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1 鸡飞狗跳的新婚夜

鸡飞狗跳的新婚夜

嫡妻称娶,侧室称纳。

弘历虽然是内定的储君,将要入门的侧福晋又得上头两座大山看重,可要想大张旗鼓的操办,却是显然不能够的,只是看在皇额娘的面子,和这侧福晋到底是皇阿玛亲赐,以及与乌拉那拉家族结亲也不是没有他一点好处的份上,弘历也不欲弄得面上太不好看。

是以,里外缀着喜字的乾西二所,在这日虽不至于门庭若市,却仍是迎来了几个较为亲近的兄弟,和乌拉那拉家里较为得脸面的几个娘家亲戚,倒也还算得上热闹。

而与此同时,另一头的景娴坐在喜轿里,经神武门侧门,过顺贞门,也被一路抬进了乾西二所,喜轿稳稳停下,景娴却不动作,直到外头传来‘簌簌簌’三声弓箭正中轿顶的声音,喜轿也随之一震后,一旁的喜礼嬷嬷才掀开轿帘,将她小心翼翼的扶了出来——

娉娉婷婷,款步姗姗。

弘历虽然在未见景娴之前,对于她的感观就不好,可是看着在喜礼嬷嬷指引下,慢慢迈过火盆,跨过马鞍,离自己越来越近,身着沉重礼服却也掩不住的绝好身姿之时,思绪还是忍不住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脑中更是不由得浮现出这样八个大字。

色胚子!浪荡子!

另一头的景娴感觉到游走在身上的目光,脚下不错,心中却恼怒,重女色也就罢了,色令智昏也不提了,只是当着这么多亲贵大臣的面,总得收敛点吧?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色字当头的家伙啊?

弘历并不知道对方在心里将自己批了个狗血淋头,闻着鼻尖传来的清新芳香,只觉得心神荡漾,对于这门喜事的不情愿,也在不知不觉中减淡了许多——要是个知情识趣的,他也不是不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嘛!

景娴心里很怨念,感觉到因为弘历的目光而投注于自己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多,更是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好在皇家进新人,虽然免不了先前那些寓意着好意头的流程,但是纳侧却不需要再拜天地,执过红绸的一头,亦趋亦步的跟着弘历跨过内院的门,这套婚礼仪便就算是成了——

拐入属于自己的院子,隔绝掉身后众人的视线,以及亲近兄弟对于弘历的调侃,精神高度紧张了一整天,早已疲惫不堪了的景娴终于松下了第一口气。

花好月圆夜,洞房花烛时。

古人有云,春宵一刻值千金,对于这洞房花烛春宵夜,没有哪一个女子会不期盼,会不紧张,但二世为人,早就跟那人走过了这一遭的景娴却是除外——

京城的气候本就不好,冬时极寒,暑时极热,在八月的天里,这样折腾了整整一天,就是铁打的人都顶不住,更别说自幼就惧热的景娴,进到喜房里刚缓上一口气,就觉得早已被汗湿透的里外三层大礼服,紧紧的贴在了背上,闷得她喘不过气来,这还不算,被扶到喜**坐着,又被身下的红枣桂圆莲子等物硌得生疼,更觉难受。

如此下来,就算不提景娴本来就对弘历没有一丝小女儿家的期待,也被磨得只剩浑身无力了,可是景娴心里很明白,现在还不到休息的时候,因为真正的交锋从这一刻才算是个开始!

纳侧不像娶嫡,非得一步步按照着章程,挑完盖头吃了子孙饽饽,用完合卺酒男方还要出去迎客,事毕才能再折回喜房,若不是弘历身份不一般,景娴出身也有点子背景,先头的宾客更是都可以完全省略掉,一顶轿子抬入院子里便算完,可是想着刚刚看到的卓越身姿,和沁人心脾的女子芳香,弘历却也懒得再在外应付,快速的打发掉本就不多的宾客后,便搓了搓手,三步并作两的直往景娴的院子而来——

“四阿哥到!”

听着门外传来的声音,景娴满心思绪一收,因着她头上喜帕未掀,是以并没有如同屋内其他人一样起身行礼,而是仍然稳稳的端坐在喜床之上。

这宫里就没有没眼色的奴才,一旁的喜礼嬷嬷见到这位爷挥挥手叫起之后,也不等她出声就走到了喜床前,自然是心领神会,麻利的起身后,便忙不迭拿过喜秤,呈到了弘历面前,“请四阿哥挑开喜帕,以后万事称心如意!”

“咦?”随着四角缀着珍珠的喜帕一寸寸被挑起,景娴的绝色姿容也慢慢的显了出来,弘历心里满意的同时,又觉得有些眼熟,再仔细一瞧,“是你?”

景娴闻言飞快的抬头看了弘历一眼,而后又收回视线垂下头,礼冠实在是太重了,“……嗯?”

“就是那天在启祥宫前……”正说着,弘历却突然想到秀女不能跟外男接触,让自己眼前一亮的这位,那天压根就没敢抬起头看自己。

弘历此人,看得顺眼那就是什么都好,不顺眼那就什么都是错,此时对景娴感观不错,自然就觉得是个懂规矩的,听着耳边传来的似娇儿无力之声(累的!),又瞧着景娴低垂着头,一副害羞不已的模样(重的!),心里不由的美滋滋的,皇额娘果然对自己好!

自觉潇洒的笑了声,“看来我们倒是算得上有缘。”

有缘个屁!就是有,那也是孽缘!

景娴听着这话,也管不了庄重不庄重,雅观不雅观了,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对面前人的鄙夷更是一重盖过一重——重生之后,对于弘历,她本就再不做一丝情爱之想,在启祥宫前的首次接触,更是让她对此人无感,可即便如此,因着她从小到大被灌输的礼教思想,她也没生出过什么反抗不敬的念头。

只是这样的想法虽好,却没想到现实实在太过于折磨人!

“你的闺名叫景娴?以后爷就叫你娴儿可好?”

“…………嗯。”

随着下头的人知情识趣的一一退下,本就布置得暖人的房间更添暧昧,弘历也顺着杆子往上爬的越靠越近,紧贴着坐在景娴身边,握住她叠交于膝上的手……如此,就是再知礼教,再晓妇德,景娴也再没法儿控制住心里一波波泛上来的恶心,要不是为了能在乾西二所里头站稳脚跟,没有眼前人也不会有以后的永璂、五儿和小十三,她真是想甩手翻脸,或是将弘历打包送到高氏那里去!

看着景娴满脸通红的娇羞模样(气的),弘历却觉得心痒难耐,“娴儿,天色已晚,不如……嗯?”

累得饿得气得恶心得满眼发晕的景娴听着这直白得差不多等于‘咱们上床共叙人伦’的话,也没了力气,“……爷说的是。”

算了算了,就当是被猪拱了。

景娴这里是红烛帐暖,而被景娴惦记着的高氏那里却是一屋冷寂。

“奴才方才悄悄地去瞧过了,正好那喜礼嬷嬷又是主子您家里头的人,见是奴才去了,倒是知无不言,只是……”

高子吟心底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说无妨。”

丽珠听着这温声软语不但没有放松下来,凡是更添了一丝慌张,,“……说是,说是爷看着似是极为高兴,打赏了侧福晋院子里的所有下人呢!”

“什么?!”

丽珠看着高子吟双目瞪圆,不由的也有些发慌,“主子您别着急,或许是,或许是爷看在皇后娘娘和乌拉那拉家族的颜面上才这样的……”有心劝慰,却越说越没有底气。

怎么会这样?!

她高子吟之所以能成为这乾西二所里头最得宠的女人,除了弘历刚巧吃她这一套外,也离不开她十分懂得奉承上意,揣摩心思——这么些年下来,对于弘历的心思她高子吟不说能够一拿一个准,却也能猜个十之七八。

她的这位爷虽然面上瞧着最重体统规矩,可多是做给主子爷瞧的,若说先头当着其他阿哥大臣的面如此,她不会觉得奇怪,但对于下头的奴才们,若不是真心高兴,这位爷是绝对不会这般大肆论赏的。

难道……他真是瞧上了那位刚入门的侧福晋?

不会,绝对不会!

他明明说过只喜欢自己,明明说过若不是看在皇上和皇后娘娘的份上,根本就不会纳了这个侧福晋入门,明明说过就算入了再多的人,在他心里也没人能比得过自己……

高子吟在心里不断反驳着,却架不住刚刚入耳的那些话,如同种子落土一般,在她心里生根抽芽,飞速的拔高——如果不是这样,那他为什么不来看自己?他明明答应过自己,随便去应承一番就到她这儿来的,为什么不来?难道那位侧福晋刚刚入门就重要过她了吗?

高子吟沉吟不言,丽珠瞧着自家主子这样,立在一旁也是大气都不敢出,八月的天明明酷热难耐,可在这通明透亮的屋子里,弥漫着的却是比冰还要冷的死寂。

半晌,高子吟终于开口,“……你去,去泡茶。”

“主子!”丽珠在高子吟身边服侍良久,加上这情这景,哪里不晓得这话里是什么意思?不由得轻呼出声,“太医说过那种茶不能多用,不然,不然会……”

“去!”高子吟被激得双目通红,语气也忍不住尖利了起来,“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有分寸!”

要是没有了爷的宠爱,她就是身子再好又有什么用?想到一月里见不到爷几面的苏格格、黄格格和金格格,高子吟浑身打了寒颤,她绝对不能让自己变得像她们那样,更加不能允许‘但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话在她身上应验!

高子吟将丽珠端上来的茶一饮而尽,望向景娴院子的方向,暗暗收紧了双手——她倒要看看在爷心里,她与那侧福晋谁轻谁重!

“爷!高主子晕过去了!”

景娴本就累了一天,好不容易搞定这位精/虫上脑的大爷,刚刚睡下就听到门外传来吴书来的声音,心里烦躁,却又到底没忘了这是让她上一世吃了第一道亏的重头戏,麻利的坐起身披上衣服,转头见到弘历还在睡,不由得伸手推了一把,“爷,爷,起身了……”

“……嗯?”任谁刚刚睡下就被吵醒,都免不了有点脾气,只是睁开眼,见到垂下一头乌黑长发,半披中衣,显得别有风情的景娴,语气又不由得缓了一缓,“……娴儿?怎么了?”

夫妻三十多年,一看弘历的样子,景娴就猜到他脑子里在想什么,心下鄙夷,口中却带着焦急,“吴公公在外头叫门呢,隔着门也听不仔细,仿佛只听到什么高主子,什么晕过去了……”

子吟!

弘历脑子一醒,下意识的就准备起身走人,可刚掀开被子,却又突然想到今个儿是景娴刚入门的第一天,动作便又顿了下来,转头朝景娴看了过来——

“爷赶紧过去看看吧,那头儿说不定怎么着急上火呢。”

“娴儿……”弘历有感于景娴的善解人意,到底有些不好意思,“我去瞧瞧,马上就回来。”

你会回来才怪!

景娴心下通透,却不会再像上一世一样不懂得把握,“爷可要小心看路,夜里头黑着呢。”这厮难得良心发现一回,生出点子愧疚之心,要是自己不但不懂得加以把握利用,反倒还跟以前一样摆脸色,生生磨掉了这份子愧疚,凭白惹上一身骚,那不是太对不起这重生而来的机会了么?

弘历走远,院子里又回复到了一片宁静,只剩下窗外蝉儿轻鸣,屋内人儿低话。

“主子,那高氏算是哪个名牌上的人?竟敢毁了您的新婚之夜,真真是可恶!”容嬷嬷义愤填膺,又恨铁不成钢,“您怎么能让四爷就这么走了呢……”

景娴打着哈欠,对于自己人,语气十分随意,“咱们这初来乍到的,且让她一回也无妨,不摸清楚了对方的本事,咱们怎么能见招拆招呢?”

李嬷嬷与容嬷嬷对视一眼,心下稍安,却还是忍不住道:“您有想法是好的,只是这新婚之夜被这么一搅和,传出去可不好听……”

景娴眼珠子一转,“那便让它传,传得越广越好!”狡黠之色一闪而过,“跑不了福晋的一个治家无方,也跑不了高氏的一个逾越犯上!”

安抚好容嬷嬷二人,景娴朝宽敞的大**一倒,没有人在旁边碍眼,果然舒服!景娴裹着被子轻哼一声,自己可得趁着这会儿鸡飞狗跳的功夫,好好的养精蓄锐——明天可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希望筒子们继续支持,爱乃们~~~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