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48章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要知道朝中有人好做官,董海天既然是赵家的女婿,那么为何混到现在还是在河洛市,怎么也应该是一代封疆大吏吧,就算再不济也应该是其他地方的一把手或者二把手吧!

如今在看到董馨菲这暗淡的神色之后,段枫心中一动,或许事情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妈当年是跟别人悔婚嫁给我爸的!”董馨菲深深的了一口气说道!

呃!

段枫怎么也没有想到董海天和赵兰兰还有这么一出戏,赵兰兰竟然是和别人悔婚嫁给董海天的!

怪不得董海天身为赵家的女婿只能够待在河洛市,原来是因为赵兰兰悔婚后嫁给董海天的,要知道大家族之中,将脸面看的极重,赵兰兰这一悔婚打的可是两家人的脸。

如今董海天还能够当官,已经说明赵家还算不错了。

同时段枫内心之中也十分的好奇,当年赵兰兰和谁有婚约,不过不用想,也能够知道肯定大有来头,可是为何要悔婚下嫁董海天呢?

“阿姨当年和谁有婚约?”

“京城燕家!”董馨菲没有告诉段枫是谁,只是告诉了段枫是燕家。

听到京城燕家四个字之后,段枫顿时一怔!

好吧,自己刚刚弄死了燕万云,如今听说赵兰兰当年和燕家有婚约,同时段枫也算是彻底的明白了,不是赵家不帮董海天,不让董海天有更大的成就,而是对手太强。

要是让董海天走的更远,只能够将事情变得更糟糕,躲在一个地方不显山不露水,才能够活的更久远一些。

这要是让董海天成为了一代封建大吏,燕家还不想法设法的弄死他,要知道赵兰兰应该是燕家的儿媳,却偏偏悔婚嫁给了他董海天,这对于燕家这样的豪门来说绝对是一个耻辱!

不是赵家不帮他,而是知道帮董海天就是害他,但是董海天在河洛市也过的不错,没有人找他麻烦,看得出来应该是赵家的原因,不然就凭董海天这点道行,想要和燕家斗,人家动动手指就能够将他董海天给碾压死!

要说这背后没有赵家帮忙,打死段枫都不相信董海天能够活到现在。

所以董海天混迹了大半辈子,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成就。

“那你和舒婷是表姐妹的关系?”段枫没有再去问为什么退婚,而是问起了张舒婷和董馨菲的关系!

如果说张舒婷和董馨菲是表姐妹的关系,但是也没发现董馨菲和张舒婷走的很近啊!

“你看我们像吗?”

段枫顿时为之摇头,真不像是表姐妹,如果是表姐妹的话,那关系定然不用多说,可是董馨菲和张舒婷两人关系并不密切,甚至连朋友的关系都算不上。

“当然不是,我们不是表姐妹!”

“这么说,你们是同根!”

“嗯!”董馨菲点了点头,她确实和张舒婷是同根,但不是表姐妹。

这下段枫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关系不咋地,原来不是表姐妹,只是同根而已。

并且董馨菲一直生活在河洛市,又和张舒婷不是表姐妹,怪不得两人不熟。

“那也不错,赵家的外甥,啧啧,这身份要是说出去,绝对能够压所有人一头!”段枫有些羡慕的说道。

“切,你还是段家的少爷呢,我这一个旁系,你可是段家的直系!”

对此段枫嘿嘿一笑,虽然段家不如赵家,但至少这身份正啊,正儿八经的段家直系。

“这么说,你知道的事情有一部分是从你爸口中知道的,有一部分是从京城某些人口中知道的!”

“是啊!”董馨菲轻声回到道:“他们都说你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血手屠夫,是不是真的啊?”

“你看我像吗?”

董馨菲认真的盯着段枫看了半晌之后,摇头道:“不像,我看你更像是一个流氓外加色狼!”

段枫的脸色顿时为之黑了下来,尼玛,还不如血手屠夫呢!

“董秘书,我可是你的老板,你这样说我,就不怕我炒你鱿鱼!”段枫板着脸,佯怒道。

“那也要戚总同意才行!”董馨菲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

而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侍者已经将菜和酒送了上来。

侍者在给段枫和董馨菲倒上红酒之后,便微笑着离开了。

段枫端起红酒轻轻的摇晃了一下:“他们还这么说我了?”

“血手屠夫,杀人不眨眼,魔鬼!”

“那你怕不怕?”

“我怕你做什么,难不成你还真是血手屠夫,要杀我!”董馨菲一点也不害怕的说道。

同时拿起刀叉吃起了牛排。

“如果我告诉你,他们说的是真的呢,我这双手沾满了血腥呢?”

“那才更有男人味!”董馨菲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只有见过血的男人,才算的上是真正的男人!”

“你这是什么理论?”段枫有些惊愕的问道。

按照董馨菲这样的说法,那全天下真正的男人还真不多。

“董氏理论!”说着董馨菲喝了一口红酒,眼冒精光的看着段枫问道:“段枫,我听说,你将很多名门望族都给毁了,真的假的?”

“你认为呢?”

“怪不得我妈说离你远点,和你走的近没有好处!”

“你妈这话可就不对了啊,当初她可是巴不得我成为他女婿呢!”段枫不乐意的说道。

“这不是没成吗?”董馨菲毫无顾忌的说道。

就在段枫和董馨菲说话的时候,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相貌还算英俊的男人。

男人留着一头精炼的短发,身高接近一米八,走路的时候抬头挺胸,脑袋高高扬起,那目光之中充满了高傲,是典型的俯视!

仿佛他比其他人高人一等般!

男人走进餐厅后,如同猎手寻找猎物一般,在餐厅之中扫视了一圈之后,眼神立刻落在了段枫和董馨菲的身上,更为准确的说是董馨菲的身上!

同时在看到董馨菲那对面坐着的段枫,男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了起来,那眸子之中也露出来一道阴森之色。

迈着步伐朝着董馨菲走了过去。

董馨菲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本来正和段枫有说笑的董馨菲,脸色立刻一变,那眸子之中的厌恶之色没有丝毫的掩饰。

段枫立刻感受到了董馨菲的变化,脸上露出了一道疑惑之色。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在段枫的耳边响起:“菲菲,原来你在这里啊,我说我去你公司找你,怎么没有找到你!”

段枫扭头看了一眼慢慢走来的男人,又看了看董馨菲,尼玛,不是又想让老子当挡箭牌吧!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只是看看你,顺便想要请你吃饭,只不过我好像来晚了!”

“人你已经看到了,饭我在吃,你现在可以走了!”董馨菲毫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董馨菲那不客气的话后,男人的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但是随即这个男人就恢复了正常,看着段枫问道:“菲菲,这位是……”

“他就是我给你说过的段枫,包·养我的男人!”董馨菲大大咧咧的说道。

听到包·养两个字之后,段枫顿时被雷了一个外焦里嫩,自己什么时候包·养了董馨菲,自己怎么不知道,这女人也太敢说了吧?

“段枫!”男人的脸上闪过一道惊讶之色!

显然他也听过段枫的名字!

“你就是段少?”

“如假包换!”段枫一边喝着红酒一边说道。

“段少,菲菲真的是你的女人?”男人看着段枫问道。

“这好像是我的私事,不需要告诉你吧!”

“可是段少好像已经结婚了,背着戚小姐……”

“你是在威胁我吗?”段枫不咸不淡的问道。

“不敢!”男人立刻摇头道:“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我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事实你也已经阐述完了,现在可以离开了!”段枫面色平静的说道。

“难道段少就真的不怕戚小姐知道,你和她的秘书……”

“我脾气不好,不要在拿其他话来压我,来刺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段枫虽然面色依旧平静,但是那声音已经愈来愈冷了起来!

“段少……”

“滚!”段枫那双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厉色,犹如猛虎般。

听到段枫的话后,男人那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但是在想到段枫的身份后,男人没有敢在对段枫说什么,而是看着董馨菲说道:“菲菲,难道你真的心甘情愿的给人当小三?”

“我乐意,你管不着!”

耳畔响起董馨菲的话后,男人只感觉自己的尊严完全被摧毁,董馨菲竟然肯做别人的小三,也不和自己在一起!

“菲菲,我知道你是骗我的,你和段少什么关系都没有的……”

还没有等男人把话说完,董馨菲忽然站起身走到了段枫的身边,慢慢的弯下身子,那微红的嘴唇变亲在了段枫的脸上!

看到这一幕之后,这个男人的双拳立刻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发出了一道嘎嘣的脆响声!

泰戈尔曾经说过: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你最爱的姑娘嫁给了别人,但是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你心爱的女人当着你的面去和其他男人亲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