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61章 痛苦的段云阳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痛苦的段云阳

?地平线越來越亮。太阳仿佛一头沉睡的野兽般。立刻睁开了双眼。怒吼着将那遮挡住双眼的黑暗给驱散。使得大地呈现了一片光明。

澳门。主教山……马家。

在阳光洒落在大地上之后。段云阳已经起床。只不过那脸上显得十分疲倦。尤其是那双淡淡的黑眼圈。给人一种无精打采的模样。

段云阳拖着那沉重的身体从房间中走了出來。刚走出房门。一道清脆的声音立刻传进了段云阳的耳中。

“你起來了。”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段云阳猛的一抬头。只见马晨萱站在不远处笑颜如花的看着段云阳。

今天的马晨萱穿着一件粉色的短款棉服。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长款打底衫。直接到了大腿之上。给人一种沒有穿裤子的感觉。那脚下则是一双红色的长筒靴。整个人看起來给人一种时尚靓丽的感觉。

段云阳在看到马晨萱之后立刻愣住了:“你……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等你啊。”说着马晨萱立刻走到段云阳的身边。一脸亲昵的挽住了段云阳的胳膊。整个人立即依偎在了段云阳的身上。

看着段云阳那黑眼圈。马晨萱淡淡的问道:“你昨天沒有睡好吗。”

听到马晨萱这句话后。段云阳很想说一句:“我睡沒睡好。难道你不知道吗。”

昨天段云阳再被马晨萱给拉走之后。一直疯到了凌晨十二点钟才回來。并且回來之后。马晨萱又拉着段云阳聊东聊西不说。竟然还换上各种各样的服装不停的引诱他。甚至还特意拿來自己拍的写真以及私密照给段云阳看。并且为了达到视觉上的冲击。她马晨萱将那拍写真的服装全部都给又拿了出來。一件件的换上。让段云阳看着照片。对比着本人。

让人血脉喷张的诱惑写真。完美的身材展露在自己的面前。对段云阳來说。可以说是视觉巨大的冲击。同时还能够将男人那心中的邪火给勾引上來。

甚至当时段云阳都有一个想法。下辈子自己也要去当摄影师。

马晨萱是一个美女。这点段云阳不能否认。而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这点也不能否认。

一个美女。一个少年。换上让人血脉喷张的写真诱惑时尚衣服不停的诱惑对方。要是换做常人恐怕会直接将马晨萱给扑到在**。让她知道引诱男人的下场。

但是段云阳却是强忍着。不忍不行啊。要是碰了马晨萱。你就别想着将她给甩开。她绝对会死死的缠住你。

可以说昨天晚上段云阳过的非常痛苦。可以说是天人交战。痛不欲生。

心中有火。忍着。可是马晨萱却一步步得寸进尺。让段云阳更是受尽了折磨。

好不容易马晨萱走了。段云阳却彻底的失眠了。满脑子里面全是马晨萱换上诱惑服装的一幕。对着自己口吐香气等等的画面。

邪火再次的在心头升起。段云**本无心入眠。

好不容易睡着了。已经是凌晨五点多钟了。现在又起这么早。他段云阳要是不疲倦那就是怪事了。

“是不是因为想我。失眠了。”马晨萱犹如一个魔女一般。对着段云阳眨了一下眼睛:“我昨天给你说了。你要是想我就去找我啊。不用单相思的。”

段云阳顿时满脸黑线。

不等段云阳说话。马晨萱便再次的说道:“不过你去找我。我也不会给你开门。时间太晚了。”

段云阳这一刻只感觉自己仿佛被人给捅了一刀。尼玛。就沒有这样的人。

此时。段云阳感觉还是柳依依好。多贤惠。多温柔。还不给自己玩这么多的花哨。哪像马晨萱。

“不过看在你昨晚想我的份上。今天我给你一点奖励。”说着马晨萱微微的踮起脚尖在段云阳的脸上亲了一口。

奔放。说的恐怕就是马晨萱这样的女人吧。

段云阳微微一愣。随即就回过神來了。苦笑着摇摇头。

显然他对于马晨萱是沒有任何的办法。

“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不能。”马晨萱重重的说道。同时那搂着段云阳的胳膊搂的更加紧了起來。

这一刻。马晨萱完全是将段云阳的手臂给放在了自己那坚挺的圣女峰之上。

虽然马晨萱穿着棉服。里面又穿着长衫。但是段云阳依然能够感受到一股柔软之意顺着手臂游走全身。

而就在这个时候。马玉川精神抖擞的从外面走了进來。当看到面前的这一幕之后。马玉川立刻为之一怔。随即那脸上露出了一道舒心的笑容。

“你们……”马玉川那眼神略带古怪的在段云阳和马晨萱的身上扫來扫去。

段云阳刚想说话。马晨萱立刻说道:“我搂着我未婚夫。怎么了。你有意见。”

段云阳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他对马晨萱是真的沒有一点办法了。

“马叔叔。咱能不能商量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你能不能让晨萱给我一点空间。至少让我好好睡觉吧。”段云阳满脸痛苦的说道。

“你们昨天晚上……”马玉川那脸上顿时充满了惊讶之色。

看到马玉川的脸色。段云阳立刻知道。马玉川恐怕误会了。急忙解释道:“马叔叔。事情……”

段云阳刚刚开口。马晨萱就立刻说道:“我们就那样了。难道不可以。”

段云阳那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可以。可以。”马玉川立即说道。

段云阳还想在解释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沒有开口。

解释了马玉川也不一定会相信。而且身边又有马晨萱在。只能够越描越黑。段云阳只好作罢。

“萱萱。我有事情和云阳谈。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马晨萱微微沉吟了一下:“你们快点啊。”

说着马晨萱松开了段云阳。然后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看到马晨萱离开。段云阳顿时长舒了一口气:“马叔叔……”

“云阳啊。你看啊。你和萱萱有婚约在身。你们现在又这样了。不如你们就在澳门把婚事给办了吧。”马玉川一副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知道。你舍不得柳小姐。不过沒关系。都娶了。”

“啊。”

段云阳一时间只感觉三观尽毁。

马晨萱到底是不是马玉川的亲生女儿。

这一刻。段云阳产生了怀疑。哪有当爹的嫁女儿会让自己的女婿还找别得女人。

不等段云阳开口。马玉川就再次的说道:“我知道这样做。你不能理解。说实话。我也不乐意。但是我也沒有办法啊。”

说着马玉川叹息了一声:“我和你阿姨在萱萱记事的时候就告诉她。你是段家的儿媳。是段云阳的妻子。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思想恐怕早已经在萱萱心中扎根了。想要让她改变基本上不可能。”

对此段云阳也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马玉川在马晨萱很小的时候就贯穿这思想。说白了就和洗脑差不多。

就算想要马晨萱改变。根本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一年两年都不一定能够改变。

“我能看的出來。你不会舍弃柳小姐的。昨天我想了一晚上。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都在一起。我不求别得。只求你好好对待萱萱。我就这么一个女儿。”马玉川百感交集的说道。

他也不像让自己的女婿身边有两个女人。但是他有什么办法。

他沒有一点的办法。而且以段云阳的身份。在外面就算有其他女人也很正常啊。

就连他马玉川在外面还有三个女人呢。更何况段云阳了。

“马叔叔……”

“好了。你考虑一下。”马玉川伸出手拍了一下段云阳的肩膀说道。

随后马玉川不给段云阳开口的机会。便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马玉川的背影。段云阳满脸苦涩的直摇头。

马玉川刚刚走出去。马晨萱便从外面走了进來。一脸好奇的说道:“我爸对你说了什么。”

“沒什么。一些小事而已。”段云阳沒有告诉马晨萱事情的真相。

“哦。”马晨萱沒有多问什么。便拉着段云阳去吃早餐了。

吃完早餐之后。段云阳轻声问道:“我怎么沒有看到依依。”

“我妈一大早就带着她去买衣服去了。去逛商场了。”马晨萱犹如一头狡猾的小狐狸一般嘿嘿笑道:“现在是属于我们的时间。”

段云阳算是彻底的无语了。这是上阵母女兵吗。

“好吧。我先去补个觉。沒事别打扰我。”

“不行。”

“你又要干嘛。”段云阳痛苦的说道:“大姐。我昨天被你折腾了一夜。都沒有睡好啊。”

“我昨天还被你折腾了半宿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马家的佣人在听到段云阳和马晨萱的话后。那脸上立刻笑了起來。同时在看向段云阳的时候。那目光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段云阳在感受到马家佣人的目光之后。忍不住的伸出手拍了一下额头。尼玛又被误会了。这下好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

“什么聚会。”

“朋友聚会。”马晨萱重重的说道:“昨天我告诉了我朋友。我未婚夫來了。今天带你过去见他们。你要用你最华丽的姿势给我全部秒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