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30章 誓要弄清真相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誓要弄清真相

面对陈小雅,天命那颗久未起过涟漪的内心,在这一刻掀起了巨浪,久久不能平息!

她没有结婚,为了给段枫还债,独自一人将段惜君给养大,所要背负多少东西?

其他的不说,就说人们的指指点点,就足以让一个女人挺不起脊梁,站不住脚,要知道流言蜚语堪比诛心刀,一字一句都能够带血。

虽然随着时间的发展,时代的进步,人们的思想不像往常那般封建,但是未婚女子,拉扯一个孩子,那流言蜚语依然不会少。

可是陈小雅却咬牙坚持了下来,却挺了过来,一个人将段惜君从襁褓之中拉扯长大。

她受了多少的冷嘲热讽,她受了多少人的白眼和歧视?

这其中痛苦的滋味,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常人是根本无法体会的。

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还债,而且还是替段枫还债。

天命那颗原本已经坚硬无比的内心,在这一刻仿佛为之融化了一般。

山无棱,天地和,才敢与君绝;这句话此时放在陈小雅的身上恐怕最为合适不过了。

这份情,这份爱,足以让世间任何人为之羞愧!

看着陈小雅那清丽的容颜,天命忍不住的站起身,对着陈小雅重重的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谢谢你!”

陈小雅没有阻拦天命,而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欣然的接受了天命这一鞠躬。

陈小雅淡淡的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容之中多是苦涩之意:“段枫欠的债,我算是替他还了吗?”

天命抬起头,望着陈小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现在是我欠你,日后你若有差遣,就算粉身碎骨,我也不会皱下眉头!”

“你不恨他了,不怨他了?”

天命摇摇头道:“不恨了,不怨了,他是戚鹏的兄弟,能够让戚鹏舍命为他去死的人,我本就不该恨,本就不该去怨,只不过当初,我迈不过心中的那道坎!”

“我偏执的认为,如果不是段枫,戚鹏就不会死,就不会有事,该死的是段枫,不是我的男人。”

“所以我恨,我怨,我想要让他死,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他不是我该恨的人,也不是我该怨的人,如果当初他们两人易地而处的话,段枫恐怕也会去救戚鹏!”

对此陈小雅表示能够理解,易地而处,换成她站在天命的位置,恐怕她也会如此。

毕竟她们都是女人,女人失去了自己的男人,失去了自己的天,那心中的恨意和怨意,根本不是常人能够体会到的,所以她陈小雅不怪天命怨恨段枫,也不怪曾经天命想要让段枫死!

因为换成她,她也会如此,而且还很有可能比天命更加的偏激!

“现在,是我欠你的了,我会用我这一辈子去还!”天命重重的说道。

陈小雅轻轻的摇头道:“我不需要你还,你不欠我,如今我们恩怨两清!”

“可……”

“我心甘情愿付出,无怨无悔!”陈小雅轻声说道。

“如果让段枫知道,你没有结婚,他却娶了……”

“是不是感觉我很像个心机婊?”陈小雅自嘲的笑了笑。

天命急忙摇头说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

一时间天命有些词穷,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心机婊也好,真爱也罢。”陈小雅如同看破红尘的得到高僧般:“冷暖自知就好!”

天命再次为之沉默了起来,论心性,她无法和陈小雅相比,论豁达,她也无法和陈小雅相比。

“惜君在上学,下午才回来,你若是想见她,我便让她来这里,让你们母女团聚。”陈小雅再次的开口说道。

只不过那声音之中充满了复杂,充满了苦涩。

愕然听到陈小雅这句话后,天命微微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小雅:“我……我真的可以见她吗?”

天命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抖音,同时那娇躯也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陈小雅点了点头:“你是她母亲,要见她,理所应当,而且帮你养惜君,也是为了还债而已,如今债已清,你当然可以见她,也可以将她给带走!”

当陈小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感觉自己内心之中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嗜咬一般,疼痛到了极点,同时那脸色也微微泛起了苍白之色。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段惜君是她陈小雅一把屎一把尿独自拉扯大的,她内心之中早已经将段惜君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如今天命来了,她要将惜君还给天命,那内心之中完全犹如刀绞一般,疼的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

她想要将惜君给留在身边,但是她不能给这么做,天命才是她的亲生母亲。

而且陈小雅也不想日后因为段惜君的问题,多出什么事端!

天命还没有开口,只听楼梯口,忽然传出了一道不可抗拒而又浑厚的男音:“我不同意,惜君是你的,谁也不能给从你身边将她给带走!”

愕然听到这道声音后,无论是天命还是陈小雅全部都是一愣,忍不住的朝着声音来源处的楼梯口看去。

只见戚天寒和薛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楼梯口。

并且薛昊天那脸上充满了无奈之色,至于戚天寒则是一脸的严肃。

“戚伯伯……”

“小雅,我曾经答应过你,惜君这辈子都是你的女儿,谁也不能带走,我戚天寒一辈子吐口唾沫,就是钉子,到了中年,绝对不能说话不算数!”戚天寒重重的说道:“我知道,这样做,是我对不起天命,她是惜君的母亲,按理说应该将惜君给接到身边,但惜君是你养大的,你舍得吗?”

“就算你舍得,惜君会跟她走吗?”戚天寒看着天命说道:“她若是不走,强行让惜君跟着她,惜君若是哭闹呢?”

戚天寒的一番话,使得天命和陈小雅两女顿时哑口无言。

“戚伯伯,可是天命她……”

不等陈小雅把话说完,就被戚天寒给打断道:“天命,我知道这样做,没经过你的允许,是不对的,但是将心比心,如果不是小雅,惜君能够健健康康的长这么大吗?”

“她所吃过的苦,根本不是我们能够理解的,一个未婚女孩,带着一个孩子,在背后要被多人戳脊梁骨,要被多少人说她不三不四,生了一个野种……”

天命的脸色有些暗淡了下来。

“流言蜚语,能够置人于死地,我们这个时候将惜君要过来,她呢?”戚天寒继续说道:“她怎么办?她未嫁,她只有现在只有惜君,如果我们把惜君要走了,她还有什么?”

“坚守那份爱,狗屁!”戚天寒忍不住的爆了句粗话:“她付出的太多了,不能在付出了!”

天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戚天寒说道:“爸,我承认,我是想过将惜君要过来,她是我女儿,我是她母亲,跟着我是天经地义的。”

“但你说的也对,惜君跟着陈小姐已经习惯了,内心深处已经将她当作了母亲,我若是将惜君要过来,先不说惜君哭闹,若是惜君问我为什么抛弃她,我也无言以对!”天命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痛苦之色。

难不成让她告诉段惜君,她是要为戚鹏报仇,才狠心将她给别人的吗?

“我不会带走惜君的,让她一直陪着陈小姐吧!”天命说着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天命内心之中充满了懊悔之意,她后悔了当初抛下段惜君,独自一人去报仇,如今仇没报,女儿也不认识自己,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感情,就像是陌生人一般的陌生。

这份痛,可想而知。

听到天命不打算要回段惜君,戚天寒顿时长舒了一口气,说实话,他还真怕天命要坚持,坚持天命把段惜君要过来。

虽然他是段惜君的爷爷,但是天命是段惜君的母亲啊,比戚天寒要有发言权利。

“戚伯伯……”

“小雅,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我希望还是由你继续照顾惜君,而且,惜君也经常来这里,我们也能够见到她,不是吗?”戚天寒的声音慢慢变得温和了下来。

陈小雅沉默了片刻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不如这样吧,我带天命去找惜君,让她们母女先接触一下,让天命看看惜君,我想办法先让惜君认天命做干妈,好吗?”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天命那暗淡的眸子顿时露出了一道明亮的光芒:“你……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能够做到?”

“我尽力吧!”陈小雅也不敢肯定,让段惜君在喊别人妈妈,她会不会同意。

“谢谢你,谢谢你,只要惜君能够喊我一声妈妈,我就满足了,我就满足了!”天命无比激动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京城之中,段枫等人已经浩浩荡荡,杀气腾腾的来到了燕家门口。

同时,燕鹏飞也被唐思远和江流风带了过来,众人可谓是要以力来逼迫燕家,以势来压迫燕家,誓要弄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