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仙记

226 战局混乱

226战局混乱

蒋小苗算是华丽失踪了,再说灰鹤长老的遭遇吧,他那一个晚上真的掉进了度克拉的设计中。灰鹤长老用他僵尸的嗅觉闻到了一种奇怪的血腥味,顺藤摸瓜在一处废弃的庭院中找到了一间密室。密室里聚集了很多灵体,从形态上来看,这些显然都不是天霞古宗门毁灭时留下来的那批灵体。

灰鹤长老根本不知道曾经有一些人是躲过了浩劫,在宝库空间繁衍到了尽头才变成灵体的。灰鹤长老发觉这些灵体后立刻隐身,跟随灵体进入了密道。在封闭地道的一端里见到了一场古怪的祭祀,几只几乎可以实化的灵体正在驱使妖兽自杀用鲜血浇灌一块黑色的石头。

灰鹤长老的跟班,也就是灰鹤变作的青衣人暗中提醒到:“主人,不好了,这些灵体正在召唤真魔降临,他们想让真魔替他们直接收取魔宝。这确实是个好办法,有了真魔出手,魔宝肯定落入真魔的投影手中,但是真魔的投影是不能带走任何其他空间的宝物,只能给他们这些召唤者了。”

灰鹤长老也明白这一点,他立刻变成万年僵尸的真身冲进去把祭祀打断。没想到一直埋伏着的噬魂魔王魔子发觉了灰鹤长老的打算,立刻派魔奴前去阻止。那些接近实化的灵体也因为这场变故而加入了战团,讲到底,灵体和噬魂魔王魔子的目的是一样的,他们都想利用真魔召唤魔宝,然后在魔宝出现后再行抢夺,灰鹤长老的出现显然是和他们的目的相违背的,他们突然联合在一起了,向灰鹤长老发动了进攻。

对战的形式发生了逆转,灰鹤长老和青衣人要分别对付一群魔奴和一堆灵体也十分吃力。万年僵尸的身体是很硬的,灰鹤长老特别珍惜他的那张比人类还要出众的脸,可以那些魔奴却专门攻击他的脸。青衣人对付灵体,它直接把灵体吞了下去,但是如果他不尽快运化功力。消化掉这些特殊能量,它也会爆炸的。

被人群殴的感觉很不好,被打成烂柿子的灰鹤长老撑不住了,对青衣人说到:“我们赶紧走。到外面去,此处过于狭窄,不便打斗。”

说完灰鹤长老就自己撤退了,青衣人也变出自己的本体,一只灰色的鹤。飞出了地道,它已经觉察到了这个地道对他们有着天生的压迫之力,他们想从储物袋里拿出傀儡帮忙作战都不行。灰鹤长老出去之后就拿出了十几个傀儡士兵,个个都有元婴初期的水准,灰鹤长老打算提炼出战意去对付他们,不然他真的是要败了。

他们这样离开了,地道内的祭祀就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当灰鹤长老用战意凝结的巨剑劈开密道的时候,祭祀已经结束,半个真魔之身已经凝结完成了。假如再有一炷香的功夫,真魔之身就可以召唤魔宝了。

魔子和那几个灵体也算是功败垂成了,战神宫的战意凝结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挡住的。还有狡猾的灰鹤长老已经把自己储物袋里的全部阳泉石扔了出来,对灵体而言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比阳光还要厉害的是大量的阳气,对于万年僵尸而言,面对这些阳气也是难受的,这就是自损三千,杀敌一万的招数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魔子也很难受。他果断拿魔奴掩护自己逃走了,几个将近是实体的灵体也靠着牺牲其余弱一些的灵体逃走了,只剩下露了半截身子的真魔投影还在阳泉石产生的阳气中泡着。这时候灰鹤的反应就有些奇怪了,它居然率先冲进了祭祀的台子。一口就把真魔的半截投影给吞噬了。

灰鹤长老因为害怕阳气,受了比较重的伤,居然发现这一幕,他还以为真魔的投影被阳气所化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好伙计深藏不露。这场大战结束之后,天很快就要亮了。灰鹤长老觉得自己没有力气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去休息了,他拿出了随身带着的棺材法器,直挺挺地倒进去睡觉了。作为一贯的忠心仆人,灰鹤便再度化身为人扛着棺材回家,但是这次他没有走路,只是随手画出了一道门,就扛着棺材进去了,那个地方居然是大殿,灰鹤长老一只以为最安全的大殿。

安置完灰鹤长老,青衣人代表着灰鹤长老站在了大殿之内,向所有前来请安问情况的弟子说到:“昨夜你们师尊同我去禁区的时候遭遇到了很强的灵体,你们师尊收了几只,打算审问一番,今日就不出来了。他嘱咐我代替他照顾众位弟子。”

青衣人说完之后就检查了一下到来的所有弟子,他发现凌天柱不在,便随口问到:“凌天柱为什么没有来,被度克拉洗脑了的江北路说到:“禀告大人,凌天柱去修炼了,我们这些人里面数他的修为最低,他知道最近很危险就干脆去闭关提高修为了。”

青衣人对此解释还是能接受的,他知道新来的十九位弟子还根本不会制作傀儡,所以他也不想动这些人。他对在场的弟子说到:“新来的弟子现在可以回洞府去了,江北路,你让他们去修习基本的经典,自己炼制一批炼器材料去。长老说了,这件事就归你管了,你带着他们离开吧。”

江北路得到了这样的差事自然是很高兴,折腾新人让他会很有成就感。其余的弟子也很羡慕江北路的差事,没办法呀,江北路是他们这一批中傀儡术学得最好的,其他人就是羡慕也不能说师尊偏心。

青衣人在江北路走后便拿出了一个巨大的蛋,去各位弟子说到:“把你们的傀儡拿出来,一起攻击这个蛋,你们自己去操练守卫基地的阵法,这几天我和你们的师尊都很忙,你们一定要勤于练习。这些傀儡就留在大殿,你们自行操练去。”

众弟子不敢质疑青衣人,他们把傀儡拿出来的时候根本都没有注意到青衣人眼中的贪婪之色,他们不知道真正的混乱之源其实就是眼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