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23章 来报信的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来报信的

段枫的话将柯震业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所有人再看向柯震业的时候那眼神中充满了仇视之意

对于他们來说无论是段枫拿着赤血玉还是柯震业他们都知道这两位主必定会利用他们对夫其中的一位但是他们却沒有任何的恼恨之意

换成他们他们也会如此做

毕竟柯震业想要段枫死而段枫想要活就必须杀了柯震业

所以段枫和柯震业的条件一样他们感觉无可厚非并且段枫还说可以不杀柯震业那么这让他们觉得段枫的条件也在情理之中

“火狐你说的可是真的”其中一个身材魁梧如同一头熊一般的白皮肤男人问道:“我们真的不用杀柯震业”

“当然不仅不用杀我还会帮你们缠住他甚至他身边的其他高手你们只需要杀他的人就可以”段枫轻声说道:“各位这笔生意是否划算”

“你们帮我杀了他的人我开王陵或者是我将赤血玉交给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开如何”

其他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顿时蠢蠢欲动了起來段枫这样的要求对于他们來说可谓是实在太丰厚了不用杀柯震业不说段枫还会缠住柯震业这边的高手那么他们要是杀柯震业身边的人那么完全将是毫无疑问的虐杀啊

尤其是段枫还说将赤血玉交出來让他们看着办别管段枫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人家至少说嘴上有这个诚意可是柯震业却不是这样说的而是用段枫身边的人的这些名当作进入成吉思汗陵的名单啊

可以说是想要让他们自相残杀用心险恶

段枫则是沒有

在众人看來段枫和柯震业相比简直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两者不在一个档次上面

柯震业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那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段枫这完全是将他往思路上逼啊

而且段枫看似不让他们去杀自己是为他们考虑

毕竟柯震业的实力很高太难杀

但是柯震业却清楚绝对不是因为如此段枫不让他们对付自己绝对是因为自己人体之中的那颗炸弹

他怕自己死了那颗炸弹轰然爆炸到时候这里的所有人都要给他陪葬一个都别想跑出去

并且此时这里还有龙影柯震业挂了体内的炸弹爆炸了龙影可能活吗

他要是也死了这两枚人形炸弹将会有多大的威力可想而知

但其他人却不知道这点啊

一时间众人大小势力不停的交头接耳了起來那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柯震业就像是在看待宰的猎物一样

片刻之后又是那个白皮肤的魁梧大汉说道:“火狐我们相信你量你也不敢耍我们你知道耍我们的后果的”

“当然耍你们你们联合起來我等于十自找死路”段枫如实的说道

“赤血玉就在你那吧只要你开了王陵赤血玉我们不要”

“好”段枫非常痛快的答应了下來

柯震业在听到两人的对话之后脸色巨变:“雷神托儿你”

“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会知道我是谁”雷神托儿有些诧异的看着柯震业

同时那脸上充满了冷冽之色

柯震业既然能够知道他是谁那么必定是调查过很久不然绝不可能知道自己的

段枫等人在听到柯震业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雷神托儿北欧神话中的人物是负责战争与农业的神

大约在西元一世纪时雷神托儿比北欧神话中诸神之父奥丁的地位还高在北欧的第一圣地鲁萨拉神殿中托尔的雕像就立在神殿正中央两边则是奥丁和弗雷

有时候托尔也被尊为希腊神话中的宙斯但是在北欧神话中真正的诸神之父依然是奥丁

并且在北欧神话中雷神托儿一生之中几乎无人能敌但是他仍有一个终生的宿敌就是大蛇耶梦加得耶梦加得为洛基的儿子拥有与大地等长的巨大身躯与无比的力量托尔曾经和它冲突多次最终在诸神的黄昏中托尔力战耶梦加得结果双双战亡

从北欧的神话中可以让我们知道雷神托儿很强大

如今面前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被尊为北欧神话之中的雷神托儿那么其实力绝对非常恐怖不然他配不上雷神之名

段枫和皇甫哲彼此对视了一眼看來这一次不止是拥有古希腊神话中名号的人來了其他地方的也來了不少

“他是在骗你们的”

“骗不骗先杀了你们再说”

话音落下雷神托儿便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雷神托儿这一动其他人自然也跟着动了起來段枫等人也不甘落后急忙动手拦截柯震业等人

一时间整个场面完全陷入到了一场混战之中

虽然柯震业带來了不少的人但是面对所有势力的联手他的这些人根本不堪一击那哀嚎声不停的在四周响起一具具尸体轰然倒下

那鲜血已经慢慢的将地面染红

整个场面就如同古战场一般在这里厮杀成一片哀嚎声响彻四周鲜血横流肢体断裂

这一刻几乎这里成为了人间炼狱的代名词

所有人一个个都如同杀红眼的野兽一般那浑身上下流露着一种可怕的杀意

每一个人在动手的时候都沒有任何保留的余地能够一击必杀绝不用第二招

陈小雅在仇曼和澹台君华的保护下退到了一旁这里不适合她陈小雅

“真是沒有想到局势竟然会发生如此的逆转”仇曼看着面前的杀戮语气略显复杂

本來他以为今天段枫是在劫难逃但是却沒有想到情况直接來了一个大逆转

让段枫完全占据了有力的位置让他开始主导这场杀戮

“逆转”澹台君华冷笑一声:“早着呢你真以为柯震业就这点本事就这点人这种老狐狸你不到最后的关头根本无法让他拿出所有的力量”

“况且北欧神话中的人都來了那么古希腊的呢”

“他们会不來凑热闹“澹台君华重重的说道:“华夏只要有事情发生他们都会來凑热闹的这是他们的习惯是他们的习性他们会來将这浑水搅浑的”

听到澹台君华的话后仇曼脸色微微一变:“澹台先生您的意思是说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不错”澹台君华点了点头:“刚开始等下局面朝什么地方发展我们谁也不知道谁也无法预料”

“是啊局面谁也无法预料我们只能够见招拆招”陈小雅随声附和道:“不过按照目前的局势來看至少对我们是有利的”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陈小雅那眸子深处却隐藏着一道浓浓的担忧之色

就在这混战之际穆剑武终于赶了过來当看到面前的一幕后穆剑武顿时傻眼了

尼玛这也太刺激了吧柯震业这是怎么搞的怎么被人给围攻了难道这家伙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

短暂的愣神过后穆剑武立刻寻找起了段枫的身影当看到段枫之后穆剑武陡然加速朝着段枫而去

穆剑武的出现顿时引起了陈小雅的注意那脸上充满了凝重和警惕之色:“澹台叔叔麻烦你帮我看着他点”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澹台君华顺着陈小雅的手势朝着穆剑武看了过去

“你的意思他会对段枫不利”

“不好说”陈小雅那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來:“他让我很是不安他给我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澹台君华忍不住的在穆剑武的身上多看了两眼但是却并沒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可他也知道陈小雅绝对不会信口开河于是点了点头:“好我会看着他如果他有不轨之心我会立刻动手”

得到澹台君华的答应后陈小雅长舒了一口气

穆剑武朝着段枫而去的时候完全是小心翼翼沒有惊动任何人或者是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不得不说很诡异

这这个杀红眼的地方穆剑武从旁走过竟然沒惊动他人这正常吗

当穆剑武來到段枫身边的时候那右手直接朝着段枫的肩膀上拍了过去

段枫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猛然转身那右手朝着穆剑武的手臂之上抓去

“啪”

当段枫抓住穆剑武的手臂时正想动手的时候微微一愣:“怎么是你”

“疼疼”穆剑武有些痛苦的说道

看着穆剑武那有些难看的脸色段枫慢慢的松开了穆剑武:“你怎么來了”

“段少别他妈打了在打就出事了就给别人做嫁衣了”穆剑武急忙说道:“你走之后河洛市发生了变故戚小姐被人给抓走了”

“什么”段枫脸色微微一变

“是米成君米成君抓走的他和柯震业是一伙的估计马上就要过來了我是來提前通知你一声的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