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40章 寝陵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寝陵

太岁。一种非常奇特的东西。凭借山海经之中的记载。以及其它野史等各类书籍的记载。使得世历代帝王都在不遗余力的寻找太岁。希望能够长生不老。

但是从古至今却沒有那个帝王真的做到了长生不老。他们最终都化为了一挫黄土。一堆枯骨而已。即使如此。人们也一直在向往着古人所说的长生不老。

如今成吉思汗陵之中出现了这么多的太岁。加上那些传说。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长生不老药。

更何况成吉思汗乃是一代天骄。并且根据许多资料记载。都足以证明。成吉思汗也想过长生不老。也想成为永远的帝王。成为最伟大的帝王。

这点从成吉思汗在1222年也就是兴定六年就能够看得出。当年成吉思汗三次召见丘处机。询问治国和养生的方法。

并且在1227年也就是正大四年。成吉思汗下诏将天长观改名长春宫。并赠“金虎牌”。以“道家事一切仰‘神仙’处置”。即诏请长春真人丘处机掌管天下道教就足以说明很多。

中间时隔五年而已。五年的时间。成吉思汗便下诏让长春真人丘处机掌管天下道教。那么这五年之中发生了什么。

谁也不知道。古人所留下的资料很少。根本无法查阅。只能够让人想入非非。

而且也正是1227年的正大四年长春真人丘处机和成吉思汗陵相继离世。中间只是相隔四十六天。

并且据说长春真人丘处机去世后瑞香氤氲整个京城三日。世人称奇。

并且成吉思汗去世后。元世祖时。追尊其为“长春演道主教真人”。更加说明。长春真人丘处机和成吉思汗的关系不浅。

也是从哪之后。天下百姓为纪念“邱神仙”的无量功德。遂定其生辰正月十九为燕九节。岁岁庆祝至今。时至今日已成为京津地区的著名风俗之一。

同时当年。成吉思汗曾经说过八个字。是有关长春真人丘处机的。

天锡仙翁。以寤朕志。

成吉思汗为什么说这八个字呢。

如今他寝陵之中遍地的太岁。恐怕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好多太岁。”野田优子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

野生太岁少之又少。每一块太岁都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尤其是还活着的太岁。更是价值连城。更何况这里的太岁看上去比那些已经被发现的太岁要大上许多。而且又是出现在成吉思汗陵之中。那么想必这些太岁已经有了千年之久。

存活上千年的太岁。什么概念。外面那些已经被人们所知道的。所发现的太岁。有上千年的吗。

而且面前这么多的太岁。显然都已经拥有了上千年的年龄。

“这……这些太岁。要是被外界知道。绝对会疯狂。会震惊。”皇甫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那已经掀起巨浪的心脏说道:“太多了。真是无法想象。成吉思汗陵之中竟然还有这东西。”

“你们华夏真是神秘。一座王陵之中竟然会有如此多的太岁。”野田优子重重的说道:“当年华夏的强大。实在无法想象。”

“成吉思汗的强大也无法想象。世间那个帝王能够找到如此多的太岁陪葬。就算是秦始皇恐怕也不能。”皇甫哲长叹一声。

“成吉思汗不会真的是想要长生不老吧。”

“有可能。不然谁弄那么多太岁做什么。”皇甫哲看着面前那遍地的太岁一脸认真的说道:“只是可惜。他还是死了。”

“算了。不管了。你饿不饿。”皇甫哲看着面前的太岁。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野田优子心头一跳。仿佛猜到了什么似的。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皇甫哲:“你……你不会是在打这些太岁的主意吧。”

“不错。”皇甫哲重重的说道:“我这辈子还沒吃过太岁呢。而且现在我恰好饿了。吃点太岁先垫垫肚子再说。”

“这……这真能吃。”

“应该能吧。”皇甫哲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只知道在清代著名小说《镜花缘》就曾经记载关于太岁这样一件趣事。小说中的主人公周游世界。來到一个岛上。发现一个一寸的小人骑马奔驰。于是主人公便朝小人追去。不小心脚下被树枝搬到。正好将那个小人吃到嘴中。吃完后。顿时感到身轻如燕。这个骑马小人。就是太岁肉灵芝了。”

野田优子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大哥。你也说了镜花缘是小说。是假的。这要是真的生吃能行吗。

而且就算能吃。这么长时间了。还是在陵墓之中。吃了不会出现什么事情吧。

“你吃不吃。”皇甫哲看着野田优子问道。

“吃了真不会出事。”

“虽然我刚刚说的是清代人杜撰的。但是在华夏真的有人就这样吃过太岁。信不信随你。反正我是准备吃点。”皇甫哲拍了拍肚子说道:“这么好的东西。还这么多。不吃白不吃。而且來都來了。准不能让我白跑一趟吧。”

“再者说。谁知道前面还有什么危险。能不能活下來都是问題。难不成临死还要让我当一个饿死鬼。”

皇甫哲一向都是乐天派的人。什么都看的很开。看的很淡。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要吃了这太岁。

随后。不等野田优子开口。皇甫哲便手持利剑将其中的一个太岁立刻一分为二。顿时那太岁之中流出了一些不明**。仿佛是太岁的血一般。

太岁外皮比较坚硬。如牛皮一般。利刃轻易不能划破。但是皇甫哲却一剑将其给分为两半。那么皇甫哲手中的这把剑……

下一刻。皇甫哲也不管野田优子那副震惊的模样。直接蹲下身体将太岁给拿了起來。开始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

或许是真的饿了。皇甫哲吃的很香。而且还时不时的吧唧吧唧下嘴。看的一旁的野田优子喉咙不停蠕动。

“你真不吃啊。”

“什么味道。”

“说不出來。好像沒有味道。但是好像又有味道。你自己尝尝就知道了。总之口感不错。很有嚼头。味道鲜美。吃不吃随你。”

野田优子见皇甫哲吃的如此香甜。心一横。大不了就是死。也跟着蹲在地上拿起皇甫哲劈成两半的太岁吃了起來。

这一幕要是被他人看到。绝对会被他人指着皇甫哲和野田优子大骂:“败家玩意。暴敛天物”。

要知道物以稀为贵。太岁现在很少。太岁肉灵芝虽然可以自己生长。但是其生长特别缓慢。太岁肉灵芝价格高。一般人很难承受。基本上都是喝太岁泡的水。哪有像皇甫哲和野田优子两人这样的。竟然抱着太岁啃吃了起來。

片刻之后。皇甫哲将那手中的太岁给吃完。打了一个饱嗝。浑身上下倍感舒服。

但是像传说中的那样身轻如燕。皇甫哲真沒有感受到。他只感觉自己肚子饱了。不饿了。

野田优子慢慢也吃饱了。不过并沒有吃完。而是剩下了不少。

“扔了吧。带着不方便。要是还想吃。等下咱们在回來吃一次就可以了。”皇甫哲伸了一个懒腰:“爽了。走。去前面看看。看看还有什么稀奇能吃的东西吗。”

“这真的能吃。而且吃了还沒事。”

“废话。这是太岁。你……算了。给你说了你也不明白。等活着出去之后。让你男人给你补补课。别做了华夏人的女人。还不知道华夏的东西都是做什么用的。”

听到皇甫哲话后。野田优子俏脸微微一红。呈现了一副羞涩之意。

和段枫发生关系可以说是一场交易而已。但是日后会不会成为段枫的女人。和他在一起。野田优子也不知道。但是她有些期待这一日。

但是随即。野田优子那秀眉微微皱了起來:“你说。他会不会有事。”

“放心吧。他猴精着呢。我们都沒死。他肯定也沒死。而且他可是鱼肠剑主。”皇甫哲对着野田优子轻声道。

虽然出言安慰着野田优子。但是皇甫哲心中也忍不住的担忧起了段枫。他们这里都如此的凶险。段枫那边定然也是如此吧。

只是如今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皇甫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和野田优子小心翼翼的从太岁身边走过。朝着前方而去。

至于那遍地的太岁。皇甫哲和野田优子再也沒有看上一眼。

不是不想看。而是知道看也沒用。你现在带不出去。

这一路之上。两人沒有遇到丝毫的危险。而且随着两人越往前走。越感觉视线变得宽阔了起來。并且四周的夜明珠变得更加多了起來。那一旁的石块之上全部都雕刻着飞禽走兽。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

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皇甫哲和野田优子两人面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

看到这座宫殿之后。皇甫哲和野田优子彼此对视了一眼。那脸上和眸子之中全部都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难道……难道成吉思汗死后在地下建造一座磅礴大气的宫殿來当作寝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