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28章 傲娇黄诗培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傲娇黄诗培

皇甫哲脸上也是充满了无比的惊讶。他们沒有人看到黄诗培究竟是如何让死亡之虫听她的话的。或者说。在他们眼中黄诗培压根什么都沒有做。就能够控制死亡之虫。

可是黄诗培真的什么都沒有做吗。

她做了。只是到底做了什么。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也沒有发现。

娜仁托雅和布日固德两人那脸上的震惊之色是最为浓厚的。并且两人全部都喃喃的说着“圣女。”

距离娜仁托雅身旁比较近的龙车系在回过神后。发现娜仁托雅那满脸震惊的模样。以及在听到娜仁托雅的话后忍不住的问道:“格格。怎么了。”

娜仁托雅看了一眼龙辰熙。再次将目光落在了那深坑之下的黄诗培之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在我们大草原之上曾经有这样一个传说。”

“什么传说。”

“传说。死亡之虫是异类。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它们却不是无法被控制的。据说能够控制死亡之虫的人便是圣女或者圣王。是我们大草原的贵人。是守护神。”

娜仁托雅的话虽然很短。但解释的却非常清楚。

无论是什么人。只要能够控制死亡之虫。那么便是大草原的贵人。是守护者。

如今黄诗培能够控制死亡之虫。这让娜仁托雅怎么可能会不震惊呢。

本來娜仁托雅。或者说整个大草原的人。都将这当成了一个传说。但是如今传说变成了现实。她那内心之中顿时掀起了巨浪。久久无法平息。

在他们看來死亡之虫是无法交流的。根本不可能被控制。但是黄诗培做到了。黄诗培用事实告诉了娜仁托雅。她能够做到。

听到娜仁托雅的解释后。龙辰熙一阵愕然。在这大草原之上。竟然还有这样一个离奇的传说。

“格格。这不是真的吧。”

娜仁托雅重重的点头道:“是真的。只要有人将她能够控制死亡之虫的事情给说出去。让人看到。整个大草原之上的蒙古族。都将会尊她为王。保护她。”

龙辰熙这次是深深的被刺激到了。能够控制死亡之虫。就能够在蒙古族成王。

对于蒙古族的事情。龙辰熙不懂。也不知道。但娜仁托雅却是土生土长的蒙古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蒙古人的规矩。以及蒙古族世代相传所留下的传说。

并且更加清楚蒙古人的习性。只要黄诗培这能够控制死亡之虫的事情传出去。那么她将会成为当之无愧的草原之王。将会成为大草原之上所有贵族之中的座上宾。成为他们所要保护的对象。

一旁的段枫等人在听到娜仁托雅的话后。那脸上也是充满了浓浓的惊讶之色。这对于他们來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看娜仁托雅说的那么认真。那么绝对不可能是玩笑话。

“格格。她真的会被你们尊为守护神。”皇甫哲忍不住的问道。

“是的。”娜仁托雅满脸认真的说道:“她会成为我们蒙古族的一个神话。一直流传下去。她会我们蒙古一族所保护。直到她死去。”

“不然谁若是杀她。就是和整个蒙古族为敌。整个蒙古族将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抱着灭族的想法。也会护她一生。”

“咯噔。”

皇甫哲那心中顿时掀起了巨浪。就算蒙古族毁灭。也要保护能够控制死亡之虫的人。为什么。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是老祖宗们留下的话。世代口头相传下來的话。”娜仁托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本來沒有人相信有人能够控制死亡之虫。但是现在事实已经放在了眼前。传说是真的。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控制死亡之虫。”

“原來是你们老祖宗留下的话。那我想现在应该沒有人会听吧。”

皇甫哲并不是胡说。毕竟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传说了。流传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时过境迁。现代人的思想和古时候人的思想完全变得不同了。

不像古人。在古人心中。那个时候只要是先祖留下的话。必定唯命是从。而现代人则是将这当作一个传说來看。就算真的有这样的人出现。也不可能能够和以前一样。有如此的地位。

“我也不知道。”娜仁托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但是我想她绝对能够引來一大批的追随者。老祖宗们所留下的话。必然有他们的深意。不然绝对不会世代流传下來的。”

娜仁托雅这么说。皇甫哲倒是沒有觉得什么。

毕竟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有人会如此做。也丝毫不足为奇。

黄诗培站在那死亡之虫的中心满脸笑容看着那个朝外嗖嗖爬去的死亡之虫。

而其他人则是脸上充满了惊骇之色。这人畜无害的小丫头。竟然真的能够做到。而且还驱动死亡之虫朝着上面爬了上去。

“魅狐。你马上让死亡之虫停下。不然。我们将你嫂子给推在最前面。”柯震业见状急忙说道。

这要是让死亡之虫上面爬出來。那么其他人绝对会退避三舍。而黄诗培恐怕会控制死亡之虫不去攻击其他人。

黄诗培在听到柯震业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老杂毛。你还是不是男人。竟然又用别人威胁。”

“你要是对我是不是男人这件事情感兴趣。那么可以找个机会试试。”柯震业不知羞耻的说道。

“老杂毛。你知道不知道害臊。知道不知道丢人。竟然打我的主意。”

“男人吗。都喜欢年轻的。二十岁的。谁也不例外。我也是。”柯震业恬不知耻的说道。

“你……”

“魅狐。你最好让它停下。”

黄诗培冷汗一声。将手放在口中。吹了一声婉转而又尖锐的口哨。

口哨声响起。死亡之虫仿佛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顿时停了下來。慢慢的转过身。朝着黄诗培所在的方向再次爬了过去。

这一幕再次让众人大跌眼镜。就这么简单。就这样就能够控制死亡之虫。

但是却沒有敢去试。万一要是沒用。那么谁试谁就成了笑话。而且要是取到相反的作用。那么死的更加有节奏感。

“老杂毛。本小姐把它喊回來了。”黄诗培冷声说道:“现在你们自己想办法。怎么下來吧。我先歇会。”

说着黄诗培满脸好奇的转过身。朝着那已经露出冰山一角的成吉思汗陵旁边走了过去。

三两步就走到了那露出一角的成吉思汗陵墓旁边。伸出手将那上面泥沙给用手轻轻的弹开。然后吹了一口气。只见那上面的泥沙顿时消失。出现了一个图案。

是一条龙以及凤凰的祥瑞。那龙张牙舞爪。被雕刻的栩栩如生。。鳞爪张舞。双须飞动。仿佛要从从中飞出來一般。凤凰也是如此。一副展翅高飞。欲要飞到天空之中的模样。

除此之外。上面还有一些其他的祥瑞。以及狼和其他野兽。

无论是神话中的祥瑞还是现实中的动物。全部都被雕刻的栩栩如生。说是鬼斧神工都丝毫不足为过。

看到这冰山一角的成吉思汗陵。黄诗培深深的被震撼住了。这上面的一切被雕刻的实在是太像了。就仿佛活的一样。

鬼斧神工。

此刻黄诗培的脑海中只剩下了这四个字。

众人虽然不知道黄诗培在看什么。但是他们却知道一定和成吉思汗陵有关系。

“魅狐。你在看什么。”

“想知道。自己下來看。”黄诗培头也不回的冷声说道。

黄诗培一句话将所有想要问她话的人给噎了半死。除了他之外。谁还敢下去看啊。那旁边可是有不少死亡之虫呢。下去只能够是自找死路。

“魅狐。你究竟要如何才能够帮助我们将死亡之虫给赶走。”雷神托儿大声喊道。

“你是雷神托儿。是吗。”

“是的。”

“其实我可以帮你们。让你们打开成吉思汗陵的。”

“你想要我们做什么。”雷神托儿知道这个世界上沒有免费的午餐。当即问道。

“其实也沒有什么。我看那个柯震业很不顺眼。你能帮我收拾他一番吗。”黄诗培俏皮的问道。

“魅狐。你……”柯震业顿时脸色大变。

黄诗培明显是想要让人弄死他啊。

“可以。”

“当然你要是能够让他们将我嫂子给放了。我一定会帮你们的。”黄诗培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放心。怕我用死亡之虫做什么。但是我可以让它们全部都死在这里。你们安全的下來。当然你们必须要让他们放了我嫂子。不然就免谈。”

黄诗培直接开出了自己的要求。要让我帮忙可以。让米成君和柯震业放人。不然你们自己在这玩吧。我不问。反正我对着里面有什么不感兴趣。

黄诗培将诚意给完全说出來了。米成君要是放了戚烟梦。我就帮你们弄死这些死亡之虫。要是不放。抱歉。你们自己玩吧。本小姐不伺候了。

当然你们更可以自己想其他办法对付死亡之虫。

可是目前除了黄诗培。谁还有哪里有什么办法啊。

沒有人有办法。

可是想要让米成君放掉戚烟梦可能吗。

一时间所有人立刻看向了米成君。那目光如狼似虎。

黄诗培在看到这一幕。那脸上顿时充满了得意和傲娇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