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49章 他是一把不错的刀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他是一把不错的刀

段枫带着张舒婷和荣铭哲两人走出葛家之后,张舒婷便忍不住的问道:“段枫,你刚刚怎么不杀了那个人!”

对此张舒婷内心之中充满了疑惑,要知道刚刚在葛家,麦子凡明显已经重伤,而段枫则是面色红润,步伐沉稳有力,呼吸均匀,明显能够将麦子凡给杀了,可是段枫为什么不动手呢?

难道他不知道放虎归山的道理吗?

“先上车,离开这里!”

段枫说着便加快脚步朝着奥迪车旁边走去。

走到车旁,段枫立刻伸出手将车门给拉开,然后钻进了车门。

看到段枫钻进汽车之中,张舒婷和荣铭哲两人也急忙跟着钻进了汽车内。

“段枫,你刚刚为什么不杀了那个人啊?”张舒婷刚坐在驾驶座上便再次忍不住的看着副驾驶座上的段枫问道。

“先离开这里再说!”

张舒婷张了张嘴,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段枫这一脸严肃的神情,张舒婷只好将那到嘴边的话给重新咽回到了肚子里面!

启动汽车,然后一骑绝尘的离开了葛家门口。

刚刚驶出葛家大约六七百米的距离,段枫那嘴巴微微一张,一口鲜血的鲜血从口中喷出!

张舒婷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大变,急忙踩住了刹车。

“段枫,你怎么了?”张舒婷一脸慌张而又担忧的看着脸色已经泛白的段枫。

段枫没有立即开口,而是伸出手擦了一下那嘴唇之上的血迹,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他了吧?“

原来,段枫不是想要放过麦子凡,而是刚刚的战斗,他也受到了重伤,那五脏六腑之中宛如翻江倒海一般,异常难受,而且一口鲜血已经冲到了他的喉咙中,只不过他凭借那恐怖的意志力,强忍着,才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不然,他刚刚要是动手的话,那么绝对杀不了麦子凡。

甚至很有可能被葛家之中的人给群起而攻之。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震慑住所有人,让所有人认为他段枫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给所有人的心中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让所有人忌惮他,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段枫是一个战无不胜的战神!

这样他们才能够安全而又大摇大摆的离开葛家。

当离开葛家之后,段枫的脸色已经有些不正常了,但是张舒婷和荣铭哲两人都在关心段枫为什么不杀麦子凡,根本没有注意到段枫那脸上细微的变化!

如今段枫终于忍不住了,一口鲜血直接涌上喉咙,直接从口中喷了出来。

听到段枫的话后,张舒婷和荣铭哲两人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不是段枫不想出手,而是他没有把握将麦子凡给杀掉。

“段少,你没事吧?”荣铭哲满脸关心的问道。

段枫轻轻摇摇头:“没什么大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说着段枫扭头看向了张舒婷:“先开车,离开这里!”

张舒婷没有敢多说什么,急忙开车离开了这里。

车厢内瞬间被一股沉闷的气息所笼罩。

“段枫,那个人真的那么厉害吗,你竟然也杀不了他!”

“很厉害!”段枫重重的说道:“但我依然能够杀的了他!”

听到段枫的话后,张舒婷和荣铭哲的脸上全部露出了不解之色。

能够杀的了他?

可是两人明明是平手啊?

难道段枫还有什么底牌?

是的,段枫还有底牌,只要他祭出鱼肠剑,那么麦子凡必死无疑,但是段枫会在这个时候祭出鱼肠剑吗?

他不会!

至少今天不会!

面对张舒婷和荣铭哲的疑惑,段枫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

“你们上次遇到的是不是这个男人?”

“不是!”张舒婷和荣铭哲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虽然葛流云的人是晚上动的手,但是别墅内灯火通明,宛如白昼,他们两人根本不可能看不到对方的容貌。

而且张舒婷还和屠圣交谈了片刻,屠圣还到了荣铭哲的面前。

可以说,他们两人对屠圣的容貌是记忆犹新,毕竟昨天晚上差点就死在他的手中,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听到两人的话后,段枫的眉头慢慢的皱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川字!

现在葛家已经出现了两个骨灰的高手,在加上自己在羊城杀的那个,已经三个了。

葛家到底有几个骨灰的高手?

一时间,段枫的心头完全被一股阴霾所笼罩,同时那心中充满了疑惑。

骨灰的高手,可不是大街小巷的阿猫阿狗,随便一个都能够被各大家族视为座上宾,可是如今葛家现在还有两个,葛家到底是用什么来吸引他们的呢?

而且谁知道葛家背后还有几个骨灰的高手。

这一刻,段枫算是充分的明白了,为什么薛昊天说葛流云不好对付,单凭这两个骨灰的高手就足以让无数人为之忌惮,就更不用说,那背后那隐藏着些什么势力了!

此时段枫发现,葛家比自己想象中的要难对付,同时底蕴也比一些家族要雄厚,看来葛流云这些年没少经营那暗中的势力。

而且葛流云和龙爷也没有任何的合作,单凭自己的一己之力,单干!

隐忍多时而不发,那么所图绝对非小!

恐怕他是想让自己和龙爷拼个鱼死网破,然后在动手吧?

事实上葛流云确实是这样想的,他确实想要等到最后在动手,但是谁想到因为龙辰熙去羊城,而他和乔老四接相交几次,被人给抓住了把柄,利用这些摆了一场局!

最重要的是,葛流云本来就打算要杀段枫,只是他完全的蛰伏了起来,等待致命的一击。

可谓是老天不作美,让别人利用了这一点。

而且那隐藏在背后的人算准了,葛流云不会去问什么,只会认为是段枫要除掉自己。

一场完美的阴谋和阳谋,外加人**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无法破掉的局面。

所有人都被隐藏在暗中的那个人牵着鼻子走,所有人都掉进了他的圈套之中。

只是这些,段枫依然不知情,而葛流云也更加不会多想什么。

毕竟他和段枫本来之间就不和,段枫动手,一切皆在情理之中!

同时,段枫内心之中忍不住的担忧起了段云阳,他昨晚夜袭葛家,有没有受伤,现在怎么样了?

“看来葛家的高手不少啊?”

“昨夜一个,今日一个,已经两个了!”张舒婷唏嘘的说道:“不会还有吧,要是再有,那么葛家也太可怕了吧!”

对此,段枫沉默了。

他也不知道葛家到底还有没有这样的高手,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么真的就太可怕了!

“段枫,你还有把握能够将他们给杀了吗?”

张舒婷这一问,荣铭哲的脸上也跟着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一脸期待的看着段枫。

“有!”段枫重重的说道:“他有人,我段枫也有人!”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张舒婷和荣铭哲两人也没有再问什么,脸上慢慢露出了激动之色。

段枫一向都会给他们带来惊喜,如今段枫这样说,那么绝对能够将对方给杀掉。

同时,张舒婷和荣铭哲两人忍不住的的出现了一个黑影。

这个黑影正是昨夜一剑东来,将荣铭哲给救走的人。

如今葛家有两个骨灰的高手,他们这边也有两个,而且若是再加上段家,这绝对是稳赢的局面啊!

可真的会是稳赢的局面吗?

一切都是未知,要知道理想一向很丰满,可是现实从来都是十分的骨干!

…………

与此同时,华夏华南地区,依旧是那处无限接近羊城地界偏僻而又幽静的宅院之中。

和上次一样,依旧是那个布置的精致非常有格调的静谧空间之中。

房间中和上次一样有些漆黑,屋内只有一根红蜡烛绽放着那荧荧之光,让这漆黑的房间之中多了一丝的亮光。

那个男人依旧坐在上次的那个角落之中,手中夹着一根香烟,那猩红的烟头在这昏暗的房间中显得十分引人注目。

一个女人从背后搂着这个男人的脖子,脸上带着一丝优雅而又妩媚的笑容。

“您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他们已经打了起来!”女人的声音宛如百灵鸟的鸣叫声般,清脆悦耳:“薛昊天的门生也插手了,他跑不了拉!”

“你太小看他了,按照古代的说法,他完全是位极人臣,达到了一种无数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权谋、阳谋、阴谋、人性他那一点不懂!”男人并没有因此而骄傲,依旧十分谨慎:“现在说成功为时过早!”

“他已经老了,自古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会将前浪排在沙滩上,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将他给拍死在沙滩之上!”女人一脸沉静且优雅的说道。

“我也想,但是你太高估我了,不如他,就是不如他!”男人十分谦逊的说道:“日后你就会明白薛昊天的可怕了!”

“对了,那个人,我们要杀吗?”

“杀?”男人冷笑一声:“薛昊天都不敢告诉段枫的人,都不敢杀的人,我们去杀,怎么杀?”

“而且你不感觉,薛昊天杀不了对方吗?他能,但是却不杀,难道你不感觉这里面有我们所不知道的隐情吗?”

听到男人的话后,这个女人那迷人的眸子之中闪烁起了妖异的光芒!

“他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别打他的注意,他是一把不错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