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90 时间往后退一点

90时间往后退一点

“大人,老夫人本就是年事已高,身子骨比不得年轻人,这会让像是受了什么大的刺激,急怒攻心加上又被磕碰得不轻,怕是至少得在**休养个把月才能缓过来,而且其中可是再不能受激动怒了,不然就得出大问题了。”

努达海虽然满心满眼间都记挂着那不知安好与否的新月,可倒也不算狼心狗肺到见到自家老娘被折腾得躺在**,还能半点都无动于衷,加上深知对方之所以变成这样,少不了自己的责任在,便更是有些个内疚,可是还没等他满怀踌躇的上前劝慰个两句,自责上两句,一旁眼睁睁见着自家玛嬷遭了难,自觉自个儿颇有正义感的猪队友,骥远珞林却是先一步的坐不住了——

“阿玛,您怎么能这样对玛嬷呢?玛嬷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甭说府里头其他的下人都是事事恭敬,就是额娘平日里也是小心侍奉着,生怕出了点差错,您,您怎么能对玛嬷说出那样的话,来伤玛嬷的心呢?”

“阿玛,哥哥这话虽然说得有些急,可是这回儿我却也觉得他说得没错……”看着自家哥哥将话说到这个份上,珞林也不由得上赶着帮腔,“我知道您为着格格的事儿很是烦恼,可是玛嬷不是也说了这事儿急不得,只能慢慢的从长计议么?您,您就是心里头再急,也没必要拿着玛嬷撒气啊!”

“而且,您也不想想万一这事儿传了出去,让外人以为咱们他他拉府是个上上下下没得规矩的,岂不是越发让宫里头的主子难以应允格格来府之事?”

“就是就是,阿玛您万事总得为着大局着想不是?”听着骥远说得很是有理,珞林也觉得腰杆子很硬,“现下里额娘被气走了,玛嬷又病倒了,府里头可就只有您能做主了,您怎么能这样沉不住气?”

“阿玛您……”

“够了!”

看着骥远珞林没得半点规矩的为着个外人就将枪杆子对准了自家额娘,努达海倒是不觉得有半分不妥,反而还觉得自家这一双儿女颇为知情知理,很是贴心,可是眼下里这风水轮流转的被二人将炮火对准了自己,他却是终于明白了这个中滋味,先前的内疚被这一番连消带打的话给说得全部抛诸于脑后不算,还被彻底的激起了左性儿,怒火中烧了起来——

“你们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么?居然一个两个的都朝我埋怨起来了,没大没小的,竟是连孝道都不顾了么?难道你们额娘就是这样教得你们,真真是可恨!”

“阿玛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眼见着事实还容不得人说了?”

骥远虽然默认了自家阿玛和新月的事儿,可这并不代表他心里头就全然没得一点疙瘩,如此,看着对方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便数落起了自己,自然是非但没收敛半分,反而是越说越来劲了起来——

“还是说你气走了额娘,激病了玛嬷,还想把我们都连带着赶跑?我从前那个宽大仁慈的阿玛究竟去哪里了?”

“……你!”

“就是,阿玛您也太过分了!”没人愿意被指着鼻子骂到头,就是一向对自家阿玛抱有莫大崇拜的珞林也不例外,没一点眼色的便句句话往努达海的肺管子上头戳,“我们理解了您和新月的感情,也理解了您求而不得的骄躁,您又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们?”

“……你们!”

“本来就是嘛,阿玛为什么不让女儿把话说完?”

珞林说得好听那叫做天真,说得不好听便叫做缺心眼儿,看着努达海这份几欲发作的模样儿,非但没得半点自觉,反而越发觉得有理了起来,同时也选择性的忽略了自己以前是怎样对待雁姬的,亦或是下意识就想推脱干净自己的责任,便直接将帽子全扣在对方身上——

“您对我们撒气便罢了,就像您说的,碍于孝道我们总是说不得什么,只能受着,可您为什么还要句句话扯上了额娘,若不是您这个样子,额娘那般明白事理的人怎么会被生生气得回了娘家?闹得事情这样尴尬?说到底还不是您一时冲动说话太伤人了么?怎么的,伤了额娘,伤了玛嬷,还想将一直与您站在同一立场,一直支持着您和新月的我们也伤个遍么?!”

“你,你……我以前竟是不知道你一个姑娘家家能够被养得这样伶牙俐齿,好,好,看来这个府里是容不下你了,改明儿我就去宫里请旨把你嫁出去,省得让你在家里兴风作浪的指手画脚,真真是没得半点样子!”

“阿玛,您……”

“阿玛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小妹?”看着自家妹妹遭了秧,骥远不由得顿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朝努达海发作了起来,“什么叫做容不下她,不如将她嫁出去,省得再这家里兴风作浪,指手画脚?你若是这样看待我们,那你又准备将我怎么办?你将我和小妹尽数打发了出去,你以为你还有什么法子可以求宫里降旨么?我听过过河拆桥的,却没听过连河都没有过就想着将桥拆掉的,你可不要气糊涂的反误了大事!”

“你们……”

“够,够了!”

三人本就是立在老夫人床前,若是只像先头那般小声的互相抱怨几句倒也就罢了,可随着彼此间的越说越不合拍,音量跟着越来越大,原本躺在**休息,将将睡过去的老夫人却是也被惊动了,睁开眼,看到眼前这剑拔弩张,一副谁也容不下谁模样儿的三人,不由得旧怒未消又添新怒——

“你,你们,你们这是想要做,做什么?”老夫人气都有些喘不匀,“真,真将我气,气死了才安心么?”

“额娘……”

“玛嬷……”

“你们,你们给我听好了,只,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们,你们便别指望着能把这个家拆,拆散……”老夫人伸着很是有些哆哆嗦嗦的手指,一个个的指过去,“我不管旁的人再好,只,只要弄得咱们家家宅不宁,就甭指望能,能踏进他他拉府的家门半,半步!”

“额娘,您之前可不是这样说的!您说骥远和珞林始终……”

“努达海,额娘,额娘我自问从未愧对过你半分,眼下里,眼下里我被折腾得连路都走不稳了,难不成你,你还要逆着我的意思来么?”

“我……”

“你若是,若是按照我之前所说的那般,我保准,保准你能够心想事成,可是,可是你若是自个儿稳不住,想要先将家拆个散,就干脆先,先折腾死我这把老骨头,让我下去陪你阿玛,眼不见为净算了!”

“额娘……”

“玛嬷……”

老夫人是有过让新月取雁姬代之,好过一过当皇家格格的婆婆的瘾,可是她却是没有想到,这人还没进门,便将家里闹得鸡犬不宁,一日乱腾过一日,直让她第一次质疑起自个儿这番所想究竟是对还是错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累了,经不得你们这样没完没了的闹腾,也看不得你们这样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吵来吵去,一副硬要把这个家吵散了才安心的模样……”看着面前这三人,老夫人不由得哀叹一声,“你们都去忙你们自个儿的吧。”——

“大人,大人,宫里头来旨意了!”

努达海心里很憋屈,他没有料到一向听话的骥远珞林会梗着脖子跟自己争拗起来,也没有想到一向心疼自己,向来是事事以自己为先的额娘会说出这样严重的话,可是俗话说得好,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还没等他缓过神来,更让他料不到的又上赶着凑了上来——

宫里头的旨意?难道,难道是月牙儿先一步的行动,让宫中主子终于理解他们了?

努达海向来是个以自我为中心到极点的人,理所应当的便认为世人都应该理解自己,明白自己,包容自己,如此之下,自然想不到,或是压根就没往坏处去想,还满心满眼的以为经了这么些磨难,终于是苦尽甘来了,不由得一扫心头的憋屈,撒开了脚丫子便往府门口奔去——

“奴才,奴才前来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几日不见,他他拉大人的规矩倒是比先前好上许多了。”前来颁旨的方嬷嬷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眼前人非但是不愁,反而一副喜上眉梢的模样儿,却到底不妨碍极其看他他拉府这一家人不顺眼的她冷嘲上几句,“只是,今个儿这旨意却不是来自于圣上主子爷,而是母后皇太后。”

“……呃?”

“奉天承运,谨遵崇敬皇太后懿旨,他他拉努达海身为朝廷命官,一向深受皇恩,本应忠于国事,忠于朝廷,不料突迷心智,一而再再而三所行皆为大不违之事,藏私不报,牵连甚大,情节甚重,实让哀家无法坐视不理,乌拉那拉雁姬身为尔原配夫人,本应与尔同甘苦共患难一同受罚,然哀家怜她贤良淑德,德容工行样样俱到,其间亦是未少劝阻,后更遭尔生生驱逐出府,已受辱难,便依我朝先世旧例,赐尔二人和离,以儆效尤,钦此。”

如此明旨,虽然从明面上来看是那拉太后因着对努达海的不满而牵连到了雁姬,连带着对她予以了处罚,将其发还外家,可是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却都能看明白这是上头对于她的袒护,更何况,按照那拉太后和景娴的意思,甚至是雁姬自个儿的意思来说,比起努达海那些人即将要遭受的大难,这般明为掌掴实为蜜枣的在掉点面子又算得了什么?撇开了这一帮混账东西,还愁没得好日子过?

“……什么?”

天底下虽然有脑子的人居多,可努达海却显然是个异类,听到这般将所有矛头都指向自己的坏不但没得半点警醒,反而还自觉有情有义的叫嚷了起来——

“虽然雁姬近日所来的种种确实是失了分寸,可,可好歹是我几十年的结发妻子,这样,这样会不会罚得太重了?”想到新月,努达海不由得一顿,又转口道:“要不,要不贬为平妻就算了?”

“哟,大人您当这是买菜呢?对于皇太后的旨意还想要讲点子价?”

方嬷嬷对于努达海这般模样儿很是不齿,同时也为跟自家主子承于一脉的雁姬可以脱离开这么个混账东西很是松了口气,不然若是还被捆绑在一起,依着这面前人的模样儿,以后可还得受多少罪?

“既然将她驱逐出了府,眼下里听到这般旨意又何必故作姿态?净想着好人全让你当了,恶人便给皇太后主子受了?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好的事儿?”

方嬷嬷口中甚是不留情,对于努达海这般混帐也懒得再多说半句废话,直接便将旨意往对方手里一塞便算完——

“既然您领了旨,奴才便也算是完成主子所托了,来人,回宫。”

“我……”

看着方嬷嬷一行人敬而远之的走得飞快,握着手中还发着热的旨意,努达海说不清心中是个什么感觉,一时间觉得雁姬没有了自己肯定日子过不下去,一时间又觉得没了雁姬新月入府便更加容易,复杂得很,可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一旁得了雁姬意思的巴图却是后脚赶着前脚的动作了起来——

“大人,大人……”

“……嗯?”

“奴才看着您这些日子为着格格的事儿很是伤神,方才瞧着这些人都是从宫中来的,保不齐便会有点格格的消息,便自作主张的使银子打听了一番……”

“什么?有月牙儿的消息?”

听到事关新月,努达海也顾不得方才亦同情亦轻松的心思,顿时像打了鸡血一般的振作了起来,没等对方将话说全便抢过话头——

“快点说,月牙儿如今到底怎么样了?”

“奴才,奴才不敢说……”

“有什么不敢说的?我让你说你便说,天塌下来都有我顶着,你怕个什么劲儿?”

“大人,奴才听说格格似乎是不太好……”吊足了努达海的胃口,巴图也懒得再卖关子,加油添醋的说了起来,“格格出宫那会儿正是撞上了主子爷登基的大好时候,可不知怎么着竟是跟宫里头走水的事儿扯上了干系,闹得主子们震怒,直闹得刚回宫的格格一个措手不及,而刚巧在路上撞上了克善世子,想要世子帮着求一求情,却是不料世子压根就不愿意帮上把手,直激得格格大怒,一时冲动之下便教训起了世子,直将这事儿闹得不可收拾了起来……”

“我以前看着克善也算是个听话懂事的,怎么才进了宫没多久便成了这幅模样?哼,这样的弟弟不要也罢,省得拖累了月牙儿!”努达海紧皱着眉,“还有呢?”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新月这么个脑缺可以有多远甩多远,但那个明显脑子颇为清楚,却以后作用比之新月不晓得要大上多少倍的克善却是没必要便宜了别人,雁姬得了两宫的意思,巴图又得了雁姬的意思,自然是上赶着便将克善将这个脑缺圈子里摘了出来,留着以后再派上大用场——

“世子身子骨本就不算太好,在这般一惊一吓之下竟是惹了伤寒……”

“什么?伤寒?!那,那月牙儿没事吧?天哪,那可是会传染的,月牙儿那般柔弱,若是被招惹上了可怎么得了?”

“大人放心,格格倒是没惹上伤寒,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巴图说得越是犹豫,努达海便越是紧揪起一颗心,“你快说啊,想急死我么?”

“只是因着这个事儿,宫里头的主子便是对格格越发的不满了,将格格罚,罚去了宗人府……”巴图暗嗤一声,面上却是带着紧张和惊惧,“奴才听说那宗人府可是个有得进没得出的地儿,前朝便有不少皇子阿哥折在了里头,啧啧,格格那般柔弱的模样儿,去了那能吃人的地儿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儿,甭说大人,就是奴才,光是想一想就觉得慎得慌,您说……”

“别说了,别说了!”

努达海好歹也是个武将,怎么会不知道宗人府是个什么样的地儿?听着巴图越说越可怕的话音,和自个儿越演越烈的脑补,努达海只觉得心神俱裂,仿佛新月这会儿便已经不在人世了一般,推开还在火上浇油的巴图,疯了一般的便直接朝府外头冲了出去——

月牙儿,你等着我,努达海,努达海马上就来救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