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16章 神秘的布局人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神秘的布局人

葛流云和段云阳两日两人是斗的不可开交,同时京城之中,米静雯也在想尽一切办法对付纪含香。

只是米静雯碍于段枫在京城,而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就连行踪也变得比以前低调了许多。

而纪含香则是犹如往常一样,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那架势丝毫沒有将米静雯放在眼中。

今天因为狂风肆虐的缘故,段枫沒有外出,而是待在了别墅中斜靠在沙发之上,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涌现出了昨天的事情。

昨天他去拜访了龙天啸,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彩云两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是龙天啸对此却根本不愿相谈,皇甫哲的师父也是如此。

虽然他们不愿相谈,但是段枫却能够从两人的态度上看出一丝的端倪,这个彩云绝非等闲之辈,而且自己恐怕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到底是谁。

会不会也是其中的一个龙爷。

对此,段枫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一个非常强大的敌人。

而且段枫从皇甫哲的师父口中得知,最好不要声张,不要去乱问别人,虽然不知道皇甫哲的师父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段枫内心之中相信皇甫哲的师父,一定是为自己好,才这样说的。

不然他大可不必说这些,自己想问就去问,和他有什么关系。

忽然一道轻微的脚步声传入到了段枫的耳中,将段枫从思索之中拉回了现实。

段枫扭头朝着声音來源处看去,只见张舒婷一脸欢快的从外面走了进來,在看到段枫坐在沙发之中后,那脸上立即绽放出了一朵美丽的笑容。

张舒婷在大厅中看了一眼,发现只有段枫一个人,张舒婷略带疑惑的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梦梦和纪含香呢。”

段枫伸出手指了指楼上:“上面呢。”

张舒婷三两步的走到段枫身边,直接坐在了他身旁:“你们怎么都沒出去,难道真的要待在家中做宅男宅女不成。”

“这不是外面风太大了,尘土飞扬。”

“切,这是京城的特产风。”张舒婷撇了撇嘴说道:“而且这风能够帮你随意的更换发型,有什么不好。”

段枫顿时为之哑然。

张舒婷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对于这样的天气早已经习以为常。

“你來这里干什么呢。”段枫淡淡的问道。

“沒什么。”张舒婷轻轻的拨弄了一下自己的秀发,然后说道:“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就來找你们聊聊天。”

说着张舒婷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对了,你知道吗,昨天葛千羽在江南市被击毙了。”

“葛家的人。”

张舒婷的脑门上忍不住的冒出了三条黑线,自己对手家族之中的人,都不认识。

“葛流云的堂弟。”张舒婷解释道:“听说被人给打成了一个骰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段枫立刻坐直了身体,看着张舒婷轻声问道。

张舒婷也沒有吊段枫的胃口,直接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他是被打成了骰子,好像是因为贩毒吧。”

“贩毒。”段枫嘴角露出了一道诡异的笑意:“你相信这种理由。”

“我当然不相信,葛千羽又不是傻子,而且贩毒被人给抓到,就算葛家有天大的能耐,也不一定能够保住他。”张舒婷靠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再说葛千羽又不缺钱。”

“所以江南市应该是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段枫接着说道:“能帮我查查看发生了什么吗。”

“我现在又不在体制,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还是发生在江南市,除了当事人,恐怕知道的还真沒几个,你让我去问谁。”

段枫想了一下也是,张舒婷自从从河洛市回來之后,在张文麟这军阀的压迫下,张舒婷至今都是无业,想要上班可以,去找个文职看看。

可张舒婷这性格,怎么可能适合做文职呢。

所以就这么空闲了下來。

而且最近京城杂七杂八的事情比较多,纪含香和米静雯两人斗的不分彼此,张舒婷也不是太闲,每天都忙着帮纪含香收拾米静雯呢。

所以上班不上班,对于现在的她來说,还真沒有什么区别。

反正她沒有闲着。

“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但是能不能问出來,我就不敢保证了。”

而与此同时,华夏华南地区,一处无限接近羊城的一所幽静的宅院之中。

宅院的建筑完全是按照华夏的古典风而建筑的,红砖绿瓦,给人一种浓浓的华夏风味道。

此时,这栋房屋内,一个稍微静谧的空间内。

这个静谧的空间内虽然面积不是很大,远远沒办法外面的大厅相比,但是放间里面的装修摆设却非常的精致,远非外面的装修布局可比。

此刻这个静谧的房间内有三个人,一男两女。

由于房间内的窗帘全部都拉着,使得阳光根本无法穿透窗帘照耀进來,让这个静谧的房间显得有些昏暗。

有些人喜欢站在阳光下,有些人却总是喜欢潜伏在黑暗之中。

很显然这个房间的人属于后者,是喜欢那种潜伏在黑暗之中的人。

虽然房间内有些昏暗,但是房间内却点燃着一种通红的蜡烛,使得这个房间内多了一丝的亮光,看起來并不漆黑。

但是却照耀不到男人的脸庞。

因为男人背对着烛光,姿态慵懒的坐在一个角落之中,只能够看到他一手端着一个高脚杯,里面的红酒红的犹如鲜血一般刺眼。

“主人,您这样大费周章的做,值吗。”其中一个女人不解的问道。

在那微弱的光芒照耀下,可以模糊的看到这个女人的容颜。

如果段枫或者黄诗培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个女人。

因为这个女人就是那夜对穆佳怡动手的女人,是那夜逃跑的女人。

“你认为呢。”男人淡淡的说道,声音之中充满了磁性的魅力。

女人沒有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而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女人突然开口说道:“当然值,失去一个骨灰境界的高手,就可以覆灭乔家和葛家,有何不值。”

“难道你认为一个骨灰的高手能够灭了这两家吗。”

由于这个女人在那蜡烛旁边,可以清晰的看清这个女人的容颜。

女人拥有一张标志的鹅蛋脸,精致的五官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极为靓丽的感觉。

但是她的脸蛋不是她身体最惹人注意的部位。

她那胸前的圣女峰给人一种波涛汹涌的感觉,仿佛能够将人给淹沒在其中一般,并且她的腰肢很细,是标准的盈盈一握小蛮腰。

并且她那双腿很长,而且和身体的比例恰到好处,宛如腿模的腿和身材拥有黄金比例一般。

而且这个女人看起來像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但是身上却又一种熟女的气质。

她浑身上下仿佛随时都可以滴出水來一般。

可以说这个女人,是女人中的极品。

男人再次慵懒的说道:“不错,用一个骨灰境界的高手毁灭两个家族,这笔生意很划算。”

“可是您就不怕他们有所察觉吗。”

“察觉。”男人不咸不淡的说道:“就算察觉到也已经晚了,他们不是已经开始动手了吗。你以为现在他们就算察觉了,想要收手能够來的及吗。”

男人说话时漫不经心的腔调,可是却给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

“而且他们暂时也察觉不到什么。”男人缓缓的说道:“只要你能给掌握住人性,他们就要被你牵着鼻子走,你让他们打那,他们就要打那。”

“况且我也沒有骗他们,葛家和乔家确实有联手的意思。”

“只是我们毕竟损失一个骨灰境界的高手,这种人死一个可是少一个”

“有得必有失,不必太在意。”男人依旧一副慵懒的口吻说道:“而且不派出一个骨灰的人去送死,你认为段枫会相信吗。”

“他那么精明的人,你不给他下猛料,他是不会相信你的,反而会猜疑。”男人漫不经心的继续说道:“如今我送给了他一个骨灰境界的人,让他杀,这不就达到了我的目的。”

“如果我不送给他一个骨灰境界的人,让他杀,不仅骗不过他,还骗不过薛昊天。”

“薛昊天要是起疑,可是比什么都麻烦,所以必须要死一个骨灰的高手,我也知道这代价不小,但是相比來说,这笔生意依旧很划算。”

“不错,只要葛家亡了,乔家毁了,那么我们在等以后想要进入那个地方的时候,就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蜡烛旁边的女人缓缓的说道。

“记住成大事者,一定要心狠手辣,不然死的就是你自己。”

说着男人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只是我始终少算了一步,我将段云阳给漏掉了,我将段家给漏掉了,薛昊天果然是一头老狐狸,手段够多,看的够远。”

其他两个女人也黯然的低下了头,在他们的计划中,是要薛昊天亲自出手的,可是现在却是段云阳。

“看看还有沒有机会,让薛昊天出手,这老东西一天不动,我就一天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