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60章 生死与共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生死与共

戚烟梦等人在外面担忧无比,但是宫殿之中的段枫等人却是苦逼不已。

这密密麻麻的箭矢如同箭雨一般的密集,从四方八方飞速射來,并且这宫殿以及地面在剧烈的晃动着,稍有不慎就会被那箭矢如同串糖葫芦一样,穿透身体。

“外公,这怎么办,宫殿的门关上了,段枫他们”戚烟梦满脸紧张的问道。

此时,薛昊天那脸上也充满了凝重之色,这宫殿的大门关上,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在加上这地面不停的晃动,那宫殿之上瓦砖一块块落下,那里面的人,绝对遇到了危险,有人触碰了宫殿的机关。

此刻那宫殿之中,一道道哀嚎声不绝于耳,一副世界末日降临的景象。

并且众人还全部从那大殿后面的房间重新跑到了大殿之中,可是情况一样,那宫殿大门已经关闭,同时密密麻麻的箭雨如同死神之刃一般,呼啸的射來。

“米成君,快把圆月弯刀放回去,不然我们都要死。”清风怒吼一声。

宫殿大门已经被关闭,这箭矢不知道有多少,就算射完了,谁知道后面还有什么机关在等着他们。

之前米成君沒有找到圆月弯刀,沒有将那圆月弯刀从中给拿出來的时候,这宫殿虽然暗藏杀机,但是却绝对沒有现在如此危险。

“你做梦。”米成君立即冷喝道:“这是我來的目的,我说什么也不可能将圆月弯刀给放回去的。”

“你难道想让所有人都死在这里。”

“我可沒说,我会死在这里。”

说着米成君呼啸从哪通道之上跑到了那宫殿门口,一手持刀一手持剑,不停的挥看着那急速射來的箭矢。

同时那通道之上,只有米成君一人,再也沒有其他人,毕竟所有人都清楚,这通道只能够一个人走,两个人走,以及更多人行走,那么只有死路一条。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米成君终于冲到了这宫殿门口,突然用牙齿咬住圆月弯刀,然后一手挥舞着魔剑,一手摸向了腰间。

下一刻,只见米成君手中多了两快整体晶莹剔透如同野兽牙齿一般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即拍在了这石门之上。

“咔嚓。”

这两道晶莹剔透如同野兽牙齿一般的东西,直接镶进了这石门之上,随后只见石门缓缓的晃动了起來。

“柯震业,赤血玉。”米成君立即大喝一声。

沒错,米成君放进这石门之上的东西正是打开成吉思汗陵的钥匙,在进來的时候,他就特意叮嘱柯震业一定要在进來的时候,将这东西从外面拿进來。

于是两人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情况下,将上面的钥匙给重新取了下來。

柯震业在听到米成君的话后,立刻大喝一声:“好。”

随后,只见柯震业那左手之中立刻出现了两块整体通红的玉石,不是赤血玉能是什么。

“唰。”

柯震业毫不犹豫的在这箭雨之中将赤血玉给扔了出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米成君则是手持魔剑和圆月弯刀飞速朝着那通道之上跑去。

“嗖。”

下一刻只见,米成君用牙齿咬到了一块赤血玉,随即,又用脚勾住了一块赤血玉,然后急速的朝着这石门之上踢了过去。

紧接着米成君猛的一个转身,用那牙齿咬着赤血玉,刀剑开路,飞速的朝着前面而去。

或许是因为米成君早就有准备的缘故,这箭矢射在他胸口以及后背,他竟然沒有丝毫的受伤,这直接给了米成君绝对的优势。

“啪。”

“啪。”

两道清脆的响声传出,米成君直接将那赤血玉给拍打在了石门上另外两个空洞之上。

“轰隆。”

赤血玉刚刚放上去,石门顿时朝着两旁裂开。

当刚刚出现一个狭小的空间时,米成君身体急忙侧身,直接钻了出去。

米成君钻出去之后,一手持刀,一手持剑,仰天长啸了起來:“段枫,我看你们怎么出來。”

要知道这条通道之上只能够走一个人,之前因为他米成君占着这条通道使得其他人根本不敢走上去,不然就是和米成君一起死的下场,所以如今米成君在打开石门之后,便立刻从里面钻了出來。

虽然此刻大门已经重新打开,但是里面却依旧危险重重,谁都想要立刻从中跑出來,但是通道却不允许这么多人一同从通道之中跑出來。

柯震业早有准备,在米成君刚刚从中钻出的那一刻,便纵身一跳直接到了那通道之上。

随后,便手持却邪剑飞速的朝着门口跑去。

当來到石门门口的时候,柯震业那嘴角之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只见他那手中的却邪剑竟然斩向了那石门之上的一块赤血玉,以及一个晶莹剔透如同野兽牙齿一般的东西。

“咔嚓。”

锋利的却邪剑,直接将一块赤血玉和梁歪一个如同野兽牙齿一般的玉石给摧毁了。

“嗖。”

柯震业立即从中跑了出來。

柯震业刚刚跑出來之后,只见这石门竟然再次晃动了起來,并且正在朝着中间缓慢的合拢,显然因为柯震业突然将赤血玉和另外一块如同牙齿一般的玉石毁坏之后,使得石门要再次合拢关闭。

这个发现让段枫等人浑身上下猛然一震。

米成君和柯震业这是要将他们所有人都给困杀在这宫殿之中,让他们死在里面。

好毒的计谋。

“段枫,你快走,我们帮你挡住所有人。”

其他人在看到这石门再次要关闭,便立刻一蜂窝的朝着那正门门口涌去。

但是这通道只能够让一个人通行,两个人以及两个人以上的人站在上面之后,那通道顿时为之裂开,上面的人全部不约而同的掉进了那黑不隆冬的地下。

“皇甫,快走,我们先给你挡着。”

“段枫,你快走,我他妈给你挡着,省得天命等下又说老子不救他妹夫。”

“给老子滚。”说着段枫毫无征兆的踹了皇甫哲一脚。

这一脚可以说势大力沉,直接将沒有丝毫防备的皇甫哲给踹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了那通道的地面之上,而段枫和清风等人则是如同战神一般,死死的挡住所有人。

皇甫哲也不是什么优柔寡断的主,当即在地上一个转身手持赤霄剑,便朝外走去:“段枫,你他妈要是从里面能够活着回來,老子请你喝酒。”

皇甫哲是要从里面出來,可是门外的柯震业以及米成君岂会让他如意。

就在皇甫哲要从中冲出來的时候,柯震业和米成君一同出手,欲要将皇甫哲给重新困在那宫殿之中。

“王八蛋。”皇甫哲见状当即怒吼一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宫殿之外的澹台君华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不等陈小雅开口,便纵身一跃,手持承影剑如同闪电一般,急速的朝着两人而來。

澹台君华这一动,手持含光剑以及宵练剑的两个两人也急忙跟着跳跃而出,朝着米成君和柯震业两人攻击而去。

米成君和柯震业两人仿佛感受到了危险降临一般,急忙闪身夺向了一旁,他们两人这一闪,使得皇甫哲立刻从宫殿之中跳了出來。

从宫殿之中走出來之后,皇甫哲满脸狰狞的看着米成君和柯震业:“草泥马,你们两个畜生,今天必须死。”

说着皇甫哲便手持赤霄剑朝着米成君扑杀而去,皇甫哲这一动,那留守在外面的天命以及薛昊天身边的那个老人无名和公羊子敬,龙天啸也立刻跳跃而出。

虽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皇甫哲这模样,里面肯定遇到了危险,而且这危险还和米成君和柯震业有关系。

此刻外面开始起了杀戮,同时,那宫殿之中更是如此,在看到皇甫哲逃离之后段枫二话不说,一把抓住纪含香的肩膀,不等纪含香有所反应便扔了出去。

“龙影,走。”段枫对着龙影怒吼一声。

“你先走。”龙影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必须走,不然你死了,我们所有人都要陪葬,只有你离开之后,我们才是最安全的。”

龙影咬了咬牙:“段枫,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你能活着出來,我为你做一件事情。”

话音落下,龙影毫不犹豫的朝着那正在合拢的石门之外跑去。

顷刻间龙影的身影消失在了这宫殿之中。

龙影这一走,段枫等人可以说顿时压力倍增,他们既然面临着箭雨,又要面临其他人,完全是苦不堪言。

“索爷爷,快走。”

“不,我不走,要走你走。”

“你必须走。”段枫满脸铁青的说道:“你要是不走,我便是不孝,你要是不走,我便宁死不走。”

“你”

“滚啊。”段枫当场爆喝一声。

“段小子,你他妈给老子听着,活着出來。”索人屠咬了咬牙也纵身一跃,朝着那通道门口而去。

“师父,你也走。”

“枫儿”

“师父,你必须走,你绝对不能留下。”段枫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已经对我恩重如山,如果你在留下,那么我活着也会生不如死,难道你想让我生不如死”

清风一剑将段枫身后的箭矢给斩掉之后,满脸不甘的说道:“活着出來。”

段枫是清风的徒弟,他了解段枫,如果他不走的话,那么段枫绝对会宁死不走。

随后,清风一路打开杀戒,也急忙跑了出去。

“恨不恨我,沒有让你走。”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看着与自己依偎在一起的纪含香道。

“不恨。”纪含香毫不犹豫的说道:“生死与你与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