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番外十四

番外十四

段枫刚刚开口,就被陈小雅给打断道:“没什么,我们能够理解!”

说着陈小雅看了一眼纪含香。

只见纪含香正一脸含笑的看着毒段枫。

正如陈小雅所说的那样,她们理解段枫为什么没有告诉她们。

要知道在华夏几千年的传统沿袭下来,长幼有序,尊卑有序已经形成了一种很严格的礼仪规矩,吃饭时怎么坐,说话时怎么说,甚至走路时谁先走,都有着明确的定制!

总而言之在华夏,长幼有序,尊卑有序已经形成了一种规则。

而在这么多女人之中,戚烟梦则是大夫人,是正室,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应该她戚烟梦先做。

如果说段枫是皇帝,那么戚烟梦就是皇后,至于其他人则是妃子。

在加上段老爷子生前也算是一个老古董,所以段枫让戚烟梦来,完全是为了长幼有序,一切皆有戚烟梦走在最前面,其他女人在后面。

这点无论是纪含香还是陈小雅亦或者是其他女人,她们都懂,都知道段枫为什么带着戚烟梦一人而来,所以没有人怪段枫。

在加上段老爷子生前,戚烟梦在段家居住过,陪着段老爷子度过一段时间,承认戚烟梦是他的孙媳,所以戚烟梦要来,要来祭拜段老爷子。

至于其他女人,段老爷子见过几个,但是却不知道和段枫的关系,使得段枫没有告诉其他女人。

这一次的祭拜是真正意义上的祭拜,所以戚烟梦必须要和段枫一起来,一切皆是因为戚烟梦的身份。

至于其他女人,段枫也会让她们前来祭拜段老爷子,但不会是今天,而是改天。

所以众女都明白段枫的意思,没有说什么,而是悄悄的跟来过来。

跟了过来,并不是为了什么,而是出于一种对段老爷子的敬重,而是出于一种晚辈对先辈的祭奠。

“谢谢你们!”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吗?”纪含香风轻云淡的说道。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段枫莞尔一笑。

是啊,她们之间已经无需说对不起和谢谢。

随后,纪含香巧妙的将这个话题给岔开了:“段枫,皇甫哲将在十五日之后大婚,你知道吗?”

“大婚?”段枫一愣:“我怎么不知道啊?”

陈小雅淡笑一声:“是你自己没有在意吧?”

段枫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头,最近他确实没有注意过其他的事情。

整个人完全是悠哉悠哉的过着。

“那我们就去京城给他祝贺一下!”段枫轻声道:“准备一份大礼给他!”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戚烟梦和薛舞绝两人也离开了墓碑前。

而段枫和纪含香以及陈小雅三人则是重新回到了段云阳的身边,与众人聚在了一起。

祭拜完段老爷子之后本来是要回去的,可是段枫却又带着戚烟梦去祭拜了段定康。

毕竟段定康的死和段枫有直接的关系。

如果不是段枫,段定康现在必定还活着呢!

看着段定康的墓碑,段枫那内心之中同样百感交集,十分沉重。

段云阳则是眼眶通红的看着段定康的墓碑。

对于段定康,段枫还是十分尊重的,怎么说,他曾经都为自己能够活着,让自己当上段家的家主,从而不惜让自己的儿子屈人之下!

他是一个非常好的长辈。

只是很可惜,却已经不再了。

段枫等人在祭拜完段定康之后,段云阳仿佛想到了什么又去看了一眼段炎国!

这个曾经的大伯,一心要想成为段家家主的人,最后却死在了那欲望之下。

回想起来,段云阳唏嘘不已,同时内心之中十分复杂。

段枫对段炎国是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可是他段云阳有啊!

他毕竟是生长在段家,是段炎国看着长大的,可是最后伯侄却是兵戎相见,最终使得段炎国命丧黄泉不说,同时自己的妻子也跟着他一同共赴黄泉。

所以段云阳要来祭拜他一下,因为他是段云阳的大伯,是看着段云阳长大的的大伯,是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大伯。

如今他已经死了,再大的恩怨,再大的仇恨都会烟消云散。

祭拜完段炎国之后,众人算是彻底的离开了这里。

回到段家之后,柳依依和马晨萱以及段云阳的母亲已经回来了。

当看到段枫等人之后,柳依依等人均是一怔。

尤其是段云阳的母亲在看到薛舞绝之后,浑身上下颤抖不已。

她和薛舞绝认识,而且早就认识,只是这么多年不见,再次见面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段枫看到段云阳的母亲后,那心头顿时充满了愧疚。

段定康是因为他而死,如果不是他的话,段定康不会死。

他愧疚段云阳的母亲,愧疚他这个三婶。

虽然段定康是因为段枫而死,但是她对段枫却没有任何的怨言,这点段枫看得出,感觉的到。

她把自己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犹如段定康一样,将自己当成了自己的侄子。

“嫂子……”薛舞绝看着段云阳母亲那熟悉的面孔,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段枫不知道段云阳的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薛舞绝知道,她二十多年前就知道。

她是和段定康一样的人,一样的老好人,不争不抢,只求生活安稳。

当年她和段莫宁的事情,整个段家唯一没有反对过,甚至还赞同过的,便是段定康和他妻子,甚至段云阳的目母亲还帮段莫宁给薛舞绝传递过消息。

看着那因为岁月的洗刷之后而留下的皱纹,薛舞绝内心之中显得十分沉重。

“舞……舞绝,是你吗?”段云阳的母亲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有些颤抖,或者说是不敢相认薛舞绝。

“嫂子,是我,我是舞绝!”

说着薛舞绝朝着段云阳的母亲身边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两人就想是姐妹一样,再次相见,无论是内心还是脸上都充满了激动,没有丝毫的做作之意。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段云阳的母亲显得十分激动:“我听云阳说,你没死,你还活着,我就想要让云阳带我去找你,去看看你……”

“嫂子,是舞绝的错,舞绝应该先来看您!”

“这些年,你过得很苦吧?”

“不苦,一点都不苦!”薛舞绝摇头道。

正如陈小雅所说的那样,苦不苦唯有心知。

二十多年不见,再次相见,两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语在其中。

段枫等人看着面前的一幕,那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舒心的笑容。

半晌之后,段云阳的母亲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说道:“都快坐,快坐!”

段枫轻轻地摇头道:“三婶,你们聊吧,我们去院子之中走走!”

众人能够看得出来,她们两人再次相见,必定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如今他们在这里只会碍事。

随后,段枫便抬起脚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段枫这一动,其他人自然也跟着动了起来。

只是顷刻间,整个大堂之中只剩下了薛舞绝和段云阳的母亲。

“这些孩子都长大了!”段云阳的母亲看着那慢慢消失的身影说道。

“是啊,他们都长大了,可是我们却已经老了!”薛舞绝非常赞同的说道。

说着薛舞绝看向了段云阳的母亲,一脸愧疚的说道:“嫂子,三哥的事情我听段枫说了,对不起,是我们愧对您和云阳……”

段云阳的母亲轻轻摇头说道:“什么愧对不愧对,定康就是这样的人,而且这么多年他一直对你和莫宁的事情耿耿于怀!”

“你也不是不知道,当年就属莫宁和定康两兄弟的关系好。”段云阳的母亲那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回忆之色:“我还记得当年莫宁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定康喝酒!”

“那一次,他可是把定康灌的烂醉如泥,给我送回来的时候,让我照顾了定康一夜,而他和个傻小子似地,只在那嘿嘿傻笑!”段云阳的模样轻声道:“那个时候在家中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丝毫没有外界所说的那种杀伐果断的样子,也没有丝毫太·子的架子!”

段定康和段莫宁关系好,这点薛舞绝也知道。

对于段家其他的兄弟,段莫宁不管不问,但是对于段定康,谁敢惹他,段莫宁就敢K谁!

“嫂子……”

“舞绝,你没有对不起我,段枫也没有,这是定康的命,他命中有这一劫。”段云阳的母亲仿佛什么都看开了一般,轻声道:“虽然他死了,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他一定是心甘情愿去死的,他死的时候,脸上一定挂着笑容,一定死的很安详,很是开心!”

“他是为莫宁的儿子死的,他死的值了!”段云阳的母亲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如果当初死的是段枫,或者段枫出现什么意外,定康百年之后,绝对无言面对九泉之下的莫宁!”

“这样也好,定康早早的去了,这样他就可能会和莫宁再次见面,他们兄弟两人又可以把酒言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