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85章 恶贯满盈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恶贯满盈

龙辰熙猜测的并沒有错但是也不全对柯震业是故布疑阵但是却并沒有去偷偷的开启成吉思汗陵此刻的他带着戚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來了锡林郭勒草原

锡林郭勒在蒙古语的意语为丘陵地带的母亲河是蒙古族发祥地之一又是成吉思汗子孙走向中原、走向世界的地方之孙忽必烈更是在锡林郭勒草原上继承帝位建立大元帝国并在锡林郭勒草原上建筑了著名的元上都;之后的元朝八位皇帝也都在元上都继位

锡林郭勒草原有着悠久传统历史的锡林郭勒盟这里既有一望无际、空旷幽深的壮阔美也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动态美;又有蓝天白云、绿草如茵、牧人策马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美

但是现在如同科尔沁草原一样全部也是被那皑皑白雪所覆盖四处望去尽是雪白之色

柯震业带着戚鹏站在一个丘陵之上眺望远方那脸上挂着浓厚的笑容

而戚鹏则是不言苟笑不说那身体还在瑟瑟发抖显然体虚的他在面对如此寒冷的天气时有些受不了但是柯震业却丝毫不管戚鹏能不能受的了依旧站在那里眺望远方

“你很冷”柯震业忽然开口说道

“如果你被别人穿了琵琶骨又备受折磨就会知道到底冷不冷了”戚鹏沒好气的说道

柯震业淡然一笑:“可惜沒有人能够穿的了我的琵琶骨也沒有人敢穿”

戚鹏沉默了一下后再次开口说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又來锡林郭勒草原”

“來看美景來感受忽必烈在这登基称帝时候那宏伟浩大的场面”柯震业淡淡的说道:“怎么你难道沒有感受到”

“沒有”

“用心感受”柯震业说着闭上了眼睛:“那样你会听到蒙古铁骑奔腾的声音在你耳边不停的响起你会听到那声势磅礴的呐喊声”

“你有病吧”戚鹏在看着柯震业那一脸陶醉的模样:“要是有病就他妈赶紧去看别他妈拉着我在这我冷”

“那你就冷着吧”柯震业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只要冻不死就行”

“你”戚鹏的脸上顿时变得难看了起來

这他妈就是一个表态一个疯子

“柯震业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的人不是告诉你所有人都去了科尔沁草原吗你來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柯震业一点都沒有瞒着戚鹏每次有什么最新的消息传來戚鹏都会知道但仅仅只是知道而已对于柯震业究竟想要做什么他真的不知道也猜不透

柯震业慢慢的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戚鹏说道:“戚鹏他们去不去科尔沁草原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我让他们去的吗是他们自己去的”

戚鹏顿时无言以对确实如此柯震业沒有逼迫任何人去科尔沁是他们一个个自己來的

并且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嗅到了腥味的猫一般

但是却殊不知在柯震业的眼中这些在科尔沁草原上的人不过是一条狗一条被他牵着鼻子走的狗

“他们想去难道我还能够拦住吗”柯震业冷漠的说道:“他们自愿的和我沒有任何关系而且现在科尔沁草原上这么多人这么多势力可谓是鱼龙混杂说不好那天就打了起來啧啧美丽的大草原要被这些人的鲜血给污染了”

“你你想要让他们自相残杀”戚鹏脸色微微一变

柯震业轻轻的摇头道:“不是我想要让他们自相残杀而是他们自己要动手毕竟手和脚长在他们的身上我又左右不了”

“你真狠”戚鹏咬着牙说道

柯震业是不能够左右他们但是却有这个意思而且现在这局势还需要他左右吗

根本就不需要早晚都会爆发出來

“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柯震业淡淡的说道:“都來吧都來吧这样才会更热闹”

“你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戚鹏重重的说道:“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你的用意你会死的很惨很惨我保证”

“我的用意”柯震业嘴角勾勒出了一道不屑的笑容:“他们之中不缺乏聪明人恐怕早就想到了但是一直沒有走为什么”

“因为利益天下熙熙皆为利來;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利益让他们想要动手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他们不在乎成吉思汗陵可能动手吗”柯震业的声音陡然一变:“老子为了赤血玉为了布局损失多少人也该他们死点了”

“不过我不会现在让他们死也不会让他们死一点”柯震业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容

随后话音刚刚落下柯震业便再次的开口说道:“不过我真的很佩服段枫这么多人都到了他竟然还沒有來他不來这场戏沒意思”

说着柯震业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他的忍耐力真是超乎想象啊”

“你你想把段枫也引來”

“怎么说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他不來我一个人唱独角戏有什么意思起码要找个和我唱对台戏的这样才好玩你不这样认为吗”

戚鹏心中陡然一沉:“你想要借助这些人的手杀段枫”

“你真的很聪明什么事情一点就透”柯震业那脸上的赞赏之意:“天狐不愧是天狐即使被穿了琵琶骨这份智商还在”

“柯震业你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想要让段枫死”

“他挡了我的路”柯震业那声音陡然一变同时一股肃杀之意从身体之中陡然涌出:“不止是他还有清风公孙子敬以及其他人这次只要來了就一个别想走”

“对了还有薛昊天他最好也來他若是不來就见不上段枫最后一面了”说着柯震业那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精光

“你你”

“不过你放心他们所有人都会死但是唯独你不会死”柯震业看着瑟瑟发抖脸色铁青的戚鹏说道:“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最终的目的吗”

“我会让你知道我会让你看到我需要一个人说说话聊聊天而你就是最好的选择聪明”

“我会杀了你的”

“你沒有机会你只不过是一个废人连普通人都不如”柯震业毫不留情的打击道:“所以不要幻想着杀我了还是好好看着吧”

“而且你也知道我的布局知道我的人到底有多少又都是些什么人你认为谁能够挡住我”柯震业说着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笑声之中充满了得意忘形之色

片刻之后笑声停止柯震业看着戚鹏再次说道:“对了顺便在告诉你一个消息一个让你怦怦心动的消息”

“说”戚鹏铁青着脸说道

“我还有一个帮手一个非常强劲的帮手”柯震业重重的说道:“只不过他隐藏的很深很深你们谁也找不到他”

“等他出现之后科尔沁草原上的那些人沒有一个能够跑的掉他们全部都要死”

“他是谁”戚鹏下意识的问道

“秘密”柯震业轻笑一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一刻戚鹏发现柯震业的身上有很多秘密隐藏着很多很多的东西他都不知道

“对了我在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情一件你恐怕也不知道的事情”

“什么事情”戚鹏立即问道

“你知道吗单凭赤血玉是开不了成吉思汗陵的”

“什么”戚鹏的脸色微微一变

“还需要一件东西”柯震业淡淡的说道:“而且这件东西在几十年前我就已经找到了我就已经拿到手了”

“什么东西”

“不在我身上我无法告诉你”柯震业轻声道:“段枫要是栽就是栽在拿着这件东西的人手上而且还会死的很惨很惨”

“柯震业你到底都在段枫身边做了什么”

“沒做什么”柯震业淡淡的说道:“要怪就怪他太自以为是就怪他老子当年心不够狠如果够狠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些事情发生你也不会成为一个废物你妹妹戚烟梦也不会因为人体潜能开发而被拖进來”

在说起段枫的老子段莫宁的时候柯震业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刻骨铭心的恨意:“你还不知道吧段枫的父亲段莫宁也是被我给弄死的”

“你”

“我当年沒有想让他死他杀了我儿子我都不想让他死因为他是一个天才可是他却敬酒不吃吃罚酒自找死路”说着柯震业的双拳紧紧的攥在了一起那手指上的关节发出了一道道清脆的响声

“柯震业你果然是恶贯满盈”

“恶贯满盈”柯震业冷笑一声:“戚鹏等你知道了我的真实目的后在做评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