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02 长春宫里算计多

102长春宫里算计多

“满心满眼的想跟乌拉那拉家的斗一口气就罢了,想要后脚赶着前脚的也养上个格格也算了,可是她这是当宫里头的人都死光了么?这般生生越过自家嫡亲孙女瞧上了宫外头的格格,这是把小三儿往哪里放?把本宫往哪里放?!”

钮祜禄氏本就是想借着婉儿这档子事的热闹劲还没过去捞上一把好处,动作起来的声势便自然不会小到哪里去,如此,压根用不着景娴多花什么心思,长春宫这头就收到了信儿,直气得富察明玉抬手便砸了个茶盏——

虽然弘历的临阵变卦,也恨弘昼的不识抬举,更恨那拉太后的横插一脚,可是这有一句说一句,这事儿却毕竟是由他们富察家一手先挑起来的,婉儿进宫那也是铁板钉钉早已定论,再恨再怨再气也只是气这煮熟了又到了嘴边的鸭子飞到了别人那儿,与眼下钮祜禄氏这一招有着根本上的差别……心无所依深宫孤寂想养个格格玩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众人皆知她那点子跟那拉太后较劲的心思也算不上个什么事儿,只是这宁愿放着宫里头这个没病没痛血缘更为亲近的孙女儿不要,反而是舍近求远的将心思打到了外面去,岂不是等于告诉天下人在她钮祜禄氏眼里随便外头哪家的格格都比自家的嫡亲孙女儿要好?明晃晃的往她脸上甩了个脆响?

想到这里,富察明玉只觉得气得肝疼,也顾不得先头对弘昼和那拉太后等人的怨念,在心里给钮祜禄氏狠狠的记上了一笔——

“真当自个儿如今母凭子贵的爬上了皇太后的宝座就不可一世了?也不瞧瞧她那娘家是什么门第,富察家又是个什么门第,真当我富察明玉是个能随意揉捏的软柿子不成?”

“主子息怒……”

作为奴才,作为富察明玉身边最为贴心的奴才,秦嬷嬷自然是忧主子所忧,急主子所急,看见自家主子一副气得不行什么话都往外头捅的模样儿,不由得连忙上前接过话头——

“正如同您所说的,无论是出身还是前朝势力,咱们富察家都甩出她们钮祜禄家几条街,您又何必为了这么点子不当值的事儿气坏了自个儿的身子,便宜了别人呢?”

“嗯?”富察明玉倒也没气得糊了脑子,一听这话便知道怕是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由,“你这话儿是什么意思?”

“主子,您想这裕王府的势力虽然比不得圣祖朝那会儿,可到底也是个历经了三朝的稳固地儿,压根就不是什么需要指着家里头出个公主才能出头的人家,如此,这冷不丁被慈宁宫那位闹出这样一出,心里头能乐意么?”秦嬷嬷毕竟是富察家着重调教过的人,于心思成算上头自然也不至于弱到哪里去,“即便于明面上碍着主子爷不说什么,可这心里头难道就真的没得一点什么想法?”

“我倒是被气糊涂了,竟是差点忘记了这一茬儿……”

富察明玉如今虽然被勒令在长春宫中‘躲风头’,却也到底不可能全然不知晓自家兄长是如何遭的殃,念及还历历在目的弘昼家婉儿的例子,再想到眼下这摊子事,富察明玉不由得收起怒火,转而一笑——

“那广禄好歹也是掌管过宗人府,历经了两朝的老油条,对于这被接进宫的格格的命数怕是比起咱们来还要了解得多,心里头又怎么可能会不憋着火?”慢条斯理的坐下,又抿了口茶,“那钮祜禄氏在老爷子还在的时候也勉强算是个沉得住气,可是眼下里怕也是养尊处优得昏了头,一心想攀上这层关系,却也不想想凭着人家的家世会不会稀罕……他们爱新觉罗家的爷们儿就没一个是不记仇的!”

“主子说得正是。”看到自家主子转过了弯,秦嬷嬷不由得大松一口气,脑子也跟着活泛了起来,“而且按奴才寻思着,即便是那格格真的被养在了那位膝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哦?”

“这晴格格可是跟婉格格不一样,婉格格如今不过才虚年一岁多,甭说心眼什么的,怕是就连人也认得不多,再加上宁寿宫那位又是她的嫡亲玛嬷,关起门来是一家人,而那位晴格格呢,听底下人说,现下已经虚年三岁了,按着这宗室亲贵家的孩子多是早慧的例子,怕是已然生出了点子心智,眼下里贸贸然离了家进了宫本就少不了些不适应,再加上裕王一家那股不待见慈宁宫那位的劲儿,养不养得熟还得另当一说呢不是?”

秦嬷嬷自以为聪明,却没想到这番所思所想是等于将自个儿连带着富察明玉一并往火坑里推,还越说越来劲——

“如此,您何不想方设法的帮把手促成此事?从明面上您是敬了诚孝之心,全了名声,私下里么,等到那位晴格格进了宫,您施几分小惠直接将其拉拢过来,不但攀上了裕王这一支,还等于在慈宁宫那位那儿安了个再好也没有的眼线,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倒是不错……”

秦嬷嬷这番话说得极为漂亮,直听得富察明玉如同拨开了云雾一般顿时眼前一亮,而得了自家主子颇为赞赏眼神的秦嬷嬷也自觉得意,没等自家主子消化完方才的话便又急吼吼的出了声,进一步的构画起了蓝图——

“这一个格格说起来身份不算重,可要是筹划得好,以后却也少不了能帮上您一把,且不论方才说的这些个,就凭着裕王府杵在那儿,那以后的额驸便总是不会差到哪里去不是?如此,不就等于再给您添上了一份势力?”

“你说的倒是不错,只是咱们富察家本就风头正甚,若是再添上这些个……”富察明玉虽然挺得舒心,但该有的谨慎却也没丢了干净,“万一惹上了主子爷的忌讳岂不是不美?”

“主子,这话说起来简单,可实际上却到底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够全了的事儿,咱们细水长流的慢着来,谁能料到咱们现下里就已经开始未雨绸缪了?再加上主子爷一向对您信任有加,就是看出来您对晴格格的另眼相待,不也只会以为您这是有国母之风?”秦嬷嬷压低着声音,“就是您不为自个儿想,也总是得为二阿哥想想不是?”

儿女都是当娘的软肋,在这凡事都朝子嗣看的深宫内院就更是如此,涉及到永琏,富察明玉不由得顿时心神一震——

“你说得有道理,总得为永琏先把路给铺平……”

“正是这个理儿!”秦嬷嬷满眼算计,“而奴才想着,那裕王府甘为主子您所驱使是最好,可若是有别的什么心思咱们却也不用愁,毕竟咱们三格格以后也是要下嫁招额驸的,再加上系正宫娘娘所出,自是跑不掉一个固伦公主,如此,即便是图着让那晴格格去占掉一个抚远蒙古的名头,给咱们三格格让路也是好的不是?”

“哈哈,你这番话倒是说得极合我的心意!”

富察明玉显然是被秦嬷嬷这一环扣着一环的心思成算给说得满意极了,摸着指尖镶满了宝石的护甲,便只见她丝毫不做掩饰的大笑出了声,而想着未来的境况,脸上的笑意也是跟着越来越浓——

“奴才当不得主子这番赞赏,说句拿句大的,奴才从小便看着主子您长大,直到如今正位中宫,如此,又怎么可能不心里眼里都盼着您越来越好呢?”

秦嬷嬷满带恭敬的福了福身,心中虽跑不了自个儿的小九九,面上却是端得一副情真意切,将话说得漂亮再漂亮——

“您也甭为了眼下里这点子小事儿闹得自个儿不开心,且不说慈宁宫那位根本不足为虑,就是如今那看着风光的乌拉那拉家一门,说到底不还是仗着宁寿宫那位的势?说句不敬的,那位少说也是逾五十的主儿了,再威风还能威风得了多久?翊坤宫的那位进门到如今也好几年了,说起来也算得宠,可至今却没传出过一点喜信儿,说不定就跟那高氏一样是个下不出蛋的命……如此,这后宫里哪有什么人能真的越过了您去?就凭着二阿哥和三格格,以后又有谁还能比您尊贵了去?”

“是啊,正如同你所说的这般,咱们的好日子可还在后头呢!”

听着秦嬷嬷这一番连消带打的话,富察明玉可算是彻底的舒坦了,唇角眉间都带着掩饰不去的笑意,而这话儿才刚算揭过,还没等二人就眼下裕王府的事儿仔细的算计上一二,也算得上富察明玉心腹之一的双云便后脚赶着前脚的走了进来,抛下了一句——

“主子,二爷那儿传信来了!”

“哦?快拿来我看看!”

傅清虽然没料到弘昼会在朝上突然对自己发难,闹得招了皇上的不待见,非但没能搏到点好处还被连降了三级,可是对于向来自觉自个儿一门是弘历左膀右臂的富察家而言,却也到底没太过上心,前脚刚受了罚,后脚便忙不迭的再度动作了起来……一目十行的扫完手中的信,富察明玉扬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真是盼什么便来什么,这下子不单是钮祜禄氏一切皆在本宫的算计之中,就是那自觉稳坐钓鱼台的乌拉那拉家也别想跑!”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公务员考试,各种攒RP,如果明天一切顺畅就各种加更不解释!!亲们,等着窝完胜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