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89章 追击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追击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飞速流逝,只是一眨眼,就已经到了夜晚。

科尔沁草原的夜晚比白天要冷上了许多,至少有零下三十度的气温,在这一望无际的冰天雪地之中,显得十分寂静,偶尔会传出一阵阵“嗷嗷”的叫声,显得异常瘆人。

这是狼的叫声,是狼的吼声。

由于天气太过寒冷,狼找不到吃的东西,就会出來觅食,显然这一道道瘆人的声音是狼叫声,是狼出來觅食的吼声。

在这科尔沁草原上,一座座蒙古包犹如一座座小城堡一般伫立在这冰天雪地之中。

其中一座帐篷之中,龙辰熙被这饿狼的吼叫声,吵得翻來覆去睡不着,于是直接坐起身,看着皇甫哲说道:“皇甫,你在这里怎么睡觉了,这狼叫声……”

还沒有等龙辰熙把话说完,皇甫哲就打断道:“前几天沒有狼叫声,因为你來了,他们开始叫了。”

龙辰熙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皇甫,沒有你这样聊天的,你的意思是我将这饿狼给引出來的。”

“不是沒有这种可能。”皇甫哲一脸认真的说道。

龙辰熙那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了起來:“我知道,你肯定是因为我打扰到了你和你老婆的好事,所以在这样对我的。”

“不过你以为我乐意打扰你啊,我这不是沒有地方住,要不你给我在重新整个蒙古包,我马上给你们两个腾出來……”

皇甫哲懒得搭理龙辰熙,便直接蒙头睡觉。

对于这饿狼的叫声,皇甫哲浑然不在意,比这艰难和恶劣的生存环境,他都经历过,这算什么。

更何况还在蒙古包之中,还有被子,还能够睡安稳觉,皇甫哲挺心满意足的。

并且外面这么多人,就算真的有狼群冲过來,也不用担心,狼虽然凶猛,但是其他人更加凶残,比狼还要凶残。

所以皇甫哲丝毫不怕有饿狼会袭击蒙古包。

看到皇甫哲用被子蒙住头,龙辰熙无奈之下,只好再次趟了下去,可是却翻來覆去都睡不着。

他可不是皇甫哲,他沒有经历过这样的环境,以前他过的都是非常舒适,而且睡觉的地方很是恬静,沒有任何人打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或许是因为夜太深的缘故,或许是因为倦意袭來的缘故,使得龙辰熙也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殊不知就这个时候,科尔沁草原之中突然來了五个不速之客。

由于整个科尔沁草原全部都被这皑皑白雪所覆盖,纵使深夜,外面的天气依然显得十分明亮。

这五个人在來到科尔沁草原之后,便犹如鬼魅一般,朝着东经三十度的方位而去。

速度快到了极点。

让人根本无法捕捉到他们的身影,只能够看到一个个黑点呼啸闪过,等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了数米之外。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这五个人在來到东经三十度的方向之后,忽然停下了脚步,一个个冷眸如电,开始在一旁为数不多的蒙古包之中寻找起了什么。

忽然其中一人的眼前一亮:“在那。”

说着这个人伸手指向了其中的一个蒙古包,只见这个蒙古包的一旁印着一朵非常小的莲花,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无法察觉到这里有多莲花。

其他人四个人在看到这朵莲花之后,立刻便犹如一阵风一般,嗖的一下就到了这座蒙古包的旁边,随后二话不说,直接将那遮挡蒙古包的帘子给掀开走了进去。

“谁。”

蒙古包之中已经睡着的纳兰紫苏仿佛听到了什么动静一般,整个人嗖的一下从**跳跃而起,那右手立刻化爪犹如钢爪一般,朝着其中一人的喉咙之上立刻抓去。

眼看纳兰紫苏的右爪也落在对方喉咙之上的时候,只见对方的身体立刻向左踏出半步,然后身影轻轻一闪,直接躲过了纳兰紫苏这凌厉的一爪。

“不要动手,是我们。”

纳兰紫苏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之后,身上的那股杀气顿时荡然无存。

“你们怎么來了。”纳兰紫苏有些疑惑的问道。

蒙古包内很黑,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即使这样,纳兰紫苏也沒有电灯,完全是黑灯瞎火的与之对话。

“我们來拿赤血玉。”在这黑不隆冬的蒙古之中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柯震业让我们來的,让我们带走赤血玉,明天就准备动手。”

“他现在在哪。”

“锡林郭勒草原。”

“他怎么又跑锡林郭勒草原去了,他到底要做什么。”纳兰紫苏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怒意:“还有他们让你们來取赤血玉,你们就來,难道就不怕……”

“我们必须要相信他的话,他告诉我们说,就算有了赤血玉也打开不了成吉思汗陵,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东西在他手中,我们必须要拿走赤血玉,然后交给他。”黑夜之中,这道声音再次响起:“你也知道柯震业的为人,如果不给他赤血玉,他是绝对不可能去开成吉思汗陵的,他这个人比谁都小心。”

纳兰紫苏沒有立刻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纳兰紫苏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你们说的沒错,只要把赤血玉交给他,他真的明天动手。”

“他是这样说的。”这一次的声音和之前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起來,这次的声音有种刺耳的感觉:“不过我估计,以柯震业的为人,他应该会先用血祭旗,然后动手。”

“戚鹏的血吗。”

“戚鹏,他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废物,如果不是还有点用处,我想他绝对不会活到现在。”这道刺耳声音的主人冷笑一声:“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听到柯震业说,要让段枫过來,并且还要折磨戚鹏。”

“看來他是打算用段枫的血了。”

“纳兰紫苏,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赤血玉呢,快交给我们,我们现在要立刻离开这里。”这一次的声音陡然再次一变,变得十分浑厚。

纳兰紫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等一下。”

随后,纳兰紫苏黑灯瞎火的走向了一旁的床边,凭借记忆坐在了桌上,然后找到自己的鞋子,将其从地上给拿了起來。

接着只见纳兰紫苏将手伸到了鞋子里面,下一刻只见纳兰紫苏的手中多了一块血红血红的玉石。

即使在这黑夜之中也显得十分明亮,尤其是上面的红色,犹如鲜血一般。

他纳兰紫苏将赤血玉给藏在了鞋子里面。

恐怕其他人做梦都想不到纳兰紫苏会将赤血玉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放在鞋子里面吧。

纳兰紫苏在取出赤血玉之后,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赤血玉给随手丢了出去。

“嗖。”

赤血玉顺势而飞出,随即只听啪一声清脆的响声,那黑暗之中散发着红色光芒的赤血玉立刻消失不见。

“好了,你先待在科尔沁草原,柯震业说了,明天动手,地点我们在通知你。”

“嗯,你们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被柯震业给算计了。”

“就凭柯震业想要杀我们几个,可能吗。”

“好,那你们快走吧,别被人发现了。”纳兰紫苏开始下了逐客令。

听到纳兰紫苏的话后,这五个人沒有多说什么,便犹如那黑暗之中的幽灵一般,嗖的一下便钻出了蒙古包。

在这五个人离开之后,纳兰紫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要开启了,段枫,柯震业必定会拿你的血,來祭旗。”

话音落下,纳兰紫苏便不再说什么,直接再次倒在了**,准备再次入睡。

恐怕纳兰紫苏做梦也沒有想到,就在他蒙古包外面的皑皑白雪之中,藏着一个人。

并且纳兰紫苏等人的对话全部落在了这个人的耳中。

就在这个五个不速之客飞速离开之后,这个藏在白雪之下的人立刻从中跳跃而起。

只见这个从白雪之下跳跃而起的人,一头白发,那脸色苍白如纸,但是那双眸子经过岁月的洗礼,不仅沒有变得浑浊,反而变得更加锋利了起來。

就像是十年磨一剑,所磨出來的绝世宝剑一般。

老人那一袭长袍随风舞动,那满头白发同样如此,看着那五个渐行渐远的黑点,这个老人那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一道凶狠之色:“柯震业,你的死期到了。”

话音落下,这个老人便犹如一阵狂风一般,呼啸的追了出去,不过在追过去的时候,这个老人特意经过了皇甫哲的蒙古一趟,然后对着蒙古包说道:“皇甫,柯震业在锡林郭勒草原,赤血玉已经被人给拿走。”

正在睡梦中的皇甫哲和龙辰熙两个人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从睡梦中为之惊醒,随即立刻从**跳跃而起:“谁。”

“我去追人,快点跟上來,五个骨灰,我自己对付不了。”

话音还未落下,老人便立刻消失在了皇甫哲的蒙古包面前,犹如一头身手灵敏的猎豹一般,其速度快到了极限,嗖的一下便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