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23章 不然收尸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不然收尸

别墅四周已经完全被张文麟手中的戊戌部队给全面戒严,任凭那呼啸的北风肆虐的吹打着,这些士兵完全如同一杆标枪一般站立在那里。

段枫等人刚刚来到别墅区,这些士兵立刻架起了手中的机枪,一脸不善,那架势仿佛段枫只要敢在向前走一步,他们就会立刻扣动手中的扳机,对着段枫等人乱枪扫射一般!

虽然内心之中无比的急躁和烦躁,但是段枫等人也没有硬闯,而是直接报出了姓名。

不过这些士兵并不认识段枫,一个个便开始向别墅之中通报了起来。

此时别墅中,戚烟梦等人正在说着柯震业,当听到段枫到来的消息之后,所有人全部都是一喜,尤其是戚烟梦,嗖的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脸上充满了激动之色。

“让他进来吧!”张文麟对着进来的通报的士兵淡淡的说道。

虽然那声音很轻,很淡,但是无形之中却带着一股属于上位者的威严。

“是!”士兵立刻对着张文麟敬了个军礼,然后便转身朝外走去。

片刻之后,在所有人的注视,只见段枫慌慌张张的出现在了别墅的门口。

当看到段枫之后,戚烟梦整个人便急忙朝着段枫怀中扑了过去,那双眸之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段枫也立即张开双手将戚烟梦给抱在了怀中,一脸紧张的问道:“梦梦,你没事吧?”輸入字幕網址:heiyaПge·觀看新章

“没事!”戚烟梦的声音带着一丝的颤音:“段枫,哥哥他……”

“戚鹏?”段枫浑身一震,立刻双手抓住了戚烟梦的双肩,注视着戚烟梦的眼睛问道:“他出现了吗?”

戚烟梦摇摇头:“没有,他在柯震业的手中!”

“柯震业!”段枫那脸上闪过一道狠辣之色:“你确定吗?”

“嗯!”戚烟梦重重的点了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

戚烟梦刚想开口给段枫解释,皇甫哲忽然说道:“还是我给你说吧!”

听到皇甫哲的话后,戚烟梦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让皇甫哲给段枫说事情的来龙去脉。

相对来说,皇甫哲的解释很简单,只是把米静雯和纪含香的争斗,让柯震业乘机动手的事情说了一遍,而且其中很多事情都被他给跳跃了过去。

虽然很多事情都被跳跃了过去,但是这并没有脱离事情的发展和原来的方向!

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诉说。

听完皇甫哲的解释后,段枫那眉头死死的拧在了一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而跟在段枫身后的凤凰在听到戚鹏还活着的消息后,那脸上充满了高兴和激动!

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是发自内心的激动。

戚鹏没死,他还活着,那天命……

只要一想到这里,凤凰身体之中的血液就开始燃烧了起来,就开始沸腾了起来。

随后,当皇甫哲说完之后,纪含香又补充了两句,不过也是关于戚鹏的,只不过是从米静雯手中知道的消息。

在听到纪含香的补充后,段枫的眼神立刻落在了米静雯的身上,那眼神如狼似虎,充满了野兽的凶残。

在一进屋段枫便将屋内所有人的身影全部收入在了眼底之中,只不过却没有来得及问什么。

感受到段枫那充满凶残的眼神,米静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然后急忙说道:“是……是燕鹏飞给我!”

“燕鹏飞!”段枫的双眼慢慢的眯在了一起:“最好不要骗我,不然后果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真的是燕鹏飞,是他找到我,将那些东西给我的,而且事后他还再三叮嘱我,让我用完之后,将那些东西给毁掉,只不过,我并没有毁掉,而是藏了起来,你……你如果需要的话,我马上去给你拿!”米静雯慌张的说道。

这一刻,在面对段枫的时候,米静雯内心之中充满了压迫感,就好像是一座大山从天飞速而降,马上就要将她给压在山一般,内心之中恐惧而又害怕!

那模样就像是老鼠见到了猫一般。

米成君从一开始,就感受到了米静雯身上所流露出害怕之意,忍不住为自己的女儿开脱道:“段枫……”

“你是米静雯的父亲吧?”段枫看也看米成君便开口说道。

虽然他没有见过米成君,但是他却见过米静雯,而米静雯和米成君长的有些相似,所以段枫才说米成君是米静雯的父亲。

米成君点了点头:“是的,我是米成君!”

“正好,我打算去找你呢,你自己送上门来了,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命一条,想要随时拿去。”米成君镇定自若的说道,那模样就仿佛再说一件微不足的事情:“只不过请你放了我女儿静雯,所有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她不过是被人给利用了,被人给当成了棋子而已,并且没有酿成大错,希望你能给放了她!”

段枫忍不住的看了一眼米成君,只见米成君那看上去泛白的脸色之上挂着一道淡淡的笑意,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想死可没有这么容易,我想知道的事情还没有问呢!”

面对段枫那带有审讯的声音,米成君依旧显得十分平静:“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了纪小姐和宁少,你可以问他们!”

“段少,他确实告诉了我们!”宁咏霖轻声说道:“而且事情有些复杂,等我说完,你在考虑怎么做吧!”

段枫点了点头,示意宁咏霖讲出来。

宁咏霖长舒了一口气,随后便开始将米成君告诉他和纪含香的事情对着段枫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其中没有任何的跳跃,更没有添油加醋,只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完整的诉说了一遍。

听着宁永霖的诉说,除了已经知道真相的纪含香和米静雯以及当事人米成君之外,其他人的脸色全部都阴晴不定的变幻着。

尤其是在听到段莫宁大杀四方的时候,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一道钦佩之意。

段莫宁竟然这么强,若是现在还活着的话,那么他到底会有多强呢?

不愧是当初的南半国太·子爷!

听着段莫宁的往事,段枫内心之中百感交集,有激动,有苦涩。

毕竟段莫宁是他段枫的父亲,他强,做儿子的自然无比自豪,但是他却被人给围杀,段枫内心之中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宁永霖长长叹息了一声:“你父亲是柯震业计杀的,你和戚鹏的行动也是因为柯震业的缘故遭到外泄的,不过我想这其中应该还有其他人的帮助,这点我就不知道了,你还要去问问他!”

宁咏霖将这个包袱,直接抛给了米成君。

听到宁咏霖的话后,米成君立即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是谁泄露你们的消息,我已经多年没有离开过湘江了!”

米成君没有将矛头指向任何人,而是平心而说。

“他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不等米成君开口,一直保持沉默的清风忽然开口说道:“他说的是真的,是他给你父亲收的尸!”

“清风先生!”米成君在看着清风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们有几年不见了吧!”

“好几年了!”清风轻声道!

“师父……”

“我和你父亲交情颇深,也是因为你是他儿子,我才收你做徒弟的!”清风解释道:“你父亲当年完全有能力亲自教你,而且还要比我教的好,只是你年轻气盛,你父亲怕你学了一身本事,会走他的老路,便让我教你,让我收你为徒,让你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走,不求快,不求强,只求稳,只求自保!”

“而且我的身份也特殊,你父亲树敌无数,知道早晚会有仇家找上门来,并且他深知斩草不除根,吹风吹又生的道理,但你是我徒弟就不一样了,有人要杀你,便是与我为敌,你知道的,如果和剑主为敌将会面临剑主无止境的追杀,不死不休!”

“换句话说,你父亲让你做我徒弟,是让你能够活去。”

“当年的事情,我并不知道大致,但是我知道是米成君给你父亲收的尸,而且事后他为你父亲和你母亲做了很多事情,不然当年,我已经一剑将他给杀了!”

“这事,你外公也不知道,这也是为什么你外公将他给抓走,将他给折磨半死的缘故。”清风面色平常的说道:“他也是一条汉子,答应了你母亲守口如瓶,便守口如瓶,谁也没有说!”

“如果不是当年我去你家,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

所有人都是一愣,当年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出戏。

“师父,那……那我父亲真是柯震业所杀了?”

“他杀不了你父亲,就像米成君说的,是计杀或者说是将你父亲给坑杀了!”清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那脸上充满了无奈和惋惜之色。

“好了,这件事情就此先打住吧,你若是想要知道其他,随时可以再问,现在还是先说说戚鹏吧!”清风慢慢的岔开了话题:“以柯震业的为人,既然暴露了,恐怕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算!”

“没错,段枫,他说七天之内,让你把真的赤血玉拿出来,不然给戚鹏收尸!”皇甫哲立刻接过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