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79章 最担心的事情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最担心的事情

段枫忍不住的看了看柳依依,又看了看段云阳。

感受到段枫的目光之后,段云阳无奈的说道:“等有机会了我在给你解释吧,这事一两句话说不清。”

虽然段枫有些好奇,但是在听到段云阳的话,以及柳依依那一脸平静的脸庞之后,也沒有在多问什么,而是轻声道:“先跟我上去吧,有什么事情等下再说。”

对于段枫的提议,段云阳等人并沒有任何的意义,而是直接朝着电梯旁边走去。

段枫等人这一走,龙腾集团大堂内立刻有人开始忍不住的讨论起了段枫和悦悦。

在段枫的带领下,一行人來到了总裁办公室。

此刻办公室之中,陈小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來了,正和戚烟梦商量着什么,当看到段枫一行人走进來之后,戚烟梦和陈小雅两人立刻停止了交谈。

当陈小雅在看到穆剑武之后,那双温柔似水的眸子之中闪过了一道谁也沒有察觉到的精光,一闪而逝。

戚烟梦在看到段枫领着段云阳等人來了办公室,微微有些惊愕,随后对着陈小雅说道:“小雅,按照你的想法去办吧。”

陈小雅点了点头:“嗯,那你先忙。”

说着陈小雅朝外走了出去,不过在经过穆剑武身边的时候,陈小雅似有意无意的多看了穆剑武两眼,然后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办公室。

在离开办公室之后,陈小雅那脸上立即出现了一道凝重之色,那双眸之中闪烁着阵阵的精光。

当路过董馨菲身边的时候,陈小雅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看着董馨菲问道:“董秘书,那些人……”

听到陈小雅的问话后,董馨菲抬起头看着陈小雅说道:“你说段枫带來的那些人,我也不知道是谁,前台说和段枫是朋友,一个姓穆,一个姓段。”

“他们一起來的。”

“不知道。”董馨菲摇头道:“怎么了,陈总。”

“沒事。”陈小雅轻轻一笑,假装若无其事的问道:“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并且段枫怀中的那个孩子很可爱,让我想到了我女儿,所以就忍不住的多问了几句。”

听到陈小雅这么一说,董馨菲倒是沒有怀疑什么:“看着确实很可爱,不过我好久沒有见到惜君了,什么时候她再來公司一趟啊,那样我就有人玩了。”

“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啊。”

“怕什么怕。”董馨菲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对了,我听前台的人说,那个孩子是來找爸爸的,难道段枫是她爸爸,她师段枫的私生女……”

说着董馨菲伸出手捂住了小嘴,一脸惊恐的模样。

陈小雅则是淡然一笑,沒有多说什么。

“陈总,她不会真是段枫的私生女吧。”董馨菲忍不住的八卦了一句。

“要是私生女,你敢带到自己老婆面前吗。”

“这么说不是。”

“我也不知道。”陈小雅沒有告诉董馨菲自己所知道的。

随后,不等董馨菲开口,陈小雅便说道:“好了,不和你聊了,我先去忙了。”

“嗯。”

陈小雅走后,董馨菲歪着脑袋喃喃的说道:“到底是不是私生女啊。”

陈小雅在走进电梯之后,那张温柔的脸庞立刻变得凝重了起來,同时那眸子不停的闪烁着精光一脸沉思之色。

对于羊城的事情,她陈小雅知道,也知道段枫认了穆佳怡的女儿悦悦做干女儿。

同时更加知道羊城四少当时出事,有人嫁祸给段枫和龙辰熙的事情,只是到底是不是嫁祸,直到现在陈小雅都沒有搞明白。

但是就在刚刚陈小雅在看到穆剑武之后,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不舒服的感觉,具体是哪里不舒服,说不上來,总之看到穆剑武,陈小雅就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这是一种潜意识的不舒服,是一种潜意识的认知。

陈小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看电梯到达的楼层数,然后从身上摸出手机拨通了薛昊天的手机号码。

片刻之后,电话被接通。

陈小雅还沒有开口,薛昊天那苍老而又显得浑厚的声音便传到了陈小雅的耳中:“小雅,怎么了。”

“薛爷爷,我看到了穆剑武。”

电话另外一边,薛昊天在听到穆剑武三个字之后,陷入到了短暂沉默。

“在哪见到的。”

“龙腾集团,段枫还抱着一个孩子,应该是那个叫悦悦的小女孩吧。”陈小雅立即回答道:“而且还有段云阳,他们是一起來的。”

“一起來的。”薛昊天那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疑惑之色。

“嗯,不过也有可能是半路遇上的。”陈小雅轻声道:“薛爷爷,我想您最近还是不要出现的好,现在还沒有几个人知道您在河洛市,如果您出现的话……”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担心穆剑武。”

“薛爷爷,他给我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我说不上來,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绝对不简单。”陈小雅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加重了几分。

有些人,你就算认识了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看清他,但是有些人就算看上一眼,就能够看透他。

对于陈小雅來说,穆剑武显然是属于后者。

“嗯,我知道了,这几天我就去你那里住吧。”

“好的。”

随后陈小雅和薛昊天也沒有再多说什么,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陈小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脸色再次恢复了平静般的温柔之色。

而与此同时,薛昊天在挂断电话之后,则是有些疲倦的靠在了沙发上。

陈小雅让他不要出现,薛昊天能够理解,陈小雅这是要他防着点穆剑武,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谁知道穆剑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老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裴老看着薛昊天问道。

“穆剑武來了。”薛昊天轻声道:“我在羊城最欣赏的年轻人,竟然给小雅一股非常舒服的感觉。”

在羊城之中,薛昊天确实是最欣赏穆剑武,这种人日后将來成就必定不可估量,而且薛昊天还特意的观察过穆剑武。

这是一个无论手腕还是心计都非常可怕的年轻人。

“小雅见他了。”

“嗯,在龙腾集团见到的。”薛昊天点头说道:“你说他到底是好还是坏,会不会对段枫有什么不利。”

“而且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赤血玉被人给拿走的时候过來了,你说这其中到底是不是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陈小雅之所以给薛昊天打电话,其实也有这层意思,这來的也太巧了吧。

赤血玉刚被人拿走,穆剑武便带着穆佳怡和悦悦來了河洛市,來找段枫,这要是巧合,可是要巧的不能再巧吧。

要知道事出反常必妖啊。

听到薛昊天的话后,裴老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薛昊天的意思他明白,确实有点巧,要是让人不多想,的确有些难。

“老爷子,这个不好说,玩玩这个人喜欢玩阳谋,喜欢反其道而行,现在还真不好说,只能够先观望一下。”裴老保守的说道:“不过,以穆家那点力量,想要毁了他,可是轻而易举,穆剑武应该沒有这么傻,会害小少爷吧。”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就怕他也被柯震业接触过,洗脑过。”

听到裴老的话后,薛昊天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我们准备换个地方,去小雅哪里住两天。”

“嗯,确实应该换个地方。”

随后裴老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开口说道:“老爷子,不如我这几天潜伏起來,暗中观察穆剑武的一举一动,看看情况。”

薛昊天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道:“好,你小心一点,玩玩可是生性多疑,并且还认识你,你不要被他发现了。”

“我知道。”

裴老的话音刚刚落下,薛昊天那手机突然发出了震动的声音。

薛昊天随手拿起手机,看到是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后,急忙打开,当看到上面的信息后,薛昊天浑身一震。

裴老立即就感受到了薛昊天这细微的变化,忍不住的开口问道:“老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纳兰紫苏跑回了东北,一路之上沒有任何的停留。”薛昊天重重的说道:“他和柯震业这究竟是要做什么。”

“会不会是直接要从东北区蒙古,哪里还是接近朝鲜、俄罗斯、蒙古。”

“不知道。”薛昊天轻轻的摇头道:“不过有可能是要直接去哪里,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可能要发生了,柯震业真的要行动了,而且很有可能是让纳兰紫苏亲自带着赤血玉与他汇合。”

说着薛昊天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凝重之色。

纳兰紫苏的行踪实在是太诡异了,而且赤血玉现在又在他的手中,柯震业又迟迟沒有现身,那么很有可能是柯震业不打算手握赤血玉,而是要让纳兰紫苏一直拿着,然后直接去成绩思汗陵墓,可是成绩思汗陵墓究竟在哪啊,究竟在那个草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