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99 弘昼出马一顶俩

99弘昼出马一顶俩

“主子大喜,虽然宁寿宫那位想方设法的想要陷您于不义,明面上来看咱们如今的境况并不算好,可是奴才冷眼瞧着,您在主子爷心中却还是谁都越不过去的头一份……”

长春宫里的主仆众人,自打新月出现以来,便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着倒了大霉,闹得整个儿宫里气压一低再低,看着眼下里好不容易得了点彩头,自然是将颓势去得飞快,而全然不知道景娴那头已将算盘拨得哗哗作响的富察明玉主仆二人,更是就着这档子事说得喜上眉梢——

“高氏霸着宠爱这么些年,却是连个蛋都没落下个,这回瞧着和亲王大格格的动静,便也眼巴巴的想要讨上点彩头,可是到头来竟是连边都没拢得上半点便被主子搏了个头筹,看她平日里的那副嚣张劲儿,怕是怎么都没料到在主子爷心里最看重的还是主子您,等到大格格入主长春宫,成了您正儿八经的养女,高氏怕是又要气病了!”

“呵,高氏那个贱人来来去去便只会些瞧不入眼的把戏,这么多年下来,皇上想来也是看腻了,小小一个嫔位便敢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事事跟本宫过不去,真当如今还是在乾西二所那会儿呢?”

富察明玉轻笑一声。

“二哥这步棋着实是走得好,不光是让高氏那个贱人吃了瘪,就是翊坤宫的那个怕是也始料未及……哼,想取本宫代之,也不看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她们乌拉那拉家有没有那个本事!”

“正是呢,那位一向是跟着宁寿宫那位马首是瞻,得尽了便宜占尽了好,可这会儿,二爷将话儿往前朝上头一扯,宁寿宫那位再大又还能大过世祖爷,敢公然插手朝政不成?论身份她比不上您,论家世乌拉那拉家也比不得咱们富察家,论宠爱她也不是头一份……”秦嬷嬷连忙接过话头,“这回没了宁寿宫那位给她撑腰,正好也让她明白明白这后宫里头做主的到底是谁,可别凭着眼前的一点权柄而大了心眼!”

“你说得不错,是该让她明白明白这后宫跟谁姓了……”富察明玉点了点头,“不过是暂时得了这襄理六宫的名头,便自作聪明得没了上下,真当宗人府那档子事让人看不出蹊跷?亦或是就想凭着那摸不着瞧不见的好处拿捏住弘昼来与我打擂台?弘昼可不是个没脑子的,一旦婉儿进了我这儿,自然会明白该怎么做,让她赔了夫人又折兵也算是得了个教训!”

“主子说得有理,只是奴才私下估摸着,和亲王可不是个气性小的,若是一个没弄好对咱们生出了什么龃龉,岂不是上赶着的给了旁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任凭他再大的气性儿,还能强得过圣旨?”

或许是平日里弘昼为怕进一步招了忌讳只跟着自家叔辈一个鼻孔出气行事太过低调,亦或许是富察明玉太过自负高估了自己并娘家的能力觉得拿捏住对方不过易如反掌,两两相加之下,竟是全然没将这一点放在心上——

“再者,只要婉儿进了我这长春宫的门,不就等于跟咱们身在同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老五福晋跟我妯娌这么些年,我自问还是了解她一二的,她这人没什么功利心,也没得什么旁的小心思,唯一就只瞧着儿女之事,他们也不是傻子,想要婉儿以后过得好,有个瞧得入眼的好归宿,就是心里头再憋着气也只能吞下去,且上赶着来讨好我,换句话来说,也就等于一并踏上了咱们这条船……那拉氏有张良计,本宫有过墙梯,总不能让他们白得了弘昼这个便宜去不是?”

“主子说得是,是奴才愚钝了。”

“不过,你方才的话也不失几分道理,虽然咱们能拿捏得住他们,却也没必要将关系弄得这样僵硬……”

想到弘历对自己的应允,富察明玉只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心情极好之余便也不吝啬施一施恩,高姿态的挥了挥手——

“你去库房挑点子礼去和亲王府走一趟,全了我的态度,也算是安一安他们的心。”——

“老五啊,想来你也从母后皇额娘那儿得到了消息,朕意欲效仿皇考与贤怡亲王的例子将你家大格格接入宫抚养,你意下如何啊?”

而正当这头的富察明玉主仆在长春宫里自以为得计的算计得热闹的时候,前朝也几乎是在同时将这档子事提上了议程——

“回皇兄的话,且不说婉儿能得了您的青眼本就是几世修来的福份,是再大也没有的体面,就凭着皇兄愿意将皇考和贤怡亲王的例子用于臣弟身上,此番让人称羡的兄弟之谊,便更是让臣弟颇觉受宠若惊,如此,臣弟又怎么可能会非但不上赶着叩谢皇恩,还不知好歹的生出什么旁的异议呢?”

“如此甚好,那么便将大格格交由皇后……”

“皇兄且慢,皇兄的恩典臣弟铭感于心,只是……”

得了景娴的明示,弘历的心里通透得很,压根就不在这占不到理的话头上多做纠缠,反而是一改过往的模样儿将姿态摆得一低再低,听得弘历颇感意外的同时,不由得龙颜大悦,可正当后者准备顺着梯子往下爬全了对富察明玉的嘱托之时,弘昼却是大喘气一般的再度出了声——

“只是您为臣弟考虑得如此周到,臣弟就是再不着调再没得什么本事,却也想为皇兄将这事儿做得更为尽善尽美,这样方不负皇兄的隆恩不是?”

“哦?”听着弘昼一改以往的泼皮样子很是给自己抬脸面,又将话儿说得这样好听,弘历倒是没计较自己的话被对方突然打断,反而是饶有兴致的接过话头,“那你便说说,到底是个怎样尽善尽美的法子?”

“臣弟知道皇兄想将婉儿交由皇后娘娘抚养,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这本是臣弟一家求也求不到的福分,只是转而臣弟却想到,皇后娘娘膝下已有二阿哥和三格格,若是再加上婉儿岂不是给娘娘添负担?娘娘母仪天下,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国母风范,臣弟自是不怀疑娘娘会竭尽所能的善待婉儿,可是二阿哥和三格格如今到底年幼,婉儿也是不知事的年纪,这般之下,岂不是太过劳累娘娘?这让臣弟一家如何心安?”

“这……”

“皇上……”

看到和亲王突然打断皇上的话,富察家的人本就觉得有些不妙,看到这样一番话下来,不但说得皇上没有动怒,还让其生出了些迟疑,便更是觉得事情要坏,不由得借着喘气的当口儿就想要出声阻止,可是他们有所觉,弘昼却也不是没有防范,压根没等他们将话说全,就再次接过话头——

“而与臣弟所忧虑的一般,母后皇额娘也不愿让皇后娘娘这般操劳,可是这等事关蒙古安宁的大事,却也不可能就此作罢,一来二去之下,臣弟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

“哦?”

“母后皇额娘宽厚仁慈,对皇兄与臣弟一向是疼爱有加,然自打皇考驾崩之后,皇兄您日理万机,臣弟又出宫建府,几几相加之下,却怕是到底免不了心无所依,颇觉深宫孤寂,如此,为何不干脆让母后皇额娘养下婉儿,这样不但免了皇后娘娘的劳累,也全了咱们为人子的孝诚不是?”

俗话说得好,打蛇打七寸。

弘昼自问跟弘历从小栓在一块一起长大,各自成家之后也是比邻而居,即便说不上将对方的心思一拿一个准,却也到底是□不离十,想到先前对方在老爷子孝期就一而再再而三的闹腾,弄得上上下下皆是不好看,还被拿着这档子事作伐子领了顿祖宗家法,压根不用太往深处想,就知道依着对方那死要面子的性子,是决计会想法设法的添补上这头全了颜面的,如此,眼下里自己借着这忠孝二字说事,对方又怎么可能会非但不乐呵呵的接下这话头,反而上赶着去背上个不忠不孝的名头?

而正如同弘昼所料的那般,虽然他这番话说得很是将弘历逼进了一个上也赏不得退也不能退的死角,弘历却是没得半点恼怒之色,反而只觉得眼前一亮,颇以为然的附和着点了点头——

“这,倒是不错……”

“皇上,此时万万不可!”

看着摆平了弘历,已然得计的弘昼慢条斯理的起了身,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谐模样儿,直让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的富察家的人心中顿时揪成了一团,如此之下,竟是话都来不及过一过脑子变后脚赶着前脚的猛然出了声——

“哦?富察大人这番话倒是有意思?莫不是你觉得咱们这为人子的不该对母后皇太后敬孝?还是说你情愿让皇后娘娘劳累,也不愿意让皇上和本王全了对母后皇太后孝诚?”

“奴才不是这个意思,也万不敢生出这样子的心思……”

弘昼虽然在景娴的明示之下解了面前的难题,可是对于闹得自个儿家鸡犬不宁,上赶着要来抢自己心头肉的富察家的人却仍然是在心里头狠狠记了一笔,而正愁没得好好修理对方的机会,来人便自发自觉的撞了上来,向来小心眼的弘昼自然是怎么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轻飘飘一句话便说得对方冷汗直冒——

“哦?那你为何说万万不可?难道你还有比这更好的法子不成?”

“奴才,奴才……”

富察家虽然根基深厚,又身为弘历的左膀右臂,在朝上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可是随着李荣保早就卒逝,马齐马武又一个跟着一个的年老讫休,如今真正立在朝上的却是也只有李荣保的二子三子,傅清与傅宁,而二人虽然从小便身处于政治中心,不缺乏一定的心思成算,可到底尚算年轻,再加上又身为武将,如此,比起从小就住在宫中拿着弯弯绕绕当戏看的弘昼来说就显然是差了一大截儿,这般之下,看着弘昼死咬着不放的拿着一顶大过一顶的帽子往自个儿头上扣,二人不由得有些力有不敌了起来,吭吭哧哧了半天才转过弯来,勉强回了一句——

“奴才只是想着母后皇太后娘娘如今毕竟是年事已高,加上又要打理后宫内务,若是再添上个婉格格,怕是力有不怠,是以才……”

“混账,你这是在咒我母后皇额娘么?”

弘昼本就是个明面上不着调的人,你跟他说道理,他可以跟你耍赖,你跟他耍赖,他则比你更赖,如此,瞧见对方竟是句句指着要么养下格格,要么交出后宫之权,对富察家早已恨之入骨的弘昼又怎么可能还坐得住,张口便抛出一顶‘内里藏奸’的大帽子——

“皇额娘如今虽是年逾五十,可是她老人家一向注重养生,身子骨不知道多康健,而你说这话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是没有合你的意,竟是就张口闭口的诅咒起她老人家来了?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成?”

“奴才不……”

听着弘昼这一番半带无心半带无意将一切摊到明面上来说的话,傅清傅宁二人直被惊了个魂飞天费,脚下更是跟着一踉跄,张口便想辩解,可越说越来劲的弘昼却是压根不想给对方丝毫辩驳的机会,张口便又来——

“再者,你们富察家也算是大家族,难不成你家夫人带孩子是一把屎一把尿亲自上阵的?还是说你家夫人带了孩子便不用操持家务了?本王福晋也生了好几个小子了,还一个比一个皮实,怎么就不见我家福晋力有不怠了?你真当宫里头这么多宫女嬷嬷是摆设呢?”

“那,那照您这么说,皇后娘娘不也……”

“放屁!”弘昼张口直喷了对方一脸唾沫星子,“现在本王说的是向母后皇额娘敬孝,你做什么句句话扯上皇后娘娘?难不成皇后娘娘作为儿媳妇就不想全了母后皇额娘的难处了?硬要看着母后皇额娘心无所依,深宫孤寂才觉得心里痛快?!”

“不,奴才不是……”

“你们富察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看不透,既然大格格明摆着是肯定要进宫,便是解了前朝之事,咱们自家人说自家事,你们上赶着来插什么嘴?到底是你是爱新觉罗家的爷们儿,还是我是爱新觉罗家的爷们儿?”弘昼看都懒得看跟蔫黄瓜一般的富察家二人,转而直接将视线转向了自家爷们儿的方向,“各位叔王,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眼瞧着弘昼将话说到了这份上,又跟自己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身为宗室长辈的允禄允礼等人自然没必要上赶着去扫对方的面子,而就是跟富察家有姻亲关系的允裪也是不愿意为着这么档子事闹得自家人不愉快,皆是出列——

“奴才复议和亲王之言。”

“既然如此,这事儿就这样定了吧,而富察傅清,富察傅宁……”弘历冷着脸轻哼一声,“出言不敬,妄仪主子,降三级留用以儆效尤,退朝!”

冷眼看了这么久的戏,弘历也不算傻到了头,自然从弘昼的话和富察家的反应中察觉出了其中的不对,而作皇帝最忌讳的是什么?最忌讳的便是自己还明摆着立在这里,便有人上赶着想着拉拢朝臣,结党营私!

如此之下,弘历心中的天平不由得往弘昼处移了几分,而对于富察家,则是冷着脸生出了几分不满,连带着将尚不知情的富察明玉也记上了一笔,直将出了口恶气的弘昼幸灾乐祸得见牙不见眼——

哼,你让本王一时不好过,本王就折腾得你一世过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