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69 压死骆驼的稻草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69压死骆驼的稻草

“雁姬!”

雁姬被自己的所思所想给彻底惊了个神飞天外,只觉得越思越可怖,越想越深觉后患无穷,可是她这儿虽然想将这事儿扼杀于如今尚未被揭发出来的摇篮之中,与她同床共枕,本应该是夫妻二人一条心的努达海,却显然是半点都不配合——

“你终于出来了,可是让我一番好等!”

正如同他人无法理解努达海这一出如同神来之笔的戏码一般,努达海也很是无法理解那些个无关紧要的人为何要一直从中作梗,既然宫里的人不喜欢新月,那为何不让满揣着一颗热忱的心的他将其风风光光的迎回府,给她一个幸福温暖的新家呢?而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之前是因为拉不下面子,不能够像是过河拆桥一般的在端王死后就苛待功臣遗孤,那么现下里自己已经上赶着求上门,他们为什么还要浪费自己这一番苦心呢?

如此,那头的新月因着好不容易得来的努达海的消息,仿佛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上蹿下跳起来,而这头有着这番念想的努达海亦是非但没有先前的那‘一点点’小挫折,生出半点退却之心,反而在那有志一同的反对声中,越发坚定起了自己的念头——

月牙儿的美好岂是能够被一般的规矩礼数给束缚住的?他又怎么能忍心看着他的月牙儿被束缚在这没得半点人情味的深宫高墙之中?

这般之下,努达海自然免不了是心急如焚,可是无论是因着现实太过于出乎他意料之外,闹得他很是有些措手不及,亦或是那满朝文武难得统一口径的皆说不妥,让他尚且存留着一丝理智,总而言之,他倒是还没在前朝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坚持,只琢磨着私下里再找主子爷陈诉心中所思所想,但还没等他前脚找上吴书来求见弘历,转头却是听到了自家妻子入宫的消息,让他如同是拨开了重重云雾,顿时眼前一亮——

他怎么差点忘记了这一茬儿?

努达海是一撞上有关新月的事儿,脑子就开始变得有些不好使,可是他能一步步从参领爬到大将军的位子,即便是其中再有着运气的关系,却也不可能全然是个傻到了头的,至少在与新月无关的其他方面,亦或说是能够帮助到他将新月迎回府的各种方面,他皆是门清儿得很——

前朝和后宫向来是斩断了骨头连着筋,一子若动,子子皆动,而若说前朝里头是主子爷并着几位位极人臣的辅政大臣最有说话的地儿,那么后宫里头那位得了先帝遗命,几十年来稳坐后宫第一把手的母后皇太后便是无论是满朝文武亦或是宗室王爷,身子主子爷都得敬着的主儿……而他虽然是没本事直接攀上这么个主儿,但是雁姬却是有!

随着登基大典的日子一天天的逼近,后宫里头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蹦跶的厉害,他哪里会不知道如今那位母后皇太后身边的第一得意人是主子爷原本的侧福晋,现下里既定的贵妃主子?而因着先前骥远珞林之事的请托,他又怎么会忘记这位贵妃是自家妻子的近支表妹?

“……努达海?你,你在这儿做什么?”

想到这里,努达海只觉得像是瞌睡了送枕头一般,通体之间万分舒畅,哪里还顾得上那正坐在金銮殿之中的九五圣上,转头便飞一般的朝宫门口而来,如此之下,此时更是顾不上雁姬那略带诡异的表情,满心满眼之间皆是只剩下无法言喻的喜悦——

“我在等你啊!”努达目不转睛的看着仿若是救世主一般的雁姬,面上神采飞扬,“怎么样?宫里头可有什么信儿没有?”

“……呃?”

“便是我先前请求抚孤的事儿啊!”因着心中左右寻不到法子的事儿突然得到了解决,且解决的人正是自个儿跟前的人,努达海看着跟前的面带迷糊的雁姬,自然是不但不觉得有半分不耐烦,还觉得甚是可爱,同时心里还为自己说都不说一声的突然行事,而破天荒的生出了点子心虚,“哎,先前是我太鲁莽了,也没跟你商量一声就……母后皇太后可说了什么?”

努达海的原意是若是早知道对方有这样的能耐,就大可不必上赶着去遭一顿埋汰,直接由她出马便好,可是或许是做了几十年的夫妻,无论是谁都不愿意相信与自己相知相守了几十年的人会突然转性,还冒着大不违肖想上皇家格格,还是方才见了新月那副尊容,实在让人不敢置信眼界也算不浅的一个堂堂大将军会为此人着迷,亦或是压根就没估算过这两人的昏头程度,总之,这话儿到了雁姬耳朵里,却是转而成了另一番意思——

他,他这是生出了悔意?

雁姬是为着这一茬子事儿没少给闹得心火大旺,同时也少琢磨着怎么压下这股风波,好好治治这起子昏头的家伙,可是这话又说回来,且不说他们夫妻结缡至今已有二十载,往日里头也算是琴瑟和鸣,就凭着膝下的一双儿女,这斩不断撇不开的情分,便让她虽有失望,却不至于死心,如此之下,听着这番话,心中不由得一松——

“你且将心放到肚子里,事儿倒没有严重到那样的地步。”

只要还没到不撞南墙心不悔的程度便好,只要心里头还记挂着全家上下,尚算有点分寸便好,雁姬收敛起了原先的紧张,话也跟着说得真心实意了起来——

“你先前的举动虽然很是不成体统,一个没弄好也跑不了要连累到咱们全家上下,而我倒是无所谓,可是老夫人毕竟年纪大了,骥远珞林又年纪尚轻,如此,总归是……但既然你现在现在想通了,这些也就不再多说了。”雁姬叹了一叹,“只要你以后真心实意的为主子办差,碍着咱们与母后皇太后勉强能攀上的那点子关系,对于咱们,主子们也少不得会照拂一二的,你也不必……”

“等等,你怎么越说我越听不明白了?”

雁姬这儿还在掏心掏肺的说着贴心话,可是勉强按捺住心中的急切,听着对方慢慢说着的努达海,却是后知后觉的听出了不对劲——

“什么不成体统?什么连累上下?什么照拂一二?你这番前去难道不是打着跟我一样的心思,去请求母后皇太后恩准新月住进咱们府邸么?”

“……你,你说什么?”

雁姬的脚步陡然一顿,身子也跟着一震,面色更是顿时一变,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可努达海却是没有半点自觉,不但没有因为雁姬陡转的神色有半点的收敛,反而仍是自顾自的说得很是来劲儿——

“我之前也与你说过,月牙,哦不,新月格格和克善世子皆是我从乱民之中救回来的,虽然眼下里身在京城,不同于荆州那会儿,我却也始终无法对他们的处境视若无睹。”

“……你,你!”

“世子倒也就罢了,毕竟是个男孩儿,且年岁又小,以后更是要承袭端王的爵位,宫中里的人就是再不喜欢他,却也怎么都不会亏待他,可是格格却是不然,她是那样的脆弱,那样的需要人关怀,难道我们不该出一分力,将她拯救出水火之外么?”

“努达海,你怎么……”

“雁姬,我知道你肯定为着我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便直接向上头请求,心里头少不得有些子不快,可是同时我也知道你最是个热心的人,先前对于甘珠不就是如此么?现在对于新月不是更加应该如此么?你试想一下若是有朝一日我二人不在了,你是不是也希望骥远和珞林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呢?”

“够了!”

雁姬本就在宁寿宫被新月膈应得不行,存下了一肚子气,而之所以会勉强压下火气对努达海好言相待,也皆是因着看到对方似乎是生出了些悔意,才会顾念着几十年的夫妻情分软下了心肠,可是她却是没想到,她想要当做这件事没发生,自己吞下这个哑巴亏,对方却是不但没得半点收敛,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赶着戳她肺管子,是可忍孰不可忍,真当她是软柿子那般好掐?

“努达海,你真是大胆!”雁姬气得脸色铁青,猛地甩开努达海的手,“甘珠是什么身份,格格又是什么身份?二者难道可以相提并论?而就是暂且不说这些,若是有朝一日我真的不在了,骥远珞林也自有咱们自家亲戚照看,难道我还会去托付给底下的奴才不成?而如同此理,格格现在又不是无亲无故了,她上有皇家宗室长辈,下有同胞弟弟,咱们当奴才的上赶着去添什么乱?”

“雁姬,你怎么能这样说?!”

正如同雁姬没有想到努达海会脑子不清楚到这般地步一般,努达海也是全然没想到眼下的情形会陡然间急转直下,不由得觉得大受伤害——

“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努达海猛地上前,大力抓住雁姬的双肩,不可置信的摇晃起来,“这世间正是因为有情才能有爱,有爱便能够突破一切障碍,而你,你怎么会变得跟那些个人一样的嘴脸,事事只知道拿着规矩来束缚这世界上最大的美好,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努达海,你,你……”雁姬被摇了七荤八素,只觉得全身上下的不舒服,“你,你快放手!”

“不,我不放!”努达海全然顾不得雁姬越来越差的脸色,只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你以前是那样的美丽善良大方,如今为什么会变得这样残酷无情,你怎么能够不体谅我这一份苦心?”

“你……”

若是置身事外,看到这一个说自己一定会明白她的心,端着哀戚可怜的嘴脸却步步紧逼的模样儿,而另一个则是责怪为什么不体谅他的苦心,嘴里说着歪理心里打着歪主意的情形,少不了会打心底里叹一句实为良配,可当这事儿发生在自己头上之时,雁姬却是只觉得满心苦涩,在她感觉到周围投过来的视线越来越多,以及被摇到晕过去的最后一瞬间,她心中坚守了差不多二十年的信念悄然的碎成了粉末,促使她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君亦无情我便休,如此,努达海,我便让你明白什么才叫做真的残酷,真的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