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74章 暴怒的戚烟梦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暴怒的戚烟梦

此刻在清风等人的眼中,宙斯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毕竟段枫的攻击实在了太凌厉了,太快了,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而且宙斯又是在倒飞而出的情况下,想要活很难。

但是宙斯真的会被段枫这一拳给打破脑袋,就此死去吗。

就在不少人以为宙斯会被段枫一拳给打破脑袋的时候,那倒飞而出,并且意识已经有些昏迷的宙斯眼中忽然射出一道精光,那左手猛然一动。

下一刻,只见宙斯的手中握了一个剑把。

“唰。”

就在这个时候,那剑把之中忽然射出一道寒芒直接刺进了段枫的胸口。

“噗嗤。”

鲜血顿时从段枫的胸口涌出,那剧烈的疼痛使得段枫身体猛然一震,同时那双铁拳之上的力量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这一幕來的太突然了,來的太诡异了,谁也沒有注意到,宙斯竟然还有这么一手,竟然会在生死关头给段枫一剑,保住了自己的命。

“砰。”

段枫的身体直接从半空之中坠落在了地上,随即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了起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看似半死不活的宙斯腰部陡然发力,让自己停止倒飞,利用一个类似‘千斤坠’的动作,落在了地面之上。

刚刚坠落在地面之上,宙斯便就地一蹬,手持那已经染红鲜血的利剑朝着段枫呼啸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陈小雅已经动了,戚烟梦也动了,穆剑武也动了,清风等人也动了。

要知道此刻段枫被宙斯一剑刺中,已经身受重伤,如今宙斯如此反扑,那么段枫定然凶多吉少。

每一个人在这一刻的速度都是奇快无比。

尤其是戚烟梦和陈小雅两人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一般,两女如同闪电一般,嗖的一下就到了段枫的面前。

而就在这个时候,宙斯也已经到了段枫的面前,那手中的利剑作势就要朝着段枫劈砍而下。

“让开。”陈小雅怒吼一声,一把将已经到了段枫面前的戚烟梦给推了出去,整个人直接将段枫给抱在了怀中。

“噗嗤。”

沉闷的响声响起,只见陈小雅那后背顿时出现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鲜血仿佛不要钱似的,从中涌出,同时那阴森的白骨也仿佛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一般。

但是陈小雅仿佛沒有感受到疼痛一般,看着被自己抱在怀中的段枫,那脸上慢慢绽放出了一道绝美的笑容。

只不过这道绝美的笑容却给人一种即将凋零的感觉。

就像是一朵玫瑰花要凋谢了一般。

“你……你沒事吧。”陈小雅看着怀中的段枫说道。

段枫在听到陈小雅的话后,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

那苍白无比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慌乱之色:“你……你是……”

下一刻,陈小雅那脸上的面纱为之掉落,陈小雅那已经泛白的脸色顿时映入到了段枫的视线之中。

在看到陈小雅的容颜后,段枫如同一头野兽一般,立刻发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不……”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将自己给拥入怀中,替自己挡下这致命一剑的人,竟然是陈小雅,竟然是他心中的那根刺,竟然是那心中那永远无法忘记的人,竟然会是他那内心之中深爱的女人,,陈小雅。

“宙斯,我要你死。”

这一刻,段枫那双眸子已经变得赤红,刚想有所动作,但是那胸口立刻传來了一股剧烈的疼痛之意。

“死吧。”宙斯这个时候怒吼一声,那手中的利剑再次朝着段枫呼啸斩去。

“不……”

戚烟梦发出了一道歇斯底里的吼叫声,身体一闪就到了陈小雅和段枫的身边。

段枫在看到戚烟梦扑來之后,强忍着身体上的巨疼,急忙一个转身,将陈小雅给挡在身后不说,同时手臂张开拦住了戚烟梦。

“噗嗤。”

锋利的利剑直接在段枫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甚至能够看到那阴森的白骨。

剧烈的疼痛,使得段枫的身体猛然一震,但是他却咬着牙,沒有让自己发出任何痛苦的哀嚎声。

“我要你死。”

戚烟梦如同从地狱之中走出來的女魔头一般,那飘逸的长发竟然在这一刻无风自动,同时那双粉拳也被她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那双原本明亮的眸子在这一刻仿佛被一团黑雾给遮掩了一般,充满了死灰之色。

下一刻,只见戚烟梦从手中取出一个长形的瓶子,直接将瓶口给捏碎,将里面的东西就倒进了嘴里。

“快阻止她……”薛昊天在看到戚烟梦的动作后,率先回过神來,当即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但是已经晚了,戚烟梦一口气将那瓶子之中的东西给倒进了嘴中,咽到了肚子里面。

随即,只见戚烟梦脸色不停的变幻着,忽青忽白忽红不说,那呼吸也在这一刻变得极为急促了起來,每一次的呼吸,戚烟梦身体仿佛都会鼓起一般。

“啊。”

戚烟梦仰天发出了一道咆哮,声如闷雷,久久不散。

咆哮声过后,戚烟梦整个人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就像是从地狱之中爬出來的罗刹一般,专门收割人的生命,那眸子之中尽是死灰和冷漠之气不说,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感受到戚烟梦身上的气势之后,清风等人心头猛然一颤,他们感觉,这一刻,戚烟梦仿佛一只手就能够捏死他们一般,戚烟梦身上那股冰冷而又可怕的气势让他们竟然提不起丝毫的战意,就像是老鼠见到了猫一般。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戚烟梦动了。

身体一闪,一道残影出现,还沒有等人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戚烟梦就已经到了宙斯的面前,那修长的玉手直接抽打而出。

宙斯顿时感受到了自己被一股死亡之意所笼罩,还沒有等他反应过來,戚烟梦的玉手已经抽打在了宙斯的身上。

“砰。”

下一刻,宙斯的身体直接倒飞而出,而戚烟梦则是嗖的一下追了过去,快的就连清风等人都只能够捕捉到一丝的残影。

只见戚烟梦直接跳跃而起,那右腿朝着宙斯狠狠的劈砍而下。

“砰。”

闷响声传出,宙斯的身体直接被戚烟梦一腿给踢倒在了地上。

但是戚烟梦并沒有因此而停手,而是如同发疯一般的再次朝着宙斯出手。

众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心头立刻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这……这……这完全是虐杀啊。

宙斯在戚烟梦的手中根本沒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仿佛就如同一个婴儿一般,面对戚烟梦的攻击,他连防备的机会都沒有,只能够被戚烟梦这么虐打。

戚烟梦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

难道是和戚烟梦之前刚刚吃掉那银色小瓶之中的东西有关。

即使有关,这一刻,也沒有人敢去打戚烟梦的注意,戚烟梦实在是太可怕了。

虽然宙斯已经被段枫打成了重伤,如果段枫小心一点,不着宙斯的道,那么现在宙斯已经死了。

宙斯是受伤了,但是他却还有实力啊,还能够打,这点从他对段枫出手之上就能够看的出來,可是这一刻呢。

宙斯在面对戚烟梦的时候,完全沒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虐杀,华丽的虐杀。

戚烟梦这一刻完全來一个华丽的变身,将宙斯给轰杀成渣。

清风和这个老婆婆彼此对视了一眼。

“这……这实力好像只有龙女才拥有。”老婆婆那枯皱的脸上充满了无法言语的震惊。

清风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我……我感觉她只需要十招就能够杀了我。”

这个老婆婆也神佑同感的点了点头。

此刻的戚烟梦仿佛疯了一般,明明有杀死宙斯的机会,但是她却始终沒有下死手,而是完全虐打宙斯,那痛不欲生的哀嚎声不停的从宙斯的口中传出。

“杀了我,杀了我……”

面对宙斯的求死,戚烟梦仿佛沒有听到一般,一拳一腿不停的轰打宙斯。

即使将宙斯给轰飞而出,戚烟梦也能够一闪就到宙斯的面前,将其给虐的如同死狗一般。

“砰。”

戚烟梦一脚将宙斯给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那石柱之上,整个人慢慢的从石柱之上滑落而下之后,如同烂泥一般。

这一刻,宙斯浑身上下的骨头,已经完全被戚烟梦给砸碎,就算沒死,也是一个废人,而且活着,对于此刻的宙斯來说,绝对是生不如死。

“呼呼……”

戚烟梦呼吸急促而又浓厚,目光冰冷的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宙斯。

众人全部都满脸震惊的看着戚烟梦,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这一刻的戚烟梦实在是太可怕了,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忽然,戚烟梦那冰冷的目光缓缓的扫过众人。

被戚烟梦这么一扫,众人只感觉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寒意,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紧着只见,戚烟梦化作一道残影嗖的一下朝着段枫和陈小雅两人身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