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91章 乔家乔四爷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乔家乔四爷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你好言相问,对方不理会你,等你动手了,吃尽了苦头,才知道说,

前面犹如坚贞不屈的地下党,现在完全就是叛徒,

有些话一旦开口,那么下面的话,要问起來就容易多了,

这个老人将自己知道的完全说了出來,沒有丝毫的隐藏,

“你确定有乔家出手,”段枫重重的问道:“据我所知乔家可沒有任何和我敌的意思,”

“乔家是和你沒有为敌的意思,但是却不代表沒有和龙家为敌的意思,龙家挡在了他们面前,让他们无法向前一步,而且这两年龙家处处打压乔家,处境可谓是十分不堪,”这个老人生怕段枫不相信似的急忙说道:“这点你问问你外公就知道了,”

“而且最近乔家有一位要走进权利的中心,而最大的阻碍就是龙家,”老人再次说道:“只要龙辰熙死了,那么龙家将会沒有时间去理会这些,”

“这么说,葛家是奔着我來的,乔家是奔着龙辰熙來的,”段枫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

“是的,你死了,我们的仇就报了,而到时候龙家就要面临你外公的怒火,到时候乔家自然而然的能够顺利的进入权利的中心,”

段枫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如果不是今天他发现这些的话,那么葛家弄不好还真的能够报仇,乔家也能够如愿以偿,

顺便让龙爷也跟着下水,

可谓是一石三鸟,

“我全部都告诉了你,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我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段枫淡淡的说道:“你既然不是葛家的人,为什么这么恨我,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葛博是我徒弟,”这个老人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唯一的徒弟,我唯一的传人,却被你给毁了,”

段枫这一刻算是真正的明白了过來,原來是自己干掉了人家的徒弟,怪不得这么想要让自己死,

换成自己被人杀掉,清风恐怕也会如此吧,毕竟段枫也是清风的徒弟,而且还是得意的徒弟,

“你真的什么都说了吗,”

“真的,”

“那杀尤烈炎和他未婚妻许微微呢,”段枫冷声问道:“为什么杀他们,”

“他们也是这次计划之中的棋子,棋子完成了任务自然要死,”老人喘息着说道:“而且他还打算去找你,难道你不认为该死吗,”

“那元晨飞也是你们的棋子,”

“是的,只不过这个棋子沒有发挥出他应有的价值,”

“所以,你们也杀了他,”

“难道要留着吗,”

“好了,我的问題问完了,”

“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如你所愿,”

这一次段枫满足了对方的愿望,直接用鱼肠剑结束了他的生命,

血光四溅,这个老人的嘴角露出了一道笑容,笑容中蕴含着解脱的味道,

虽然段枫已经从对方的口中知道了很多的信息,但是内心之中依然有些不安,有些不踏实,他总感觉哪里还有是自己所忽略的问題,哪里不对劲,可是这个老人的话,却能够和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完全能够对的上号,

并且无论你怎么推敲,都可以,

随即段枫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吧,”

话音落下,段枫便离开了这里,朝着黄诗培所在的方向找了过去,

此刻黄诗培无聊的蹲在地上,正在把玩着那地面上一条又一条的蛇,

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般,黄诗培将地上的蛇丢到一旁,朝着声音來源处看了过去,顿时段枫的身影映入到了黄诗培的视线之中,

黄诗培见状,立刻将身边的蛇给驱散,然后朝着段枫跑了过去,

“哥,人呢,你沒抓到吗,”

“已经杀了,”段枫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

“那你问出什么沒有,”

“差不多都知道了,”段枫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四周看了过去:“那个女人呢,”

“跑了,”黄诗培忿忿不平的说道:“那些黑衣人竟然用身体给她铺就了一条血路,让她给走了,我又不敢去追,”

“现在还能够在追上吗,”

段枫深知放虎归山的可怕,并且那个女人若是回去,那个老人沒有回去,接下來的事情肯定会发生变故,那么段枫现在所知道的事情,就完全沒有用处了,

要知道段枫手中根本沒有确切的证据指向葛家和乔家,他们又都是老狐狸,完全能够将太极给打的漂漂亮亮,

到时候一推四五六,将所有的事情给推的干干净净,甚至能够推到龙爷的身上,而且还让段枫和龙辰熙一句话都说不出來,

毕竟他们手中沒有任何的证据,并且就算段枫留着那个老人也沒有用处,毕竟他们依然可以矢口否认,

“能,”黄诗培重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估计要追好久,我估计她现在应该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不敢在羊城待下去了,”

段枫微微沉吟了一下道:“那我们就先回去,”

黄诗培说的沒有错,对方肯定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羊城不会再待下去,就算待,也绝对会更加小心,

并且如果她不在羊城待,若是带着段枫和黄诗培两个人兜圈子玩,那么谁知道后面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段枫不得不先将这个女人放下,

段枫和黄诗培两人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这一次,段枫是带着黄诗培回了檀香园,

等两人回到檀香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

虽然已经凌晨三点多钟了,但是檀香园内依旧灯火通明,

由于时间已经太晚了,而且薛昊天已经休息了,段枫沒有去找薛昊天打听所谓的乔家乔四爷,便带着黄诗培來到了他所居住的地方,

刚刚走进客厅,段枫便看到戚烟梦和他所住的房间门半遮半掩,并且房间里面还灯火通明,

随即,那半遮半掩的房门由内打开,只见戚烟梦穿着睡衣从房门走了出來,一脸憔悴的模样,

当戚烟梦看到段枫和黄诗培之后,那憔悴的容颜上,立刻说道:“你们回來了,沒事吧,”

戚烟梦也知道羊城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在加上之前裴老回來的时候告诉了戚烟梦,段枫今天晚上回來的会晚一些,所以也沒有多问什么,

“沒事,”段枫轻轻的摇头:“你怎么还沒有休息,”

“刚刚睡醒了,”戚烟梦说着打了一个呵欠,

但是从戚烟梦那憔悴的脸色之上,段枫能够看的出來,戚烟梦并沒有休息,而是一直在等段枫回來,

只不过戚烟梦并沒有说出來而已,

此时戚烟梦不过是段枫的女人,是他的妻子,妻子等待晚归的老公,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戚烟梦觉得沒什么可说的,

戚烟梦沒有说,段枫也沒有拆穿,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说出來,只要记在心中就好,

“梦梦,今天让诗诗和你一起睡吧,我睡沙发,”段枫指了一下沙发说道,

“哥,我睡沙发吧,”黄诗培急忙说道,

“好了,你去跟你嫂子去休息吧,正好明天我要早起去找外公问点事情,”

“哥……”

“就让他睡沙发吧,”戚烟梦这个时候也开口说道,

戚烟梦拉着黄诗培走进房间之后,给段枫抱出去了一条太空被扔给了段枫,然后再次转身走向了房间,

段枫倒在沙发上后,并沒有立刻入睡,而是怔怔出神,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

当东方那第一缕阳光从天际倾洒而下的时候,段枫已经醒來,洗漱之后,段枫便走出了客厅,

段枫來到薛昊天所居住的地方后,只见薛昊天正穿着一身唐装,站在门口的不远处打着太极,

段枫并沒有去打扰薛昊天,而是安静的站在了一旁,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薛昊天缓缓的收拳,

“外公,”段枫在看到薛昊天收拳之后,立刻迎了上去,

薛昊天满脸笑意的看着段枫道:“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啊,起这么早,”

“习惯了,”段枫一脸尊敬的看着薛昊天问道:“外公,我有件事情需要问您一下,”

“哦,”薛昊天顿时來了兴致:“难道你昨天晚上还真有什么发现,”

“嗯,”段枫重重的点了点头:“外公,乔家乔四爷你认识吗,”

“认识,难道这起事情和他有关系吗,”薛昊天疑惑的问道,

段枫急忙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对着薛昊天说了一遍,

听到段枫的一通话之后,薛昊天脸上露出了一道明悟之色:“怪不得这盘棋下的这么好,原來有乔家老四的身影,”

“对方沒有骗你,乔家老四确实要向前再走一步,进入到权利的中心,但是龙家和乔家一直不怎么对付,并且由于派系的问題,龙家确实有打压乔家,”薛昊天轻声的说道:“可以说乔老四想要进入权利的中心,首先要面对的就是龙家,龙家是一个不小的阻力,”

“并且乔老四一向精通算计,可谓是步步为营,完全是稳打稳扎的手法,这次的事情,确实像出自他之手,”薛昊天赞同道:“葛流云给自己找了一个不错的帮手,他要对付你,乔老四要自己的利益,他们不谋而合,还确实能够达到彼此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