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16章 形势逆转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形势逆转

这些人的到來,使得四周的形势陡然一变,他们沒有任何的废话,也不用波塞冬指挥,直接将段枫给包围了起來。

波塞冬在看到这些人到來之后,那原本冷峻而面无表情的脸庞,在这一刻慢慢的露出了一道笑意,只不过笑的很阴森,很是瘆人。

那在看向段枫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到了嘴边的猎物一样。

而段枫在看到这些人之后,脸上则是沒有任何的变化,那脸庞平静到了极点,平静的有些可怕。

倒是江夜雨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他无法想象葛流云竟然会勾结诸神,勾结波塞冬,更让江夜雨疑惑的是,葛流云是怎么找到这些人的。

他只所以认识波塞冬,可以说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而且还是听其他人告诉自己的,给自己描绘过波塞冬的容貌,不然他也不可能知道面前这个黄头发,褐色瞳孔的人就是波塞冬。

波塞冬扫了一眼段枫,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江夜雨的身上:“你就是江夜雨吧,”

“不错。”

“可惜了,你今天要死。”波塞冬如同死神般,直接对江夜雨下达了死亡通知单。

江夜雨在听到波塞冬的话后,冷笑一声:“你想杀我,”

“不是我想杀你。”波塞冬那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狡黠而又诡异的笑容:“是你要救葛流云,和火狐血杀,最终同归于尽,和我沒有关系。”

听到波塞冬的话后,江夜雨的脸色陡然一变,同时那瞳孔顿时收缩到了一起,一道寒光从那眯起的眼缝之中立刻乍射而出。

同时那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葛流云让你杀的我,”

“算是吧。”波塞冬淡淡的说道:“而且我也想杀你,这样子,我会减少很多的麻烦。”

江夜雨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到了极点,这一刻,他仿佛什么都明白了,葛流云从始至终都在算计自己,只要自己來了江淮市,就别打算活着出去。

而他带來的那个女人,所拍摄的照片,恐怕就是为了勾起自己的好奇心,将自己吸引过來,然后再图谋杀了自己,嫁祸段枫。

一时间,江夜雨的内心之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怒意,他那葛流云当朋友,可是葛流云却拿他当工具。

“你们两个拼杀,同归于尽,我就可以安然退出,沒有人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也沒有人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死的。”波塞冬一脸自信的说道,那模样仿佛大势已握。

一直未曾开口的段枫忽然开口说道:“你就这么确信能够杀的了我吗,”

“你认为呢,”波塞冬轻声道:“火狐,我承认你确实很强,成长的速度也是十分可怕,但你却依然不是我的对手,如果在给你一段成长的时间,或许我杀不了你。”

说着波塞冬的嘴角露出了一道妖异的而又嗜血的笑容:“但是现在……”

波塞冬沒有在说下去,但是那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现在的你,根本不够看,只有死路一条。

“看來你很自信。”段枫依旧平静的说道:“杀了我,杀了他,对外宣称,我们两个是同归于尽,到时候江家不会放过我身边的人,我身边的人,也不会放过江家。”

“这招够狠,只是你成功不了。”

波塞冬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笑的很是肆无忌惮,笑的很是猖狂。

良久之后,笑声停止,波塞冬看着段枫说道:“火狐,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从哪里來的勇气,这个时候,竟然还敢说出如此的话。”

“这就是我的勇气。”说着只见段枫的右手之中忽然闪过一道寒芒。

鱼肠剑。

此时面对波塞冬,段枫沒有任何的隐藏,直接祭出了鱼肠剑。

鱼肠剑一出,段枫立刻指向了波塞冬:“你可认识这把剑。”

江夜雨在看到段枫手中的鱼肠剑之后,内心之中百感交集,他刚刚之所以不拦段枫,就是因为,段枫的人來找过他,如果他在敢助纣为虐,那么鱼肠剑将会出动,绝不留情,这就是为什么在刚刚段枫來到葛家遇到江夜雨的时候,两人那奇怪对话的原因。

他江夜雨生在江家,虽然势大,但是却绝对不能去拦剑主,而且也拦不住。

波塞冬在看到段枫那手中鱼肠剑剑身上犹如鱼肠的花纹,以及曲折婉转,凹凸不平见面,如同龟文、高山、流波、芙蓉等的剑身,浑身上下顿时猛然一震,那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精光,同时那脸色也是陡然一变。

“鱼肠剑。”波塞冬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惊讶之色。

“不错。”段枫重重的说道:“就是鱼肠剑。”

“火狐,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还是华夏的剑主。”波塞冬的声音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华夏的剑主,西方的诸神,可以说是宿敌,两者相遇,必定是一场血腥的杀戮,是一较高低,也是生死之战。

波塞冬并不知道段枫还有鱼肠剑,是鱼肠剑之主,毕竟鱼肠剑很少出现,而且就算出现,有人见过,也大多数都是死人,活着的人见过,那么必定是段枫能够信的过的人。

如今段枫毫不犹豫的祭出了鱼肠剑,那么也就是说,今夜这些人一个都别想走,都要留在这里,都要全部埋葬在这积雪之上。

“现在你还认为能够杀的了我吗,”段枫冷声喝道:“波塞冬,你太自以为是了。”

“葛流云了解我,知道我怕夜长梦多,会尽快动手,可是我也了解他,他这么谨慎的人,绝对不可能不做任何的防备,我段枫既然动手了,我会不做好全面的准备吗,”

“波塞冬,你可知道,华夏有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什么意思,”波塞冬的心头陡然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同时一股危机感悄无声息的从心头慢慢的升起。

段枫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脸上露出了一道如狼似虎的笑意:“葬天何在。”

一声出,如虎啸,如闷雷,响彻四周。

听到段枫的话后,波塞冬心头那股不好的预感,陡然变得浓厚了起來。

随后只听到一道道“咯吱,咯吱”的声音传來,是脚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声音。

江夜雨在听到这声音后,那脸上露出了一道震惊之色,段枫竟然今夜真的动用了剑主的力量,看來,他势必要将和葛家所有有关系的人,全部给一网打尽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段枫确实要将所有人一网打尽,只要今夜來的人,他一个都沒有想过放着离开。

他们想要找死,他段枫今夜就成全他们,无论是诸神,还是其他人,都别想活着离开。

而且段枫只要杀了这些人,那么身上的压力就会骤减。

片刻之后,只见葬天带着数十人踩着地面上的积雪不急不躁的出现在了葛家的后院之中,葬天等人出现后,一个个如同鬼魅一般,立刻将所有人给包围了起來。

随后这些人,在异口同声的抱拳喊道:“参见剑主。”

那脸上充满了恭敬,充满了尊敬之色,那眼神之中充满了崇拜之色,仿佛在他们的眼中,段枫就是他们的信仰,就是他们的神一般。

段枫淡淡的点了点头,扫了一眼波塞冬:“现在,是谁生谁死,”

波塞冬的双拳情不自禁的攥在了一起,那铁拳被他攥在一起之后,那手指上的关节被他握的咯咯直响,同时那脸色也铁青到了极点。

他以为,自己将段枫给包围了起來,却不知,段枫给他玩了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形势陡然发生了逆转。

“现在你还有杀了我的本事吗,”段枫轻声说道:“我这边现在有三个骨灰境界的人,葬天,我,还有他。”

说着段枫指了一下江夜雨。

波塞冬那面部的肌肉微微扭曲到了一起,同时那褐色的瞳孔之中闪烁着阵阵妖异的光芒。

三个骨灰境界的高手,他绝对打不过,就算要跑,能够成功的几率也是十分的小。

“你不介意和我联手杀他吧,”段枫看着江夜雨问道。

“不介意。”江夜雨想也沒有想,便直接开口说道:“他都想要杀我了,我若是还不动手,那么我江夜雨也就太好欺负了吧,”

“火狐,你身为剑主,难道要如此丢你们剑主的身份,要和别人联手吗,波塞冬一脸铁青的说道:“有本事,与我单打独斗。”

“你脑袋被驴给踢了吧。”段枫鄙夷的说道:“能够减少时间,能够省力,我和你单打独斗,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还是在侮辱你的智商。”

面对,波塞冬的激将法,段枫根本不上当,不为所动,对于段枫來说,什么剑主的身份、名声和威望,只要能杀了对手,这些都不重要。

“今日,给我血洗了他们。”段枫的猛的大喝一声,随后整个人手持鱼肠剑,急速的掠向了波塞冬。

剑随身走,以身带剑,神形之中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

一剑出如蛟龙出水,如静若灵猫捕鼠,运动之中,手分阴阳,身藏八卦 ,脚踏九宫,内合其气,外合其形,可谓是翻天兮惊鸟飞,滚地兮不沾尘,一击之间,恍若轻风不见剑,万变之中,但见剑之不见人。

这一刻,段枫仿佛和鱼肠剑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