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51章 用心险恶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用心险恶

江淮市中。

麦子凡在段枫离开葛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那身体之中上下翻滚的血液后,便脸色苍白的來了医院之中。

他要去找葛流云,告诉葛流云在葛家所发生的事情,以及为下面的计划做严密的布署。

医院病房之中,麦子凡脸色发白的坐在椅子上,一五一十的给葛流云讲解着段枫去葛家所发生的事情。

而葛流云的脸色则是一阵青一阵白不停的变幻着。

尤其是在听到荣铭哲就躲在葛家的时候,葛流云那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到了极点。

他找了一夜的人,竟然就躲在他的眼皮子下面,他沒有丝毫的察觉,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天大的讽刺,这一记无声额巴掌抽的狠疼。

如果在给葛流云一次机会,他依然不会怀疑自己的住处竟然会藏着自己要找的人。

要知道对于荣铭哲來说,葛家就是虎口,他绝对不会藏在哪里,如果藏在哪里,要是被发现,绝对是有死无生。

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点葛流云也想过,可是却真的沒有想过自己的住处。

可是荣铭哲却敢藏在哪里,置死地而后生的藏在哪里。

一旁屠圣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荣铭哲可是从他的手中被人给救走的,而且对方竟然将荣铭哲给藏到了葛家,这不得不说是打脸,狠狠的打脸。

随后两人在听到麦子凡和段枫动手的情况时,两人完全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虽然麦子凡说的很是稀松平常,但是却能够从中感受到那其中的危险。

要知道高手过招,有时候成败就在一招,就在一秒间。

良久后,麦子凡喃喃的叹息了一声:“虎父无犬子啊,他段枫确实有狂妄的资本,有藐视天下群雄的本事。”

“你真的不是段枫的对手。”屠圣看着麦子凡重重的问道。

直到现在他都有些无法相信,麦子凡竟然不是段枫的对手的事情。

麦子凡满脸苦涩的说道:“如果拼命,或许能够杀的了他吧。”

屠圣眉头立刻皱了起來,因为麦子凡这话并不自信,他也不知道自己拼命到底能不能杀的了段枫。

“他真的沒有受伤。”

“我不知道。”麦子凡摇头道:“他在走的时候神色一如往常,气息平静,沒有丝毫紊乱的迹象,如果他是装的,那么我不得不承认,他的意志力绝非常人所能给比拟。”

对于段枫到底是真的沒有受伤,还是装出來的,他麦子凡真的是一点拿捏不准,毕竟当时的情况,就如他所说的那样,段枫神色一如往常,只要不和他交手,外人根本不知道他的情况,到底如何。

“段枫绝对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沉思中的葛流云忽然开口说道:“他如果有机会杀你,绝对不会罢手。”

“既然他沒有杀你,那么他肯定也沒有好到哪里去。”葛流云大胆的猜想到:“如果他杀你,那么你一定会反扑,到时候段枫就算活着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他还带着荣铭哲,到时候就算能够走,恐怕荣铭哲也要留下。”

“他不杀你,是因为他沒有把握,即使已经受伤的你,他也沒有把握。”

对于这点麦子凡和屠圣两人都非常赞同的点头,葛流云说的沒有错,如果段枫真的要杀麦子凡,麦子凡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就算拼着一条命,也要拉着段枫下黄泉。

就算无法拉着段枫下黄泉,那么也会让他脱层皮。

可问題是,谁知道段枫到底有沒有受伤,如果受伤了,伤到了什么程度。

这依旧是一个未知的答案,而且段枫的实力依旧是一个谜。

他们所能知道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如果他麦子凡和屠圣联手,必定能够将段枫给斩杀。

可是他们两个能够联手吗。

先不说段云阳身边的梅老和索人屠,仅是那个将荣铭哲给救走的人,就绝对不好对付,而且那个人绝对和段枫有关系。

“你打算怎么做。”麦子凡抬头看着葛流云问道。

“段枫近几天应该不会动手,他应该会寻找段云阳。”葛流云十分肯定的说道:“那么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一点的时间,來准备,准备到万无一失。”

“现在段云阳是段枫的软肋,只要我们抓了段云阳,那么段枫必定能够任由我们摆布,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再有机会抓到段云阳。”

说着葛流云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他们已经失去了对付段云阳最好的机会,现在想要在对付他,其难度犹如登天。

“但是,我们已经沒有机会对付段云阳了,所以只能够将主意重新打在其他地方。”

“京城吗。”麦子凡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葛流云摇头道:“不,不能将目标放在京城戚烟梦的身上,那样太明目张胆了,如果抓了戚烟梦还好,如果失败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段枫既然敢将戚烟梦一个人留在京城之中,难道沒有什么布置,难道不可能是故意引我们去京城动手吗。”

不得不说,葛流云是一个心性多疑的人。

“那你是要……”

“放在他老丈人的身上,更为合适。”葛流云重重的说道:“只要掌握他老丈人戚天寒,我们还怕什么段枫吗。还怕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段枫不给吗。”

听到葛流云的话后,无论是麦子凡还是屠圣,那眼眸之中都是一亮。

抓戚烟梦,确实有些冒险,众所周知,戚烟梦是段枫的逆鳞,触之即死,若是他们要抓戚烟梦,而行动失败,那么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而且段枫也不可能不在戚烟梦身边留下什么人保护她。

那么戚烟梦的主意就不能打,至少现在不能打,但若是放在戚天寒的身上就不一样了。

先不说其他,就单说防卫力量,戚天寒身边的防卫力量绝对不大,比较容易得手,还是剑走偏锋。

并且只要得手,他们不声张,段枫还有可能认为是其他人做的,毕竟想要对付段枫的,不是他葛流云一个。

如果运用得当,那么他葛流云完全可以用这件事情大做文章,将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将更多的人拉下水,到时候他倒要看看段枫还能不能活。

而且最后,他葛流云手中掌握着戚天寒,那么便等于握了段枫的命脉,握了戚烟梦的命脉,他想要什么得不到。

可谓是用心极为险恶。

当然,葛流云把主意打在戚天寒身上,主要还是因为戚天寒身边的防守力量绝对是最为薄弱的,最能够容易得手的。

“这次我去。”屠圣立刻开口说道:“我去将戚天寒给抓过來。”

葛流云听到屠圣的话后,沉思了一下,便点了点头:“好,为了以防万一,这次你动手,只要我们能够抓了戚天寒,那么就会立于不败之地。”

其实,葛流云内心深处并不想让屠圣过去,毕竟他身边不能沒有高手,谁知道段枫会不会和段云阳一样來个突袭,现在麦子凡有伤,虽然问題不大,但是身手却依然会打折扣。

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为了计划能够彻底的成功,屠圣现在是去河洛市抓戚天寒的不二人选,毕竟段枫沒有见过屠圣,只见过麦子凡。

其注意力,必定会多多放在麦子凡的身上。

至于屠圣,段枫虽然也会听张舒婷和荣铭哲提起,暗中防备,但绝对不会想到屠圣会暗中离开江淮去河洛。

毕竟这个时候,葛流云应该会把能够调动的力量全部集中在江淮,集中在自己的身边。

只要他不死,那么葛家就不会灭亡。

“去了河洛市一定要注意,虽然戚天寒身边的防守力量最为薄弱,但是河洛市毕竟是段枫的地盘,而且屈玲珑是段枫的人,屈玲珑控制了整个河洛市的地下世界力量,其耳目可以说遍布河洛,只要发生一点异常,屈玲珑就会有所察觉。”葛流云叮嘱道:“你一定不要惊动屈玲珑,她师父赫连千叶在她的身边,若是你遭遇上赫连千叶,那么我们的计划就不一定能够成功。”

“索命阎罗。”

“不错,就是他,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要惊动屈玲珑,不然她定会求赫连千叶出手。”

屠圣的眉头微微一皱,本來他以为去河洛市沒有什么危险,但是现在看來,河洛市一行也沒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至少如果遭遇赫连千叶,他就不一定能够成功。

“我知道了。”屠圣点了点头:“放心,我一定不会惊动他们的。”

“嗯。”葛流云对此非常相信,只要告诉了屠圣,以屠圣的手段,不打草惊蛇绝对能够做到。

“但是我不会送你离开江淮,也不会给予你半点帮助,一切都要你自己离开,越隐秘越好。”葛流云缓缓的开口说道:“怎么离开一切只能够靠你自己。”

“我有办法离开,绝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屠圣非常自信的说道。

“好,等下我会让人给你一份详细的资料,以及戚天寒每天的动向和喜欢去的地方。”

耳畔响起葛流云的话后,屠圣立刻咧嘴一笑:“那么计划将会更加完美的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