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74 放火元凶疑新月

74放火元凶疑新月

怎么这在寿康宫而起的火势,竟是生生越过养心殿,越过西六宫,直接蔓延到坤宁宫之上?

正如那头的景娴想破脑袋都没琢磨明白这是个什么道理,这边因着这一茬连着一茬儿的幺蛾子,气氛越发诡异起来的中和殿里的众位满汉文武,心里自然也是没少嘀咕,只是比起那身处混乱之中,一时还有些回不来神,没得功夫劲儿去往深处想的景娴,他们想的却要远得多——

自古以来,天降警示,要么是国有昏君,要么是朝有奸佞,要么便是后有妖妃,是以,一旦闹出个什么天灾地变,不说当皇帝的跑不了要去祭天祭地祭列祖,严重的还跑不了一封罪己诏,就是满朝文武大臣以及后宫宫妃亦皆是人人自危,生怕在这一个没折腾好就会闹出大忌讳的事儿上沾惹上半分……如此,在这天下瞩目的登基大典上突生出如此大祸,底下的朝臣怎么会不生出什么想法?而若说这没弄出个究竟的时候,碍着上头那位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主子爷还在眼珠子不错儿的盯着,众人不敢贸然出声,不得不暂且隐忍一二,那么在紧接着听到那祸由寿康宫而起,又掠过众宫直指坤宁宫的信儿之时,底下众人却是有些按耐不住了。

而与此同时,看到底下人不停转变的神色,坐在上头的弘历脸色也很是不善——

作为丈夫,一个自觉自个儿一碗水端得很平,向来敬重嫡妻的丈夫,谁会愿意见到自己前脚才准备下立后诏书,后脚便上赶着闹出这样的幺蛾子,生生折腾得上上下下皆是不好看?作为儿子,一个自觉尚算孝顺,对生母虽不至于亲密无间,却也孝敬有余的儿子,谁愿意见到在自家额娘那一场连着一场的大戏刚刚落幕,又后脚赶着前脚的闹出这样一出,弄得不但母子二人皆是不痛快,还让朝臣也跟着上了心,逮到了话头?而作为皇帝,一个正是春风得意的等待天下朝贺的新君,谁又会愿意见到在这登基大典的当口儿突生出这样的大祸,连带着自己也跑不了要被扣上个莫名其妙的屎盆子,还未正位,便已让人诟病?

“……那头火势如何了?”

看着登基大典将近,辅政五人组本就没少在这些日子弹压弘历,生怕他再闹出个什么不成体统的烂摊子,直将他折腾得烦不胜烦,而好不容易盼来了登基大典,又从天还没亮的时候便开始忙活,直到方才才总算是得了会儿歇气的功夫,可是他这屁股墩儿才落在皇帝宝座上,还没坐热,外头却竟是闹出了这种大祸,此外,再加上此刻下头朝臣的反应,在这一张一弛一松气一提心之下,弘历只觉得被气了个脑子发晕,浑身上下的使不出力——

“回皇上……”

顶上的仍然是弘历的贴身太监吴书来,可是这回儿即便是看到自家主子脸色很是不好,凭着刚刚得到的信儿,他却是也不敢再揣测上意的尽捡好话说——

“宁寿宫那儿传了信儿来,圣母皇太后虽然是受了点惊,但却也什么大碍,而皇后娘娘那儿却,却是有些不好……”

“什么叫做不好?”

此言一出,在场的气氛不由得更为凝滞了起来,而甭说弘历被这一嗓子给惊得一震,就是底下的满朝文武也是被吓了一跳,前者想着的是怕若是富察明玉在这当口儿闹出个什么不好,免不了会将如今的乱局再添上一勺油,而本来能好好利用的富察家即便会因着永琏和小三儿不至于该站阵营,却怕是也难免会生出别的心思,而后者想着的却是火原本从寿康宫起,那圣母皇太后却是幸免于难,祸事全由那坤宁宫担了去,难道老天爷的意思是皇后不贤?

“回皇上,比起寿康宫,坤宁宫的火势不知道为何竟是还要大上几分,而加上走水的正正好是坤宁宫的后殿,一应易燃的物件儿都在那儿,便很是有些控制不住儿,虽然皇后娘娘没有因此而……却也是被人抬着出来的,这会儿应是直接去了宁寿宫了。”

“那永琏和小三儿呢?”

前有景娴,后有高子吟的弘历,虽然不至于为个女人就着急上火个没完,先前的紧张也多是因着眼下这般一刻乱过一刻的局势,才陡升出的担忧,但听到富察明玉似乎没有大碍的话头,却仍是忍不住松了口气,可还没等他缓上一缓,想到膝下那比富察明玉还要紧要上不知道多少倍的一对嫡子嫡女,却又忍不住的抬高了声音——

来了来了!

“回皇上……”吴书来心里一阵发苦,“二阿哥和三格格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妨碍,可毕竟年幼,加上又身在后殿之中,即便避难得及时,却仍是吸入了不少烟,这会儿正是哭闹得不停……”

“什么?!”

此言一出,弘历愣了,朝臣愣了,富察家的也愣了,只是看起来众人虽是有志一同,实则心里头的心思却是大相径庭——

富察明玉也就罢了,小三儿也罢了,若是在这永璜永璋一前一后之下,永琏出了个什么好歹,那么富察家又怎么还会甘心使力?

这皇后主子虽然以前看着是个贤惠大方的,可是生三格格的时候,克死了个阿哥不说,此番招了这样的祸事也不说,这自个儿无碍,膝下的一双儿女竟是遭了难是个什么意思?莫非真是个命格不好的?

明玉住的坤宁宫和圣母皇太后的寿康宫虽不至于相隔十万八千里,却到底有些个距离,怎么就偏偏是明玉遭了难?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蹊跷?还是有什么人刻意为之想要至他们富察家不利?

“朕……”

“臣……”

“奴才……”

想到这里,甭管众人心里打的是个什么主意,三方都是有些坐不住了,可是还没等他们有志一同的撞在一起开口,却是只听到底下突然传来一个声如洪钟的声音——

“皇上,您怎么能不管月牙,哦不,新月格格?格格住在寿康宫中本就……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可是端王遗孤,功臣之后,皇上您怎么能坐视不理呢?”

努达海虽然先前在请求抚孤这档子事上头吃了憋,又在雁姬那里吃了不少软钉子,尽是闹了个里里外外不讨好,可是听到皇后皇子格格都那样不好,自个儿的月牙儿这会儿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形,他就再也坐不住了,话也不过脑子的冲口而出,直将这殿中众人连带着弘历说得顿时一愣——

差点忘记那个混账格格了!

朝臣皆是因着努达海这番宣之于口的不敬言辞而闹得面面相觑,而弘历虽然也因着这番态度,闹得心里很是不舒坦,可是碍着这么多人在场,总是不能让自个儿再背上个不恤功臣遗孤的名头,又生生的隐忍了下来,直接将目光转向了吴书来。

而感觉到四周尽数传来的视线,吴书来的脸色却是比之先前更为难看,直在心里将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的努达海骂到了头——

“……奴才,奴才正是要向皇上禀报此事。”——

“什么,不见了?又不见了?”

那头的前朝因着努达海口中的月牙儿再度横生出波澜,将那股子乱劲儿又推高了一层,而这边的宁寿宫却也没安生到哪里去,亦是为着这个祸头子闹得人仰马翻——

“是……”方嬷嬷躬身上前,“奴才谨遵主子的懿旨,方才连忙去了寿康宫去寻格格,可是遍寻之下,却是完全没有见到格格的影子,开始奴才还以为是寿康宫的奴才有眼色,一看情形不对便已经将格格移至了别处,可是仔细一问起来,却没料到大家都是一问三不知,全然不知道格格去了何处……奴才被闹得没有了主意,只能回来求主子示下。”

那拉太后的脸色很是难看,正如同努达海那虽然说得没规矩,却难得有些在理的话一般,新月就是再不成体统,再惹得皇家不待见,却到底是个功臣之后,仅凭着这么个名头就决计不能让她在宫中出什么大褶子,更别说眼下里这般走水大祸,毕竟若是宫中其他人都好好的,可就唯独只没了这么个格格,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钮祜禄氏,你那寿康宫是怎么回事?主子不抵用难道奴才也没个有脑子的?”

想到这里,那拉太后不由得凤眼一挑,可想到新月那副实在入不得眼的摸样儿,却又懒得直接插手,反而是将目光转到了因为方嬷嬷这番子话闹得有些坐立不安的钮祜禄氏身上,猛地一拍桌案——

“怎么养在你膝下的格格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茬子?若是真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你准备如何跟宗室交代?如何跟朝臣交代?如何跟端王旧部交代?!”

“我,我……”

钮祜禄虽然平时多是有些拎不清的时候,可是面对此事,却到底知道其中的重要性,再加上眼前这档子事又刚巧出在登基大典上头,若是一个没折腾得好,不光是自己,保不齐那能带给她无尽富贵尊荣的宝贝儿子也得遭殃,如此之下,钮祜禄氏就是再不想在那拉太后面前表露出什么怯意,却到底免不了有些乱了阵脚——

“原先看你也是算是个能拿主意的,又心心念念的求着我养下新月,我方才松了口,允了你……”那拉太后看着在自己话下越发慌张的钮祜禄氏,不但没有半点放松,反而越发的严厉,“可是这自打新月入宫到如今才过去了多少时候?你竟是就这样回报我对你的信任?!”

“娘娘……”

“主子……”

钮祜禄氏被那拉太后这一番连消带打,字字逼近的话吓得脚跟子一软,可还没等她脸色一白的辩解出声,却是只见一脸凝重的翠竹急匆匆的从外头走了进来——

“主子,不好了!奴才见方嬷嬷在寿康宫所寻无果之后,便连忙着底下人满宫的找格格,可是找来找去却皆是没有个信儿,直到方才神武门那儿传来信,竟是说格格在宫里传出走水的信儿之前就拿着寿康宫的令牌出宫去了!”

“什么?!”

“而且,而且这还不算,据那些个侍卫说,格格的当时的神色似乎很是有些不对劲儿,衣着,衣着上头更是有些像是被烧过的痕迹……”

“你说什么?!”

居于宫中这么多年,又历经三朝,那拉太后本就是个极为精明的,眼见这乱腾事儿都撞在了一起,心里本就觉得颇为微妙,如此,听到这番话头,哪里还能察觉不出其中的不对?

“那个混账东西!”那拉太后面沉如铁,猛地一拍桌案,惊得茶盏等物顿时一震,底下的人也皆是打了个寒噤,“赶紧让人去把找回来,她在外头出了什么事是小,可若是败坏了皇家的声誉……”

那拉太后这回儿算是动了真怒,看向钮祜禄氏的目光也全然没有了先前表面严厉实为轻松的模样,陡然间的划了一抹厉色后,言语之间更是声如寒冰——

“你,也决计别想讨得了好去!”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