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45章 纳兰紫苏的安排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纳兰紫苏的安排

段枫还想再问什么,但是段云阳不给他机会便挂断了电话,无奈之,段枫只好将手机放在口袋之中,望着苏珊道:“放心吧,这两天就会将你弟弟给带回来!”

段枫心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为什么段云阳要亲自出马啊,带回苏子乾随便派两个人过去不就可以了吗?

“谢谢你!”苏珊感激的看着段枫说道。

她就这么一个弟弟,内心之中十分不希望苏子乾赌,但是对此她又没有任何的办法,苏子乾完全就是个赌棍,只不过是一个还没有泯灭良心的赌棍,但是谁知道日后会如何呢?

段枫轻笑着接受了苏珊的感谢,但是却没有吭声。

一时间两人再次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气氛略显尴尬。

苏珊是满肚子话想要说,但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开口,而段枫呢?

他是完全不知道应该对苏珊说些什么。

以前苏珊是看她不顺眼,想要收拾他,而段枫则是无所谓,再加上后来他和苏珊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说话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无形之中两人的距离已经越拉越远!

正是印证了这么一句话:爱情也好友情也罢,你不言我不语,时间久了连主动开口的勇气都没了。

此刻无论是段枫还是苏珊,两人都是如此,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了!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向了对方!

“你……”

“你……”

听到彼此的话后,两人全部都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

“你也说吧!”

苏珊点了点头:“中午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为难之色,他之前说要请董馨菲吃饭,如果现在答应了苏珊,那么董馨菲呢?

看着段枫那脸上的为难之色,苏珊再次的开口说道:“如果没有时间的话,就算了!”

“不是!”段枫立刻摇头说道:“只是我答应了董馨菲,今天中午要请他吃饭,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吧!”

苏珊微微犹豫了片刻之后:“算了,你们去吃吧!”

“要不,晚上我请你吃饭吧!”段枫略显无奈的说道。

苏珊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好,班后,我在楼等你!”

“嗯,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说着段枫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看到段枫要走,苏珊也没有任何的挽留,便让段枫自行离开了。

段枫离开之后,苏珊立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同时那脸上慢慢的绽放出了一道如夏花般璀璨的笑容,眸子之中充满了喜色。

她晚上要和段枫一起吃饭,虽然只是吃饭,但是这对于苏珊来说,已经让她很是满足了,已经让她很是开心了。

段枫在离开苏珊的办公室之后,长舒了一口气,和苏珊待在一起,段枫只感觉内心之中有些沉闷,有些不自然。

当然如果段云阳没有告诉她,苏珊喜欢自己的话,他或许不会如此,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有的只是结果!

随后段枫便迈着脚步朝着林忆如的办公室之中而去。

与此同时在河洛市商业街区,距离龙腾集团十分近的酒店之中。

酒店十一楼,还是那1058总统套房之中,那两个人男人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站在落地窗前。

“纳兰紫苏,你不会真的打算一直就站在那看风景吧?”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有些不满的问道。

从来到河洛市之后,纳兰紫苏只要在总统套房之中便会站在那落地窗旁边,居高的朝着地面上望去,仿佛站在哪里,他就是王一般,他就比别人要高一等吧!

纳兰紫苏,东北纳兰家族的二爷,同时也是当年被段莫宁废掉的其中之一!

纳兰家族一直盘踞在东北,可以说根深蒂固,而且纳兰家族从清朝的时候便已经十分强大,而且其本身又是清朝时期满族八大贵族之一,一直流传到了现在,可以想象纳兰家族在东北有着什么样地位,在这个华夏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放在清朝,纳兰一族绝对是皇亲国戚,就算是现在依然有人称纳兰家族中的某些人为王爷!

可以说,纳兰家族是从清朝的时候一直繁衍到了现在,一直强大到了现在,底蕴之可怕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到的。

并且纳兰紫苏当年在东北也是一个风云人物,就算是放在全国,也是名声赫赫,但是却依然被段莫宁给踩了,虽然没踩死,但是却永远做不了男人,可以说比死了还要痛苦!

当初柯震业就是给纳兰紫苏打的电话,同时也是让纳兰紫苏来河洛市取赤血玉的。

纳兰紫苏头也不回的说道:“你不感觉今天的雾很大很好,很美吗?”

“纳兰紫苏,我只问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一直憋在这里什么都不做?”

“做?”纳兰紫苏冷笑一声:“柯震业说我没有脑子,我看你才是没有脑子!”

“纳兰紫苏,你……”

“寇如玉,当年你就是我们这群人之中最为废柴的一个,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不长进!”纳兰紫苏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屑之色。

寇如玉的脸色当即变得阴沉了起来,同时那眉头也皱在了一起,阴沉的脸色仿佛要滴出水一般,那目光也仿佛要喷出火焰来一般!

“这里是河洛市!”纳兰紫苏一脸冷漠的解释道:“是段枫的大本营,这里的地世界是屈玲珑的,你只要稍微一动,她就很有可能收到消息,你知道吗?”

“而且,屈玲珑身边有赫连千叶,你对付的了赫连千叶吗?”

“那你想要做什么?”寇如玉压着心中的怒火问道。

“你看,这不是起雾了,雾很大,直到现在都没有散!”

“老子眼睛不瞎!”寇如玉不善的说道。

“我看和瞎了差不多!”

“纳兰紫苏,我忍你很久了,你要给脸不要脸!”寇如玉当即怒道,那双拳也在这一刻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寇如玉也是当年被段莫宁废掉的人,也是当年的风云人物,只不过不如纳兰紫苏而已,虽然不如纳兰紫苏,但是却不代表他没有脾气!

尤其是被段莫宁给废掉之后,就算没脾气的人,恐怕也会生不小的脾气。

“说你没脑子,眼瞎你还不承认!”纳兰紫苏丝毫不惧的说道:“雾这么大,人能够看多远,能够看清楚什么?”

听到纳兰紫苏这么一说,寇如玉那脸上的怒意顿时为之消失,那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精光:“你的意思是……”

“现在是冬天,会经常起雾,这点恐怕不用我多说吧!”纳兰紫苏依旧面色冷漠的说道:“只要雾大,就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有雾,就是我们的机会!”

“在这么大的浓雾之中,就算遍地都是耳目,都是眼线,恐怕也发挥不出他们最大的价值吧!”说着纳兰紫苏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阴沉而又残忍的笑容:“在等一两天吧,只要还起雾,我们就送给段枫一份大礼!”

听到纳兰紫苏这么一说,寇如玉那心中的怒火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不见了,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你说的不错,只要有雾,我们就可以动手,到时候给段枫一份大礼,让他把帐算在柯震业的头上!”

纳兰紫苏那冷漠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容:“你终于开窍了!”

虽然他们和柯震业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完全是利用的关系,完全是合作关系,只不过这个合作也有主仆之分,显然柯震业是主,他们仆!

“你打算怎么做?”寇如玉再次问道。

纳兰紫苏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打开了窗户,看了一眼窗外,那正在慢慢消失的浓雾说道:“你难道不会自己动脑子吗?”

“纳兰紫苏,你他妈的要是在讽刺老子一句,我现在你和你不死不休!”

纳兰紫苏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当然是先拿赤血玉,然后再动手,怎么,你想着先动手在去拿赤血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两个都会陷入到危机之中!”

“你这是要游击战?”

纳兰紫苏再次转过身,有些鄙夷的看着寇如玉道:“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是声东击西,我真为你智商感到着急!”

寇如玉那脸色阴晴不定的闪烁着,但是却没有发作,若论算计人,他还真不是纳兰紫苏的对手,这点他不得不承认。

“准备吧,通知去,我们安排,看看事后怎么离开!”纳兰紫苏对着寇如玉发号施令道。

这一次寇如玉没有在反驳纳兰紫苏,而是听从了纳兰紫苏的话!

看到寇如玉准备通知人,纳兰紫苏再次的转过身,看向了窗外,看着那楼根本看不清的行人,那嘴角再次勾勒出了一道阴沉而又残忍之色。

同时心中暗暗的说道:“段莫宁,你让我绝后,我也让你绝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