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06章 殷长生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殷长生

米成君在离开酒店之后,那脸上充满了得意和高傲之色。

他等了这么久,一切的一切终于等到了,他的心血沒有白费。

坐上汽车之后,米成君扭头看了一眼那灯光通明的酒店,嘴角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穆剑武,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话音落下,米成君从身上摸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冷漠的说道:“动手。”

随后,米成君就挂断了电话,启动汽车朝着红叶别墅而去。

哪里才是他的战场,哪里的人对于他來说才是最为重要的,至于其他地方的人,可有可无。

就在米成君朝着红叶别墅赶去的时候,一群穿着黑衣的汉子不急不徐的朝着苏珊的家中一步步靠近。

他们神情剽悍,冷目如电,眼中的寒芒如同死神的镰刀,酝酿着残酷的杀机。

只是顷刻间,这群人便立刻來到了苏珊家楼下,抬头望了一眼楼上,领头的大汉嘴角立即勾勒出了一抹嗜血的杀意。

“杀。”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黑暗之中忽然涌现出一批人,将这些人给团团的围住了,而且二话不说,立刻就动手朝着这些人扑了过去。

一时间,整个场面完全陷入到了混战之中。

这些人正是段枫所留下的人,为了以防意外发生所留下的。

杀戮,在继续,整个场面显得异常混乱。

每一个人都仿佛一头疯狂的野兽一般,沒有任何的言语,沒有任何的交谈,有的只是杀戮。

那利刃互相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响声,同时,那一道道的哀嚎声,在四周不停的响起。

血流淌在地面之上,将地面染成红色。

整个场面就像是古战场一般,要么死,要么生。

就在混战之中,暗中一双如同野兽一般冰冷而又残忍的眼睛,在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段枫,你果然有准备,不过沒用。”

随后这个暗中的人犹如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朝着楼下靠近。

谁也沒有注意到,这个人顷刻间就到了楼道旁边,扭头看了一眼那楼下的混战,男人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冷冽的杀意,随后便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男人的步伐很轻,轻到沒有任何的声音。

只是瞬间,这个男人便來到了苏珊的家门口,右腿直接对着那大门之上踢了过去。

“砰。”

一道剧烈的响声陡然响起,大门被对方一脚给踹开。

苏家之中,苏珊一家人还沒有入睡,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正坐在客厅之中谈笑。

这突兀的声音,使得众人立刻为之一怔,全部条件反射般的朝着门口看去。

“你你是谁。”苏子乾率先回过神來,看着面前这个神情冷漠,目光如刀的男人问道。

男人轻轻的扫了一眼苏子乾,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苏珊的身上,那冰冷的脸上立即绽放出了一道笑容。

随后,男人二话不说,身影一闪,便朝着苏珊而去,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子乾已经挡在了苏珊的面前。

“砰。”

一道手影飞速闪过,接着只见苏子乾的身体立刻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一旁。

童思琳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本能的朝着倒在地上的苏子乾身边跑了过去,那俏脸煞白:“子乾,子乾”

“不自量力。”男人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苏子乾满脸不屑的说道。

随后,这个男人便作势再次朝着苏珊袭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嗖的一下就到了这个男人的身后,右拳便对着这个男人的后背狠狠的砸了过去。

男人顿时感受到了危险袭來,本能的朝着一旁闪躲而去。

“唰。”

男人这一躲,使得对方这一拳为之落空。

随后,在灯光的照耀下,只见來人大约二十七八岁最有,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之上,那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善。

“你是谁。”

“七杀,,火鸟。”

“原來是七杀的人。”男人不屑的说道:“怎么,就凭你,能够挡住我。”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话音落下,火鸟右手化爪,五指如同钢爪一般,立刻朝着这个男人抓了过去。

看到火鸟朝着自己袭來,男人那脸上露出了一道狠辣之色,右手五指紧绷在一起,迅速朝着火鸟的手掌中心狠狠的戳了过去。

火鸟仿佛早就猜到了对方会如此一旁,那如同钢爪一般的五指立刻化拳,朝着对方狠狠的砸了过去。

火鸟这突兀的便招,使得对方还沒有反应过來,便重重的砸在了对方那紧绷如刀的手指之上。

“砰。”

闷响声传出,这个男人的手臂微微颤抖了一下。

这个男人沒有理会自己手臂上的疼痛,那左手如同灵蛇出洞一般,飞速的朝着火鸟袭來。

这突兀的变化,使得苏家所有人都愣住了。

前两天,刚刚來了一批人,但是却被凤凰给救了,如今又來了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山河和岳如雪那脸上充满了不安之色。

他们能够看的出來,对方是冲着苏珊來的,苏珊得罪了什么人吗。

此刻苏珊那俏脸阴晴不定的闪烁着,她心中早就明白了过來,这个人恐怕是想要抓住自己來对付段枫吧。

不止是苏珊这里遇到了米成君的人袭击,天籁别墅更是如此,或许米成君知道屈玲珑身边有赫连千叶这尊杀神,所派出去的人,完全是苏珊这里的数倍。

整个天籁别墅之中犹如人间炼狱一般,横七竖八尽是尸体不说,那残肢断体也遍地都是。

浓厚的血腥味飘荡在半空之中,给人一种压抑而又肃杀之意。

别墅之中,屈玲珑那脸上充满了担忧和紧张之色。

而赫连千叶则是满脸的凝重,他知道今夜是一场硬战,因为别墅院内一直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沒有动手,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人一个个倒在地上,面色平静。

这绝对是一个高手,恐怕就是來对付他赫连千叶的高手。

“师父,你能够看出來,他们是谁吗。”

“看不出。”赫连千叶重重的说道:“他们很危险,玲珑,等下我杀出一条血路,你立刻走,明白吗。”

“师父”

“玲珑,看到那个人了吗。”说着赫连千叶伸出手指了指站在院内一直都沒有任何动作的中年男人说道。

“看到了。”

“他恐怕是骨灰境界的人。”赫连千叶满脸严肃的说道:“等一下,我会缠住他,你立刻就走,有多远跑多远,千万不要回來,明白吗。”

“师父,我不走。”

“必须走。”赫连千叶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莫名的威压:“你不走,若是落在他们的手中,对段枫就是一个危险,所以,你必须要走,绝对不能留下,不然段枫就很有可能会多一分危险,而且你留在这里,也容易让我分心,所以,只要有机会,就走,明白吗。”

屈玲珑那脸上露出了一道挣扎之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赫连千叶手持利刃已经朝着别墅门口走了过去。

顷刻间,赫连千叶便到了别墅门口。

赫连千叶刚刚出现,那个站在院内一直沒有动手的中年男人立刻将目光落在了赫连千叶的身上,那平静的目光在看到赫连千叶之后,立刻燃烧起了炽热的目光,同时那浑身上下也露出了一股恐怖的杀意。

“你终于出來了。”中年男人看着赫连千叶冷声说道。

“我若是不出现,不是让你很失望吗。”赫连千叶一脸冷漠的说道:“你要和我打。”

“是要杀你。”中年男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你跑不了。”

“你就这么自信。”

“因为你徒弟在这里,只要她在,你就不会跑。”中年男人一脸自信的说道:“索命阎罗,赫连千叶,我倒想看看你的剑是不是有传说中的那般锋利,看看你那锁魂十八式,是不是有传说中的那样不可破之。”

“我会让你见到。”赫连千叶冷傲的说道:“只是在这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我的剑下,不死无名之辈。”

“殷长生。”殷长生直接了当的说道。

“殷长生。”赫连千叶的眉头死死的皱在了一起,这个名字对于他來说,十分的陌生,他可以保证,自己以前绝对沒有听说过对方。

“我知道,你还想问什么。”殷长生再次开口说道:“我一次性回答完你,让你死个痛快。”

“我是魔剑之主坐下四大护法,掌人生死的殷长生。”

“魔剑。”赫连千叶那脸色陡然一变,同时那瞳孔顿时收缩在了一起:“魔剑竟然出世了”

魔剑不属剑主,或者说魔剑和剑主千百年以來都是敌对,剑主的职责是守护这片大地,而魔剑则是要搅乱这片大地,达到他那不可告人的秘密。

简单点说,世间分善恶,分正邪,而剑主代表正义之师,魔剑则是代表邪恶之师。

“不错,魔剑早就出世了,赫连千叶,死在我手中,也不辱你一声英明。”殷长生那脸上露出了一道狂妄之色:“下面就让我送你去地狱之中吧。”

话音落下,殷长生就地一蹬,整个人如同一直雄鹰一般,直接扑了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