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57 努达海新月战下限

58努达海新月战下限

“爷,甭说底下的那些个兵丁耐不住了,就是副将参军也有些看不下去了,都,都盼着您赶紧的拿个主意呢!”

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恶事扬千里。

皇后坐在后宫之中,虽然手下人脉不少,要得知前头动向易如反掌,可话又说回来,到底怎么都比不上本身就立于前朝,且还有个儿子随着大军一起去平叛,少不得要多拨些心思的庄亲王允禄——对于那新月格格的诸多不合规矩之处,允禄不是没有一点耳闻,甚至再对于儿子的关心作祟之下,可以说是比这宫里的哪个人都知道得要早,心里本就有些嘀咕,而近日来皇后又趁着请安的功夫没少提点他福晋,一来二去之下,允禄算是有些坐不住了。

毕竟你这不懂规矩不知体统也就罢了,可是怎么着也不能拖累本王的儿子是吧?现在宫里的人都上了心,万一再一个没眼色的,闹得皇家颜面尽失,弄得天下人跟着看笑话,凭着自家侄儿那副劣性子,弘明那小子哪一点能讨了好去?

如此之下,允禄算是着了急上了火,家书并着公文一路从驿站走得飞快,可是这人算却到底比不上天算,还没等他这洋洋洒洒几大页的耳提面命的话传到弘明耳朵里来,这边就早已经是一片鸡飞狗跳,好不热闹了——

这些日子以来,弘明很是头疼,或者说只要是个脑子还算好使的,瞧着眼前这根想象中大相径庭不说,且还头一日混乱过一日的情形,就没一个会不头疼。

弘明虽然在允禄的儿子里既不占长又不占嫡,庄亲王的爵位也一早便内定给了他那早死的同母兄长那一支,可是在允禄一碗水端得很平,且其他手足又早夭的早夭,病逝的病逝,压根没留下几个长成人,以及在其得了辅政王爷这个名头至少,出于人之常情更是少不得为自家打算之下,弘明倒也算是个出挑的,毕竟这一家子只靠一个铁帽子亲王的爵位立足并不算什么本事,而除了袭了爵的嫡系之外,旁的也少不得要没落,与其这般,倒不如趁着自家还能在前朝使得上一两分力气的现下,大力拉拔身下子孙……如此之下,弘明自然而然的就被瞄准了时机的自家阿玛一手打包送来了荆州。

而若是按照常理来说,允禄的算盘打得倒是并不错——满洲八旗经过这么些年的恩养,不说现如今,就是在圣祖朝那会儿就已经有些使不上力,灭葛尔丹的时候都是只得多靠汉军,如此,无论是康熙老爷子还是雍正哪一个都没少为此发愁,可是这话又说回来,下死手大力整治到底怕伤了筋骨,动了祖宗基业,不敢威逼便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利诱,于是,但凡这满八旗里头有个能争上点子气的,便皆是大手笔了赏了又赏,封了又封……现如今这荆州虽然闹腾得厉害,还生生折了个亲王,看着是情势不佳,可是像允禄这种到了第三朝的老狐狸,又怎么会没一点眼力见儿?归根究底的说到底,那闹腾起来的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就是这势头再强还强得过朝廷?而且被这一来二去的折腾了这么些日子,且这会上头又动了真怒,派去皆是精兵,可不就是个生生的让人上赶着捡馅饼,捞军功的机会么?

允禄对于局势拿捏得很稳,荆州也确实是如他所料的那般,大军过境镇压起来几乎可以说是易如反掌,而且不光如此,还从中救出了端王唯二剩下的遗孤,亦算是对朝廷对端王旧部有了交代,功德圆满,可是这临到了了,无论是允禄,还是弘明却皆是没有想到,这乱子正是出在了这俩遗孤上头!

“……又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刚到荆州,或是说刚开始叛乱的时候,一切倒还正常的很,对于这个威名在外,将战事指挥得井井有条的马鹞子,弘明心中也很是有些个敬佩,还打心里认为是个可用之才,并准备回京以后在自家阿玛面前提上两句,就是拉不成自己人,示好一二倒也无妨,可是他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自打端王那俩遗孤被带入营中之后,这一切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格格大摇大摆的同骑一马回来就算了,毕竟当时情势逼人,那格格又厥了过去,在这军中也没那多么讲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就过去了,只是后来的这一茬连着一茬儿又算是个怎么回事?

先是军中膳食一切紧着格格世子来,虽然按身份来说,这将军的品级再高,也总是皇家的奴才,对上少不了要奉承,可是这军中有军中的规矩,不然比起这一表三千里的端王一支,他这实打实的圣祖爷嫡亲孙子,且自家阿玛还是当朝辅政大臣,难道不该被更多人捧着抬着,何必每天对着这些个糟心事?

而此外,军中最要紧的是什么?是军饷!

军中口粮就是一粒米都是有着定数,可不是你想吃多少便有多少的,即便这端王格格世子是忠烈遗孤,又是从乱民中好不容易求得生机,于情于理都该得抚慰,可是这又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将军不顾底下将士来上赶着来抚慰?当上头的主子爷和太后娘娘都是吃白饭的?好,即便是退一万步来说,咱们不该跟功臣之后来计较这些,可是你减免底下兄弟们的口粮来讨好那格格世子,后者却是一点都不给面子,不是随便动上两筷子便是压根不吃……这荆州民乱刚压下,难道你是想着军中再乱上一次?

而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毕竟那格格自小娇生惯养,那世子又年岁颇小,底下的人虽然生出了不忿,却也到底是忍了下来,可是那努达海竟像是完全不自知一般,因着那格格爱听笛声,还变本加厉的让军中会吹笛的人连日连夜的吹给她听,按理来说,这努达海也不是头一回领兵了,难道不知道休息时间对于军士的重要性?这般之下,一时间正是弄得整个军营之中怨声载道,可那努达海却居然是压根不理这一茬儿,反而顺着绳子往上爬,找上了因为自家阿玛向来精乐理,家中多是识乐的自己……真真是混账!

想到先前这一茬连着一茬儿的荒唐事,却又因着这军纪言明万事以将军为首,根本不能用身份抑制半分不说,还不得不隐忍下来的堵心劲儿,弘明心里本就很是不舒坦,这会儿看到自家旗下门人这般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一副出了了不得的大事的模样,脸色便更是黑到了底——

“回爷的话,奴,奴才不敢说……”这门人也不是什么傻子,虽然看到自家主子脸色黑得能滴出墨,语气也十分不善,生出了点惧意,可是转而想到方才看到的情景,却更是怕掺和进皇家的这些糟心事里头,一咬牙,竟是憋出一句,“您,您还是自个儿去看看吧。”

“嗯?”

虽然出兵在外,除却军职之外,不论出身不论爵位,可是归根结底的说起来,这也是怕有人仗着身份就不把军令放在眼里,从而扰乱军心,此外,仍是该恭敬的地方不会少了一点儿去,如此,看着向来在自个儿面前恭恭敬敬的门人,陡然抛出这么句话,弘明自然是颇感意外,可是看着对方那副郑重其事,且有苦说不出的着急模样,他也没功夫去计较旁的,眉头一扬——

“带路,爷倒要瞧瞧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竟把你吓成了这样!”

话虽然说是军营,可是这出兵在外,又是赶忙着回京,到底是没那么多讲究,走到哪里便扎在哪里,地儿自然不会大到哪里去,左左右右的饶过几顶帐篷,前头那带路的门人便陡然停下了脚步,弘明顺着对方的目光放眼望去,还没来得及瞅旁边的努达海,单只看到新月,眉头就是不由的一皱……这格格怎么披着红斗篷?就是这行军在外没办法事事周到,可这身在热孝也不能够半点没个顾忌吧?

弘明暗道了句没规矩,可却没想到更没规矩的还在后头——

“想哭就哭吧,你一路上都憋着,这样下去,可是要憋出病来的……”只见那跟自己呛声呛得很是理直气壮的努达海,这会儿温声软语得很,“痛痛快快的哭一场,然后,打起精神来,为你的弟弟,为端亲王的血脉和遗愿,好好的振作起来,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我有个女儿,和你的年纪差不多,名字叫作珞琳,她每次受了委屈,都会钻进我怀里哭……你实在不必在我面前隐藏你的眼泪!”努达海的语气很是温柔,可是听在弘明的耳朵里,却怎么听怎么觉得怪异,仿佛含着某种让他不敢深思的暗示一般,“或者,你想谈一谈吗?随便说一点什么都可以,我很是乐意听!”

“我……我……”新月终于开了口,“我看到了月亮,实在……实在太伤心了……”

弘明看了看天,而后听着努达海问出了他的疑惑,“月亮怎么了?”

“我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有上弦月的夜里,所以我的名字叫新月,我还有一个小名,叫月牙儿……家里,只有阿玛和额娘会叫我月牙儿,可是,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叫我月牙儿了……再也没有了!”

“月牙儿,月牙儿,月牙儿……”

不知道是这听墙角本就不光明,让他心思颇为微妙,还是努达海先前的话触动了他某根神经,看着那带着一脸怯弱无助的新月,弘明不但生不出半点怜悯,反而只觉得越发怪异了起来,可是还没等他来得及深思这股怪异之感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这一切却是让他陡然瞪大了眼睛——

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他们居然抱在了一起?!

这下子弘明总算闹明白这股别扭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可看着眼前这相依相偎的两道身影,他却非但不为自己闹明白了究竟而感到半点轻松,反而是被惊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难怪自家门下的那小子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归根究底的说起来,弘明其实并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少儿,只是且不说这一个已经四十多岁足可以当对方阿玛,另一个却是豆蔻年华尚未出阁,就是光论这奴才主子的身份,也让他完全没往这上头想,顶多就是认为这努达海被猪油蒙了心,想奉承讨好罢了,直到现如今这一幕活生生的摆在他的眼前,一字一句皆是挑战起了他的下限,才让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转而心火大旺——

努达海你这个混账东西!还有这个恬不知耻,竟给皇家抹黑的混账格格!真真,真真是混账到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吐吧吐吧不是罪……我已经吐了好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