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42章 全部打出来吧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全部打出来吧

荣铭哲遇袭的事情,张舒婷在屠圣离开后便打电话通知了段枫。

当段枫知道荣铭哲遇袭的事情后,并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般!

本来已经准备休息的段枫,因为张舒婷这一个电话,也无心再入眠,坐在那楼上的沙发之上,手中把玩着高脚杯。

那高脚杯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甚是猩红,就如那滚烫的鲜血般红,红的格外妖艳,格外刺眼。

突然一阵淡淡的香气袭来,让段枫精神不禁为之一振,慢慢的扭头看去。

只见纪含香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袍,睡袍内那婀娜白皙的娇躯若隐若现,魅惑诱人,那性感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黑色的睡袍也更加突现出了纪含香那白皙如玉的肌肤!

披肩长发似瀑布般散落在后背,发尖的末端还带着几滴水珠看的出,看得出纪含香应该是刚刚洗过澡。

此时的纪含香浑身上下散发出令男人犯罪的风情,妩媚而又显得优雅!

但是段枫面对此时的纪含香,心中没有半点欲望之色,那张脸庞充满了平静之色,那双眸子之中也如湖面安静,没有丝毫的涟漪。

三两步走到段枫的身边,纪含香轻声道:“你不是说要去休息了吗,怎么还没有休息?”

刚刚纪含香去洗澡的时候,段枫就说要去休息了,可是她澡都洗完了,可是段枫却依然坐在这里不说,还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自顾自斟的饮了起来。

要知道今天戚烟梦可是有些反常,段枫因该去看看才对,但是现在……

这难免让纪含香为之不解,为之疑惑。

“发生了一些事情,搅了我休息的念头。”

纪含香坐在沙发上,轻轻的将那披散的秀发,拨弄到前面来后道:“发生了一些事情,难道是江淮?”

冰雪聪明的纪含香立刻就想到了关键所在。

也只有江淮市发生事情,恐怕才会让段枫无心睡眠。

段枫轻轻的泯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点了点头道:“嗯,刚刚舒婷给我打电话说,葛流云动手了,而且还是雷霆之击!”

“那舒婷她……”

“她没事,她那么明目张胆的去了江淮,去找了荣铭哲,若是她出事,傻子也会将帐算在葛流云的头上,葛流云不仅不敢动她,反而巴不得张舒婷比谁活的都自在呢!”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纪含香那刚刚涌现在脸上的担忧之意,立即为之消散:“那荣铭哲呢?”

“他也没事!”段枫淡淡的说道:“在舒婷去江淮之前我就做好了安排,如今他已经被救了出去!”

说着段枫长舒了一口气:“也幸亏我做了最坏的打算,不然荣铭哲这次恐怕真的是有死无生了!”

纪含香虽然不知道段枫做了什么最坏的打算,但是从段枫的脸上和那话语之中却可以听得出,这次荣铭哲绝对是九死一生。

而且他当初让张舒婷去江淮,也只是为了扰乱一下葛流云,让葛流云头疼几天。

结果和他所想的一样,张舒婷做到了。

并且荣铭哲也没有出事,反而让葛家的实力暴露出了一些,给了段枫准备的时间,让段枫对葛家的实力又多了一份了解。

“你是要打算去江淮了吗?”纪含香盯着段枫问道。

段枫点了点头:“嗯,我确实打算去江淮了,明天就打算动身,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在拖下去的必要了!”

对此,纪含香想了一下,绝对确实犹如段枫所说的那样,现在确实没有什么拖下去的必要了。

狐狸已经露出了尾巴,豺狼已经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那好,我帮你定机票!”纪含香开口道:“带着梦梦一起去?”

“嗯,梦梦还是跟在我身边安全,也能够让我踏实!”

此时段枫还不知道,段云阳也袭击了葛家,并且还受伤了,如果让他知道这些,恐怕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和纪含香说话了,而是立即飞往江淮!

京城之中,段枫准备明日空降江淮,但此时江淮市之中,葛家确实异常的混乱。

杀荣铭哲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眼看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杀段云阳也是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同样也让段云阳给跑了不说,还使得葛流云被人给斩断了一条手臂!

今夜,可以说是葛家巨大的耻辱,比当年葛笑天被段莫宁给弄成阴阳人还要让人窝心。

毕竟江淮是葛家的大本营,可是如今呢?

大本营之中,却被人给将脸打的啪啪啪响。

能够想象的出,当这件事情传出去后,整个葛家将会成为华夏上流社会之中的一个笑柄,一个人人都会拿来谈笑的笑柄!

荣铭哲跑了,段云阳跑了,梅老同样也是抽身而退,该死的一个不死,不该死的倒是死了不少。

怒,屠圣的心中充满了怒火,麦子凡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两个骨灰级别的高手,竟然没能将段云阳给留下,这脸打的要多响有也多响!

葛流云断了一条手臂,立刻被人给送到了葛家的私人医院之中,不仅是为了要处理伤口,还要看看能不能凭借现在的科技将那断臂给重新接上!

经历了长达三个小时的手术,葛流云被人给从病房之中推了出来,那断掉的右臂也重新出现在了胳膊之上。

被推进病房后,屠圣和麦一凡两人立刻就跟了过去。

葛流云脸色苍白,嘴唇有些干枯的躺在病**,那双眸瞪的浑圆,其中的怒意不言而喻。

“感觉怎么样?”屠圣看着葛流云问道。

“右臂是废了!”葛流云声音嘶哑,宛如野兽在咆哮一般:“日后再也不能用力!”

葛流云在进入手术室的时候,已经问过医生有多大的把握,但是医生并不敢给葛流云任何保证。

毕竟保证了要是做不到,葛流云能够放过他吗?

虽然最后葛流云的手臂被接上了,但是也残废了,日后不可能在用力。

听到葛流云的话后,屠圣的那双拳立刻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今天那半路杀出来的人,到底是谁!”

耳畔响起屠圣的话后,躺在病**的葛流云那双眸之中也开始闪烁起了阵阵的精光,他也想知道是谁,可那只是想而已!

他根本不知道那道火红色的身影到底是何人,毕竟只是一个照面,对方就立刻拉着段云阳跑了,能够看的只有那火红色的身影以及那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

“我不知道,但是无论是谁,我都要让她死!”葛流云咬着牙重重的说道。

他的一条手臂就是被对方给斩断的,葛流云比任何人都要恨那个火红色的身影。

“你还是想想如果索人屠来了,我们怎么办吧!”沉默的麦子凡忽然开口说道:“还有段枫,他们两个人来了,我和屠圣一人招架一个,至于你……”

听到麦子凡的话后,无论是葛流云还是屠圣,那张脸顿时沉重到了极点。

麦子凡说的不错,现在他们不应该去想怎么报仇,而是应该想想怎么面对段枫。

他已经动手,那么段枫肯定得到了消息,随时都很有可能降临江淮!

而且还有一个索人屠,也是心腹大患!

索人屠对于其他人来说只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是无论是葛流云还是屠圣,他们两人心中都知道索人屠代表什么。

索人屠可是段家的守护神,和屠圣在葛家一样,索人屠一般不动,但是等他动的时候,那么定然伴随着血雨!

这是一个以杀入武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段云阳当初在段炎国背叛的时候没有去让柳依依帮他联系索人屠,而是联系了实力不如索人屠的梅老!

梅老已经是骨灰的高手,那么索人屠呢?

只要是一想,葛流云就感觉自己内心之中被压了一个巨石,让他呼吸极为困难不说,仿佛随时都会窒息般!

到了现在段家的底蕴依旧没有彻底的展露出来,而葛流云马上就要打出了所有的底牌。

当底牌打完的时候,他葛流云恐怕已经离死没有多远了!

一个索人屠一个段枫,可以说现在是葛流云最大的麻烦,这两个人没有一个好惹的。

这两人都是一把锋利的宝剑,若是出现后果可想而知。

“麦子凡,今晚你若是带人过来,他们能够跑的了吗?”屠圣不满的说道。

“屠圣,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带人过来,我带人过来就能够拦住他们吗?”麦子凡冷哼一声道:“就那个半路突然杀出来的女人,他虽然只是出了三剑而已,哪一剑不是登峰造极的剑术,快的不可思议,我带来了人能够挡住吗?”

“葛流云,我说你不如葛笑天,你别不服气,如果是笑天在,他绝对不会这么盲目的出手,他会将消息给确定的八·九不离十,而你的消息完全不准!”麦子凡极度不满的说道:“现在,我们已经被逼到了绝路,只有死拼,不然就是死!”

屠圣顿时为之哑口无言!

葛流云也是如此,他已经走上了绝路,已经走到了悬崖旁边!

“葛笑天和你,你们两个还留了什么,全部打出来吧,不然咱们一个别想活!”麦子凡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