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01章 破坏规则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破坏规则

鬼脸人那眸子之中充满了惊骇之色。

这一剑快如闪电,完全做到了内合其气,外合其形;普通人根本刺不出这样的一剑,只要苦练数年的人才能够做到,而且想要做到这种无声无息般的出剑刺剑,更需要自身那强大的实力才可以做到。

不然绝对不可能使出这样的一剑。

而戚烟梦则是一个商人,一个个彻彻底底的商人,虽然研究了人体潜能开发,取得了不凡的成就,就算戚烟梦给自己使用过人体潜能开发药剂,也绝对不可能刺出这样的剑气内敛的一剑。

所以,鬼脸人断定面前的人不是戚烟梦。

“唰。”

鬼脸人飞速抽身而退,那虎口溢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胸口。

鬼脸人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戚烟梦问道:“你到底是什么谁。”

“我从來沒有说过我是戚烟梦,是你自己认为我是戚烟梦的。”这个戚烟梦淡淡的说道,那声音依旧在模仿着戚烟梦的声音,而且惟妙惟肖,从身影和形态上,根本分不清是真是假。

“华夏的易容术,果然很高明。”说着这个戚烟梦将伸出那纤细白嫩的左手,轻轻的触碰在了脸上,然后用力一撕。

只见,她的手中出现了一张人皮面具,而她也恢复了本來的容貌。

映入鬼脸人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的鹅蛋脸,柳眉宛如月牙,瑶鼻微挺,樱桃小嘴轻抿着。

她那迷人的脸庞之上一片平静。

“野田优子。”鬼脸人一眼就认出了面前的这个女人正是被岛国某家著名时尚杂志评为岛国最美的女人,,野田优子。

当认出野田优子之后,鬼脸人的内心之中充满了震惊。

他知道野田优子,但是却不知道野田优子是一个高手,更不知道野田优子在华夏,而且就在刚刚还在冒充戚烟梦。

一时间无数个疑问在鬼脸人的心头升起。

“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认识我。”野田优子的话中虽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意思,但是那脸上却是异常平静。

在段枫离开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戚烟梦的异常,只是戚烟梦不愿意多说什么,段枫也就沒有多问,而是让野田优子在暗中保护戚烟梦,跟随戚烟梦。

毕竟野田优子还有另外一层月读命的身份,并且野田优子精通五行忍术,是暗中保护戚烟梦的最佳人选。

这件事情就连纪含香也不知道,不是段枫不相信纪含香,而是这种事情越隐秘越好,知道的人越少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而野田优子也沒有让段枫失望,在戚烟梦第二次去见米静雯的时候,便偷偷的跟了过去,而且偷偷的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内容,这让野田优子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并且随即就告诉了段枫,只不过段枫让她不要妄动,让她以静制动。

而在鬼脸人发动进攻的时候,野田优子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她并沒有乱动,而是留守在了别墅内,准备致命一击。

如今这份以静制动,完全取得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剑便刺中了鬼脸人,只是很可惜,鬼脸人反应的太快了,不然刚刚那一剑就算杀不了对方,也能够要他半条命。

虽然沒能够要了对方的命,但是至少也伤到了他。

“戚烟梦在那里。”鬼脸人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变得阴冷了下來,就像是暴风雨來临之前的征兆。

只是瞬间,整个大厅之中便被一股压抑的气息所充斥。

野田优子的秀眉为之一挑,淡淡的说道:“你认为我可能告诉你吗。”

“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鬼脸人冷哼一声,当下便朝着野田优子扑了过去。

野田优子在看到鬼脸人朝着自己扑來,那迷人的脸庞之上顿时充满了凝重之色。

“呼呼……”

那恐怖的速度立即带起了一阵呼啸的风声,只是一眨眼鬼脸人便立刻到了野田优子的面前,那右手化爪朝着野田优子持剑的右肩之上抓去。

刚刚那一剑已经让鬼脸人意识到了野田优子的强大之处,所以他要先断野田优子手中的剑,然后将其斩杀。

野田优子脸色微微一变,身影急忙侧闪。

“唰。”

野田优子刚刚侧闪而去,正准备出剑,但是鬼脸人的那右手猛然一扫,再次朝着野田优子抓去。

右爪还未抓來,那凌厉的爪风已经袭來。

这一爪鬼脸人完全是朝着野田优子的喉咙之处抓去,那架势仿佛要势必一击将野田优子的喉咙给捏碎一般。

面对这又快又急又恐怖的一爪,野田优子内心之中十分清楚,若是被鬼脸人给抓到,那么就算不死,自己的命也要捏在对方的手中。

“嗖。”

就在鬼脸人这一爪要抓在野田优子喉咙之上的时候,只见野田优子凭借那腰部的韧性,急忙向下弯去。

“啪。”

野田优子单手直接按在了地面之上,那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也随之散落一地。

野田优子这突兀的闪躲,使得鬼脸人的攻击再次落空。

说时迟那时快,一击再次落空之后,鬼脸人那右爪直接迅速紧绷到了一起,朝着野田优子的身体之上狠狠的砍去。

那手臂婉如刀柄一般,那紧绷在一起的五指宛如刀刃。

“呼呼……”

手刀还未落下,那凌厉的刀风已经袭來。

这一刻,野田优子也顾不得什么,只见那支撑地面的左手猛的松开,整个人立刻倒在了地上,随后右手抱剑,立刻朝着一旁滚去。

“嗖。”

鬼脸人的攻击再次为之落空,但是鬼脸人并沒有因此而愤怒,而气馁,此刻他身上的气势完全达到了一个沸点,可谓是越战越勇。

而连续的攻击每一次都是致命,稍有不慎就会命丧黄泉,这使得野田优子身上的气势完全跌入到了低谷之中。

随即,鬼脸人猛地转身,再次朝着野田优子奔袭而去。

趁你病要你命,鬼脸人完全是打着一鼓作气的想法将野田优子给解决掉。

虽然他很好奇野田优子怎么会有如此的战斗力,但是这已经不重要,在他的眼中此时野田优子就是他的猎物,他要让野田优子死。

“唰。”

而这个时候,野田优子还沒有从地上完全的爬起來,鬼脸人就如同幽灵般,一闪就到了野田优子的面前。

危急时刻,野田优子也顾不得上什么,看似毫无章法的刺出一剑。

“嘶。”

一剑刺出,前方的空气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声音。

野田优子这看似毫无章法的一剑,实则是模仿醉拳之中站立不稳出拳的一剑。

一剑刺出,使得鬼脸人的脚步立刻停滞了下來,急忙侧身闪躲。

看似侧身闪躲,实则是完全要贴着野田优子的剑,再次朝着野田优子袭來,或者是夺剑。

野田优子第一时间就看穿了鬼脸人的意图,不等鬼脸人靠近,野田优子手中的利剑,立刻一抖,横向斩出。

“唰。”

面对野田优子这突兀的变招,鬼脸人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心,身体向后倾斜的同时,单腿支撑地面,右腿呼啸摆出,宛如陀螺一般,身体猛的一转,那右腿就随之平踢了出去。

看到鬼脸人如此诡异的招式,野田优子急忙抽剑爆退。

“嗖。”

只是瞬间,野田优子的身体便距离鬼脸人已经有了大约两米的距离。

此时,野田优子心中清楚,自己必须要用手中的剑控制和这个鬼脸人之间的距离,不然自己必败无疑。

短暂的交手,让野田优子立即就知道了对方的强大,同时也将自己的位置给摆正了,知道要怎样打,才能够不败。

野田优子想要用长剑控制距离,可是鬼脸人会给她这样的机会吗。

显然不可能。

野田优子刚刚后退而出,鬼脸人便已经如风般袭來。

就在别墅之中野田优子和鬼脸人颤抖的时候,宁咏霖、江流风已经和纪含香汇聚在了一起,至于唐思远,不知道去了那里。

不过在离开帝王阁的时候,他说要去收拾燕鹏飞,不知道是不是去找他了。

宁咏霖、江流风和纪含香三人汇聚在一起之后。

纪含香便将现在的形势简略的告诉了两人。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宁咏霖也沒有啰嗦什么,而是利用手中的职权以及宁家两个字,立刻开始对某些人施压。

同时江流风也沒有闲着,别看江流风既不涉政也不涉商,而且还一幅高傲无比的模样,但是他江流风这三个字无论是在政还是在商都很好用。

所以将流风也开始对某些人施压。

本來是纪含香和米静雯的争斗,一时间完全演变成了派系之争,谁也别想浑水摸鱼,谁也别想搬起板凳看大戏。

因为江流风和宁咏霖的电话,顷刻间整个京城变得更加暗流涌动了起來。

“我去找唐思远,帮他收拾掉燕鹏飞。”江流风重重的说道:“你们去找米静雯,今天让他们知道龙蛇会所谁碰谁死。”

“江少,我们这样做,完全是要破坏规则啊。”宁咏霖急忙说道。

“规则。”江流风冷笑一声:“弱肉强食就是规则,我的拳头比他大,就是规则。”

这一刻,江流风完全选择了最为简单直接粗暴的方法去解决这次的危机,撕去那文明的外衣,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宁少,我们去看看米静雯是不是想死。”纪含香冷声说道。

对于规则,江流风不在乎,她纪含香更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