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番外一小雅的付出莫宁的妖孽

番外一 小雅的付出,莫宁的妖孽

段枫的婚礼。可谓是震惊整个华夏。万众瞩目。让不少人为之翘首以待。

婚礼办的自然是热热闹闹。风风火火。不过婚礼结束后。不少人都为之疑惑。这他妈的到底娶的是谁。

也怪不得众人有这个想法。穿着婚纱的女人太多了。戚烟梦自然不必多少。人家和段枫有证。陈小雅、宁若柳、苏珊、安琪儿、林忆如、张舒婷、凤凰、火凤、董馨菲、穆佳怡、柳依依、马晨萱、娜仁托雅、童思琳、屈玲珑、纪含香等女人全部都穿着婚纱。而穿着新郎服装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段枫。

这让众人根本搞不清楚。谁是真正的新娘。谁是伴娘。人太多。弄的不少人都是一头雾水。

但是皇甫哲等人心中清楚。柳依依、马晨萱、娜仁托雅、童思琳等人不过是伴娘。至于其他人那么自然都是要和段枫结婚的女人。

只是华夏有明文规定。只能够娶一个妻子。所以这才使得薛舞绝弄了这样一个婚礼。

该知道新娘是谁的人。自然知道。对于那些不该知道的。自然就沒有必要知道。

但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虽然事前不知道。但是事后稍微一打听。所有人顿时明悟了起來。不少人对段枫羡慕到了极点。

这么多女人。哪一个不是极品。别人想要一个都难。想要左拥右抱。更是难。但是段枫却将她们尽数揽在自己的后宫之中。而且其中有不少都是大有來头。家世无比显赫。

娶了其中某一个。都能够让人至少少奋斗十年。可是段枫却全部拥有。

能不让人羡慕吗。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看人家段枫。在看看自己。在外面养个女人还要偷偷摸摸的。再看看人家段枫。

不少人都想着有时间想要请教一下段枫。是如何做到的。

羡慕归羡慕。但是生活归生活。段枫的婚礼结束之后。众人纷纷散场。

…………

明媚的阳光从天际倾洒而下。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让人忍不住心情开朗而愉悦。

别墅的院内。薛舞绝和陈小雅两人坐在院内。任由那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

院内。陈小雅坐在薛舞绝的对面。正在给一脸认真的泡茶。

看着陈小雅那娴熟的动作。薛舞绝内心之中百感交集。记得陈小雅学泡茶。还是她薛舞绝教的呢。是她教给陈小雅如何品茶的。

那个时候陈小雅还不过只是一个丫头。但是转眼间。那个当年的丫头已经变成了一个女人。变成了自己的儿媳。

“薛阿姨。喝茶。”陈小雅给薛舞绝倒了一杯茶。轻声说道。

“你喊我什么。”薛舞绝装作故意沒有听到的模样问道。

“薛……”刚刚说了一个字。陈小雅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那俏脸之上慢慢升起了一道红晕:“妈……”

听到陈小雅喊自己妈。薛舞绝那脸上顿时充满了笑容:“哎。”

“小雅。这一个字妈已经等了很久。以前我就想着让你做我儿媳。让段枫将你给娶进门。”薛舞绝轻轻的泯了一口茶说道:“后來我看到了梦梦。心中也动了想法。想要他将戚烟梦也给娶了……”

“小雅。不要怪妈有这种想法……”

陈小雅轻轻的摇头道:“沒有。您是站在做父母的角度來考虑的。不能怪你。”

“你还是这么懂事。”薛舞绝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小雅。怪我吗。”

“不怪。”陈小雅毫无不犹豫的说道。

“你应该怪我的。知道吗。”

“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怪我。”

“因为您是站在做母亲的角度去想问題的。我不能怪你。而且一切我都心甘情愿。更不能怪您。”

薛舞绝在听到陈小雅的话后。那内心之中百感交集。是啊。自己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去想的问題。沒有考虑过其他。她只想着自己的儿子只要能够活着。只要能够平安就可以了。

“况且。如果不是您的话。我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触到这么多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懂得这么多呢。”陈小雅你脸上挂着一丝的浅笑:“是您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薛舞绝忍不住的再次叹息了一声:“小雅。从小你就心太善良了。你不能这样包容别人知道吗。”

“我只会包容我在乎的人。”陈小雅淡淡的说道。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薛舞绝脸上露出了一道满意之色。

那个当初的小丫头真的已经长大了。知道了很多。懂得了很多。

“小雅。这么多年一个过的是不是很苦。”

“对于小雅來说。那份苦中带甜。”陈小雅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幸福的笑容:“如果手是春。落手是秋。那么时光的流年里。有甜亦有苦。有欢亦有悲。有笑亦有泪。岁月匆匆。逝水无痕。想起了他。心中顿时涌上一股暖意。因为有他。一路从容。因为有他。一程欢喜。如果我是船。那他就是掌舵者。如果我是一纸素笺。那他就是画笔。如果我是一株藤。那他就是伟岸的树。因为有他。我才会迎风踏浪。因为有他。我才会璀璨如诗。因为有他。我才会岁月常青。因为有他。我才会感到生命之美好。风景之秀美。”

对于陈小雅來说。只要有段枫。她的心便是暖的。

对于陈小雅來说。她就是一条船。而段枫是那掌舵者……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薛舞绝心中充满了复杂之色。这是一个很傻的女人。至少在爱情中很傻。很傻。

她可以倾其所有。为段枫付出。包括自己的生命。

至于那璀璨的年华。对于别的女人來说很重要。但是对于她陈小雅來说。一切的一切都抵不上段枫。

“小雅。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么多。”薛舞绝一脸感激的说道:“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

“妈。那是我应该做的。他要是出事了。我就算活着也是行尸走肉。他活着。就算我死了。那也能够让人含笑而死。”陈小雅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那脸色却是十分的认真。

“小雅。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知道一切。你还会如此吗。”

“会。”陈小雅毫无犹豫的说道:“为了他。我可以倾覆天下。”

对于陈小雅來说。段枫才是她最重要的。是她生命之中不能缺少的。

而这天下与她何干。

为段枫。就算她负了天下又何妨。终究是一场浮云而已。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薛舞绝的脸色微微有些动容。脑海中忍不住的浮现了段莫宁。

当初他何尝不是为了自己负了天下又何妨。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那么现在的段莫宁绝对还活着。而且必定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他绝对能够一人一剑傲视天下。让群雄畏惧他三分。

但因为自己。他英年早逝……

薛舞绝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伤心之色。

陈小雅那双温柔如水的眸子仿佛看出了薛舞绝的内心之中所想的一般。轻声道:“薛阿姨。是不是想到段叔叔了。”

薛舞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不知道他在那边还好吗。”

“只要你和段枫好。我相信段叔叔一定会很好的。”陈小雅抬头看了看那蔚蓝的天空说道:“说不准。段叔叔现在就藏在那天边的一角。正在默默的注视着我们呢。”

虽然知道陈小雅是在安慰薛舞绝。但是却依然让薛舞绝那有些伤感的心情。顿时变得美好了起來。

同时还忍不住的抬头看了看那蔚蓝的天空。

“小雅谢谢你。”薛舞绝感激的看着陈小雅说道。

陈小雅轻轻一笑:“妈。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您。您可以告诉我吗。”

“是问龙女为什么会救我吧。”

陈小雅点了点头。她曾问过龙女。可是龙女却说了一句。师命。

这让陈小雅一头雾水。师命。什么意思。

“知道张舒婷的爷爷是谁吗。”

“张逸飞。”

“不错。”薛舞绝点了点头:“那是一个传奇。也是这世间无人敢动她张舒婷一根头发的原因。他很强。我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强。能够教导处龙女这样的高手。你可以想一下。他到底有多强。”

“莫宁出世。被誉为妖孽太·子。勾起了他的兴致。他和江家的江哲。曾经去找过莫宁。并且三人还打过一架。”

陈小雅满脸震惊的看着薛舞绝。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薛舞绝亲自说起。根本无法让人相信。这两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竟然找过段莫宁。而且还打过一架。

段莫宁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人到中年了吧。

怎么会这么不要脸。去找段莫宁打架呢。

可是陈小雅哪里知道。张舒婷的爷爷张逸飞在他那个时代是出了命的贱人。而且高手寂寞。巅峰寂寥。

你准不能让他去和自己的老婆打架吗。

那他只能够找别人打架。段莫宁的出现就很对张逸飞的胃口。所以便找上了段莫宁。

“那一战谁赢了。”

“他们赢了。”薛舞绝叹息了一声:“莫宁败了。但是张逸飞和江哲却说。二十年之后。莫宁就会成为他们。可惜天妒英才……”

说着薛舞绝那眼眶变得有些红润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