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46章 你确定要拦我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你确定要拦我

什么叫做狂妄,什么叫做目中无人。

段枫在这一刻将狂妄和目中无人两个字给演绎到了极致。

我段枫就來了,你若不服,敢阻拦我半步,死。

你若不服,大可以告诉葛流云,我段枫岂会怕他。

张舒婷完全被段枫身上的霸气给感染,只感觉身上的血液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燃烧了起來,沸腾了起來。

她张舒婷在京城夜算是一号人物了,但是绝对不敢像段枫这样张扬跋扈,绝对不敢在來到别人的家门口,还这么狂妄。

太霸气了。

张舒婷的那眸子中立刻闪烁着阵阵的绿光,她张舒婷要找的就是这样的男人,就是这样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就是敢万军之中取敌方上将首级的男人。

而这个想要阻拦段枫的中年男人则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显然是被段枫给气的。

他做梦都沒有想到段枫竟然会如此的张狂,会如此的目中无人。

他想要拦住段枫,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敢动,那么等待自己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他刚刚从段枫的目光中能够读得出,那份对生命的漠视之意。

段枫沒有理会这个中年男人,径直的朝着葛家内院而去。

至于这个中年男人要如何,会如何,他段枫还真不在乎,他知道将荣铭哲给带出去就可以了。

一路之上虽然有人看到了段枫,一个个眼眸中闪烁着滔天的恨意,但是却沒有一个人敢去拦段枫。

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挡不住段枫,妄加阻拦,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结果而已。

“段枫,荣铭哲藏在了葛家什么地方。”张舒婷忍不住的看着段枫问道。

“不知道。”

“什么。”

张舒婷那双眸子立刻瞪的和铜铃般浑圆,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你竟然不知道荣铭哲在什么地方,你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你就敢这么狂,难道你就怕他被人已经给抓到了吗。

张舒婷活了这么大,从來沒有崇拜过一个人,但是这一刻,她却不得不崇拜段枫,这位爷实在是太牛逼了。

竟然不知道。

段枫带着张舒婷走到葛家的大院后,看了一眼四周的房屋,忽然毫无征兆的气沉丹田,大吼一声:“荣铭哲,我來了,你可以出來了。”

一声出,如呼啸,如闷雷,在整个葛家的上空之中嗡嗡诈响。

张舒婷这一刻完全傻眼了,尼玛,这样也可以。

而葛家之中的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顿时怔住了。

他们要杀的荣铭哲在葛家。

这怎么可能,荣铭哲怎么可能会在葛家呢。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但是看着段枫那脸上自信的笑容,所有人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荣铭哲真的在葛家。

就在所有人为之疑惑的时候,一道爽朗的笑声,立刻在四周响起:“段少,我等你好久了。”

听到这道声音后,所有人内心之中全部都是一寒,随即那脸上充满了愤怒之色,在愤怒的同时,众人只感觉脸上有股灼热之意,火辣辣的。

这一记无声的巴掌,打的可以说狠到了极点。

他们费尽心思要找的两个人之一竟然就躲在他们葛家,就在他们的眼皮子低下,而他们却沒有任何人发现,沒有任何人知道。

下一刻,只见一道风度翩翩的身影出现在了一个落地窗面前。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荣铭哲。

段枫在看到荣铭哲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道发自内心的笑容:“荣少,下來吧,我带你离开。”

“马上下去。”荣铭哲站在落地窗前,对着段枫说道。

段枫沒有在说什么,而是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静静的抽了起來。

而此时,张舒婷的内心之中已经完全被震撼住了,荣铭哲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葛家,而且看样子住的还不错,这尼玛需要何等的胆色。

“他自己躲在这里。”张舒婷咽了一个口水,看着段枫问道。

“应该是吧。”段枫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张舒婷顿时无言以对。

不是两个人吗,那个高手难道把荣铭哲带到葛家自己就走了,他不怕荣铭哲在葛家出事吗。

段枫沒有给出答案。

张舒婷也沒有再问,这个时候张舒婷也知道,绝对不是她问其他问題的时候。

片刻之后,荣铭哲大摇大摆的从楼上走了下來,而葛家中的人在看到荣铭哲之后,那双眸之中欲要喷出火焰,将荣铭哲给活活烧死。

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他荣铭哲和段枫这一刻,已经不知道被杀死了多少次。

屈辱。

荣铭哲躲在葛家,对于所有葛家的人來说绝对是一个无法洗刷的耻辱,这辈子都无法洗刷。

段枫在看到荣铭哲之后,那脸上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他沒有走向荣铭哲,而是静静的看着荣铭哲,准确的说看着那些打算蠢蠢欲动,对荣铭哲出手的人。

此时,如果有那个不知死活的人敢对荣铭哲动手,段枫绝对会变成一头残暴凶兽,将对方给撕碎。

顷刻间,荣铭哲就走到了段枫的身边。

看到荣铭哲走到自己的身边,段枫将烟头给仍在了地上,轻轻的在荣铭哲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沒什么事情吧。”

荣铭哲摇摇头:“幸亏段少想的周到,不然你现在应该去殡仪馆或者去火葬场才能够看到我。”

段枫淡然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去殡仪馆和火葬场瞻仰葛流云的遗容。”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荣铭哲这俊朗而又温儒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副发自内心的笑容:“好,到时候,我亲自去给葛流云火化。”

张舒婷听着两人的对话,脸上精彩到了极点。

这一刻,张舒婷很想说一句:“两个大哥,就算你们要说,咱们也要先出去再说吧。”

要知道,此时葛家内所有人都已经因为段枫的到來被吸引了过來,如今在看到他们要杀的人竟然躲在葛家,一个个那双眸如电,酝酿着恐怖的杀机。

但是这两人依然在这里谈笑风生,丝毫沒有将这一切给放在眼中,将所有人给视若无睹。

无视,赤果果的无视,段枫和荣铭哲将葛家上下所有人都给无视了。

这一刻,这片空间中,仿佛只剩下了段枫和荣铭哲两个人一般,谈笑风生,该说什么说什么,沒有任何的避讳之意。

“我们走吧。”

荣铭哲点了点头:“还要麻烦段少将我给带出去。”

段枫轻轻一笑:“这都不是事。”

说着,段枫便转过身,那脸上的笑容在转身的那一刹那也凝固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森冷的杀意。

段枫沒有说什么,便抬起脚步便朝前走去,那模样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段枫每向前走一步,这些围着他们的人,就会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一步。

沒有一个人敢上前,也沒有一个人敢说什么。

张舒婷和荣铭哲两人则是跟在段枫的身后,一步步的朝前走去。

眼看葛家的大门距离自己越來越近,张舒婷的脸上出现了一道激动之色,如果今天真的能够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葛家而无一人敢动手,那么段枫必定又要名震各大豪门。

十米。

八米。

距离葛家的门口越來越近了。

张舒婷是一脸激动,但是荣铭哲却是沒有任何的变化之色,就这样一脸笃定的跟在段枫的身后。

五米。

就在三人距离走出葛家还有五米距离的时候,一道浑厚的中男音突然从葛家的门口传了进來。

“不愧是段莫宁的儿子,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虽然是赞赏的话,但是这声音之中却充斥着难以掩去的怒意。

段枫在听到这道声音后,脸色一凛,立刻停下了脚步。

段枫这一停下,张舒婷和荣铭哲两人也自然而然的跟着停了下來。

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葛家的门口。

在三人的注视下,一个中年男人慢慢的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只见这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袭白色立领中山装,走起路來,目不斜视,步伐沉稳,一副内敛的模样。

走进葛家之后,这个中年男人停下了脚步,犹如一根标枪一般站在了哪里,静静的看着段枫。

“真是沒有想到,我们要找的人竟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來人扫了一眼荣铭哲,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段枫的身上:“有魄力,够胆色。”

“你这应该是夸赞我吧。”段枫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说道:“那我就多谢了。”

说着段枫再次抬起脚步向前走去,而荣铭哲和张舒婷也急忙跟着段枫向前而去。

顷刻间,段枫三人就到了这个中年男人的面前。

就当段枫三人要与这个中年男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中年男人突然开口说道:“段枫,你就这样走吗。”

“难道你还要请我喝茶。”

“我敢请,你敢喝吗。”

“只要你敢请,就沒有我段枫不敢喝的。”段枫不卑不亢的说道。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还算不上虎,充其量一只猴子而已。”

听到段枫的话后,中年男人的眸子之中闪过一道温怒之色:“好,今日我倒要看看段莫宁的儿子究竟有什么本事。”

“你确定要拦我。”段枫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來,一道寒光从中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