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04章 戚烟梦的害怕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戚烟梦的害怕

cpa300_4;

就当手刀即将劈在戚烟梦身上的时候,天命的动作随之一停,那手刀停在了半空之中。

看到天命的手刀停下之后,戚烟梦脸上沒有丝毫的表情波动,一切显得是那么平静。

天命将手刀缓缓收回,如果不是戚烟梦及时出声,恐怕自己这一记手刀就要狠狠的落在了戚烟梦的身上,到时候戚烟梦定然会命丧当场。

天命长舒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立即问道:“梦梦,你怎么在这里。”

“你手中拿的是什么。”戚烟梦答非所问,目光死死的盯着天命手中陈小雅留下的信。

天命见状,那内心之中顿时闪过一道慌乱之意,急忙将信给藏在了身后:“沒……沒什么。”

“我都听到了。”戚烟梦缓缓的朝着天命走了过去:“是小雅的信。”

“不是,你听错了。”天命急忙否认道。

“听错。”戚烟梦轻笑一声,扭过头,用一种复杂而又睿智的目光看着天命道:“嫂子,你们真以为我很傻吗。什么都不知道。”

天命蠕动了一下喉咙,刚想要开口,戚烟梦的声音就已经传了出來。

“我早就知道了。”戚烟梦轻声道:“惜君和我太像太像了。”

说着戚烟梦从身上摸出一张照片,然后递给了天命:“你看,这是我儿时的照片和现在的惜君是不是很像,很像。”

天命慢慢的伸出手将照片给拿在了手中,当看到上面的人之后,天命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

太像了,实在太像了。

那眼睛,那粉雕玉琢的小脸以及那小嘴,实在是太像了,可以说一模一样。

“这是我。”戚烟梦那脸上露出了一道浅笑:“是不是很像,或者说是一模一样。”

天命沉默了,确实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以前总是听人说侄女会像姑,当初这句话我还不信,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我不得不信。”戚烟梦轻声道:“惜君和我很像,很像她这个姑。”

“第一次看到惜君的时候,我就感觉非常亲切,这种感觉是从來沒有过的,是那种血脉之间的相连,我看到别人欺负她,我无法控制住自己那愤怒的内心。”

“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谁也不可以。”

“后來爸妈对惜君的那股喜欢模样,更是让我疑惑和惊讶,但是我沒有去问,而是将我以前的照片给找到了,对比了一下,我们太像了。”

“我沒有去过问,选择了沉默,因为有些事情是无需查的,事实就摆在哪里。”

“而且我也知道小雅是段枫的初恋,是段枫心中那份拔不掉的刺。”戚烟梦说着那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我知道他心中放不下她,我也知道她忘不了他。”

“正应了那么句话:对于旧情,有人刻骨铭心、有人深藏心底、有人转瞬即忘、有人纠结一生。而那些曾经付出过真心,曾刻骨铭心的旧时光,是只适合收藏,不适合翻阅的,一旦翻阅,结局往往出人意料。”

“他们彼此都沒有选择去翻阅,或许都知道旧时光不适合翻阅,因为一旦翻阅结局就会出人意料。”

天命沒有开口,而是静静的看着她,他们自认为自己很聪明,却不知,人家早已经知晓,只是沒有说出來而已,或许就像段枫所说的那样难得糊涂吧。

“我不知道惜君怎么会在小雅的身边,我也不知道小雅经历了什么,我更不知道,你们都在做什么,都瞒着什么。”戚烟梦说着苦笑了一声:“但是我知道,惜君是我侄女,这点就足矣。”

“而我之所以知道,什么都沒有说,不是要装糊涂,你知道吗。”说着戚烟梦那嘴角露出了一丝的苦涩:“因为我怕失去,失去段枫。”

“所以,我必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惜君是我侄女,我不知道惜君和我小时候长的很像很像。”戚烟梦那脸上顿时充满了苦涩之意:“我更加不能将这些说出來。”

“因为我喜欢段枫,我爱他,而我知道,段枫心中始终有一个念念不忘的人,有一根刺,你越想拔出來,这根刺就会扎的越深,就算是时间也沒有办法将这根刺给磨平。”

每个人一生之中心里总会藏着一个人,也许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尽管如此,这个人始终都无法被谁所替代。而那个人就像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被提起,或者轻轻的一碰,就会隐隐作痛。

段枫和陈小雅两人就是如此。

这点戚烟梦心知肚明。

“他身边这么多女人,我谁都不怕,但是我怕小雅。”戚烟梦自嘲的笑了笑道:“是那股发自内心的怕,因为我心中清楚,我争不过她,如果不是我哥,段枫现在应该和小雅在一起。”

“而我什么都不是。”

对于这点戚烟梦心中早就明白,只是却沒有说而已。

“我知道她很爱他,而且今天小雅沒有去上班,也沒有请假,惜君也被送回到了别墅之中,段枫也去了科尔沁草原。”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她也是去科尔沁了吧。”

“梦梦……”

“嫂子,还打算瞒吗。”戚烟梦那脸上挂着一道谁也读不懂的笑容。

天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知道瞒不住了,只好轻轻的点头:“是,她去了科尔沁。”

戚烟梦轻笑一声,脸上露出了一道会心的笑容:“我早就猜到了,她应该也不是普通人吧。”

戚烟梦和段枫两人知道的可以说一样多,都不知道陈小雅其他所隐瞒的事情。

天命脸上露出了一道犹豫之色。

而就在天命犹豫的时候,戚烟梦缓缓开口说道:“她不是普通人对吗。”

“如果是普通人,她去了等于送死,是个累赘。”戚烟梦的声音很轻,很平静,沒有丝毫的感情波动:“她不是那种要做包袱的女人。”

“她是去帮段枫了,去帮段枫救出我哥是吗。”戚烟梦淡淡的问道:“甚至有可能会搭上她的命,对吗。”

天命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告诉戚烟梦,完全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一刻的她,内心复杂到了极点。

看着天命沉默,戚烟梦再次开口说道:“看來我猜的是对的,她是去帮助段枫了,是去救我哥了。”

“梦梦……”

“嫂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都懂。”戚烟梦轻声打断了天命的话:“我知道你要说,让我不要胡思乱想,让我看开点,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也沒有用。”

“你放心,我不会胡思乱想的。”戚烟梦突然笑了起來,笑的很美,笑的如同那夏日绚丽的花朵一般:“但是我要争,虽然她是段枫心中的刺,但那只是现在,我会变成段枫心中一辈子的刺,你信吗。”

天命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心头陡然一紧,一股不好的预感立即从心头升起:“梦梦,你……你想要做什么。”

“嫂子,你放心,我沒有那么傻,我不会做傻事的。”戚烟梦脸上依旧挂着一道美艳而不可方物的笑容。

耳畔响起戚烟梦的这句话后,天命那颗提到嗓子眼上的心慢慢的放回到了肚子里面。

“嫂子,你还沒有告诉我小雅的一些事情呢。”

“梦梦,这重要吗。”

“对你或许不重要,但是对我很重要。”

天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着戚烟梦说道:“我也知道不是很多,我只知道她手中握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势力,她是用这股势力去的科尔沁,去帮段枫的。”

“就这些。”

天命点了点头:“嗯,其他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以前想杀段枫,这点你是清楚的。”

天命是真的不清楚了吗。

以前她是不清楚,但是凤凰现在就在红叶别墅,难道凤凰会不告诉天命吗。

显然天命对戚烟梦依旧有所隐瞒。

不过这份隐瞒是为戚烟梦好。

戚烟梦颔首点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嫂子。”

话音落下,戚烟梦直接转身离去了。

“梦梦你去哪。”

“回家,陪惜君。”戚烟梦头也不回的说道。

天命永远无法看见,就在戚烟梦转身的那一刻,她那双美眸之中闪烁着阵阵的精光,以及那脸上一丝坚定之色。

天命看着戚烟梦的背影长舒了一口气,那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苦涩。

这个世界上,最好谁也别把谁当傻子,不然你就是那个最大的傻子。

“梦梦,等等我,我们一起回去。”说着天命便朝着戚烟梦追了过去。

与此同时,米成君已经悄无声息的潜伏到了河洛市之中,不止是米成君,还有一批不明身份的人,也潜伏到了河洛市之中,这些人有男有女。

并且这些人在进入到河洛市之中,立即就朝着屈玲珑的天籁别墅,戚家的红叶别墅,以及桃园小苑还有林忆如的幻星家园和苏珊的家中而去。

冷风呼啸的挂着,点点星光如同宝石般缀在这墨黑色的天空之中。

今夜,米成君要动段枫的家,今夜河洛市要起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