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33 因果报应

34因果报应

“不好了,二格格折了!”

这短短的八个字,犹如一道响雷,直接劈在了这主屋院子之中,炸得这原本热闹非凡,喜气连连的主屋大院,顿时气氛一滞,变得一片寂静——

底下得了赏,本还在乐呵着的奴才们,顾不得怨念还没到手就飞了的赏钱,无不战战兢兢的尽量减低着自己的存在感,生怕招了主子的眼,在这当口儿被当了出气筒去……而前一刻还在合掌大笑,连连要赏的弘历,表情也跟着陡然一变,脸色很是难看。

这是怎么个回事?

景娴虽然按照上一世的记忆,打一开始就做好了二格格要夭折的准备,可是因着先头的消息实在是出乎了她的意料,是以,她便自然而然的以为其中已经发生了偏差,下意识的撇开了先前所想……如此之下,再听到二格格折了的消息,景娴不光没有觉得果然如此,反而也是十分的错愕——

“李……”

景娴想不明白,加上碍着身处的地儿也不能再多想,便干脆先甩开了手,准备先按着章程,该安抚的安抚,该收敛的收敛,可到了嘴边的话港蹦出来头一个字儿,那原本已经太平下来的产房里头,却再度传出来一道凄厉中透着嘶哑的叫喊声,彻底打破了这后院里的一片寂静——

这又是怎么了?!

听着富察明玉尽显痛苦的叫喊声,众人不由得浑身一激灵——弘历虽然不至于对那个还未曾见过的二女儿生出什么玄乎的父女之情,但正在兴头儿上,却被迎面泼了一盆冷水,心里自然不舒坦,这会儿眼见着自个儿福晋又闹腾了起来,自然就有些着急上火;而景娴虽然打心底不待见富察明玉,可是却也不希望对方在这当口儿闹出个什么好歹,连累着自己吃挂落……如此之下,二人倒是难得的有志一同起来。

“到底……”

“来人……”

弘历和景娴几乎是同时出声,可还没等他们各自把话说全,产房的大门便陡然被打开……仍是那个身着褐色宫装的接生嬷嬷,只是比起先前,她此时的神色明显要更加的慌乱惊恐——

“不好,不好了,福晋肚子里头还有一个!”

什么?!

此言一出,不光是底下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心里就着急的弘历跟着脸色大变,就是景娴也被这全然在意料之外的信儿给惊得一个踉跄——

怎么会这样?

皇家是讲究子嗣延绵,香火鼎盛不错,孩子是越多越好也不错,可是暂且不说这天家规矩本来就多,就是在平民百姓之中,这双胎也不是什么顶好的事儿……毕竟女人生产便如同是进了一趟鬼门关,即便上上下下皆有打点,却仍是少不了就此送了命去的,一次生一个是如此,一次生两个不是更为凶险?

景娴虽然不想让富察明玉死在这当口儿上,但对于这般命里既定,跟自己半分都攀扯不上的情形,却也不至于太过着急上火,而之所以会如此惊愕,只因着这双胎若是诞下来的是一男一女,便是对应着龙凤呈祥的大吉意头,身为额娘的富察明玉便势必会跟着水涨船高,加上老爷子又是个最为相信祥瑞天意的性子,自己保不住就会处境艰难起来……而若是反之,生下来的皆为同性,虽然是免了她的为难,却是再坏不过的大凶之兆,这乾西二所上上下下怕是也得不了好——

“现在情况怎么样?”

弘历虽然遇上女人就有点脑子不够使,可是这般显而易见的道理,却也到底不至于心里没有一点分寸,虽然也怕自家福晋一个不好的给自己折腾出个大凶之兆,连累着自己吃排头,可又到底不像景娴那般左右为难,上下顾忌……一想到兴许能来个龙凤呈祥,让皇阿玛高兴高兴,自个儿也跟着得点好,便不由得上起心来——

“福晋眼下里怎么样了?另一个可瞧得出是男是女?”

“回,回爷的话……”接生嬷嬷哪里会不明白其中门道,可虽然不想扫眼前这位爷的兴,但屋内的情形又实在算不得好,权衡半晌,也到底只能干巴巴的憋出一句,“福晋之前生小格格耗去了太多体力,如今虽然还咬牙撑着,可精神头儿却越发的不好了,有些使不上力……奴才出来的时候,小主子的头还没,没见着呢……”

“什么?”弘历猛地一瞪眼,“那你还在这折腾什么,还不滚进去帮手,还等着爷请你呢?要是福晋和小主子少了一根汗毛,爷拿你是问……”

问你个头!

“爷!”景娴虽然心乱如麻,可看着弘历在这帮倒忙帮得起劲,接生嬷嬷直接被吓得瘫软在地上,动都不敢动,却到底不得不出声了,“之前备着的参汤呢?赶紧让福晋喝下去,补些子力气,再让人叫太医隔着帘子瞧瞧,实在不行便只能用催产药了……”

“对对,你说得很是。”弘历在这上头全无经验,听景娴说得头头是道,便觉得找到了主心骨,连忙附和道:“没听到侧福晋的话?还不赶紧的?”

这等人生产的滋味着实不好受。

伴着产房时不时闹出来的一两声动静,和富察明玉就没听过的叫喊声,景娴只觉得脑袋瓜子突突的疼……可也不知道是老天爷就想耍着他们玩,还是富察明玉真的力有不逮了,底下的参汤是煮了一碗又一碗,惊动了老爷子和皇后娘娘,打发来探信的人也来了一拨又一拨,可等到天色尽黑了,这里头却始终没能传出什么准信儿——

“爷……”景娴看着在面前不停转着圈儿,晃得自己越来越头晕的弘历,心里很是烦躁,面上却是不显,“福晋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要不您先去休息一会儿,等会儿一有了消息我便让人去回报您可好?”

“不必了。”弘历满心满眼都只想着富察明玉帮自己生下个龙凤呈祥的儿子,哪里还顾得上休息,可转眼看到景娴脸色不好,到底还是关心了一句,“倒是你在这里也折腾了一整天了,眼下里有我瞧着,不如你回院子里歇歇吧……”

歇你个头!

景娴其实也没多想留在这里,只是这当家主母在里头拼了命的生产,外头又有爷们在寸步不离的守着,无论放到哪儿,都没有掌管着内务的侧福晋在这当口儿上拍屁股走人的理儿,不然岂不是上赶着给人送把柄?

“谢爷体恤。”景娴抽了抽嘴角,强压下心中对对方的鄙视,“只是……”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终于开眼了,不欲让她留下再受那魔音穿耳的折磨,话还没说完,屋内却突然传来乒乒乓乓的一阵响动,与此同时那紧闭着的产房大门也终于打开了,可没等景娴送上一口气,随着声响抬眼望去,却只见到那接生嬷嬷和富察明玉身边的秦嬷嬷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虚浮着脚步走了出来——

“小,小阿哥没了……”

虽然先前这边的和敬刚出生,那头原本半点事儿都没有的二格格就跟着后脚的折了,可皇家夭折的孩子毕竟不少,刚刚出生便折了的也不算稀奇,加上这嫡女到底要比庶女尊贵得多,就是这意头说起来不吉利,却到底不至于让人觉得不祥……但到了眼前这比嫡女尊贵了不止一点,且还是龙凤双胎中的嫡子之时,却就大大的不一样了——

龙死凤生,视为大凶!

这八个大字犹如一个紧箍咒,将弘历满心的期盼箍了个粉碎不说,还逼得他不得不面对这比原先所想到的最坏的可能,还要坏上一万倍的情形……弘历眼前一黑,身形更是跟着一晃。

“爷!”

“主子!”——

富察格格双目无神的看着头顶上方的雕花床顶,即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花盆底声音,也仍是没有半点动作。

“主子,主屋那边可闹腾起来了!”

那又关自己什么事?

富察格格想要自嘲的笑上一声,浑身上下却提不起半点力气——自从知道了富察明玉那个贱人在自己屋内放了避孕香囊,自己却仍然有了身孕,从而使胎儿不稳以来,她就无时无刻不在恨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福晋,那个明明自己已经避其锋芒,却仍然不放过自己的毒妇……

而那个贱人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克自己的一般——

她想要趁着喜讯倒打那个贱人一耙,让她也尝尝吃亏的滋味,从而醒醒神,却不想反而伤了自己的孩子;她想要借高氏的手,来一招祸水东引,好好出一口恶气,却被那个贱人蠢到没边的烂招,连累得惹了主子爷的眼;她战战兢兢的再不敢动作,只想好好保住孩子,却没想到临到了了,自己的女儿会被那贱人生的贱丫头给生生克死!

“……主子?”双雯看着自家主子的脸色越来越差,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可想到主屋那边闹出来的事,又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您可是不知道,福晋怀的是双胎,又生了个小阿哥……”

“什么?!”

原本听到那个贱人怀的是双胎,富察格格眼里还闪过了一抹幸灾乐祸,可再听着生下的居然是个阿哥,脸色又陡然一变,猛地打断了双雯的下文——自己那刚刚出生,还没得及见上爷一面,得个名儿的女儿,在那贱人生下女儿以后,就突然不好了起来,后来更是一炷香的时间还没到,还没等到全被主屋唤去的太医过来瞧上一眼,就在自己的怀里去了……这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自己落得这般田地,那个贱人却能够龙凤呈祥的好不得意?!

“主子您别着急,奴才还没说完呢……”双雯一看富察格格的样子就知道对方是想岔了,也顾不得规矩不规矩的,连忙打断了自家主子的脑补,“虽然生是生了个阿哥,可是啊,那小阿哥刚生出来便断了气,爷气得晕过去了不说,就是主子爷和主子娘娘都惊动了,大发雷霆呢!”

刚出生就断了气?龙凤双胎竟然龙死凤生?

“哈哈哈哈哈……”富察格格一边拍着床榻,一边忍不住大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善恶到头终有报,她伤了我的身子,害死了我的女儿,可她怕是怎么都没想到那个拼了命生下来的贱丫头会克死了她兄弟的命,折了她的福分,还惹了上头不喜吧?”

“可不是?”双雯极是有眼色,看到自家主子缓过神来了,便连忙附和道:“可不就是老天爷也看不过眼,容不下她得意了么?”

随着大笑出声,富察格格心中的怨恨不由得去了大半,原本一片土色的脸上也跟着慢慢的红润了起来,看向主屋方向,眼睛更是绽放出了一抹少有的神采——

“哼,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富察明玉,你也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