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09 钮祜禄氏躺枪了

109钮祜禄氏躺枪了

“奴才自知有罪,不敢玷污玷污宫中圣地,恳求,求娘娘开恩,让奴才回府生产……”

雪如的身份虽然说得好听点是个亲王福晋,可真要想在宫里头生产却压根够不上这个资格,更别说今个儿还是弘历的寿诞,见不得血光,只是这话若是由旁的人来说,那拉太后或许还会觉得这是知晓分寸知进退,不想让自己个儿为难,可若是换成了摆明了就没什么规矩可言的雪如来说,那拉太后心中却是不由得打上了问号——

“你所言倒是不错,只是你初到京城,底下人也不知道备得齐不齐,不管先前的事儿如何,你好歹是个命妇,在哀家所辖之内,现下里又正逢生子大事,哀家怎么着也得为你考虑得仔细点,省得传出去还以为是哀家特特在欺压你……”

那拉太后虽然早已在这宫里修炼成了人精,心里头敞亮得很,一眼便瞧出来了雪如的不对劲,可到底不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猜不出对方心里头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思来想去便准备派两个嬷嬷去探一探究竟,可话都到了嘴边,看着对方那因着自己的前半句话忽然松了一口气接着又因着后半句话猛地紧张起来的模样儿,却是让那拉太后本能的生出了点子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仿佛要出什么大的幺蛾子一般,鬼使神差之下,竟是只听她将临到嘴边的话突然一改——

“本来哀家想着从这宁寿宫里头拨几个嬷嬷过去,可想着今个儿到底不同往日,上上下下都忙得很……”看着雪如因着此话顿时眼前一亮的模样儿,那拉太后更觉其中有鬼,不由得直接将目光转到了一旁的钮祜禄氏身上,“可是你到底是在宫内出的事儿,对此哀家宗室不能够置之不理,思想来去的,便还是从重庆身边拨两个人过去吧,崇庆身边也都是老嬷嬷,怎么也不亏了你去。”

“……娘娘?”

钮祜禄氏正因着晴儿被那拉太后的一番好夸,心里头膈应得紧,转而又见到在自家儿子的大好日子上生生闹出了个血光之灾,便更是心上面上都不快得很,只想把这人赶紧打发出去,别折了自己和弘历的福气,却不料这人还没出门,自个儿却是被扯了进来——

“怎么,哀家的话不中用了?还是说你不愿意为哀家分忧?”

“您这话儿实在让人听着惶恐,我,我怎么会这样的心思呢?我身边的人能得了您的眼去,也算是给我长脸了不是?”

钮祜禄氏猜不透那拉太后的用意,亦或是说她从来就没猜透过那拉太后,全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将这给白到手的施恩的机会拱手让给自己,钮祜禄氏强笑着回了这么一句,同时又用余光扫了一眼底下不知道是因着这话受了打击,还是真撑不住了而脸色越发苍白起来的雪如,虽然此人看上去蠢得很,行事作风也透着一股小家子气,可到底是个亲王福晋,若是真的得了自己这番恩,说不定会有大用,想到这里,钮祜禄氏不由得一把抛开先前的疑窦,只觉得这乌拉那拉氏怕是老糊涂了,竟是上赶着丢掉这么个白做人情的机会,面上自是转怒为喜——

“这硕王福晋的情形,我瞧着不算太好,便也甭费时来回耽搁了……”钮祜禄氏觉得既然要施恩便得将一套给做全,一指身后从来不离自己身的桂嬷嬷和随着晴儿一并前来的唐嬷嬷,“就让她们二人去照看一二,您意下如何?”

“嗯,就如此吧。”

那拉太后因着心里头突然生出来的诡异感,压根不愿意在此中再插什么手,略看一眼便挥了挥手——

“你们都是崇庆身边的人,既然崇庆这般信任你二人,想来也是有点子本事的,将差使办好了,不光你们家主子有赏,哀家也少不了有所赏赐,去吧。”

“是,奴才谨遵娘娘懿旨。”——

“嬷嬷,宫里头派人来了,这下子,这下子该怎么办?”

被一群人众星拱月的从宫中送回府里,雪如的脸色变了又变,摸着自己已然开始不停抽搐的肚子,面上更是带上了毫不掩饰慌乱——

她跟岳礼是年少夫妻,也有过不少柔情蜜意,举案齐眉的时候,可是自从翩翩入府以来,这一切却是全部都变了,岳礼不再每日每日的记挂着她,不再隔三差五的买点小玩意哄她开心,也不再因为她每日为内务的操劳而多有慰问,而雪上加霜的是,正当这二人感情正浓的时候,翩翩那个贱人竟是有了身孕……雪如恨,恨自己这么多年只生下了三个赔钱货,也恨岳礼的翻脸无情,更恨那个夺走了她一切荣光的贱人,而正当她绝望翩翩那个贱人夺走了那原本属于她的一切,她不能坐视不理,不能熟视无睹,不能看着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一切被人轻易抢走,就是自己得不了好,那个贱人也不要想好!

雪如的手段不差,王府内院里头的阴私手段知道得也不少,趁着翩翩胎儿未稳的时候,便着人在对方的吃食里头下了药,可是以前做惯了的事儿在那个贱人身上竟是失了效,她没料到岳礼会重视那个孽子到了这样的地步,会特特去找了会医药的嬷嬷半步不离的跟着那贱人,东窗事发,岳礼言辞警告她如果再生出什么龌龊手段,就要休了她……雪如慌了,怕了,可正当她就要绝望的时候,上天却给了她一份天大的礼,她也有了身孕!

岳礼想儿子都快想疯了,可庶子却到底是拍马都赶不上嫡子,得知此信之后对雪如不由得非但不再计较前事,还又恢复了以往的柔情,倒是对翩翩逐渐的淡了下来,这一切让雪如得意极了,同时也让她心里不安极了,若是这一胎再生下个赔钱货该怎么办?

而这份不安在随着她月份渐大,在医术颇佳的大夫口中得到了证实:这一胎或许真是个女儿。

雪如彻底的懵了,她没想到老天爷竟是会跟她开这样一个玩笑,想到岳礼对自己肚子里孩子的期望,和犹如眼中钉肉中刺的翩翩,雪如只觉得世界都要崩塌了,自己生下个赔钱货就算了,可若是那个贱人生下了个儿子呢?眼前这一切岂不是又会随着飘散了?自己还能在这个王府站得住脚?

不,决不能这样!

雪如彻底的乱了阵脚,只能病急乱投医的找了自己的姐姐,身为都统夫人的雪晴,得知自家妹妹的情形如此艰难,雪晴也不推脱,竟是依着前朝狸猫换太子的故事出了个馊主意,而这般极度不靠谱儿的主意听在早已六神无主的雪如耳中却是犹如天籁,回到府中便让心腹秦嬷嬷去打点好一切,以绝所有后患……只是天算不如人算,雪如怎么都没有料到自己会得了宫中主子的不待见,也灭有料到产期会被闹得提前了这样多,更没有料到宫里还该死的派了人过来!

“那个贱人生来就是克我的,若不是她生生的招惹了那些个人的眼,又怎么会弄得我进退两难,原本以为她也算是安生下来了,以后不打算再折腾她,可,可也不知道那个贱人跟王爷吹了什么风,竟是,竟是让王爷也为她肚子里那个孽障求起名来了,皓祯,若是只有皓祯,又哪会引得怡亲王福晋那般振振有词的指着我鼻子骂,把我连累成这样……都怪那个贱人,那个贱人!”

雪如被腹中的疼痛闹得神志有些恍惚,满心满眼之间除了滔天的恨意,便只剩下一阵强过一阵的心慌,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一般的抓住身边的秦嬷嬷——

“嬷嬷,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如果我真的生下了个……那岂不是白白的便宜了那个贱人?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福晋!”

秦嬷嬷被自家主子这幅模样儿吓了一跳,好在屋里头都是信得过的人,才不至于让她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狠狠一瞪屋中的人示意她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该听的不要入耳之后,才低声劝慰起雪如——

“福晋您不要着急,也不要手足无措的失了分寸,您越这样便越是让人觉得其中有蹊跷……”凑到雪如的耳边,“您放心,那档子事儿奴才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就怕临时生出什么变化,方才从宫里回来之后便已经让人给那王氏灌了催产药,只要咱们配合得当,谁又能知道您到底生的是男是女?”

“真的?”雪如眼前顿时一亮,可是同时想到宫里头派来的人,又不由得慌乱了起来,“可是那两个什么嬷嬷不是还在府里头么?她们都是在宫里头看惯了阴私事的人,若是被她们看出了什么……咱们,咱们不是得玩完了?”

“福晋,您不要慌,您怎么就不想想宫里头为什么巴巴给赐下两个人呢?”秦嬷嬷被雪如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抓得手背火辣辣的疼,可面上却还是强忍着上前献计,“说白了,不就是看着您在宫里头出了这样大的事情,怕传出去不好听,才生生赐下两个人想施了恩又全了情么?而如果真是来了个什么主儿,这事儿倒是难办,可眼下里来的不过是两个奴才,您又有什么好怕的,再是得了懿旨还能插手到咱们府里头的事儿不成?”

说完也不等雪如接话,再度压低着声音的开了口。

“您放心,那两个嬷嬷刚一进府,奴才便让底下人供上了好酒好菜和赏银,这会儿她们怕是还在乐呵着呢,哪能猜得到咱们的打算?您信奴才一句,只要您好好的生产,天塌下来也压不到您身上!”

得到这般言之凿凿的话儿,雪如心里头也有了底,不再六神无主的强压着疼痛胡思乱想,再加上她本又是生过三胎的人,没过上多久便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而与此同时,府外头也后脚前脚的动作了起来……看着襁褓中已经被掉了个的婴孩,雪如心中有些疼痛,更多的却是安慰,只是她虽然将主意打得极好,心思也足够大胆足够疯狂,旁人压根就不会往这上头去想,不过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雪如将硕王府打理得很好,事情也做得足够隐蔽,桂嬷嬷更是承了这个情难得偷半日闲,没上赶着出来瞎着急,一切似乎都看着很美好,也皆是如雪如预料之中的那般尽善尽美,只是没人料到,亦或是压根就没人顾忌到,就在秦嬷嬷张罗着可靠的人将真正的格格偷送出府的时候,这一切却是刚好被出来出恭的唐嬷嬷瞧了个全儿,直让她脸色顿时大变——

这下子,慈宁宫的那位算是人在宫中坐,祸从天上来了!

ps,谢谢八宝奶猪评论中提供的新思路,顿时给窝敞开了另一座大门=33=