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40章 欣赏一下美景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欣赏一下美景

祖训,说白了就是祖先的遗训,是祖先留下来的,让后人世代为之遵守。

而且华夏又是一个传统的国家,讲究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勇恭廉,对于祖先留下的话,后人自当会遵从,毕竟这是对祖先的敬,是对祖先的孝!

所以一般不会有人去违背祖训,当然并不排除没人会违背祖训,只是也要看是什么祖训了!

显然,戚家先祖留下的祖训,对于现在的戚天寒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所以戚天寒自然乐意遵守。

而且成吉思汗陵到底在哪他都不知道,他也没有这个心情,这个野心去寻找,就算他去找,找到了,可是有什么用,那可是一代天骄之墓啊,里面必定机关重重,进得去,能出来吗?

所以戚天寒从来没有想过去开什么成吉思汗陵。

“也许里面真的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段枫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戚天寒都不能给出答案,他更加的不能!

“里面有钱,一辈子都挥霍不完的钱财!”戚天寒非常肯定的说道:“得到那里面的金银珠宝,能够富可敌国,能够成为一个财团!”

“爸,那照你这么说,除了戚家还有一家掌握着一个打开成吉思汗陵最重要的东西,也知道成吉思汗陵,但是还有没有其他人也知道?”

“应该没有吧!”戚天寒并不确定,毕竟这都是千年前的事情了,谁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

戚天寒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东西是打开成吉思汗陵的钥匙,是当年戚家先祖为成吉思汗修建陵墓时,偷偷留下的,之后的事情,他还真不知道。

“根据历史记载,成吉思汗这个人疑心重,而且当年蒙古人并不是很相信汉人,所以这赤血玉能够从戚家先祖的手中流出来已经是一个意外了,如果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个消息的话,那么成吉思汗陵早就重见天日了,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想着找成吉思汗的墓了!”

对此段枫也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戚天寒说的并没有错,确实如此。

根据那个时候的历史记载,蒙古人自己绝对造不出一个帝王般的寝陵,除非找汉人,而且就算建好之后,那些建陵的人恐怕也休想活下来!

所以赤血玉能够流出来,只能够说是一个意外了,若是还有其他人知道,那成吉思汗陵恐怕早被不惜一切代价的给挖了。

“对了,我想起来!”戚天寒忽然开口说道:“除了我们戚家,和柯震业,可能还有一个人知道成吉思汗陵,但是他绝对不知道陵怎么开!”

“谁?”

“成吉思汗真正的后人,孛儿只斤一脉绝对有人知道成吉思汗陵在哪!”戚天寒一脸认真的说道:“只不过我并不知道谁是成吉思汗的后人,孛儿只斤一脉到底是那一脉,除非他们自己站出来,不然谁也找不到他们!”

“而且就算找到孛儿只斤一脉,他们这一脉之中的人,也不可能全部知道,恐怕也是一代相传!”

听到戚天寒的话后,段枫脸色顿时一凛,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从一开始就忽略掉了成吉思汗的后人。

虽然成吉思汗的墓室一个秘密,但是他们要祭拜,没有目的地,怎么祭拜?

“枫儿,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柯震业就是当年给成吉思汗建造陵的后代,那么会不会是他找到了成吉思汗的后人,双方一拍即合,他找赤血玉,对方告诉他成吉思汗陵的地址,然后开启?”戚天寒大胆的猜测道。

段枫脸色陡然一沉,戚天寒说的不是没有可能,完全有可能,这么多年过去了,有心怀不轨的后人,要开祖先的陵墓拿宝贝,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有可能!”段枫满脸沉重的说道。

如果真的如同戚天寒所猜的那样,那么等柯震业从这里拿走赤血玉,那么定然会立即前往成吉思汗陵,准备开启!

“枫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戚天寒看着面色沉重的段枫问道。

听到戚天寒的话后,段枫立刻摇摇头,急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事情!”

“是为了赤血玉?”戚天寒在岁月中沉浮了大半辈子,经过岁月的雕刻,虽然不能给窥探人心,但是他能够明显感受到段枫心事重重。

“爸,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什么?”

“如果赤血玉被柯震业给拿走了,你会不会生气?”段枫小心翼翼的问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戚天寒洒脱的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拿走就让他拿走吧,留在手中也是一个祸害,只要你们没事,什么东西都不重要!”

“如果当初就知道鹏儿是因为赤血玉……”说着戚天寒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浓浓的悲伤之色:“算了,不说了,如果赤血玉没了就没了,不用在意!”

“我活了半辈子,也什么都看透了,什么传家宝,什么家财万贯,一家人幸幸福福,和和美美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实在!”

虽然戚天寒那脸上的悲伤之色,一扫而逝,但是却依旧被段枫给捕捉在了眼中,内心之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救出戚鹏,一定要让柯震业血债血偿!

“你这么问,是不是想要告诉我赤血玉被他给抢走了?”

段枫对着戚天寒撒了一个慌,点了点头,戚鹏的事情现在绝对不能告诉戚天寒,免得让他空欢喜一场。

“既然拿走了,那就拿走吧,不过梦梦那一块,我看她给惜君了,只拿走一块,如果去开成绩思汗陵墓,还是无法打开,哪一块……”

戚天寒又开始为段惜君忧愁了起来,段惜君脖子上那块玉,也是赤血玉,如果还留下,到时候柯震业开不了成吉思汗陵,肯定还会来寻,到时候依旧会麻烦不断!

“爸,你放心,我会有安排的,他想要赤血玉,我也要让他脱层皮!”段枫重重的说道。

为了戚鹏,赤血玉交给柯震业已经是必然,虽然交出去了一块,但是还有一块,没有这另外一块,柯震业等于什么也没有得到,就算找到了陵墓,也只能干瞪眼。

“我老了,你想怎么做,就去怎么做吧,不用问我的意见!”戚天寒淡淡的说道:“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活着!”戚天寒重重的说道:“我要你活着,要你们全部都活着,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强!”

耳畔响起戚天寒这浓浓的关怀之意,段枫的内心之中顿时充满了感动:“爸,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得到段枫的保证后,戚天寒长舒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对了,你外公薛老现在在河洛市,就住在你和梦梦以前居住的桃园小苑之中,等下和梦梦一起去看看他老人家吧!”

“我知道!”段枫点了点头。

对于薛昊天在河洛市,这点蓝凝云这个大嘴巴早就告诉了段枫,所以段枫对此没有任何的意外。

而就在段枫回到河洛市的时候,在柯震业的指挥下,已经有人悄无声息的进入到了河洛市之中,为的就是段枫手中的赤血玉。

并且来人就住在河洛市商业区,距离龙腾集团附近的一家酒店之中。

酒店十一楼的总统套房之中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面色红润,身材魁梧,一张国字脸,而且浓眉大眼,但是这个男人没有胡子,而且浑身上下所流露出的气息不是那种阳刚的气息,而是一种阴柔的气息。

只不过这个中年男人的左手之上还带着一个黑色皮子手套,但是右手却没有带,仿佛在掩饰什么似的。

并且在那阳台之上还站着一个人,这个男人年龄和坐在客厅之中沙发上的男人年龄相仿,只不过身材到没有对方魁梧,而是略显修长,或者说,这个男人非常瘦,瘦的让人感觉仿佛营养不良般,仿佛患有某种疾病一样。

但是这个男人的脸上却没有病人那种苍白,而是神采奕奕,那眸子之中光芒四射。

他如同一个王者一般,站在阳台之上看着楼下那熙熙攘攘的行人,脸上充满了孤傲之意,那模样就像是在看蝼蚁一般,极为不屑。

双手背在身后,同样左手也带着一个黑色的手套,右手空无一物!

“我们什么时候去找段枫?”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忽然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略显怪异,有点像公鸭声。

“不要着急,七天呢,让段枫先难受一会!”站在阳台上的男人一脸沉静且雍容的说道:“柯震业这样那我们当狗使唤,你难道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赤血玉给送过去吗?”

客厅中的男人直接冷哼一声:“难道你能给反抗的了吗?”

“但我可以让他着急,让他等一段时间,而且趁着这段时间,我们好好欣赏一下河洛市的美景不是更好吗?”说着男人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笑意。

只不过却是阴沉的笑意,是赋有杀机的笑容,并且那目光朝着龙腾大厦跳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