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97章 大风刮起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大风刮起

今夜,京城起风雨,杀机四伏!

可谓是狂风渐起,黑云压城。

京城郊区一座偏僻的别墅里,燕鹏飞没有换下那宽松的睡衣,此时的他宛如精神奕奕如蓄势待发的战士一般,静静坐在别墅的客厅之中,痴痴的盯着那刮在墙壁上欧美风格的古典大钟,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膝盖。

忽然,燕鹏飞那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

那嗡嗡的震动声在这寂静的别墅中显得异常刺耳。

听到手机的震动声,燕鹏飞低头看向了那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当看到上面来的来电显示之后,燕鹏飞那本来炯炯有神的眸子慢慢的半眯在了一起。

沉吟了片刻之后,燕鹏飞不急不躁的伸出手,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接通后,缓缓的发在了耳边。

“有什么事情吗?”燕鹏飞斯文儒雅的问道。

“燕少,刚刚纪含香来了!”电话另一边的裘丹云满头冷汗,声音带着颤抖之意说道。

刚刚纪含香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大了,几度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面对纪含香,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跳毒蛇给盯上了一般,让他浑身上下毛骨悚然。

也就是那一刻,让他彻底的明白了美女蛇这三个字的由来。

那一刻,裘丹云丝毫不怀疑,纪含香若是动手,自己绝无生还的可能。

燕鹏飞立刻听出了裘丹云那声音之中的颤抖,眉头微微一皱:“你好像很害怕她的样子!”

听到燕鹏飞这么一说,裘丹云心中猛的咯噔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燕鹏飞没有在那里,他当然感受不到那一刻纪含香的可怕。

但是身为当事人的裘丹云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纪含香那一刻的恐怖。

“燕少,她……她发怒了……”裘丹云没敢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的纠缠,而是选择性的岔开了话题。

对此燕鹏飞倒是没有任何的惊讶和诧异:“换做是你,你难道就不发怒吗?”

燕鹏飞可是深有体会,要知道龙蛇会所现在的位置原本应该是他的,可是却被纪含香将自己给毁了,他深知那份刻骨的恨意!

“如果你只是来告诉我这些的,那就不必了!”

“燕少,纪含香……纪含香说,如果她的人有什么意外的话,会让我陪葬!”

“看来你确实被她吓怕了!”燕鹏飞淡淡的说道:“不过,你放心,她没有这个机会!”

听到燕鹏飞这么一说,裘丹云那提到嗓子眼上的心脏立刻放回到了肚子里面,整个人长舒了一口气!

“她还说什么了吗?”

“说了,她……她说……”

“说什么?”燕鹏飞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她说,别给你脸不要脸,惹恼了她,她会亲自送你去地狱之中忏悔!”裘丹云忐忑的说道。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燕鹏飞的脸色陡然一变,那声音也变得冷了下来:“她真是这样说的?”

“是的,燕少,她确实说,要送你去地狱之中忏悔!”裘丹云的声音情不自禁的小了几分。

虽然他没有在燕鹏飞的面前,但是却依然能够从燕鹏飞的声音之中感受到燕鹏飞的怒意。

“好,很好!”燕鹏飞冷笑一声:“那我倒要看看,是她纪含香送我去地狱中忏悔,还是我送她纪含香去地狱中忏悔!”

“好了,没你的事情了,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不用理会纪含香,她,我自然会去收拾!”

话音落下,燕鹏飞不给裘丹云开口的机会,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燕鹏飞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上露出了一道狰狞阴森嗜血的笑容:“纪含香,你以为有他们几个为你鞍前马后,你就可以翻天吗?”

“今天我就会告诉你,这里是京城,水很深,足以淹死你!”

这一刻,燕鹏飞对纪含香动了杀意!

但是他也知道,纪含香对自己也动了杀意。

是鱼死还是网破,现在谁也说不准,毕竟燕鹏飞也不是吃素的。

虽然要让纪含香淹死在京城,但是燕鹏飞也没有丝毫着急动手的意思,而是在挂断电话后,靠在了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那挂在墙壁上的大钟,脸上充满了等待之色。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忽然那挂在墙壁上的大钟,发出了一道道“叮当,叮当”的声音!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燕鹏飞那双眸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精光:“纪含香,时间到了,游戏真正开始了!”

燕鹏飞的话音刚刚落下,燕鹏飞那放回到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再次发出了震动的声音,听到震动声之后,燕鹏飞拿起手机,嗖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向了落地窗面前。

来到落地窗面前之后,燕鹏飞便立刻接通了电话。

不等燕鹏飞开口,听筒里面便立刻传出了一道底气十足的男性声音:“我要开始动手了,你不要将事情给我搞砸了!”

“放心,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你这个东风一吹!”燕鹏飞一脸自信的说道:“纪含香不会有机会的,江流风和宁咏霖他们也不会有时间去管其他闲事的,至于唐思远那个废物,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一生残废!”

“既然你做好了准备,那么可以开始动手了!”

“我会马上动手的!”

话音落下,燕鹏飞便不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单电话后,燕鹏飞轻轻的打开了落地窗之上的玻璃,一阵寒意随着夜风侵蚀进身体。

燕鹏飞眯起眼睛,看了看窗外的沙沙作响的树叶,喃喃一叹:“终于要开始了!”

说着,燕鹏飞再次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动手!”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意。

随后,燕鹏飞不等电话另一边的人开口,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燕鹏飞的手机便再次响了起来。

燕鹏飞在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之后,那嘴角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容!

没有任何的犹豫,便直接接通了电话。

电话刚刚接通之后,燕鹏飞便立刻开口说道:“米小姐,怎么样,看到纪含香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了吧?”

“当然看到了!”米静雯那清脆的声音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兴奋之色:“现在我已经看到了胜利在向我招手,我已经看到了前方的光明,今夜过后,纪含香将会在京城除名,而我米静雯将会成为最为炙热的人!”

“那我首先要恭喜米小姐了!”

“这一切全靠燕少,没有燕少,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这点静雯心中清楚。”

燕鹏飞轻轻的笑了一声:“好了,如果米小姐没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我要去做一些其他事情,好让你全身而退!”

“燕少,你今晚能不能将纪含香给我送来?”

“能!”燕鹏飞重重的说道:“她会跪在你面前,犹如哈巴狗一样,摇头摆尾的祈求你的原谅,祈求你放过她!”

“好,那我就等着燕少大驾光临!”

燕鹏飞没有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随后燕鹏飞将手机给放在了口袋之中,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夜色之中的凉气:“当纪含香跪在你面前的时候,也就是你这枚棋子去死的时候!”

说着,燕鹏飞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残忍之色。

从始至终,燕鹏飞都没有打算放过米静雯,米静雯知道的太多了,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将自己给出卖,为了保险起见,他燕鹏飞必须让米静雯死,只有死人才能够永远的保守秘密,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

虽然对于杀米静雯,他燕鹏飞有些不忍,怎么说米静雯都是当之无愧的美女,是能够放在任何时代都能够引起一阵**的女人,男人应该将她给藏在被窝之中好好的蹂·躏和欣赏。

但是燕鹏飞深知无毒不丈夫,深知心不狠,手不辣,江山就会不稳的道理,所以米静雯必须死,绝对不能够活!

此时,米静雯还不知道燕鹏飞已经对她也动了杀机,此刻的她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幻想着纪含香跪在她面前,自己狠狠折磨她的情景,殊不知一股死亡的气息已经悄无声息的降临。

米静雯是不知道一股死亡的气息已经悄无声息的降临,但是纪含香却感受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气息,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这一刻,纪含香只感觉自己的头上仿佛悬着一般利刃一般,随时都能够掉下来,将她给杀死!

这种感觉并不是无缘无故从心头升起,而是纪含香找了很多人,和她有关的人,但是这些人却在顷刻间全部消失,了无音讯,根本联系不上。

就像是他找江流风等人一样,无论怎么样她都联系不上。

这若还感受不到阴谋的气息,那么她纪含香也就不是纪含香了。

一时间纪含香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急躁,今晚对于她来说绝对是最难熬的一个夜晚,最记忆犹新的夜晚。

而与此同时,就在纪含香为龙蛇会所的事情上下忙碌奔跑的时候,戚烟梦已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一时间,大风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