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30章 到底怎么回事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到底怎么回事

黄诗培的提醒使得众人多了一个心眼。这一次再次去挖。不是其他势力派人这么简单了。柯震业和米成君等人也要参与进來。唯独段枫乐的个清闲。

谁让人家对成吉思汗陵不感兴趣呢。

而且把赤血玉都给扔了。他们沒有必要再去和段枫纠缠。不然又要耽误半天。这半天的时间足以让他们将成吉思汗陵重现在众人眼前了。

这一次。基本上所有势力都派出了一个高手下去掠阵。以防万一。而且若是出事。都有人死伤。这样使得大家心理能够平衡一点。

所以这一次的挖掘倒是平和。沒有任何人闹事。也沒有人任何的废话。

由于之前成吉思汗陵已经露出了冰山一角。所以这一次在众人那不懈余力的挖掘下。终于使得成吉思汗陵展露的面貌越來越多了。

映入人眼帘是的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雕刻着各种飞禽走兽。栩栩如生。而且那石碑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文字。只不过不是华夏语。而是蒙古族的方言。具体写的什么沒有几个人能够看懂。

当然也沒有人去注意这些。众人一直在挖掘成吉思汗陵。

随着众人的挖掘只见那仿佛浑然天成的巨石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每一块巨石都巨大无比。而且全部是镶嵌在一起的。很难想象的出。这么大的石头。当年人们是怎么将其抬上去。是怎么将其给严实合缝的盖起來的。

更为让人震惊的是。这些由石块而组成的巨大石墙之上竟然也雕刻着各种飞禽走兽。甚是颇为壮观。有二龙戏珠。有凤凰來仪。龙凤呈现……

可以说壮观不已。而且随着众人的挖掘。那成吉思汗陵的面貌显露出來的也越來越多了起來。并且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门。只能说或许是石门。从那外形上來看。确实是石门。但是否真的石头还是其他材料的。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沒有人去在意这些。所有人都在认真的挖掘着。

他们对于成吉思汗陵外面的建筑丝毫不感兴趣。他们所感兴趣的乃是成吉思汗陵之中的东西。或者说他们对那未知的东西向往着。

随着众人的挖掘。众人发现。成吉思汗陵完全是坐北朝南。

坐北朝南。不仅是为了采光。还为了避北风。而且在古时。北为阴。南为阳。山北南为阴。山东水北为阳。

所以在众多考古之中。古时的房屋建筑和陵墓以坐北朝南为多。

并且在山水术表示方位之中。一以五行的本为东。火为南。金为西。水为北。土为中;二以八卦的高为南。坎为北。震为东。竟为西。三以历法的甲乙为东。丙丁为南。庚辛为西。壬癸为北。以地支的子为北。午为南。四以东方为苍龙。西方为白虎。南方为朱雀。北方为玄武。或称作:";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换言之言之。坐北朝南原则是对自然现象的正确认识。顺应天道。得山川之灵气。受日月之光华。颐养身体。陶冶情操。地灵人杰。

而且在古时。人们把南视为至尊。而把北象征为失败、臣服。宫殿和庙宇都面朝向正南。帝王的座位都是座北朝南。当上皇帝称“南面称尊”;打了败仗、臣服他人“败北”、“北面称臣”。

所以现在现有的古时宫殿。基本都是座北朝南。

也正因为正南这个方向如此尊荣。所以过去老百姓盖房子。谁也不敢取子午线的正南方向。都是偏东或偏西一些。以免犯忌讳而获罪。

成吉思汗乃是一代天骄。在草原是无敌的。率领蒙古铁骑更是所向披靡。他的寝陵必然是坐北朝南。按照古时的说法。这应该是他的命。

帝王之命。一代天骄之命。

终于在众人的挖掘下。成吉思汗陵终于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不过只能够说是冰山一角。而之所以说是冰山一角。完全是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成吉思汗陵到底有多大。只知道无论自己外两边怎么挖。都是那巨大的石头挡住四周的路。

一时间那被挖掘而出的巨坑四周完全被巨石所覆盖。众人仿佛是在一个巨大的石洞之中一般。

当看到成吉思汗陵出现之后。众人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挖出來了。而且还沒有在遇到什么危险。至于里面有什么那么就只能够打开之后才能够知道了。

虽然挖掘出了成吉思汗陵的寝陵的面门。但是众人却根本沒有看到正门在什么位置。四周全部都是光秃秃的石墙。

这个时候。米成君和柯震业也从上面走了下來。看了一眼四周。随后米成君将目光落在了那外面的石碑之上。

接着只见米成君走向了那石碑。随后一脸认真的看了起來。

这些人之中虽然很多人不认识蒙古字。但是米成君却略有研究。不能说精通。但是也略知一二。可是他却看不懂这石碑上面的碑文。这个发现让米成君为之一愣。

这……这男人不是蒙古字。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柯震业见米成君盯着碑文看。忍不住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米成君摇头道:“我看不懂。我只能够简单的看懂几个字而已。真正的意思我也不明白。”

“布日固德。”米成君随后扭头看向了布日固德:“你來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不用米程俊说。布日固德早就盯着碑文看了起來。那眉头微皱:“我也看的不是很懂。只能够从上面依稀的看出说。进墓死。”

布日固德话音刚刚落下。米成君和柯震业的脸色微微一变:“你确定。”

“确定。”布日固德重重的说道:“前面的我看不懂。但是这几个字我认识。进墓。饶陵者。死。”

说着布日固德伸出手在上面指了一下。

米成君和柯震业两人的眉头瞬间皱了起來。他们知道帝王陵必定十分危险。但是像这样光明正大的告诉众人的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更是第一次遇到。

想要众人知难而退。还是什么意思。

但是此刻已经根本沒有什么事情给米成君和柯震业考虑。雷神托儿便急躁的问道:“米成君。现在已经挖了出來。怎么进去。”

“找放钥匙的地方。”米成君重重的说道:“四周必定有什么残缺之地。大家找找看。”

听到米成君的话后。众人沒有任何的由于。便开始寻找了起來。

而上面的段枫等人则是沒有下去。站在上面看着下面。

娜仁托雅那脸色有些难看。成吉思汗乃是蒙古族的先祖。是蒙古族的英雄。她自然不希望有人打扰成吉思汗的安息。而且在蒙古族。凡是有人打扰已故之人安息。那么灵魂便用不超度。所以她并不想看到。有人打开成吉思汗陵。

但是她也知道。成吉思汗陵打开。已成定局。谁也无法阻止。

“段枫。你说他们真的能打开吗。”龙辰熙看着段枫问道。

段枫轻轻的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他们要是打不开的话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你看四周。这明显就是一座巨大的陵墓。这雕刻。试问哪一个平民敢用。试问那个帝王会将自己给葬在戈壁沙漠。恐怕出了成吉思汗了。”

“这里疆土旷阔。虽然遍地黄沙。但是却不失为一个好地方。他一生戎马。铁骑无敌。这里绝对适合他。”

龙辰熙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轻轻的点了点头:“不错。确实如此。只是你真的不下去看看吗。”

“下去。”段枫冷笑一声:“想。我也想看看成吉思汗的寝陵之中到底有什么。看看长春真人丘处机到底是不是和成吉思汗葬在了一起。”

“那就下去看看吧。”

“枪打出头鸟。只要成吉思汗陵能够打开。无论是谁想要进去。都会面临一场厮杀。从中进去。你要是想死。我也不拦你。而且我会给你收尸。”段枫淡淡的说道:“对了。顺便提醒你一声。教廷的人还沒來呢。有很多人还在背后等着捡便宜呢。”

听到段枫的话后。龙辰熙倒抽了一口凉气。尼玛。这些势力。可真是能够坐的住。现在都不动。

“还有一件事情。龙少。我劝你趁现在立即离开。不然等下混乱之际。你要是死在了这里。可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段枫好心说道:“这些人。等下必然会杀红眼。”

“怕什么。我有准备。再说。你七杀的人不是都來了吗。而且还有清风老爷子在这里。我应该不会死。对吧。清风老爷子。”

而就在众人说话的时候。段枫等人只感觉自己所站立的地面仿佛摇晃了起來。一个个身体立刻不受控制东倒西歪了起來。

仿佛有千军万马从远处而來一般。震得这地面不停的晃动。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段枫的脸色巨变。将戚烟梦给搂在怀中。身体不受控制的一会朝东。一会朝西倒去。

其他人也是如此。这一刻仿佛地震了一般。整个地面晃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