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69章 米成君,宙斯受死吧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米成君,宙斯受死吧

宙斯那脸上带着一道浓厚的自信之色,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杀意波动,但是那双妖异的紫色瞳孔之中却闪烁着让不可小视的精光,如同锋利的宝剑一般。

宙斯身为诸神之首,强大是毋庸置疑的,不然他也不配被其他强者尊为宙斯。

他既然代表宙斯,那么他就是最强的人,这点段枫心中清楚,皇甫哲心中也清楚,所以在面对宙斯那狂妄的话语,段枫和皇甫哲两人脸上没有丝毫的怒意,而是充满了谨慎,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宙斯有多强,段枫不知道,他没有和宙斯打过,但是米成君有多强,他是领教过了,如今宙斯和米成君将他们两人各自对付他和皇甫哲,绝对是一个危险的局面。

但即使如此,段枫和皇甫哲两人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的惧意,并且段枫那嘴角慢慢还勾勒出了一道诡异到极点的笑容。

“宙斯,你以为你能够杀了我吗?”皇甫哲死死的盯着宙斯问道。

“只有试过才知道。”宙斯淡淡的说道:“事实来说话,比呈口舌之争要强上许多,你认为呢?”

对于宙斯这种人而言,别人说什么,他都不在乎,他只在乎实力,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那么便能够将所有的一切全部以摧枯拉朽之势毁灭,那么别人还能够说什么呢?

皇甫哲心中和明镜似的,明白宙斯的意思,也没有多说什么。

“狼牙,准备好了吗?”宙斯忽然再次开口说道:“我准备动手了!”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宙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等宙斯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皇甫哲的面前,那右手扬起,如同一记鞭子一般,朝着皇甫哲狠狠的抽打而去。

顿时一股凌厉的劲风袭来,让皇甫哲心头猛然一颤,几乎是出于本能,皇甫哲急忙朝着一旁闪躲而去。

皇甫哲这一闪,使得宙斯那犹如鞭子一般的右手直接到了段枫的面前。

“唰!”

就在宙斯那右手也抽打在段枫身上的时候,只见段枫的左手立刻抬起。

“砰!”

一道闷响声顿时传出,两人的身体同时摇晃了一下。

宙斯那眼中立刻闪过一道精光:“火狐,你果然隐藏了不少的实力!”

宙斯刚刚那一记鞭手抽打皇甫哲的,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目标是段枫,他心中清楚皇甫哲能够躲过去自己的鞭手,那么只要皇甫哲一躲,这记鞭手便能够朝着段枫抽打而去。

如果段枫也躲闪的话,那么宙斯倒也不会多说什么,但是如今段枫没有躲,只是意的抬起了左手,直接挡住了宙斯这一记鞭手。

并且宙斯这一记鞭手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别人不知道,他可是非常清楚的,但是却被段枫随意的给挡了下来,这让他心头顿时掀起了巨浪。

段枫随意的扫了一眼宙斯:“你不是已经实了吗?”

“你我必定是搏命了!”宙斯那平静的脸色在这一刻也无法平静了。

段枫没有说话,因为已经无需多说什么,他们之间的厮杀已经注定。

米成君在枫随意的挡下宙斯的鞭手之后,那心中便立刻掀起了巨浪,他……他真的隐藏了实力,可是自己为什么没有察觉呢?

“火狐,你隐藏实力,应该是为了我吧?”

“也为了他!”段枫举起右手之中的鱼肠剑指向了米成君:“我知道,你们不会这么耐得住寂寞,暗中肯定会有所行动,也会注意我的一切。”

“如果我表现的过于强大,那么我便只能够会死的更快!”段枫不咸不淡的说道:“为了活着,为了让你们以为,我是案板上的鱼肉,所以我必须隐藏自己部分实力!”

段枫隐藏了实力,就算对付米成君的时候,他也没有拿出来全部的实力,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这里可是还有个宙斯呢?

如果他拿出全部的实力来斩杀米成君,万一米成君还没有杀,宙斯就窜出来从背后偷袭一下呢?

这点段枫不得不防备,所以他和皇甫哲在对付米成君的时候,只是拿出了平常的实力。

听到段枫的回答后,米成君和宙斯的脸上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段枫说的不错,如果之前他表现的过于强大的时候,那么他们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的让段枫去死,就算之前,对付米成君下死手的时候,他宙斯也会立即跳出来,和米成君联手,先重创段枫,但是如今,他们知道的已经晚了。

虽然知道的已经晚了,但是心中却忍不住的升起了疑惑,他是什么时候变强的?

他们可是一直在注意着段枫,没有发任何的端倪。

但是段枫明显没有给他们解释的意思,只是淡淡的成君和宙斯:“你们两个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

狂!

段枫这一刻,比之前还要狂,一个人直接挑战米成君和宙斯两人,挑战两位当代最强者。

米成君和宙斯两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

一股无法言语的怒火陡然从心头升起。

米成君虽然是标准的伪君子,但是你却不能不承认他也是一个强者,他也有着强者的心,而如今段枫的话,对于他来说,则是藐视,是对他的羞辱。

宙斯也是如此,段枫这明显是他们,是在告诉他们,你们最好联手对付我一个人,单个不是我对手!

一时间两人心头完全被一股前所未有的怒意给包裹。

皇甫哲这个时候也来到了段枫的身边:“段枫,你没事吧?”

“没事!”段枫轻轻的摇摇头道:“他们两个我有办法对付,不过你需要帮我挡住他们一下!”

皇甫哲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一愣:“什么意思?”

“我还缺一样东西,我必须要拿到手,只要有了这样东西,他们两个的命,我便能够全部杀了。”段枫重重的说道。

耳畔响起段枫那强势而且又极度狂妄的话语,皇甫哲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只要你能将他们给杀了,我拼了这条命,也会帮你拦住他们一时片刻!”

“好,交给你了!”

话音落下,段枫那左手边立刻将皇甫哲朝前给推了过去,而他整个人则是飘然后退,仿佛要逃跑一样。

皇甫哲则是一愣,但是随即就回过神来,他虽然不知道段枫要做什么,但是段枫既然这么说了,那么一定能够将他们两人给杀了,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拦住宙斯和米成君两人片刻。

枫的动作之后,米成君和宙斯也是一愣,这……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要杀他们两个人吗?

怎么段枫跑了?

但是不等他们多想,皇甫哲已经到了宙斯的面前,那赤霄剑当即如同长虹贯日,直接斩下。

面对锋利无比的赤霄剑,就算是宙斯也不敢硬碰,只能够朝着一旁闪躲而去。

皇甫哲不知道自己能够拦住宙斯和米成君两人多久,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拦住他们。

“师父,去帮皇甫拦住宙斯和米成君,片刻之后,我来杀他们。”段枫忽然怒吼一声。

清风在听到段枫吼声之后,一剑将面前的人给逼退之后,便立即朝着米成君呼啸而去。

而段枫呢?

他没有跑,也没有逃,而是一路直奔那宫殿坍塌之处,更为准确的说,是朝着那唯一保存完好的密室而去,是米成君取出圆月弯刀的密室,是里面有人的密室,只是不知道是死人还是活人的密室!

段枫之前就是在宫殿坍塌时,躲到这密室之中才免遭一死的,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宫殿都坍塌了,这间密室还完好无损,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顷刻间段枫就来到了这密室之中,对着这密室之中,不知道是死人还是活人的人,全部恭敬的深深鞠了一躬。

随后,段枫将目光落在了那个一副道士打扮的人身上:“前辈,晚辈今日多有打扰,还请您赎罪,接下来如果有冒犯之处,还请您不要和晚辈计较!”

说着段枫走向了这个一身道士打扮的人旁边,刚刚走到这个道士的旁边,段枫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凉意,随即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冷颤。

他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冰窟之中一般,那股寒意冰冷刺骨。

段枫再次打了一个冷颤:“好冷!”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感觉这么冷,但是这股感觉确实真是存在的。

随后,段枫不敢在这里多站,便直接弯下腰,将这个道士那挂在身旁的佩剑给取了下来,接着便急忙离开了这个道士的旁边。

这个道士的身边太冷了,仿佛是一座冰窟一般,他是一刻都不想在哪里停留。

拿到宝剑之后,段枫那脸上露出了一道激动之色,接着就地一蹬,整个人立刻蹿出。

“米成君,宙斯,今日就是你们两个人的死期!”段枫犹如野兽一般,忽然发出了一声怒吼之声。

随即只见,段枫那从这个道士手中取出的宝剑被他一摔,那剑鞘立刻化作一道黑光射出,同时还四周仿佛还传出了一道龙吟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