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50 熹妃的神来之笔

51熹妃的神来之笔

“你说……皇上,皇上要将寝宫移至乾清宫?”

景娴瞪大了眼睛,言语间竟是一片不可置信,可看着李嬷嬷面色僵硬的点了点头,又与容嬷嬷对视了一眼之后,神色却也不由得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心里更是打着鼓——

那厮这是想要做什么?

若是按常理来说,其实清朝除却在关外就有了的习俗定例之外,宫规礼制本就多是承袭明朝所留下的旧例,而在前朝十四个皇帝皆住于乾清宫,且紫禁城坐落在北京城的中心,乾清宫又位于紫禁城的中心,皇帝居于此有着天下之中,正位大统的含义,在这般两两相加的前提之下,即便弘历现如今还暂时没有正式登基,可要将乾清宫作为寝宫却也不该是什么让人跌破眼睛珠子的事儿,反倒是十分理所当然……但问题是,眼下里就偏偏是不能用常理来看。

三年不改于父道,可谓孝矣。

皇帝身为九五之尊,虽然在一般时候并不能够凡事皆用常规去要求,可是在这君父驾崩,举国哀悼的当口儿上,却不管是因着发自于真心的悲戚,还是因着俗话说的百行孝为先,亦或是为了以身作则,不留下他人的话柄,博得个身前身后的好名声……总之就没哪个会在这当口儿上不诚心守孝,反倒是跟着前朝瞎折腾的。

而再者,虽然当年圣祖爷驾崩的时候,雍正是为着以表孝义,亦或是为正其身,方足足守了整整二十个七月的孝,连带着将离乾清宫最近的养心殿作为了苫次[注1],到了除服之后,又因着前朝后宫之中乱得没边,根本□乏术,且加上军机处就设立在养心殿外院以南,比起乾清宫那复杂的格局实在要方便许多,才干脆就此住了下来,并未再度搬宫……可就是退一万步来说,雍正再是因着圣祖爷的缘由才不住养心殿,其中再是没有弘历什么事儿,此时搬回乾清宫也并不是什么出大褶子的事儿,但哪里有这以日代月的二十七天孝期都还没过,大行皇帝的遗体还没放凉就闹腾起来的道理?

对比起那厮所谓的以孝治天下,可不是自己往自个儿脸上呼巴掌么?

景娴想到记忆中那厮处处以天下第一大孝子自居的模样,嘴角不由得抽了一抽,而加上她之所以一时之间会这般惊诧,皆是因为这信儿来得太过于突如其来,以及让人不可置信,可这会儿回过神来之后,脑子却又是本能飞快的转了起来,再连带着她一直以来对于弘历的了解,用不着多加猜忖,就自然而然的明白了的对方此举的用意——

说白了无非就是觉得老爷子的依照给他掉了分子,让他在朝臣面前有些下不来台,便想抖一抖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威风,顺便给底下人一些警醒,告诉他们谁才是你们如今的主子!

景娴撑着眉角,面上表情很是哭笑不得。

其实她在听到老爷子遗诏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凭着那厮比铜钱大不了多少的心眼,肯定会要存上不小的疙瘩,于是在算计着如何进一步将弘昼拉入自个儿这边的阵营之时,也没少琢磨弘历的心思,毕竟就是眼下里的局势再有利于自己,可是皇权却到底大如天,加上如今这情形早就偏离了原来的轨道,谁又知道会不会途中生出什么变故……只是各种好的坏的都想到了,她却是惟独没有想到对方会剑走偏锋的来了这么,这么不着调的一手。

“主子……”

景娴正是被眼下这略显诡异的情形给弄得很是无言,可心思转了一圈,发现这事儿虽然是荒唐了点,不着调了点,但归根结底的说起来,却与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大妨碍,也没必要去上赶着折腾什么,抽了抽嘴角之后,便准备干脆撒开手揭过这一茬儿,可还没等她抬起头来再问上些旁的什么,李嬷嬷却是先一步出声了——

“如今礼部和内务府都已经在快赶慢赶的忙活着登基大典的事儿,就等着二十七日服满了,如此,大行皇帝的各位妃嫔主子们自然也就得跟着移宫了,而旁的不说,就说眼前这两位皇太后……”

李嬷嬷的神色也很是有些微妙。

“按理来说,照着先头孝惠章皇后和孝康章皇后的例子,皇后娘娘应当是住在宁寿宫,而熹妃娘娘则是住在寿康宫,皇后主子那儿倒没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

除却对因为伴着上一世而来的对这母子俩的怨念之外,也说不上到底是为什么,景娴总是觉得这二人的性子跟记忆之中的模样有些出入,可要细说起来,却又说不清究竟哪儿不一样,只是在听到李嬷嬷将话头扯到熹妃身上的时候,心底里不由自主的咯噔了一下,隐隐的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只是熹妃娘娘却似乎是不太中意寿康宫,想要将移至于,于……”李嬷嬷没有辜负景娴的‘期望’,面上的诡异感更重,咬了咬牙关后,才生生将剩下三个字给憋出来,“慈宁宫!”

“慈,慈宁宫?!”

若说先前弘历那番只是让她愣了愣神,那么熹妃这番心思就彻底是让景娴如遭雷击了——

弘历在老爷子尸骨未寒,甚至还停灵于乾清宫的时候就闹腾起来确实是不靠谱不错,而且正如同老爷子临终之前留下的遗诏摆明了是不信任他一般,弘历这番举动摆明了是在宣泄自己的不满,且还宣泄得极蠢也不错,可是暂且不说这皇帝居于乾清宫到底算得上是惯例,也不说这上上下下的机锋也都是流于暗地里,并未在表面上出了大褶子去,就是景娴之所以那样意外,也多是因为那厮恰恰挑了一个最不合时宜的当口儿,而并非是为着皇帝想要将自个儿的寝宫搬到哪儿去,毕竟老爷子既然能破了一贯就有的旧例,那么新君再将旧例给掰回来,便也实在不算什么十分稀奇的事儿……但眼下里的熹妃却不一样!

无论是前朝政务,亦或是这大内深宫,凡事都多是得讲究个有理可循——

而有一句说一句,先前其实并不是没有太后住过慈宁宫,并且如同熹妃这般,同样也是身为圣母皇太后,但是话又说回来,那会儿是什么年头?现如今又是个什么年头?

暂且不说刚入关那会儿,许多宫规礼制压根就没有成形,前头也没有先例可依,且外头正逢乱世,一切还未安稳下来,根本没有那么规矩体统可言;也不说当时世祖爷登基之时才虚年六岁,且前朝政务又尽数被手握重权的多尔衮尽数把持,正是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如履薄冰的当口儿,根本没有去计较其他的功夫;就单说李自成南逃之前所放的那一把火,折腾得紫禁城之中许多宫殿压根都住不得,而若是要修葺起来,国库又负担不起,便就不得不紧着现有的来……可反观眼下呢?

经逢康雍两朝盛世,虽然地方上仍有作乱的苗头,可天下局势比起当时却不知道要安稳了多少倍,国家比起当时也不知道要富庶了多少倍,国盛则文盛,文盛则礼多,而就是退一万步来说,皇太后择一自个儿喜欢的宫殿作为居所,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可慈宁宫是个什么地儿?

紫禁城中向来以乾清宫为轴分出前朝和后宫,坐落于乾清宫西南边的慈宁宫便赫然是立于前朝范围之中……就是不说后宫不得干政的祖训,难道你一个寡居的太后还准备住在朝臣来往颇多的前朝?就是为了想要反压皇后一头也不是这么来的吧?!

凡事一旦有了更荒唐的,其它的便就压根算不得什么了。

本来景娴已经觉得弘历对那一干老狐狸的示威举动算很是蠢得没边的了,可是相较于熹妃这不知道脑子里搭错了哪根筋的神来之笔,却又竟是被生生的衬托得很是着调了,如此这般之下,她也算是终于想明白了一个一直以来都没琢磨清楚的问题——老爷子那样精明得几乎快成了精的人,加上教养弘历最多的皇后以及裕嫔也皆是极其善于谋划之人,可弘历那厮怎么就……就养出了这样的性子?

景娴脸上神色变化得很快,看得容嬷嬷和李嬷嬷皆是紧张起来,生怕自家主子被刺激大发了,可还没等她们相互对视一眼,先后问出声,抬起头来却只看到景娴僵硬的张了张嘴,而后一个字憋着一个字儿的往外蹦——

“……他们倒真不愧是母子。”

注1:苫,旧时居丧睡的草席。《仪礼·丧服》:“居倚庐,寝苫枕块”。苫次,原指居亲丧的地方,也用作居亲丧的代称。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为了剧情神马的在看奶奶的神作,看得我真是一口老血接着一口老血的往外喷,快失血而亡了……

ps,忙过明天之后开始补更,绝对不跳票,绝对不能信用负值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