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6 再见弘历

再见弘历

圣上亲检后,命运各定的秀女便要准备陆续出宫了,被留了牌子还要等旨指婚的景娴也不例外,只是先头皇后脸色虽平常,对雍正的性子,她却还是有点把握不住,于是,在出宫前便打算去启祥宫谢个恩,作为皇后的族侄女,倒也不算逾越。

而另一头的弘历,却也正刚刚从启祥宫走出来——

康熙晚年,多宠幸汉女,弘历幼时被养于宫中,又处处爱学康熙,便也多喜欢汉女出身的妃嫔,加上比起地地道道满足姑奶奶出身的嫡母和生身额娘,汉妃的温婉贴心,显然更加合他的性子,是以,在成年知人事之后,他也多是偏爱汉女,只是他脑子还算清楚,知道富察家族有着巨大的政治影响力,加上富察氏入门以来,将乾西二所掌管的井井有条之余,也不爱捻酸惹事,性子颇为贤惠大度,所以,弘历也乐得对其保有敬重,给予多些体面。

可就事论事,真要论起真心疼宠,还是高氏领占上风。

高氏是雍正六年的宫女小选,被分到乾西二所的使女,看着身份低微,其父高斌却是从二品大官,被先后下放到广东、浙江、江苏以及河南等地任布政使,掌一省之事,家族也是内务府世家,缔属于镶黄旗包衣,虽说因出身缘故,无缘于三年一次的大选,可是要办个小选免选,却也只是小菜一碟的事,只是或许是存了攀龙成凤的心理,高家并未如此行事,而是依旧让高氏入宫侍奉,果不其然的,高氏入乾西二所不久,便得到弘历宠幸,一直隆宠至今。

只是当时毕竟嫡妻入门不久,为了嫡妻颜面,弘历也不好太快抬举高氏,只能先提了高氏的待遇,却仍让她顶着使女的名头。三年之后的这次大选,在弘历眼里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心里早就盘算着等大选过后,就向他皇阿玛请旨超拔高氏为侧福晋,想着高斌一直官风不错,皇阿玛应该不会拒绝,可还没等他递折子,却不料半路又杀出一个皇额娘的族侄女——

如此,弘历便存了些不满,你说你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就是皇阿玛没意见,为了顾全皇额娘的面子,爷也不敢再将折子往上递不是?再加上在他额娘熹妃处听到的落水传言,就更是不喜——能让你入乾西二所侍奉爷,就是你的福分了,爷还没嫌弃你,你倒是先嫌弃起爷来了?

眼高于顶,不守本分,狂妄自大,恃宠而骄!

弘历在心里狠狠的记上了一笔,想着还没有下旨,事情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便又动起了小心思,只是他毕竟还没昏了头,知道这等男女之事不能直接找皇阿玛,不然肯定会被批个狗血淋头,就将目光转向了嫡母的启祥宫——

皇额娘从幼时便很疼宠自己,凡他有所求,多顺其意,这侧福晋虽然是出身于乌拉那拉家,可又不是皇额娘的嫡亲侄女儿,再亲近还能亲近过从小就跟在皇额娘身边的自己?

想法是不错,实施起来却很困难。

皇后是什么人?垂髫之年配于雍正,主持中馈四十余载,亲历了康熙朝宫廷斗争的多事之秋,眼见了九龙夺嫡的冷血残酷,至今无子无宠却稳坐中宫宝座,旁人无一敢不尊敬,其中固然有雍正重体统,敬嫡妻的原因,但就她本身而论,却也绝非等闲。

听着弘历那意有所指的话,以及瞧着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皇后用不着多想,就能猜到他心里打的小九九,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状似无意的抛出皇上已经拟旨赐婚的消息,言罢还调侃了一番,弄得弘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怏怏告退——

于是机缘巧合之下,这命中冤孽的二人就这么碰头了!

景娴不是没有设想过再见弘历时的场景,无非也就是满屋喜字的洞房花烛夜,良夜春宵,琴瑟共鸣,换做一般的待嫁新妇,一定都是无限憧憬期待的,上一世的自己不就是如此?但经过了那样的悲凉凄苦之后,重生而来的景娴怎么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尘归尘,土归土,飞蛾扑火般的再去弥足深陷?!

即便自幼学习的传统礼教,便要以夫为纲,以君为常,容不得她背驳,只能守住本心,暗自筹谋;即便皇命大于天,为了家族,为了活下去,她不能抗拒命运的开端,只能顺君之意;即便为了自己,为了身边人,为了她的永璂,她不能拒绝再入深宫,再成皇家妇……

可是,正是因为这些,她才越发的恨!

只要一想起自己那比冷宫还要荒凉的翊坤宫,为自己劳心劳力还不得善终的容嬷嬷,被自己连累,明明身为皇阿哥,唯一嫡子,却混得还不如一介包衣奴才的永璂,她心中的恨便如洪水暴雨般席卷而来,看着不远处的记忆中人,耳边仿佛又回响起那不带一丝温度的残酷之声——

“皇后,你不要以为你是皇考亲赐,孝敬皇后的侄女,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来挑战朕的耐心!本朝不是没有废后的先例,你既然胜任不了皇后的位子,干脆就退位让贤,滚回你的翊坤宫呆着去吧!”

“狗奴才,就会无中生有,惹是生非,朕给乌拉那拉家面子,不办皇后,难道还办不了你?给朕拖出去杖责五十!”

“懦弱无能,无用至极!朕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丢爱新觉罗家的脸!以后没有朕的旨意,不准入宫,还不滚出宫去?”

景娴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影,记忆也越发的清晰起来,双手不自觉的攥紧成拳。

一旁的翠竹并不知道景娴的心思,感觉她身子略微颤抖,只以为是见到外男有些紧张,又想起她应该没见过四阿哥,便连忙附耳上去轻声提醒,“小主,那位就是四阿哥。”

小不忍则乱大谋!

被翠竹这么一提醒,景娴倒也回过神来了,反复深呼吸几次,强压下胸腔里一波胜过一波的怒火,才略往后退了几步,让开路,而后福身道,“给四阿哥请安。”

弘历心里存着事,一路上也没怎么注意,冷不丁听见旁边传来一个十分悦耳的声音,步履不由得一滞,凝神看去,却只见一身姿婀娜的……嗯?瞧着这装扮,是秀女?

“免了吧。”

做好的打算没能实施,弘历心里本就烦,想着外男不得私下接触秀女的规定,更是摆了摆手叫完起就准备走人,省得被人钻了空子捅到皇阿玛哪里去……可随着眼前女子袅袅婷婷的起身,低垂的头微微抬起后,露出来的绝色容颜,让他忍不住觉着眼前一亮之余,脚步也鬼使神差的顿了下来——

弘历虽然偏爱汉女,可这个偏爱有一个极大的前提——必然得是美女!美人弱柳扶风那是赏心悦目,若是换了个姿色平庸的,就是扭断了腰,他可能也不会多瞧一眼。

景娴上一世能生下二子一女,显然是得过一段时间圣宠的,而就凭着她那不讨喜的性子,时不时戳下皇帝肺管子的忠言逆耳,都能够得到圣宠,可见她满蒙第一美女的名头并不是空穴来风!

没有像一般的满洲姑奶奶时刻端着那副架子,举手投足却带着并不让人觉得有压迫感的高贵尊荣,再配上这极其出色的姿容,和微微颤抖(气的!)凭添出的一丝娇羞……弘历打量得极是满意。

可景娴却非常不满意!

感觉到上下打量完还不够,一直黏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景娴只觉得十分反感,此外还觉得颇为不解——她上辈子就爱上这么个色中饿鬼?头上还有皇上压着他,他就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么直白的盯着秀女看,自己是瞎了眼吧?

一旁的翠竹也觉得状况有些诡异,小主虽然被指给四阿哥为侧福晋,但毕竟这旨还没有下,现下就这么……传出去不是有碍名声么?再加上自个儿站在一旁,更是显得这好像是皇后示意的一般,想到这里,翠竹稳不住了,“四阿哥,皇后娘娘还等着小主回话呢,您看……”

任凭上一世跟这人夫妻三十载,任凭这人现在被她极度不待见,就这么被人直晃晃盯着看半天,景娴也有些受不住,没等对方出声,便连忙福身,“奴才告退。”

看着景娴以比兔子还要快的速度拉着翠竹告退,弘历也没觉得自己被嫌弃了,只觉得是对方害羞了(是有多抽!),远目瞧着那逐渐缩小的身影,弘历有些意犹未尽的收回视线——哎,要是皇阿玛将这个秀女指给自己就好了。

想到指人,弘历脸上一僵,怎么把这档子事忘了!懊恼的拿纸扇捶了捶手心,却也想不出别的招儿,罢了罢了,还是先回乾西二所抚慰下高氏罢。

计划赶不上变化,容嬷嬷保证下一章亮相!嘿嘿,扭扭扭,蹭蹭蹭~~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