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17章 我外甥呢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我外甥呢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对付我们。你很了解他。”龙辰熙撇了撇嘴问道。

黄诗培那俏脸之上顿时露出了一道笑意:“我当然不了解。但是我了解死亡之虫。”

“什么意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龙辰熙顿时在黄诗培口中吃了一个瘪。

段枫见状。立刻轻声解释道:“诗诗养过死亡之虫。对于它们的习性以及那所喷射而出的不明**十分了解。并且还有针对之法。”

娜仁托雅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将目光落在了黄诗培的身上。

死亡之虫在蒙古。在隔壁沙漠被誉为死神。是诅咒。只要这东西出现。基本上就代表着死亡。无论是人还是牲畜。在面对它基本上都是一种结果。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面前这个看起來人畜无害的小菇凉竟然养过死亡之虫。对死亡之虫十分了解。

可她是怎么得到死亡之虫呢。

要知道死亡之虫所喷射出的不明**。不仅带有强烈的腐蚀性还带有剧毒。并且相隔数米就能够喷出。让人无法靠近。她是怎么得到的呢。

听到段枫的解释后。龙辰熙就像是遇到了鬼一般。那在看向黄诗培的目光都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这小菇凉也太可怕了吧。竟然养死亡之虫。

“况且。我们手中还有一半赤血玉呢。”黄诗培口无遮拦的说道:“谁敢动手。我就将这剩下的一半给毁了。就算他们找到了成吉思汗陵。有办法对付死亡之虫。他们也进不去。”

“诗诗……”段枫狠狠的瞪了一眼黄诗培。

还有一半赤血玉在他手中的事情。段枫并沒有说出去。可以说在座的人之中除了戚鹏谁也不知道。

不是段枫不相信皇甫哲等人。而是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众人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那目光立刻落在了段枫的身上。目光略有深意。

“别这样看着我哥。”黄诗培当即说道:“我哥也是为了保险起见。要是你们都知道了。你们还会像之前那样紧张吗。”

“你们不紧张。要是别人怀疑怎么办。”

听到黄诗培的话后。众人一想。感觉黄诗培说的也不无道理。确实是这么个情况。

如今戚鹏被救了出來。那么说出來也无所谓了。就算他们现在表现出一副轻松的模样。让人知道了也沒什么。毕竟戚鹏被救出來了。理应长松一口气。

而戚鹏则是淡然一笑。关于有两块赤血玉的事情。他早就知道。所以并沒有什么。

“既然是这样。那还怕个卵。”龙辰熙当即兴奋的说道:“我好像看到了。我能够活着回京城的路了。”

众人淡淡一笑。随后又聊了几句之后。皇甫哲等人便纷纷离去。蒙古包之中一时间只剩下了段枫和戚鹏。

皇甫哲等人知道。段枫和戚鹏两兄弟再次相见。心中定然有许多话要说。他们在这有些不合适。所以便识趣的全部离开了。

看到众人离去之后。段枫摸出香烟。扔给了戚鹏一根。然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

狠狠的抽了两口之后。段枫低沉的问道:“当初发生了什么。”

戚鹏沒有立即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这一刻。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硝烟的年代。又看到了那个血流成河的画面。看到了那个阴森恐怖如地狱一般的画面。看到了和兄弟们一起血洒疆场的画面……

段枫也沒有在开口。而是静静的坐在一旁低着头抽着香烟。

不知道过了多久。戚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其实也沒什么。只是我被柯震业给带走了。他沒有杀我。给我治了伤。便将我困住了而已。”

戚鹏说的很简单。很轻松。

但是落在段枫的耳中。这轻松无比的话语。就仿佛一记铁锤在狠狠的敲打他的心脏一般。

而戚鹏之所以不说。是不想给段枫增添心理压力。况且那段往事他也不愿意在回想。

过去了。就让它过去。一切都随风而逝。

那些痛苦。那些辛酸留在自己的心中就好。何必在让段枫因为自己而增添心理压力呢。

对于戚鹏的用心。段枫清楚。他是怕自己那心中承受不住。他是怕自己暴怒。他是怕自己……

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

你有危险。他用身体给你挡。事后对于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闭口不谈。一切只埋葬在自己心中就好。绝不让你跟着备受心灵折磨。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戚鹏……”

戚鹏淡然一笑:“不要再提了。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不是还活着呢吗。已经站在了你面前。”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无所谓。”戚鹏如同得道高僧一般。仿佛看穿了世间的一切:“一切都不过过往云烟。转瞬而过。只有活着才是最真实的。活着才能够看到这花花世界。才能够享受人生。”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戚鹏那眸子深处却隐藏着一股深深的不甘之色。

以前。他是天狐。他的实力比段枫还要略胜一筹。可谓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但是现在呢。

他是一个被人穿了琵琶骨的废物。虽然还活着。但是身体却是十分虚弱。别说想要和以前一样大杀四方。就算是面临一个普通人。他恐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他已经废了。成为了一个废人。

以前的戚鹏在天上。现在的戚鹏在地狱。两种截然的反差。怎么可能说适应就适应过來呢。

虽然有些无法适应。但是他也必须要学会适应。因为他沒有了选择的余地。

即使心中在不甘。他也无可奈何。

只不过戚鹏隐藏的很好。很好。沒有露出一丝的端倪。

对于戚鹏來说。这或许就是他的命。是上天的安排。

人怎么能够斗过天呢。

戚鹏伸出手轻轻的拍打了一下段枫的肩膀:“兄弟。不用为我担心什么。我只要活着就行了。再说这不是有你呢吧。”

段枫重重的点了点头:“有我就有你。杀你也先杀我。”

听到段枫的话后。戚鹏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浓厚笑意。

多年过去了。他们都成长了。无情的现实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不少的伤疤。但是那份兄弟情谊还在。沒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淹沒在长河之中。

这对于戚鹏來说已经足够了。

“给我说说家里的事情吧。”戚鹏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缅怀之意:“好久沒有回去了。不知道都还好吗。凝云这丫头有沒有找男朋友。”

段枫知道戚鹏是故意要岔开话題。暗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对着戚鹏说道:“都还好。凝云还沒有找男朋友。”

“沒找就好。这小丫头从小就叛逆。现在还不到找男朋友的时候。”戚鹏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对了。幽皇现在也在家。”

听到幽皇两个字之后。戚鹏的脸色微微一变。声音之中也出现了颤抖:“她……她还好吗。”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她很好。爸妈很喜欢她。她在家生活的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戚鹏那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只要她过的好久行。这些年了。是我对不起她。是我亏欠她啊。”

“是我对不起你们。如果……”

“段枫。你要是说这话。我可就不愿意听了。我们沒有谁对不起谁。我知道你心中有一个结。有一个疙瘩。但是易地而处。换成我是你。你敢不替我死。”戚鹏的语气非常霸道。

从那话中就能够听得出。他说的是你敢不替我死。而不是你会不替我死。

间接的也说出了。他们那份兄弟情谊的深厚。

“不敢。”段枫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不就对了。你也不要有心结。其实都沒什么。你能为我死。我当然也能为你死。再说咱们谁沒替谁挨过刀。”戚鹏轻笑道。

“好了。不说这个话題了。你还是给我说说家里的事情吧。这些年有些想家了。”戚鹏再次岔开话題说道。

不是戚鹏不想在这沉重的话題上说什么。而是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除段枫心中的疙瘩。打开心结。恐怕只有时间才能够抚平。

段枫点点头:“好吧。家中其实也沒什么事情。爸妈都很好。”

“我问的是你和梦梦。”戚鹏眉头一挑:“有沒有给老子生出个外甥。让老子当舅舅。”

“这个……还真沒有。”

戚鹏脸色顿时板了起來:“段枫。你是不是有病啊。都这么多年了。你和梦梦都沒有生下一个半女。还是说你现在都沒有拿下我那高傲的妹妹。”

“别这么看不起人。”段枫立刻不乐的说道:“有那个女人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

“我外甥呢。”

“酝酿中。”段枫嘿嘿一笑道。

“你有病。”

“你丫才有病。”

“那我外甥呢。”

段枫那额头之上顿时出现了三道黑线。尼玛。他感觉自己和戚鹏说不清楚。这就相当于网络上流传玉皇大帝和如來佛祖的一个对话。

无论玉皇大帝说什么。如來佛祖都会说。你被猴子打过。

两人谁也沒有注意到。此刻他们仿佛又恢复往日兄弟在一起聊天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