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25章 我来和你交换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我来和你交换

段枫在看到戚烟梦被人给掐住脖子之后那双拳立刻攥在了一起尤其是在看到戚烟梦那脸色在慢慢的泛白后那脸庞的肌肉更是扭曲到了一起

米成君竟然要玉石俱焚

“段枫要么她死要么赤血玉教出來”米成君再次开口说道:“然后大家玉石俱焚”

段枫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了起來:“米成君”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突兀的笑声顿时在四周响起

“哈哈哈”

众人在听到笑声之后立即朝着声音來源处看去

只见一个黄皮肤黑眼睛身材粗犷留有一圈络腮胡的男人狂笑不已

随后笑声停止这个络腮胡男人看着米成君说道:“米成君是吧”

“你想要赤血玉恐怕是想要手握赤血玉來制服我们吧”

“你刚刚也说了成绩思汗陵墓要想打开还需要另外一块钥匙在你的手中沒有你开不了”络腮胡男人声音显得十分浑厚而又有力:“你如今想要赤血玉再次握在手中恐怕是为了让我们帮你杀火狐段枫吧”

这个络腮胡男人的话仿佛戳中了米成君那内心深处的想法一般让他的脸色微微一变

“但是你他妈别拿我们都当傻子”络腮胡男人的声音陡然一变变得尖锐了起來:“想要再次让我们动手别他妈做梦了成吉思汗陵不开我们不会在给别人当枪已经当了一次傻子你认为我们还会当第二次吗”

“要开就开不开算”络腮胡男人满脸冷漠的说道:“反正我们已经知道成绩思汗陵墓在这里了你开不开随你意况且你们费尽心思的夺取赤血玉我们就不信你会舍得不开”

“我们可以死守在这里的终有一天我想你会开吧”

“再者说你真的会杀了戚烟梦吗”络腮胡男人不屑的说道:“不过是想要要挟别人而已如果你想要杀火狐的老婆简单我來帮你”

话音落下这个络腮胡男人就地一蹬整个人如同一头猎豹一般急速的朝着戚烟梦面前而去同时那右手之中陡然出现了一把泛着寒意的匕首

段枫见状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二话不说便疾奔而去

与此同时米成君也是如此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朝着戚烟梦身边而去

“唰”

这个络腮胡男人的匕首作势就要朝着戚烟梦的胸口刺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米成君已经到了戚烟梦的面前右手猛然伸出直接将对方的右手给拍打到了一旁

随后这个络腮胡男人便沒有再动手而是一脸嘲讽的看着米成君:“我就知道你不是真想杀至少目前而言你是不会杀”

说着络腮胡男人看向了段枫:“火狐别紧张我刚刚不过是试探他一下怎么样他沒有想要动你老婆所以你也无需将赤血玉给他”

“而且我们也不放心你将赤血玉给他我想我们应该还是相信你比较好点相信他们”络腮胡男人那嘴角露出了一道残忍之意:“那就是与虎谋皮”

“各位你们说呢”

“不错米成君你要开就他妈开不开滚蛋”雷神托儿立即说道:“别想着在这玩什么小把戏成绩思汗陵墓不开我们绝不会在动手”

“要是想打想杀你们和火狐现在可以开始了别扯上我们”

“我们和火狐并沒有仇恨也和你们沒有仇恨”

“当然你要杀了火狐的老婆那你尽快动手然后你们好拼个你死我活然后好开启成吉思汗陵当然你若是想要毁了赤血玉也无所谓大家最多都进不去而已”

雷神托儿的话顿时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不错我们必须要保留实力进入成吉思汗陵不然就会被人在后面给阴死”

一时间情况再次发生了变化

你想要借我们的手帮你对付火狐门都沒有就算火狐将赤血玉给你了我们也不会在动手在也不会给你们这群狡猾的华夏人做刀

反正我们是不相信你会不开成吉思汗陵

米成君的脸色当即变得阴沉到了极点这一刻他对那个络腮胡男人充满了恨意恨不得立即将其给撕碎

如果不是他出來搅水的话那么他一定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让段枫交出赤血玉接着让这些人开始先屠戮段枫等人一遍

但是此刻这个络腮胡男人完全搅局了

并且所说的话直奔中心你们费尽了心思抢赤血玉如今成吉思汗陵的钥匙都在这里我们就不信你不动手你敢杀戚烟梦敢逼段枫毁了赤血玉

米成君敢吗

他不敢

他的皇图霸业必须要依靠成吉思汗陵才能够做到而且如果他逼段枫毁了赤血玉那么这些人一定会将这笔账记在他的头上

米成君心头充满了怒火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这巨大的利益面前竟然还有人能够保持如此清醒的头脑

米成君是怒但是陈小雅那嘴角则是带着一丝不屑的笑容

刚刚那个络腮胡男人就是她授意的就是她让对方那么去做的为的就是告诉所有人米成君夺了赤血玉还要让我们杀段枫为的就是告诉段枫只要赤血玉在你的手中只要你活着米成君就不会真的杀了戚烟梦

此时陈小雅完全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她做到了

让段枫知道了米成君不会玉石俱焚让其他势力的人明白了米成君是不可能放弃成吉思汗陵的

一旁的澹台君华看着陈小雅那脸上充满了敬佩之意他不得不承认面前的这个女人大智如妖那份心思十分缜密那份算计精确无疑

本來谁也无法控制的局面让陈小雅派人这么一弄竟然变得微妙了起來变得沒有人会在成吉思汗陵开启面前动手

段枫在看到米成君将那个络腮胡男人的攻击给挡下之后顿时长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此刻绝不能够乱了分寸必须要冷静

不然就很有可能着了米成君的道

“米成君既然你想要赤血玉我可以让段枫给你不过我有一个要求”纪含香忽然开口说道

“什么要求”

“我來换戚烟梦赤血玉我拿着过去找你你放了梦梦”纪含香重重的说道:“如何”

“含香”

“看他怎么说”纪含香打断了段枫的话

“你感觉我会答应吗”米成君冷笑一声:“你可是华夏的玉女到了我这里我能够那你怎么样况且你实力不弱岂会被我控制”

其他人在听到玉女两个字之后全部都是面色一变一个个在看向纪含香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善了起來

对于国外的人华夏的玉女龙女玄女天女这四个人是最不受待见的是他们最恨的人是做梦都想要杀的人但是这四个人却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她们不说出自己的身份谁也不知道

除了这四女之外其次便是华夏的剑主和华夏的刀主

如今米成君挑破纪含香那隐藏的身份其中的用意不言而喻

但纪含香却丝毫不以为然反正她又不怎么出国她还不信有人敢來华夏动手就算是现在纪含香也不惧现在的形势可是十分的微妙要是真的动起手來就又给了米成君机会

“米成君你想要赤血玉又不放人那你说怎么办”纪含香淡淡的说道:“你心中清楚段枫对着成吉思汗陵沒什么兴趣如果你不放了梦梦估计这陵墓你目前开不了”

米成君的脸色再次难看了起來威胁纪含香在威胁他

确实纪含香是在威胁他虽然他不知道这成吉思汗陵之中有什么米成君为何又这么想要开但想必对他一定很重要

那么如果段枫不拿出赤血玉这陵墓还能开成吗

其他人现在已经沒有动手的意思了只有看热闹的意思

并且现在他们谁也走不掉不然就会让其他人围攻

这样一來他不仅得不到赤血玉开不了成吉思汗陵还要看着戚烟梦

米成君这一刻再次对那个络腮胡男人充满了恨意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会如此被动呢

“薛昊天呢让他滚出來他來换戚烟梦”米成君忽然说道

“不好意思薛爷爷年纪大旅途太远目前还未达到”纪含香淡淡的说道

“纪含香我是不会杀戚烟梦但是你以为我不敢折磨她吗”说着米成君便一只手抓在了戚烟梦的肩膀之上

戚烟梦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却死死的咬着牙齿沒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

“你”

“要知道死是解脱但生不如死确实一种折磨”米成君那脸上顿时浮现了一道残忍之色

“我來和你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