笼罩在整个走廊之中。

段枫脸上充满了苦涩。

这一刻的穆易云仿佛一瞬间就苍老了数十岁般,步伐沉闷,整个人看上去死气沉沉的。

等段枫和穆易云來到穆剑武所在的病房的时候,整个病房之中显得异常安静,只有那冰冷的仪器发出一道道声音,在也沒有了任何的响声。

穆易云走到穆剑武的身边,看着脸色苍白,脸上带着氧气罩的穆易云,那虎眸之中包满了泪水。

“玩玩,你怎么这么傻呢,你怎么这么傻呢……”

“穆老……”

“段少,您不知道,玩玩是因为我才这样的,他是为了救我,才被人给将利刃给刺在身上的,是我害了他,如果不是我……”

“穆老,您也别太担心,我相信玩玩能够醒來的。”

穆易云沒有开口,满脸呆滞的看着躺在病**的穆剑武。

段枫也沒有在打扰穆易云,这一刻他内心之中恐怕比任何人都要伤心吧。

或许是因为病房之中的气氛太过沉闷的缘故,段枫慢慢的转身离开了病房。

走出病房之后,來到走廊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起來。

那目光犹如黑洞般,深不可见底,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第二天,天微微亮的时候,段枫看了一眼那坐在穆剑武身边,一夜未曾合眼的穆易云叹息了一声:“穆老,要不您去休息一下吧,我來看着他,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立即通知你。”

“不用了。”穆易云看着段枫说道:“段少,你已经陪了我一个小老儿一个晚上都沒有休息……”

“我沒事。”

“段少,我知道您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就先去忙吧,这里我自己一个人看着就可以了。”

段枫沉吟了一下道:“好吧,如果穆老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穆易云沒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躺在病**的穆剑武,犹如一尊雕像般。

段枫见状也沒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医院之中。

而此时,整个羊城已经完全炸开了锅,李建斌被车撞,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的消息,不知道是说出去的,只是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羊城、

所有人都怀疑是段枫和穆剑武做的,毕竟他们在汉庭酒店发生了冲突。

但是当穆剑武在穆家遭到袭击现在生死未卜的消息传出之后,整个羊城再次炸锅了。

这绝对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羊城四少的其中两个,一个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一个很有可能会死去,这绝对是羊城本年度最大的新闻,沒有之一。

此时,羊城之中一家私人会所之中,尤烈炎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红酒时不时的泯上一口,那脸上充满了沉闷之色。

而在他的身边则是跪着一个女人,女人趴在尤烈炎的两腿之间,那樱桃小嘴不停的蠕动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尤烈炎那脸上完全充满了舒适之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外面传來了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之后,那跪在尤烈炎面前为他坐着服务的女人,急忙从地上站了起來,恭敬的站到了尤烈炎的身旁。

尤烈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对着这个女人说道:“你先出去吧。”

听到尤烈炎的话后,女人脸上沒有任何的不满,反而对着尤烈炎微微一笑,面带红润的朝着门口走去。

女人刚刚打开房门,外面立刻走进了一个身穿白色外套内穿粉红色连衣裙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來。

女人螓首蛾眉,俏脸之上略施粉黛,整个人显得落落大方。

尤烈炎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那脸上立即挂满了笑容:“亲爱的,你怎么來了。”

“李建斌和穆剑武出事了,你知道吗。”

“知道。”尤烈炎点了点头:“据说一个可能要成为植物人,一个可能会死。”

说着尤烈炎将那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将杯子放在茶几上,伸出手,一把将这个女人给拉到了怀中。

“我已经想到了他们会出事,但是却沒有想到这么快。”尤烈炎伸出手指跳着女人的下巴,轻声说道。

女人伸出手将尤烈炎的手指给打落掉:“知道你还坐的住。”

“那我怎么办。我现在去看看他们。”尤烈炎摇头道:“无论是李家还是穆家现在肯定都是死气沉沉,我这个时候过去,不会受到任何待见,反而会让人觉得我是在幸灾乐祸,是在看笑话。”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不就是有人算计他们。”尤烈炎淡淡的说道:“可是那又怎么样,又不是我算计的,而且我也沒有那么大的能耐算计到龙辰熙,我可是掌握不了他的行踪的。”

“别忘记,是你告诉李建斌,穆剑武邀请段枫在汉庭酒店吃饭的,如果不是你的话,李建斌怎么可能会去。”女人白了一眼尤烈炎道:“这要是被人给知道,就算你沒有算计他们,你也拖不了干系。”

尤烈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你说的我知道,可是我现在能够怎么办呢。”

“我当时告诉李建斌这些,只是为了挑开他和元晨飞两人之间的仇恨,可是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尤烈炎一脸复杂的说道:“如果我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打死我都不会告诉李建斌,穆剑武会在汉庭酒店请吃饭的事情。”

“妈的,越说越來气,感觉自己被人给利用了,而且还利用的糊里糊涂的。”尤烈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且弄不好,我他妈的还要成为替罪羊。”

“那你还在这坐着,不赶快想想办法,无论是段枫还是龙辰熙,他们两个人谁都可以玩死我们的。”

“我一直在想,可是我根本想不到任何办法。”尤烈炎说着将怀中的女人给推到了一旁,然后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抽了一口:“难道你让我去告诉段枫,是我告诉李建斌你会在汉庭酒店和穆剑武一起吃饭的。”

“如果我敢告诉他这句话,无论是段枫还是龙辰熙都很有可能要的命。”尤烈炎重重的说道:“本來,只是让李建斌和元晨飞两人斗一下,我在一旁吹吹风,也和穆剑武干起來,顺便试探一下,段枫和穆剑武的关系,可是谁他妈的知道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谁知道龙辰熙來羊城了。”

“谁知道李建斌竟然会邀请龙辰熙在汉庭酒店吃饭啊,谁知道李建斌带了一个败家娘们。”尤烈炎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这家伙想要借着龙辰熙踩玩玩,可是谁知道事情会发生到现在这样的情景。”

“看來,你是一点的办法都沒有。”

“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说话,别吭声,夹着尾巴做人,这样还能够活的时间常长点。”尤烈炎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之后,便继续说道:“我现在去找他们坦白,恐怕会死的很惨。”

“艹,到底是那个孙子算计的这么精准,竟然连黑锅给他妈的给准备上了。”尤烈炎心有不甘的说道:“真特么憋屈。

“活着么大,竟然被别人给利用都沒有发现。”尤烈炎每说一个字,脸色就会变得难看一分。

什么叫做替他人做嫁衣,尤烈炎就是,而且还做的非常好。

“你别忘记段枫的外公是谁,他很有可能会查出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